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前的案子,因为一次核酸检测破了


1、一辈子的伤

益民居移民新村里,阎抵墙老汉和几个老伙伴坐在墙根下晒太阳。

搬来益民居已三年了,生活日益稳定。几个老汉谈话中无不炫耀儿女孝顺,表达对生活的满足。阎抵墙老汉始终郁郁寡欢。

2、命运的波涛,汹涌而来

阎抵墙本是闫家山人,儿女都各自成家了,自己务了十几亩梁地,种谷子,以及糜子、黍子、豆子、荞麦等各种小杂粮。还养着几头牛,春天替人耕地,挣得日用零花钱,生活过得还不错。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十多年前的那件事,让他一蹶不振。

那年十月十五,县城骡马大会,他牵牛去卖。牛牙口小,健壮,卖了个好价钱。他十二分小心,把用布包了,解开棉衣,装进秋衣里边的口袋里。原先那件秋衣上没有口袋,那是他特意让老伴缝上去的。

牛卖了,他去路上等班车回家。走到那片林子跟前,有三个后生,两前一后,堵住去路,和他借火抽烟,他说没有。

堵在前面那个高个子后生,掏出打火机,点燃烟,说我们有,给你一支抽。说着把烟扔到他脖子里。

那羽绒棉衣本来就是化纤的,一见火就忽啦啦燃着了,衣服领口烧着了,头发也着了。

他急忙脱下来,那三个人,边道歉说对不起,边上来帮他打灭衣服上的火。火灭了,他穿棉衣时,发现秋衣口袋里的钱没了!

他撵上去和他们要钱,说他们偷了他的钱。他们嘻嘻哈哈的说,谁偷了你的钱了?你的钱在哪里?

他拽住一人的衣服不放,大声喊:抢人了!抢人了!

那人摔脱他就跑。衣襟被他撕下一块。

他攥着那块已经衣襟,去了派出所,说了自己的遭遇,给警察呈上那块衣襟。

一个年轻警察正趴在电脑上看,瞭起眼皮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的那块破布,说:只有一块衣襟,说明不了问题,证据不足。到哪去找人?你回去吧!

抵墙老汉气得浑身颤抖,声泪俱下:你们警察是做甚吃的?你们给我找回我的钱!

听到吵嚷,另一个稍微老成些的警察出来,说老伯你冷静,我们一定全力帮你找回钱,严惩犯罪分子。现在得先备案,你说你的姓名,年龄,被抢的钱数目,被抢的地点。犯罪嫌疑人的相貌年龄特点。

阎抵墙说,把烟扔到脖子里的那个人,高个子,深眼窝。

录完后,民警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回家,有了消息会通知他。

阎抵墙回来就病倒了。躺了一个多月,起来像变了一个人,痴痴怔怔,逢人不说话,再也没有以往的精神,地也撂荒了,牛也贱卖给了邻村。老伴在近处的几亩地里种了谷子,好在老两口都有低保,日子也能过得去。

2、你的放纵里,埋着命运的祸根

十月十五夜,华灯初上,县城最大、最有名气的川菜馆“银河渡”,顾客盈门,女服员频频点头,微微鞠躬伸臂,将顾客导引上二楼。楼上红柱彩屏,服务员一律粉红色斜襟紧身镶边小袄儿,粉色宽腿绸裤,黑回绒方口鞋,软语轻音。

三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来到包间坐定,要来菜谱翻看一番,最后点了一道“神龙摆尾,”一道“青龙过江”,一道“老妈蹄花”,这是本店最贵的菜,服务员不由得看了这三人一眼。

菜上来了,三人一看,一条青蛇盘在碟子里,眼睁得圆溜,诡异地看着他们,吓得他们谁也不敢动筷子。

过来,服务员,我们要得是龙,怎么上来一条蛇,还是活的!

