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谢谢你 对不起

2020年对我来说是毕生难忘,在3月去做了一个眼角膜移植的手术(详情在这一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以致于直到现在的一直都在跟它做斗争。在工作、学教练中跟它做斗争,抗拒、害怕、疼痛、担心、恐怖各种情绪都体验过,最后才发现,我应该跟它好好相处,而不是要争赢它。

7月底怀着美好的期待开启了教练的学习,在8月底需要提交复盘,当时已经计划要怎么写的我,却在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直接在床上度过。每天都不想睁眼,除了眼睛红肿还有脑袋、神经痛到炸裂。试过痛到极致的时候,24小时可以不吃东西,那时感觉自己活着连简单的呼吸都需要好大力气,脑袋痛到想打自己的头。

工作直接请了一周的假,教练的学习也停了,缺席了小组练习,玉君一直给到我的是让我放下心理负担,晶晶、小娄也是让我不用着急。

K说这些经历是上天送的礼物,在我跟她说好痛的时候,她一句她懂已经让我想尽情泪奔了。曾经在自己说痛的时候,被反问过有那么痛吗,这段经历也让自己能够在其他人说了什么感受的时候,也不要去怀疑,给予理解就好。

去做完治疗回来休息了几天在9月初回归的时候,队友们都说我虽然停了一周的练习,可是整个人是更加接纳自己的。

在休息期间,眼睛不能用,那我就用耳朵听,放着课程的内容听,比之前赶时间的那种听有了更多收获,用心在感受那些知识点,也因为有课程的陪伴,感觉自己还与这个世界有链接,而不会陷入无尽的落寞情绪中。

4号那天下午,经理突然叫我进他的办公室,我看着他的表情,我直觉有事,一进去发现团队的一位位同事也在,结果就是那位突然提出离职,当天就要走。我当时用了3秒钟反应,立刻去做了交接工作,这位同事涉及的层面太高级,不是我能处理的,我只管做相关项目协调团队的成员去交接。

这是我5月中上班以来,第三位同事提出的离职,虽然没有直接联系,可是自己还是会思考,还是会去想,啊,人生啊(此处喝一杯先)!

之前离职的同事,团队还没补位完整,现在又突然走一位,我... 稳住。

带着这样的状态,课程迎来了万众期待的合约嘉年华周,在7号那天选时间拼手速的时候,我进去选时间时,工作日早上的已经被选满了,我就选了周六的,但这样也够我期待了,我还选了周五晚7点去支持其他人当客户。

7号这周的自己以为做完治疗就没事了, 天天加班,试过一次在痛到睁不开的时候要赶图单眼弄到11点,然后还每天参与教练练习,小组、跨组、旁观督导的,各种放飞。假如没有眼睛的情况,我是挺享受的,在做手术前自己就是这样啊。

在11号这天,白天上班的时候就感觉眼睛涩涩的,我以为休息一下就没事,毕竟周五了,一周使用眼睛太多。可是心里还是有一个低落的情绪在,跟师父说了这周我的情况,她来了一句“你觉得累了可以说:'师父我累了很累'”,那一刻超级想哭的,原来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在7点前赶到回来调整状态就去支持其他伙伴的督导,在结束之后到客户反馈的环节时,我犹豫着要不要说真实的感受,然后一念看到我犹豫的表情,鼓励我说真实的,我就直接反馈了。

在这之前,我会担心伤害到教练,但好像在这个场域真实的反馈才是对他人最好的支持,这次真实的反馈,我发现也可以做到直接说,神奇的地方。

在支持完当客户之后,我就直接睡了,在半夜1点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红肿得睁不开,一直流眼泪。心里好慌,第二天早上泡沫姐的督导参加不了,直接跟玉君说,怎么办,我参加不了。

在早上5点多的时候玉君来支持我了,她直接叫我休息,她去协调沟通,有她的感觉就是,我可以放下心了,虽然当时有n多情绪飘过。我一直担心给其他人带来麻烦,在这里一次又一次梳理了自己的内心,还有得到了伙伴的包容接纳,感觉对自己更加宽容了。

K跟我说好好休息先,考核的事不用担心,会有解决办法的,这种被宽容对待的感受是跟过去完全不一样,终于理解为什么有些小孩得到父母满满的爱都是那么的自信飞扬。那种不用担心犯错受到批评、不用担心做得不好会被责怪的自信。

Wendy跟泡沫姐也来跟我说先休息,其他的会有支持的,所有的其他人都没有怪我,我真的感受到并且也真的安心休息了,这心也挺大的。

感觉自己已经被折磨得身心疲惫,想哭不敢哭,哭了眼睛只会更痛,就一直忍着感受那个痛。

13号周日下午就直接去广州眼科医院的门诊看,那医生看了说是线条松暴露了一些出来,在取的过程中可能会出血,本来无力的我被她这么一吓,脚都软了。上了麻药后她就拿镊子在我的眼睛上面刮刮刮,最后她说她弄不了,线头穿到结膜去了,让我第二天还是找回给我开刀的医生。

