理发师阿木

认识阿木是在小区旁边的美发店里。

每次春节前,总想去弄弄头发,好自己找找过年的感觉。偏偏这过去的一年,我熟识的几个师傅都离开了常去的拿法美发店,我也好久没去弄过头发了。

时间邻近,不想去那些所谓的知名店白白被宰,但又总担心小区的美发店水平有限。老公向我推荐了阿木,这是他近一段时间比较满意的理发师。老公一向挑剔,若是他觉得还行的理发师,大概也还好吧。

于是去找阿木。他那家理发店不大,也就是小区临街商铺里的一个小店面,紧凑地摆了五六张椅子。

一进去就感觉人不少,不光来弄头发的人不少,店里好几个小男生,看样子都在学徒。有两个岁数稍大,看神情是理发师傅。阿木算是这群人里挺显眼的一个。一方面是他棕色偏黄的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扎成了个小马尾,显得与众不同,另一方面是他的穿着也颇有个性。小店没有统一服装,大部分工作人员穿的是衬衣或者毛衣,

阿木不一样,他穿着深蓝色上面有金黄色小鸟图案的衬衫,外面套一件无袖翻领长马甲,带子系在身后,从背后看简直像是穿了短裙,脖子上还细致地搭着经典的巴宝莉棕色格围巾,耳朵上戴着小耳钉,这份时尚和讲究与店里的氛围真有点不搭。

阿木挺瘦,衣服显腰身,他走过来的时候我甚至在有个瞬间觉得有点妖娆。

但接着,看到他唇上专门留的一抹八字须,给清秀的脸庞添了些许男人的刚硬。一开口,东北口音。印象里,这口音往往是给人带来东北大男人的感觉。

我很好奇,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给我修剪头发的时候,我一边和阿木聊天,一边在大镜子里观察他。

他的手指修长,小指戴着双圈的的环戒,食指上戴着宽指环,看着像藏银常用的暗色压花图案。一只手的手腕上缠着绕了几圈的菩提子,手背靠虎口的地方还纹了图案,仔细分辨才看出是一只蝎子。

镜子里,我看到阿木灵巧地用两根手指挑起一缕头发夹住,用另一只手握着剪子,眯起眼睛认真打量长短,然后细细修剪,接着,放下头发,把理发剪的尖刃灵活地转向后方,夹在了翘起的小指上。

每一次他像个调酒师转动酒瓶一样熟练地旋转剪刀,再轻轻夹住,我都有种观看表演的感觉。他自己倒是很自然,大概成了习惯。

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知道了阿木是哈尔滨人,在家乡上了美容学校学会了手艺,干了几年就到北京来打工,从学徒慢慢干起,现在这家,他应该算是主要合伙人吧。

我想起,这店里之前的一个小伙子是河北人,也长得很精神,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退了伙,不干了。

阿木似乎之前也在一些比较大的知名美发店干过,但又不能干到比较高的层级,开家自己的店是好多理发师的梦想吧。我之前跟了好几年的那个师傅,也是一直在各种进修各种考证,总是说要找个离家近的地方自己开个店,每次说起这个梦想,他的脸上都闪烁着光芒。

阿木没有多说今后的打算,这家小店能够好好经营下去,其实也不是容易的事。对学徒工,他还挺严格,嘱咐的特别细,小伙子拿错了工具,还轻轻呵斥说:睡着了啊?

但总的来说,阿木是那种看上去有点柔美的男生,动作也很轻盈,若不是留着胡子,纹着蝎子,说话带着东北人的粗放,还真让人不好接受。

问起他手上纹的蝎子图案,阿木有些不好意思,说是年轻时候不懂事,自己用针扎出来的,太深,想洗都洗不掉了。看来阿木少年时也是有个性的叛逆孩子。

过年回家不?阿木笑了笑:先去河南女朋友家,初二初三再回自己家。

店里好几个男孩子都在谈论哪天回家,坐什么车。

头发做好了,效果还不错,阿木给我吹头发的时候,又来了老客户等着弄头发,小店的生意看上去还不错。

在北京的各个角落,大概都有着阿木这样的青年,认认真真地生活,为梦想打拼,在城市里留下自己的印记。他们给城市人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服务,成为城市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真心希望阿木和他的小店好好开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好热啊,感觉要被晒化了。 出门几分钟就流汗不止的日子,企鹅君只想跟空调结婚:) 空调在哪儿我在哪儿 难熬的下午,心...
    企鹅吃喝指南阅读 1,104评论 1 15
  • 有时候觉得生活的本身就是一个讽刺。我们在讽刺中,不断的想要得到别人的救赎,却又让讽刺不断地轮回,直至讽刺侵蚀我们的...
    杂七眨巴阅读 138评论 0 0
  • 李一十八阅读 1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