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年轻,那你的父母呢?

     

     一直以来好多人都被这句鸡汤毒害着: 我还年轻,怕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想说的是,对,你确实年轻,那你父母呢?你年轻,你可以任性,你父母可以吗?你为了美好的人生,可以磨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但是你敢确定你的父母能等到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吗?你难道想要父母在把你辛辛苦苦拉扯二十多年之后还在过原来的苦日子吗?不觉得自己自私吗?

     不要再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了,我们经常可以听到类似的话,“我还年轻,这么着急努力干啥,以后再说吧。”或者就是“我还年轻,多犯点错没啥的,大不了慢慢来呗。”等等一系列的我就不举例子了,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这种人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勇气说出这样的话,难道非得等到同龄人开着豪车住着豪宅的时候才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努力。到那时就怨天怨地怨社会,怨父母没给自己创造好的先天条件,怨自己不是富二代。殊不知,是自己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当然我并不是纯粹地说有钱才算是成功,但是在现在这个没钱寸步难行的社会中,金钱还是能代表某些东西的。

     以前听过一个段子,说是人和人的差距有时比人和猪的差距都大,我当时也就呵呵一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那个根本不是什么段子,它说的简直就是事实。如果整天好吃懒做,不思进取,花着父母的血汗钱,还觉得天经地义,那可能连猪都不如,猪最起码还能养肥以后卖个好价钱。

      把年轻当做资本的人是最愚蠢的人,谁没有年轻过,当你想着自己还年轻的时候,你的父母头上或许就又多出几根白发。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而且是我们村子的,暂且把故事的主人公就叫做A吧,A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所以他父母把整个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和其他父母一样希望A能好好上学将来找个好工作,离开这祖祖辈辈所待的农村,因为他的父母都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不好过,所以就想从他这代开始从农民阶级翻身。

      刚开始A读初中的时候知道父母不容易,所以读书很刻苦,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之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城的重点高中,他的父母非常高兴,好像已经看到未来美好的生活在向他们招手。

      然而有时候命运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顺畅,总是会扔给你一个绊脚石,自从A到了县城上高中之后,发现城里的好多东西自己以前都没见过,看着别人进出KTV,整夜整夜的在网吧打游戏,他有点心动了,心里一直在想为什么别人的生活这么美好,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而自己每天却得为了省那几块钱而在吃饭的时候犹豫不决,最后选择最便宜的那种。

      一次偶然,他被同学蛊惑着进入了网吧,之前从没有见过电脑的他看着网吧里的电脑,好多人都在疯狂的敲打着键盘,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感觉自己的童年和别人的差距好大,后来他在同学的怂恿下学会了打游戏,从此A便从一个学习优秀的学生变成了整日泡网吧的网徒。之前都是每星期回家一趟,渐渐的变成了两星期回家一趟,最后甚至每个月才回家一次。而每次回家的头等大事便是朝父母要钱,至此父母在他的世界里便成了一部提款机,有时候懒得回家了直接去外边给父母打个电话张口就要钱,他妈问他怎么上了高中之后每次都要这么多钱,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他便不耐烦地以学校要资料费为由糊弄着,说完便匆匆的挂掉电话。第二天他的卡上就会多出几百元,他心里乐开花,又拿着钱去了网吧。

      他不会明白那些钱都是他母亲为了供他上学,辛辛苦苦攒下的血汗钱,有好几次家里没多少钱了,粮食也没卖,他母亲便拉下脸面,跑遍村里也没借到几个钱,A在电话的那头一直在催着要钱,最后他的母亲没办法,偷偷的县城里卖血,卖了点钱给A送到学校。在学校门口,A不耐烦的说着这点钱你咋还跑到学校来了,直接打在卡上不就行了,赶快回去吧。说完之后便和同学搭着肩膀一说一笑的走了。而他的母亲看着儿子慢慢离去,眼里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了,她心里想着只要儿子能考上大学,就算自己每天卖血也愿意。

         就这样,A迷迷糊糊的度过了高中三年,不出所料,A高考落榜了,他父母也不在向往常那样脸上常挂着笑容了。

最后他父母让他去到外边找个好工作,也好养家糊口,但是他不听,他觉得自己现在才二十岁而已,正值青春年华,去打工的话心里有点不甘心,就这样他一直和父母僵持着,最终他选择了离家出走,他觉得总有地方会适合自己。

      他一个人独自来到上海,身无分文,在肚子饿的饥肠辘辘的时候,他犹犹豫豫的走进了一家饭馆,进去低着头不好意思的问到:“你这还招服务员吗?”老板头也没抬的挥了挥手。之后找了几个饭馆都是这样,处处碰壁,晚上他便睡在公园的长椅上,但是钱的问题得解决啊,他拉不下脸面向父母要钱,但是他很快想起了自己身上那张银行卡,还有十几块钱,他赶紧跑去取钱,但是当他取钱的时候他懵住了,为什么卡上有一千多元,他想了好久决定给家里打电话,最终知道了是父亲给他打的钱。

      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大街上,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突然鼻子一酸,觉得还是家里好,而他的父母依然在家每天都盼着儿子回来。但是A觉得既然出来了,就一定得干出一番事业。从此他上海多了一位打工仔,他拉下脸面去找活,什么活都干,无论多脏多累他觉得都值。

      过年了,他的父母又给他打电话了,问他啥时候回来,他说今年不回去了,年底工资翻倍,他要好好干,等有时间再回去。

       到了第二年又是类似的情景,第三年依然是。

       总从A离家出走已经三年多了,因为勤奋能吃苦,他也如愿的当上了工地的小老板,手里已经攒了不少钱了。他决定今年回家。可是等到快年底了,也没见母亲打电话。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赶紧连夜坐火车回去,进家门一看,家里好多人披麻戴孝。原来,他母亲走了,一声不吭的走了,临走的时候不想让儿子工作分心,所以没打电话,也坚决不让他父亲给他打,说是儿子忙,别影响他。

       至此A早已是嚎啕大哭,不停的扇自己耳光,边哭边骂自己不孝,哭的一度昏厥。

       之后的每年他都会给母亲去烧纸钱,带好多母亲生前爱吃的东西。

       可是这能有什么用呢?人已经走了,就算他把金山银山搬到墓前来,他母亲能花得了吗?当人走了的时候,所有的爱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或许我们能从A的故事里得到些什么。我们还年轻,我们的父母也许正在变老。我们年轻过,但年轻从来都不是资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