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34)

A cigar

文/玄宝

这一个不算太平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年年岁岁,春去秋来,不过是窗外的炮竹一声响,只有人的心,才在这一声声中慢慢变得更加苍老,或者更加坚定。

让谷雨还能带着期待安心入睡的,大概是手机里并排的那两句话。

“王重楼,新年快乐。”

“苏谷雨,新年快乐。”

谷雨翻开手机里,她和王重楼在香港的那张合影,看起来靠得那样近,但中间仍是有空隙的,也许哪一天能填补那中间的距离。

另一边,王重楼的这个年过得也不算快乐平静,甚至有些疲惫,即使跟家人在一起,仍要不停地平衡再平衡,掂量再掂量。他很想念谷雨家那个能让他安心抽烟的小阳台,总是充满了茉莉花香。还有她平常煮的一碟碟小食,王重楼让家里帮佣做了,又吃不下去,总感觉不是那种味道。

年前几天,王会心只身从纽约回来,连小平和小意都没带。

一进屋,茶水都来不及喝,王其昌就把她叫进书房,父女说了半天的话都没出来,静悄悄的,仿佛只是书房关上了门而已。年底每个公司都忙,王彦心那晚却早早回了家,找梅姨打听,讪讪道:“爸爸跟大姐说什么,能说这么久?”

方知梅在插花,一到春节,家里里里外外的花都要换,辞旧迎新,她喜欢亲手打理,找来高大的山水大白瓷花瓶,站起来,把半米多高的腊梅放进去,听王彦心这样问,也没看她,拨弄自己的花,像是在自言自语:“今年春天来得早,花市的迎春和水仙都开了。明天让人给你那里搬两盆过去。”

王彦心见问不出来什么话,不再言语,转而去找小弟。

王重楼还在欧洲,他手上的事情有些棘手,听二姐这样说,沉吟:“二姐,别想太多,爸爸跟大姐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难免说得久一点。”

王彦心苦笑:“小楼,我有你这么乐观就好了。”

“二姐...”王重楼还想说什么。

王彦心打断他:“你也别想得太简单。你在欧洲干什么,以为爸爸和大姐不知道,爸爸一再勒令我们低调,你却开始逆其道而行,傻子都看出来你缺钱了。我看他们并不赞同你跟那家保险公司接触,你有野心,二姐为你高兴,如果可行,会尽量帮你找人。目前,就梅姨的态度不明朗了。”听王重楼在那头沉默,王彦心接着说,“我看你还是小心一点,这件事暂时不要提起。一年到头,爸爸想在春节听点好消息,把你的年终报表拿回来,让他高兴一下。”

真憋屈!如果不是王重楼隐忍有教养,他都想砸手机。

王家的团圆饭,向来和留守一线的员工们一起吃,这是二十多年的习惯。王氏的酒店好几层,每一层都是百桌大宴。王其昌一家率管理层一层一层地去敬酒,和员工打成一片,王会心姐弟都喝了不少。

有跟了王其昌二十多年的员工,这一年见到王会心,激动地把杯子里的酒洒了一半出来,紧握她的手:“大小姐!您回来了,是要准备回来帮王总吗?”

王会心已经是四十出头的妇人了,穿衣打扮都十分简练,气质出群,听那些老员工说,大姐像极其生母。在王彦心未回归之前,是她和一帮老员工,一手一脚把公司最基本的管理平台搭建起来,带领着大家拿了不少项目,壮大王氏家业,早在二十多年前,王会心做王其昌副手时,王氏的员工福利就已经颇具竞争力了。

企业中的元老,总有好事者拿这两姐妹的做事风格来对比,说大小姐是打江山的人才,二小姐是守江山的人才。但总归,他们内心的某处,还是更喜欢大小姐,毕竟是一起拼过命、捱过苦的人。

王彦心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见有不少此前共事过的老员工围上来,王会心笑,拉着那位老员工的手:“太久不见,十分想念大家。今年我回来,一起吃顿团圆饭。”她跟旧同事喝了一杯又一杯,大家都道大小姐爽快,一如当年勇。

王彦心对自己有自信,不过去打扰大姐的叙旧,心里却多少有些不快,别人不说,她自己也要比较一番,大庭广众,又不便流露出来。丈夫吴少明已经被别桌的人拉去喝酒诉衷肠了,桌上剩下她,和还抵挡另一波敬酒的王重楼。

小楼最近不知道在想什么,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王彦心有些心酸,还是小弟潇洒,当时跟爸爸吵翻后,马上出去自己单干,比她自在多了。也不知道当时他是不是故意要和爸爸唱反调的?