服务员出来说,这就是神龙摆尾。

三人只得作吧。

第二道菜端上来了,往桌子上一放,又傻眼了:一只空碗上横档着几根囫囵苦菜,半生不熟。

紧接着,第三道菜也来了。

什么“老妈蹄花”,就是个猪蹄子嘛!

他妈的尽糊弄人呢!

三人骂骂咧咧,务员急忙转身走了。他们大喊,服务员,我们要点菜!

出来一个女服务员,穿的衣裳式样和其他人一样,只是颜色深紫,脑后梳一只松松的发髻,黑色发网罩住,气定神闲的样子。问他们要什么菜,低了头写,露出一段雪白滑腻的脖子,和一片银耳似的耳朵。

要个猪舌头,再要个猪嘴,染得红丹丹地。还要心肝……

高个子深眼窝边说边看着女服务员,迷迷地笑。

女服务员问:要眉眼不?

你敢骂我?老子是上帝!你知道不?叫你们的经理来,开除你!

我怎么骂你了?我是问你们要不要猪眉眼肉。

女服务员平静地说。

三人吃了软钉子,想发作,又被这里的气势所压,毕竟他们只敢欺软,从来怕硬。闷声啃了几只猪脚,出来了。

警察局这段时间,不断接到报案:丢手机的,丢摩托的,室内被盗的。这天又接到110电话,出警去了塘泥沟。

报警的是一辆私家车,司机被打的鼻青脸肿,轮胎被扎破,随身钱物手机被抢,今天早上遇上路人,帮他报的警。

司机说,昨天下午回家的路上,遇上三个人,声称也要回家,我觉得顺路,捎带挣个油钱。不料拉上了歹人,走到这深沟里被打劫。为首的是个大个子,穿一件灰夹克,眼窝很深,眼神阴鸷。

警察根据具受害人的口述,断定三人跟抢劫卖牛老汉的是同一伙人,与最近的手机摩托失窃案也有关系。遂顺藤摸瓜,找到大个深眼窝的人。原来他叫霍根,外号脱脱,人已逃跑。局里发布了网上通缉令。

3、种下风的人,收获的是风暴

时光比梦还短,转眼是2022年。

一天,青海西宁某片区接到通知,下午三点,全员做核酸。

居民们有序排队,一直到下午六点已经快要做完了。还有一户没出现。这户是外来户,就住一单身男子,三十九岁,叫胡浩江。于是片区核酸检测点警察小刘登门去“请”。敲开门,胡浩江极不情愿地出来。又说手机太旧,不能扫码。让他登记身份信息,他说不会写字。小刘说你说我替你写,他说记不得身份证号了。小刘向另一个警察使眼色,两人跟着他进了家,他翻箱倒柜,说找不到身份证了。民警说必须立即补办,我现在带你去公安局补办,他说再找找,终于找到了。他的鬼鬼祟祟,早就引起小刘注意,小刘拿他的登记信息回去对比,发现他是网上在逃人员霍根,立即报请批捕。

抓回来,经过审问,胡浩江是个化名,他就是抢劫卖牛老汉的霍根,外号脱脱的歹徒。

根据他的供述,又找到了另外俩个人。那年脱脱被通缉,他们散伙,一个化名汪新生,去了河北一家铁厂打工。铁厂活重,他做惯了二流子,没苦水,没能耐,不小心把一只脚踏进铁水里,那铁水像正午的太阳一样灼烧,刺目。还好,瞬间旁边的工友把他拉出来。虽然只是瞬间,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记忆也像闪电一样苏醒,出现了卖牛老人衣领着火的情形。

汪新生的五个脚趾与一层皮被融化了,悄悄回村种了地,从此老老实实做了农民。

另一个叫邬龙,是邬有镇农民,三人散伙后,他想做生意,不知道做什么好。一天,他在乌有镇中学大门口闲逛,遇到学校司务长,说学校里学生越来越少,往年学生交来的米没吃完,要卖掉。

他以很便宜的价钱收购了那些米。看着那些发白的陈米,他买来一袋食品黄倒进去,搅拌开,米神奇地变成金灿灿的,他装进编织袋里,坐上班车,运回城里,放进一个大笸箩里,自己坐在旁边叫卖:

“便宜沁州黄,熬得米汤糊又光!”