然而在回去的路上,麻药过后眼睛简直痛到睁不开,被蹂躏一番后比原来更痛,我感觉有好多针头在扎我的眼睛,已经被折磨得没有力气,而且第二天的号也没有了,专家的医生基本上一周前都被挂满了。带着一份搏一搏的心情第二天14号还是去了医院,已经撑不到一周后,幸运的是现场加号的最后一个号拿到了,这一刻的心情是放松了很多,对开刀医生的信任。

结果他一看是长了丝状物,去做治疗抹除就行,而不是像昨天那个医生说的那样线条穿到结膜了要到手术室处理(我当时也是痛得没脾气计较了),这次主治医生又给我开了几种新药,这下子加起来一天都要点30次眼药水了,还让继续一个月戴绷带镜(一次性消耗品、两个星期又要回来换)。

所有事情都有两面性呀,绷带镜在保护的同时,也阻隔很大部分药水的吸收,愈合得比较慢,不能强求,已经很幸运了。

接着15号就到了中期考核,玉君问我要不要停下来,虽然那天是脑袋五官都痛,可是感觉自己不想又放人家飞机,玉君尊重我也贴心去跟督导的忆染打了个招呼。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啊,在我身体这么不稳定的时候接触了课程,给予我心灵上很大的一个缓解渠道,让我放下了很多。

这次治疗后,接下来的两周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在10点前睡觉,最早试过在8点多的时候,同事说我这是老人家的生活,我心想现在的熬夜主力军是爸爸妈妈辈的他们好吗?90后已经进入养生行列了。

其实是自己怂了,在每天神经痛的情况下,我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抗拒,我不想做设计了,我不想盯着屏幕一个像素一个像素扣,害怕自己又要经历之前的痛,于是每天在保证团队、项目的基本运作,不敢猛加班了。
这周是间隔周,然后直接放飞了,在这种放飞中,我发现自己允许自己停下来了,不再是一定要挤满时间做事。

在18号的时候,一位同事突然跟我说他要离职,我觉得老天又来给我送礼物了,在跟他沟通的过程中还是希望先稳住他让他先考虑,不急着答复确定,但也知道这也是一件需要面对的事。

接着一个项目客户突然要求下一周需要一三五都开会,并且是会上直接过修改的效果图,周一的时间就直接定在晚上7点,我当时的反应是我现在的身体真的没办法承受,后来统筹的同事再跟客户沟通时定了5点。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勇敢拒绝,虽然因为身体的情况,可是我感觉学了教练后,我内看了,发现原来很多时候拒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事情也没有那么绝对的。

间隔周过后是成就事情挖掘的练习,跟玉君说我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成就事件,她让我好好感受一下,也跟我说成就本身没有大和小之分,突然就有一个感受是这周的内容是找到内心对自己的认可。

这种觉得自己没什么成就的体验,感受到自己的低落,这种感受会让我去思考我能给予他人怎样的支持,希望其他人也不用经历这种低落。

这种强烈感觉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是在25号那天下午,负责的项目突然要求出差,我现在的身体没办法支持到,甚至如果有什么意外出现,还要给其他人带来麻烦,我又要寻找伙伴替我去出差。当时神经五官也处于痛的状态,接着那位同事已经确定要离职,继续要忙招聘的事情。

虽然很多情绪在,我还是把事情去推进着,先把自己的情绪放一堆,一直坚信事情会有解决办法的,也坚信自己的情绪在教练这里肯定可以得到支持,我都暗暗佩服自己。

27号那天更是痛出新高度,眉骨附近都痛,那时的感觉是觉得自己活着都需要好大力气,放的新一周的课程,我也放任自己不去看了。

清泉老师那边的普通话我也搁置了,可是老师为了让我能够心情好点,竟然订了花,还是1个月连续的周末可以收到,学习学成这样真的也幸运了。

接着发现痛到极致过后,好像开始有好转的迹象,不过也不敢大意,已经放下自己的高要求,在可以的范围内能投入多少到课程就投多少。

虽然后面这半个月没有怎么投入到课程的练习,可是我学会了允许自己停下来,允许自己慢,允许自己可以更加照顾自己。就像师父说的,不知道怎么行动爱自己那就先从嘴上说说开始,对自己说“我爱你 谢谢你 对不起”。

在课程学习之前每个人都有写期待,我当时写的是我可以大声对天空说很爱自己,我想我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