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语言又的确很苍白

   我曾经对我一个朋友说,对待友情,多付出的三分是遗憾,少付出的三分是愧疚,可是呢,没有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我认识的人当中,有的人说我清高高冷冷漠,也有人说我是个彻彻底底的逗比。然而二者我皆不是,也许是对我有过评价的她们从来不曾真正懂得我吧,嗯,不求了解但求理解。

 听过很多关于友情的誓言,什么一辈子的好朋友、友谊地久天长、不离不弃什么之类的,嗯,轻易说出的誓言轻易的允诺,后来我需要她们的时候,我只有自己一个。其实吧,一个人也挺好的。“独自一人虽然孤单可是不会有人伤害你。”这句话我一直在默默相信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光就像列车,来来往往,身边的人走了又来,来了又走,从没有人愿意为你停留。所以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对吧?

 我记得七堇年说过一段话,意思是:城市比沙漠更荒凉。是的啊!当你站在宽阔的地方,周围没有任何事物任何人的时候,你的确是会有这样的感受。当你夜夜撕心裂肺的哭泣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当你在人前大哭的时候,别人会用鄙视的眼光看你,说你矫情。没有人可以站在你的角度上替你思考问题,与你感同身受。当你泣不成声时,痛的又不是她们难过的又不是她们绝望的又不是她们,她们只会劝你说别哭别哭,熟不知哭泣是因为压抑的太久,一不小心发泄了出来。所谓的感同身受只是扯淡。所以说,妖孽只在夜里哭,矫情的姑娘变得不矫情,矫情的姑娘总会长大。

 其实我的朋友圈子可以说是很小的,大部分人我可以用自己的语言去描述她们在我心中的地位和她们于我而言是怎样的意义(无关轻重),我不会去盲目在乎一个人,也不喜欢麻烦别人。最怕的是,别人把我当朋友而我不能回报于其如此。不是铁石心肠,而是不愿意违心。不怕的是我在乎的人不在乎我,因为是我在乎她,与她无关痛痒。

 很多人问我,她在我心中是怎样的,是否是重要的人。其实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因为来日方长,不敢轻易说“重要”二字,因为来日方长,不敢轻易说“一辈子”,因为来日方长,谁知谁一不小心就会乍然离场。请原谅迷信的我,只相信时间,时间会把该留下的人留下,把不该留下的人带走。

 不喜欢类似“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那种人,因为友谊无关誓言与诺言,只需时间的求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个人都是这样,她可以轻易把你当成好朋友,对别人也能,她可以对你轻易许下诺言,对别人也能,她可以轻易在意你关心你,对别人也能,别再那么自欺欺人自以为是的以为,你是她的唯一,你于她而言很重要很重要,你是她的无可替代。这种想法不切事实且是一种过分的奢求。

  我总认为快乐是短暂的,不长久的,也许这的确又不能称之为快乐吧,快乐到底是什么,远方又在哪里,诗,又在哪里?有的时候简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该拼搏的年龄,想得太多,做得却太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老师要求六年级的表弟读书,他却一直拖拖拉拉,长辈让我督促他读书,我却找不到下手的方法。 我问他知道要看哪些书吗?他...
    南方笑佳人阅读 48评论 0 0
  • 如果 我是一只西瓜 请剖开我 最隐秘的内里 食肉饮血 痛快淋漓 如果 你是一只西瓜 我将剖开你 最真实的内里...
    煤灰大仙阅读 263评论 0 0
  • cleanMyMac3.5https://pan.baidu.com/s/1pLEl8j5提取密码sqhb
    coderYJ阅读 1,041评论 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