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几号的安庆(或雨中过安庆)

书柜里酒瓶上无法识别的白色裂纹

没有人闻过的醇香

八十年前的花雕

酒杯里步履蹒跚的老人

和   倒影

龇牙咧嘴


回忆里见过

无数次的优雅少妇

在雨中逆风而行

想不起她   又是谁家的

妩媚多情的

妻子


穿上旧布鞋

穿上曾祖母的嫁衣

既是母亲

又是父亲

朝着南方   朝着相反的方向

与孩子们一起

与半山腰的百年枫树一起

谁也瞧不上谁


拖着干瘪的乳房

在清晨的睡梦中迷路

在夏至前的潮湿空气

对着江水

对着邻居家历史的倒影

梳妆   洗脸


六月十九号

八百年前曾被抛弃

被雨水洗过的

安庆城

坐着前行


没有了父亲

没有了母亲

也没有了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