但王重楼也有自己的难处,他做的事情,风险太大,目前一直隐忍,还没有撬动太大额度的杠杆。有一些想做的事还需要王其昌和他背后的人脉帮忙,心里窝囊起来时,英雄气短,像是开了跑车出门,最后却堵了一路。

从某个层面上讲,他仍未完全独立。他对自己的斤两掂量得很明白。

这一顿饭吃到最后,喝高的、喝哭的,搂着同事说知心话的,颇有水尽鹅飞的意味。王氏一家都喝了不少酒,依然每个人齐齐整整站在酒店大堂门口和大家一一握手,说的最多的一句是:“辛苦了辛苦了,来年大家都更好!恭喜发财!”旁边的人把一早准备好的红包递过来,再从王其昌夫妇手上客气给出去。

不得不说,王氏一家的姿态十分亲和,的确足以令人献出长年的忠诚。

待王重楼跟家人一起返家的时候,都已经折腾得差不多了,他才翻出手机,一堆人的祝福信息中,苏谷雨那句新年快乐,显得尤为孤单冷清。

他很想念她的细心温柔,曲终人散之后,很想和她窝在小客厅里慢慢说话,看一部不用动脑子的电影,再昏昏睡去,不用做梦。

上楼后,王重楼关上门,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静下来抽烟,酒上头,头痛,全身懒洋洋地不想动。

杨立秋的电话在下午打进来,祝他好。

“小楼,你好吗?”

“中国年快乐。”

她仍在纽约,说是不回国了,没有特别想回来的理由,她和罗诚开车去唐人街吃了一顿正宗的粤菜,十分美味,还有舞龙舞狮,很热闹。

“挺好的...最近都忙,罗诚替我接了不少工作,天天在工作室画画。”

“画作还算满意,来年也许有机会开个展。”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太阳了,纽约近来连日阴天。”

“小楼,跟我说说你。有没有新的新闻?”

.....

他们分手后,有一两年都没联系过,后来巧合在某些场合碰过面,打过招呼,立秋站在高大阴郁的罗诚旁边,一对璧人。王重楼和她并没有成为仇人,像是朋友那样,年节有问候,很友爱地相处下来了。

接到杨立秋电话的时候,二姐刚好路过,两人还客套了一番,挂断段话,不知道二姐是开玩笑还是有心这样说:“小楼走到哪里都围着女人。”

当时王重楼脑子里却闪过苏谷雨在厨房里支使他摆桌的话,她吃饭喝汤都有自己的碗筷,王重楼经常来,又特意给他买了一套。除了大块大块工作的时间,和苏谷雨认识后,那些人生的空隙突然都充盈了起来,塞满了许多柴米油盐的细枝末节。一时间,他脑子有点乱。

入睡之前,二姐闪进他房间,见他在抽烟,给他打开了点窗:“少抽点。”

王彦心自从当妈后,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这几天,如果红叔过来拜年,可能会继续跟爸爸提在河北的项目,爸爸和董事会吊着他大半年了,到时候会怎么说,还不一定。但你未来两年如果要用钱,就一定要斟酌讲话。”王彦心靠在书桌上,抱着双臂,“现在大姐回来,她虽然没有表决权,但对爸爸的影响力不小,况且她跟红叔以前还是老搭档。”

总之,不能胆怯,也不能大意。

“二姐,你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王重楼把烟熄灭,不知是抱怨还是撒娇。

见小弟站起来脱掉外套,王彦心也站起来了,生闷气,还有点焦虑,大姐以前老说她不够老练,无论在谁面前,都要沉着,可偏偏她一到家人面前,面具全摘:“你现在跟梅姨一样,说话一半一半的。”

“爸妈是爸妈,我是我,大姐归大姐。二姐,你归小俊,别太操心了。”王重楼让她回去早点休息,从酒店回来,时间已经很晚了,刚听帮佣说小俊醒来一次要找妈妈,“快去照顾姐夫,我看他今晚喝了不少。”

王彦心这才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轻叹一声:“小弟。”

王重楼领了二姐的情,揽着她的肩膀,送她出房门:“二姐,新年了,别太紧绷。来年更年轻漂亮,姐夫更爱你!”王彦心笑出来,这个小楼!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33)
下一章:绵绵(35)


周末愉快!
恭喜发财!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王重楼半夜醒来时口干舌燥,左右动动,一身味道,眯着眼打量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在哪里,起来找水喝,转头看到谷雨...
    玄宝阅读 101评论 4 9
  • 文/玄宝 晚饭如同往日,王其昌还是喜欢在饭桌上问起王重楼的工作,王重楼在外面可以一言九鼎,回到家,也得乖乖做人儿子...
    玄宝阅读 105评论 3 11
  • 文/玄宝 “你洗一洗青菜,我先煎两个鸡蛋。”谷雨围上围裙,他这里什么都有,就是主人不做饭,这么大的厨房让给她,她能...
    玄宝阅读 115评论 9 8
  • 文/水草工 我想,我还能继续坚持! 香水百合奉上。
    水草工阅读 69评论 2 6
  • 鹅毛诗人、红学家、作家唐国明哥德巴赫猜想1+1创新的最全证明公式 唐国明用“个位数”法对哥德巴赫猜想1+1创新的最...
    唐国明阅读 67评论 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