果然,有人上当。邬龙喜不自胜,一大笸箩米卖了,这钱也好挣嘛!何必……

然而,学校的旧米卖没了,他只得花钱买真正的好米。这米黄灿灿的,不用染,他回来城里,还是老地方,还是老腔调,不过去了“便宜”二字:

“沁州黄,熬得米汤糊又光!”

这次,狗也不朝他咬一口。他没耐心守摊,把米原价分给亲戚邻居,又闲逛。

终究耐不住清汤寡水的日子,他又想重操旧业。在杏花苑徘徊了一段时间,踩好盘子,那天,他断定这家男人出门在外,家里只有妇孺。而且夏天,这家的窗户从来不关。他决定行动。等到晚上十一点,杏林苑小区快关大门了,趁门房不注意,他潜进去,蛰伏在楼拐角处阴影里,等待时机。临晨两点,他靠近三单元一楼东户,拿出工具,熟练地起了螺丝,揭起防盗窗,爬上窗台,一手拽住防盗窗,一手推开纱窗,右腿跨进去,站在窗台上,正要跨左腿,一个女人举着擀面杖突然站起,朝他的膝盖上猛下了一棒,剧烈的疼痛让他立即收回腿往出跳,裤子在防盗窗的螺丝钉上钩住,他跳下落地时,听到自己骨头嘎嘣一声脆响,腿动不了,想来是骨折了。他拖着一条腿,爬到刚才藏身的角落里。借着朦胧月光,看见脚踝肿得像一个大馒头。他蜷缩着,想起了塘泥沟被他们打伤,扔在半路上,蜷缩成一团的司机……

他就那次进了局子,被关了五年,出来后,父母规劝,亲戚帮济,收拾了个水果蔬菜摊子,正经做起了买卖。由于骨折处没有及时纠正,落下了终身残疾,走路一瘸一拐。

4、你的付出,藏着一生的福报

日复日,年复年,春去春又回。太阳那被寒冬冻成灰白的脸,也渐渐变成一只熟透的柿子,红艳艳地,挂在天上。

益民居移民新村的阎抵墙和他的老伙伴们,又出来坐在墙根下晒太阳。

一个年轻的警察骑着辆轮摩托来了,停在他们跟前。他长着一张好看的娃娃脸,穿着严谨的制服,戴着威武的大盖帽,向他们打听一个叫阎抵墙的人。

(本故事纯属虚构)1、一辈子的伤


益民居移民新村里,阎抵墙老汉和几个老伙伴坐在墙根下晒太阳。


搬来益民居已三年了,生活日益稳定。几个老汉谈话中无不炫耀儿女孝顺,表达对生活的满足。阎抵墙老汉始终郁郁寡欢。


2、命运的波涛,汹涌而来

阎抵墙本是闫家山人,儿女都各自成家了,自己务了十几亩梁地,种谷子,以及糜子、黍子、豆子、荞麦等各种小杂粮。还养着几头牛,春天替人耕地,挣得日用零花钱,生活过得还不错。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十多年前的那件事,让他一蹶不振。

那年十月十五,县城骡马大会,他牵牛去卖。牛牙口小,健壮,卖了个好价钱。他十二分小心,把用布包了,解开棉衣,装进秋衣里边的口袋里。原先那件秋衣上没有口袋,那是他特意让老伴缝上去的。

牛卖了,他去路上等班车回家。走到那片林子跟前,有三个后生,两前一后,堵住去路,和他借火抽烟,他说没有。

堵在前面那个高个子后生,掏出打火机,点燃烟,说我们有,给你一支抽。说着把烟扔到他脖子里。

那羽绒棉衣本来就是化纤的,一见火就忽啦啦燃着了,衣服领口烧着了,头发也着了。

他急忙脱下来,那三个人,边道歉说对不起,边上来帮他打灭衣服上的火。火灭了,他穿棉衣时,发现秋衣口袋里的钱没了!

