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墨竹林里遥相见》第五章  佳期(二)

》》》连载目录
》》》从头开始读

一个周末的午后,因为下着雨,墨竹一个人窝在家里抱着笔记本看电影。杜琪峰导演的《单身男女》,已经看过数遍还没厌倦。

或许是帅哥美女很养眼的缘故,更因为里面有很多浪漫的情节,最让墨竹感动的场景,是方启宏在等程子欣的时候,怕错过她而憋着不敢上厕所的那一幕,在她看来,一个男人最可贵的地方就是能让人感到温暖,电影里的方启宏正是这样一个男人,那么陆远遥呢?眼下他带给她的是甜蜜,但这种感觉终归是暂时的,待到新鲜劲过去,剩下的不知会是什么滋味。

正想得入神,手机铃声响了,不用说,自然是陆远遥打来的。墨竹却没有伸手去拿手机,而是继续自己的沉思。她觉得另一个男主申然是世界上大部分男人的缩影,拥有的时候不好好珍惜,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等到女的心灰意冷转身离去时却又不肯放手,譬如梁锦儒。

那么陆远遥呢?他是申然还是方启宏?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因为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墨竹有些懊恼,任性地将手机关成静音,又用被子将头蒙住,过了一会儿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梦里,她又回到了小时候,父亲离家的那一天,她躲在门后,看到母亲跪在地上死死抓着父亲的手哭泣,父亲一脸漠然,狠狠地甩开母亲,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砰砰砰……”墨竹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醒来,她还来不及判断敲的是不是自己家的门,就听到陆远遥同样急促的声音:“墨竹,你在里面吗?”墨竹连忙爬起来光着脚冲过去开门。

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陆远遥的头发全湿了,脸上挂着水珠,羽绒服的防水面上也淌着一道道水痕。他站在那里大口的喘气,见到墨竹时脸上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又阴沉下来:“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墨竹站在那儿,像犯错的小孩儿低着头搓着衣角,不知道说什么好。

陆远遥突然抱住墨竹:“你知不知道,刚才我有多着急?”墨竹还没反应过来,他又松开她,捧着她的脸说:“我一路跑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找着你后一定要把你拎起来揍一顿。”说完两人对视了片刻,然后不约而同笑出了声。

卫生间里传来电吹风的“嗡嗡”声,这是陆远遥第一次来墨竹的小窝,这片小小的空间被墨竹当作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个可以在这里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地方。墨竹想为陆远遥熬碗姜汤,可是家里既没有材料也没有厨具,所以这里充其量只是精神层面的“家”。

今天恰好赶上车子年检,陆远遥一时打不到车竟冒着雨跑来了,墨竹看到通话记录里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心里未免愧疚。想到自己睡觉前较真的那个命题,墨竹的嘴唇微微翘起,是的,今天陆远遥终于让她感觉到了温暖。

从这天开始,墨竹在心里默认了两人的关系,或许有些草率,但她想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因为还没有真正走出校园,她请求陆远遥暂时不要让和她相关的人知道。

转眼临近春节,墨竹像往年一样回湖南老家过年,家里只有母亲一人。陆远遥提出一起去,但墨竹拒绝了,一是两个人才刚刚开始,二是自己还没有毕业,母亲是断断接受不了的。陆远遥去火车站送墨竹时两个人已是一对依依不舍的恋人。虽然只是分别十天,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却也是难捱的等待。

回到家里,墨竹像是从一个美梦中醒来,母亲的生活过得依然拮据,还不到五十岁,就已经长了不少白发,脸上的皱纹写满沧桑的印迹,让墨竹看着心酸。她知道,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母亲不幸的婚姻,来自于不负责任的父亲。

墨竹陡然间对爱情与婚姻萌生了莫名的恐惧,对自己与陆远遥的感情也生出一丝淡淡的隐忧。在家的十天里,她从未主动联系过陆远遥,她觉得自己前段时间被爱情冲昏了头,趁分开的这几天要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二十三岁的墨竹,感情经历一片空白,三十岁的陆远遥,肯定有许多她不知道的故事。但是墨竹从未问起,她觉得挖掘一个男人的过去是十分愚蠢的行为,不仅对两人的感情毫无益处,还会让自己徒生烦恼。

既然自己喜欢陆远遥的成熟,那就必需坦然接受那些让他变得成熟的经历。陆远遥倒是每天都打来电话,但是为了不让母情生疑,墨竹总是匆匆挂断电话转而发短信。

“今天上海下雪了,你那边怎么样?”

