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不喜欢

常听人说,喜欢这个人不喜欢那个人,喜欢这本书不喜欢那本书,喜欢这种房子不喜欢那种房子,喜欢这种颜色不喜欢那种颜色,喜欢馒头不喜欢面包,或者喜欢烧饼不喜欢油条,等等等等……

无论什么认,在任何人上事上物上,总有个喜欢不喜欢的。

自己也是。

为什么就会有个喜欢不喜欢的呢?

这太复杂。又不复杂。

说它复杂,是因为理由可以有千万条。比如喜欢馒头不喜欢面包吧,也可能是喜欢馒头那种纯粹的面香,不喜欢面包那种吃不出来是啥东西做成的吃不出来是啥香的乱香;也可能是从小只吃馒头没有吃过面包,导致长大了味蕾只能识别馒头香不能识别面包香;也可能是因为馒头再贵也没有面包贵,所以花同样的钱吃馒头解饥耐饥吃面包就不解饥不耐饥,可是我们又不愿意把这个理由说出来,所以说喜欢馒头不喜欢面包;也许你是喜欢吃面包的,但一吃馒头就想起一个人,这个人给了你无限甜蜜的回忆,而你愿意在吃馒头的时候一遍遍想起他,所以你说你爱吃馒头,以便能一次次重温记忆……

那为什么又说不复杂呢?因为不管是什么理由,这个喜欢馒头不喜欢面包,把人分了组。一个喜欢馒头的人,遇到另一个也喜欢馒头的人,自觉自愿地就想亲近,觉得彼此是同类。好像找到了组织一样让人安慰让人有归属感。

归类就归类吧。这本来没什么。我喜欢馒头,你不喜欢馒头。我的喜欢馒头碍不着你不喜欢。我的不喜欢面包也碍不着你喜欢。

可问题是,就有人会觉得,面包那么好吃,做起来又那么费事,营养价值又那么高,看起来还那么好看,居然有人不喜欢?他心有不甘呐!于是他开始跟不喜欢面包的人说,面包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好!

不管他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你就是继续吃馒头而不吃面包。他就生气了。他觉得你辜负了他的好心,而且还觉得你是傻子。

(本来,一开始他觉得你可能是不明白面包的好。是可教的孺子。现在,他觉得你要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要不就是在装傻。为什么他会这么认为呢?因为他觉得,面包好吃,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事实,只要是人,就都应该明白,而且,只要是正常人,就都应该喜欢。而你却不喜欢。那只能说明要不你心智不全,要不你假装心智不全。如果你真的是傻子也就罢了,如果你是装傻,那就太不应该了,太给脸不要脸了!这就不行!)

再看见这种吃馒头的,就捶胸顿足,历数面包的十大好,什么营养丰富,什么味道鲜美,什么抗癌治癌,什么延年益寿,等等等等……看见人家还是一如既往喜欢馒头,不由得就由爱生恨。那真是恨从心头起,如滚滚长江之水天上来;急向胆边生,急人类之所急,如此人类不是永无进化之可能!

如此一想,于是大义心头起。一个箭步冲将上来,夺过某人手里馒头,扔在地上,抓起手边面包,直往某人嘴里塞,一边塞一边说,我这都是为你好,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你现在恨我,以后会感激我的。

……

只喜欢馒头的人,也如此如彼,如法炮制。

从此,吃面包的人,被塞了满嘴馒头,苦不堪言。吃馒头的人,被塞了满嘴面包,生不如死。

唉!各安所好不好吗?喜欢吃馒头,你就吃馒头,别管人家吃什么。喜欢吃面包,你就只管吃面包,也别管人家吃什么。多好啊!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我亦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庸人一枚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