他撵上去和他们要钱,说他们偷了他的钱。他们嘻嘻哈哈的说,谁偷了你的钱了?你的钱在哪里?

他拽住一人的衣服不放,大声喊:抢人了!抢人了!

那人摔脱他就跑。衣襟被他撕下一块。

他攥着那块已经衣襟,去了派出所,说了自己的遭遇,给警察呈上那块衣襟。

一个年轻警察正趴在电脑上看,瞭起眼皮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的那块破布,说:只有一块衣襟,说明不了问题,证据不足。到哪去找人?你回去吧!

抵墙老汉气得浑身颤抖,声泪俱下:你们警察是做甚吃的?你们给我找回我的钱!

听到吵嚷,另一个稍微老成些的警察出来,说老伯你冷静,我们一定全力帮你找回钱,严惩犯罪分子。现在得先备案,你说你的姓名,年龄,被抢的钱数目,被抢的地点。犯罪嫌疑人的相貌年龄特点。

阎抵墙说,把烟扔到脖子里的那个人,高个子,深眼窝。

录完后,民警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回家,有了消息会通知他。

阎抵墙回来就病倒了。躺了一个多月,起来像变了一个人,痴痴怔怔,逢人不说话,再也没有以往的精神,地也撂荒了,牛也贱卖给了邻村。老伴在近处的几亩地里种了谷子,好在老两口都有低保,日子也能过得去。

2、你的放纵里,埋着命运的祸根

十月十五夜,华灯初上,县城最大、最有名气的川菜馆“银河渡”,顾客盈门,女服员频频点头,微微鞠躬伸臂,将顾客导引上二楼。楼上红柱彩屏,服务员一律粉红色斜襟紧身镶边小袄儿,粉色宽腿绸裤,黑回绒方口鞋,软语轻音。

三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来到包间坐定,要来菜谱翻看一番,最后点了一道“神龙摆尾,”一道“青龙过江”,一道“老妈蹄花”,这是本店最贵的菜,服务员不由得看了这三人一眼。

菜上来了,三人一看,一条青蛇盘在碟子里,眼睁得圆溜,诡异地看着他们,吓得他们谁也不敢动筷子。

过来,服务员,我们要得是龙,怎么上来一条蛇,还是活的!

服务员出来说,这就是神龙摆尾。

三人只得作吧。

第二道菜端上来了,往桌子上一放,又傻眼了:一只空碗上横档着几根囫囵苦菜,半生不熟。

紧接着,第三道菜也来了。

什么“老妈蹄花”,就是个猪蹄子嘛!

他妈的尽糊弄人呢!

三人骂骂咧咧,务员急忙转身走了。他们大喊,服务员,我们要点菜!

出来一个女服务员,穿的衣裳式样和其他人一样,只是颜色深紫,脑后梳一只松松的发髻,黑色发网罩住,气定神闲的样子。问他们要什么菜,低了头写,露出一段雪白滑腻的脖子,和一片银耳似的耳朵。

要个猪舌头,再要个猪嘴,染得红丹丹地。还要心肝……

高个子深眼窝边说边看着女服务员,迷迷地笑。

女服务员问:要眉眼不?

你敢骂我?老子是上帝!你知道不?叫你们的经理来,开除你!

