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分手故事

朋友前男友薛古约我吃饭时,我以为他可能是想复合让我帮他说好话,而他现在带着一个陌生的女生坐在我对面时,我还是有点震惊。女生高高瘦瘦的,利落的短发,单薄的身体装在宽松的衣服里,看起来洒脱而轻松。

“你好,我叫江涛”

她介绍自己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笑容,看不出她是什么心情,总有些人不管发生什么他们的表情总是那么的平静,这种人一直挺让我好奇的,作为什么都写脸上的那种人,不知道此时我脸上溢于言表的惊讶,会不会也让她好奇了还是把她逗乐了。

“你好,我是顾析,你的名字真像一个男孩子啊”。

其实有后半句,我挺喜欢男孩子一样的姑娘的,没有说出口,对朋友前男友的新女朋友表示友好,总还是觉得怪怪的。

聊天有一句没一句尴尬的进行着,我脑袋里止不住的冒出以前开开心心和朋友他们两口子吃饭的场景,朋友和薛古在一起7年多了,他们对于他们为啥分手,给了我不一样的解释,朋友说他们的感情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他们对在哪里生活无法妥协。薛古说在一起7年,异地5年中他一直盼着和朋友在一起的生活,而和朋友真生活在一起的两年让他感觉像死了两年,我对他们说的话都半信半疑,在我看来,在哪生活不是什么大事,5年都期待在一起生活的人,一生活就变了那味儿,也让我觉得或多或少的可疑。

没分手前,他们的感情是朋友里的典范,现在的他们我找不到爱过的痕迹,眼前和薛古挽着手的不再是熟悉的朋友,却好像只有我在适应着这种不习惯。我们找了家烤肉店坐下,我点了我喜欢的炒银杏,慢慢的剥着有点烫手的银杏,借此缓解着大半无言的尴尬,这女生大多数时候好像没有我的存在一样,和薛古有说有笑的,帮薛古剥着银杏,说薛古脾气很好,很会照顾人。“哈哈,是啊,薛古那是出了名的会照顾人”我其实没想太多说完这话的,说完却感觉气氛中弥漫了敌意和讽刺。为了让气氛能让人饭吃的舒服一点,我还是努力的尬聊起来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网上,我搞了一个电台,和不同的人聊天,薛古刚好听见了,和我一起做了一期节目”

“啊,这么有意思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是做设计的,插画设计,闲暇想搞点有意思的东西,就对一些比较深刻的问题做了些电台节目”

“生活真是丰富啊,如果让我搞点什么,估计只有直播间尬聊了”

“我会先写个提纲,避免大家没话可说,如果即兴发挥偏离了提纲,我也不会阻止,只是想做一些真实的东西”

“挺好的,这样挺有意思的,还能真实的认识灵魂伴侣”说到这里,我狠狠的看了薛古一眼,他微笑着听着我们聊天,让江涛把她的电台发给我,让我有空也去听听。我突然开始有点讨厌这个当我朋友男友时当得不可挑剔的男人。

本来对这个女生抱有的种种好奇,都被薛古带来的不真诚不纯粹的感觉统统浇灭。就像,一个月前的某一天一样,朋友打电话给我说薛古半夜哭着打电话给她,朋友给我说,“作为有新男朋友的人了,不可能再去给薛古说什么吧,但是听起来他状态确实好遭,你方便找时间去和他聊聊么?”。当时挂完电话,只觉得说不上来的很堵,今天见了薛古,感受到了一样的感觉,心酸泛起心底,朋友和薛古,他俩还真是像啊,那股不肯认输的劲,比感情强悍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