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向谁说

20年前的这一段时光我最难过了,那是我做取舍的时候,当时的决定一直影响到现在。

11月24是典礼的时候。早一个星期,接到的电话。问我是不是真的要结婚。

那时候已经开始大宴宾客了。

我对自己非常的不满意,因为我懦弱自私,而且眼界不开阔。

我站在当时村子外面的水库上面大哭了一场,以次来了结我的童年,我的梦想。

如今那个象征林钢的水库已经修成了路,过去不再存在了。

就像林海音在城南旧事里写的那样。那些建筑已经不在了,那些感觉还存在时空里。

如今20年过去了,我在艰辛的生命里经历了什么?

沉淀了什么?

面对新的要起航的起点是什么?

方向是什么?

我的梦想又是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