我怎么骂你了?我是问你们要不要猪眉眼肉。

女服务员平静地说。

三人吃了软钉子,想发作,又被这里的气势所压,毕竟他们只敢欺软,从来怕硬。闷声啃了几只猪脚,出来了。


警察局这段时间,不断接到报案:丢手机的,丢摩托的,室内被盗的。这天又接到110电话,出警去了塘泥沟。

报警的是一辆私家车,司机被打的鼻青脸肿,轮胎被扎破,随身钱物手机被抢,今天早上遇上路人,帮他报的警。

司机说,昨天下午回家的路上,遇上三个人,声称也要回家,我觉得顺路,捎带挣个油钱。不料拉上了歹人,走到这深沟里被打劫。为首的是个大个子,穿一件灰夹克,眼窝很深,眼神阴鸷。

警察根据具受害人的口述,断定三人跟抢劫卖牛老汉的是同一伙人,与最近的手机摩托失窃案也有关系。遂顺藤摸瓜,找到大个深眼窝的人。原来他叫霍根,外号脱脱,人已逃跑。局里发布了网上通缉令。

3、种下风的人,收获的是风暴

时光比梦还短,转眼是2022年。

一天,青海西宁某片区接到通知,下午三点,全员做核酸。

居民们有序排队,一直到下午六点已经快要做完了。还有一户没出现。这户是外来户,就住一单身男子,三十九岁,叫胡浩江。于是片区核酸检测点警察小刘登门去“请”。敲开门,胡浩江极不情愿地出来。又说手机太旧,不能扫码。让他登记身份信息,他说不会写字。小刘说你说我替你写,他说记不得身份证号了。小刘向另一个警察使眼色,两人跟着他进了家,他翻箱倒柜,说找不到身份证了。民警说必须立即补办,我现在带你去公安局补办,他说再找找,终于找到了。他的鬼鬼祟祟,早就引起小刘注意,小刘拿他的登记信息回去对比,发现他是网上在逃人员霍根,立即报请批捕。

抓回来,经过审问,胡浩江是个化名,他就是抢劫卖牛老汉的霍根,外号脱脱的歹徒。

根据他的供述,又找到了另外俩个人。那年脱脱被通缉,他们散伙,一个化名汪新生,去了河北一家铁厂打工。铁厂活重,他做惯了二流子,没苦水,没能耐,不小心把一只脚踏进铁水里,那铁水像正午的太阳一样灼烧,刺目。还好,瞬间旁边的工友把他拉出来。虽然只是瞬间,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记忆也像闪电一样苏醒,出现了卖牛老人衣领着火的情形。

汪新生的五个脚趾与一层皮被融化了,悄悄回村种了地,从此老老实实做了农民。

另一个叫邬龙,是邬有镇农民,三人散伙后,他想做生意,不知道做什么好。一天,他在乌有镇中学大门口闲逛,遇到学校司务长,说学校里学生越来越少,往年学生交来的米没吃完,要卖掉。

他以很便宜的价钱收购了那些米。看着那些发白的陈米,他买来一袋食品黄倒进去,搅拌开,米神奇地变成金灿灿的,他装进编织袋里,坐上班车,运回城里,放进一个大笸箩里,自己坐在旁边叫卖:

“便宜沁州黄,熬得米汤糊又光!”

果然,有人上当。邬龙喜不自胜,一大笸箩米卖了,这钱也好挣嘛!何必……

然而,学校的旧米卖没了,他只得花钱买真正的好米。这米黄灿灿的,不用染,他回来城里,还是老地方,还是老腔调,不过去了“便宜”二字:

“沁州黄,熬得米汤糊又光!”

这次,狗也不朝他咬一口。他没耐心守摊,把米原价分给亲戚邻居,又闲逛。

终究耐不住清汤寡水的日子,他又想重操旧业。在杏花苑徘徊了一段时间,踩好盘子,那天,他断定这家男人出门在外,家里只有妇孺。而且夏天,这家的窗户从来不关。他决定行动。等到晚上十一点,杏林苑小区快关大门了,趁门房不注意,他潜进去,蛰伏在楼拐角处阴影里,等待时机。临晨两点,他靠近三单元一楼东户,拿出工具,熟练地起了螺丝,揭起防盗窗,爬上窗台,一手拽住防盗窗,一手推开纱窗,右腿跨进去,站在窗台上,正要跨左腿,一个女人举着擀面杖突然站起,朝他的膝盖上猛下了一棒,剧烈的疼痛让他立即收回腿往出跳,裤子在防盗窗的螺丝钉上钩住,他跳下落地时,听到自己骨头嘎嘣一声脆响,腿动不了,想来是骨折了。他拖着一条腿,爬到刚才藏身的角落里。借着朦胧月光,看见脚踝肿得像一个大馒头。他蜷缩着,想起了塘泥沟被他们打伤,扔在半路上,蜷缩成一团的司机……