“是晴天。”

“昨天晚上的烟花很漂亮,我一个人到正达广场看电影,心想如果你在多好。”

“嗯,过几天就回来了。”

“一只野猫在楼下的院子里生了一窝小猫,可爱极了,本来想抱一只回家养,又怕猫妈妈伤心。”

“嗯,猫妈妈会伤心的。”

……

如此反反复复,陆远遥想把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与墨竹分享,而墨竹总是淡淡地回应着。她在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潜意识里,她知道爱得越深,伤得越痛,她害怕。

隔天陆远遥又打来电话,声音里有抑不住的兴奋:“小朋友,没想到竟有这么浪漫的招数,说,还在哪些地方藏了爱心寄语?”原来临别前两个在肯德基吃午饭,墨竹趁陆远遥上洗手间的空档把一张纸条放到了他的钱包里。

那纸条便是圣诞节前墨竹给自己买的书签,上面原本印着“missing you”和烂漫的春花,墨竹又匆匆忙忙在留白的地方写上: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墨竹没想到他过了这么多天才发现,虽然仅此一张,但墨竹还是故弄玄虚地说:“不告诉你,自己慢慢找。”想到陆远遥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样子,墨竹得意地笑了。

离回上海还有四天的时候,陆远遥发来短信。

“回上海的火车票买了没有?”

“早就买了。”

“去退了吧。”

“什么?春运票很紧张,我和我妈排了半天队才买到的。”

“明天我坐飞机到张家界,后天你坐汽车到吉首,我们在吉首汇合,然后一起去凤凰,在凤凰呆一天,再一起从张家界乘飞机回上海,可好?机票我都已经订好了。”

虽然墨竹对陆远遥的“霸道”有点不满,但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提议,凤凰是个令人向往的爱情圣地,虽然离墨竹的老家不远,可她从未去过,她觉得那是一个适合与爱人一起牵手而行的地方,所以她很期待。

因为要提前两天走,墨竹不得不对母亲撒了谎,说要去吉首见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然后在她那里住一天。

墨竹到吉首的时候陆远遥早已经到了,他们坐汽车沿着蜿蜒的山路颠簸了一个小时才到达凤凰。因为已经过了黄金周,又是新年的缘故,游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年味十足。

找了一家临江的客栈,墨竹坚持要两个房间,她从来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更不想给陆远遥留下随便的印象。

待安顿好已近黄昏,古街上有各种各样诱人的小吃,墨竹拉着陆远遥去吃她最爱的酸辣粉,忽然想起陆远遥不能吃辣,只好点了几样家常的小炒,一想到陆远遥辣得满脸通红的囧像,墨竹忍俊不禁。

吃完饭便开始在古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游客中大多是年轻的情侣,墨竹想起读书的时候一个人坐火车,对面常常坐一对甜蜜的小情侣,一路上有说有笑。那时墨竹特别羡慕他们,因为有一个旅伴,枯燥的旅途也会是美好的回忆。但是墨竹不会轻易地去接受一个旅伴,因为她要等待的是一个可以携手一生的伴侣。

离开沿江的古街便越走越安静,绕进几处小巷里,除了路灯便只有他们二人,这让墨竹有一种远离世俗的隔绝感,陆远遥一直紧紧拉着她的手,坚定有力。

陆远遥是历史老师,所以他很迷恋这里的历史印迹,一扇斑驳的木门,一堵长了青苔的断墙,一个穿着民族服饰的苗族老太都能吸引他久久驻足。

夜晚的凤凰在灯光的映衬下真的成了金色的凤凰,回到喧闹的人群中,灯红酒绿的酒吧一条街把他们拉回了现世,猛然看到一家酒吧的门口写着大大的几个字“私奔吧”,两人相视一笑,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的确有点私奔的味道。

第二天清晨,两人不约而同都在日出前起床。清晨的沱江被一层薄薄的雾霭笼罩着,为静谧中的古城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他们手拉手走到跳岩中间,听沱江水从脚边流过,再一次感到与世隔绝。

按计划是下午离开,所以他们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以挥霍,该走的地方都已经走过了,于是走进江边的“邂逅奶茶吧”,和许多情侣一样坐在这里静静发呆。

墙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纸条和火车票,临行前墨竹从包里拿出一张书签,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地写道:2011年2月2日,晴,墨竹和陆远遥在此默默相视两小时。然后她把书签贴在墙上,并拍了一张照片。自始至终,陆远遥都笑着看着她,直到拉着她的手离开。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