他就那次进了局子,被关了五年,出来后,父母规劝,亲戚帮济,收拾了个水果蔬菜摊子,正经做起了买卖。由于骨折处没有及时纠正,落下了终身残疾,走路一瘸一拐。

4、你的付出,藏着一生的福报

日复日,年复年,春去春又回。太阳那被寒冬冻成灰白的脸,也渐渐变成一只熟透的柿子,红艳艳地,挂在天上。

益民居移民新村的阎抵墙和他的老伙伴们,又出来坐在墙根下晒太阳。

一个年轻的警察骑着辆轮摩托来了,停在他们跟前。他长着一张好看的娃娃脸,穿着严谨的制服,戴着威武的大盖帽,向他们打听一个叫阎抵墙的人。

(本故事纯属虚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飘雪的夜里 1980年,腊月初八,北方小镇。雪花肆无忌惮的飘散在空中,路灯光下,被偶尔吹过的风卷成小小的龙卷...
    阳光红蓝铅笔阅读 504评论 2 7
  • 第012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朱孝多了一份想念,就是黄铜换,因为黄铜换的缘故他待唐煜如兄弟。 朱孝升为内保经理...
    天修极乐阅读 179评论 0 0
  • 在荷兰、西班牙、法国、加拿大、英国、美国的一些州等很多地区,同性恋人结婚后是可以领养孩子的。就像美剧《摩登家庭》里...
    石墙酒馆阅读 3,803评论 4 4
  • 字符串 1.什么是字符串 使用单引号或者双引号括起来的字符集就是字符串。 引号中单独的符号、数字、字母等叫字符。 ...
    mango_2e17阅读 7,024评论 1 7
  • 《闭上眼睛才能看清楚自己》这本书是香海禅寺主持贤宗法师的人生体悟,修行心得及讲学录,此书从六个章节讲述了禅修是什么...
    宜均阅读 9,303评论 1 26
  • 前言 Google Play应用市场对于应用的targetSdkVersion有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从 2018 年...
    申国骏阅读 60,334评论 14 98
  • 第七章:理性的投资观 字数: 1.投资要围绕目的进行 投资的目的是为了挣钱。投资的除了金钱还有时间和精力也是一种投...
    幸福萍宝阅读 3,047评论 1 2
  •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电子搬砖师”,原文链接 这篇文章会以特别形象通俗的方式讲讲什么是PID。 很多人看到网上写的...
    这个飞宏不太冷阅读 6,135评论 2 15
  • 反正对于那些不在乎我的人,误会我的人。我再怎么努力,他们的看法也不会有所改变。
    Leeanran阅读 2,908评论 1 5
  • 《来,我们说说孤独》 1·他们都在写孤独 一个诗人 如果 不说说 内心的孤独 不将孤独 写进诗里 是不是很掉价呢 ...
    听太阳升起阅读 4,017评论 1 7
  • 自幼贫民窟长大的女子,侥幸多念了两本书,枉以为可以与人平起平坐。可是人生从来都是接力赛,我们却天真的当成了百米冲刺...
    Leeanran阅读 5,051评论 1 5
  • 晚秋随风起,菊飞待蝶归 。 叶落凭谁舞,残年凉若水。 蘸一笔浓墨写不尽雨打素秋的悲凉之意,画一地落叶描不完风吹轮回...
    童童糊了阅读 1,056评论 1 4
  • 云舒老师,姓甚名谁,男的女的,多大岁数,这些我全然不知。之所以要写写云舒老师,完全是因为他写的文章,如一个巨大的磁...
    数豆者m阅读 2,011评论 6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