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上访记  (第二集)

前情提要

在陈老大的带领下 ,一行四人终于平安到达首都北京 。尽管一路上啰啰唆唆 ,总算是沒有发生 “ 节外生枝  ”  的意外之事  … …  此刻四人正在京城一家名为 “ 李扯火 ” 的川味饭店中进餐  … …
崇州市保留的杨遇春公馆 “ 宫保俯 ”

第二集

川味馆张老幺被辱  脐吸功技震小北京


- 1 -


“ 我们三块连嘴皮都还没有打湿 ,你龟儿子饿头饿脑的 ,一口就焖了 !”

牟老三埋怨着说 :“ 像你仲块起吃法 ! … 担心怕 … 把山都要吃垮哦 !? … ”

“ 三哥 ,我晓得你还有 ! …  喊张老幺去拿一瓶出来嘛 … 反正他龟儿都跑得快 …  ”

季老八还在死乞白赖地缠着牟老三要酒喝 …

“老八,听我一句!”陈老大放下筷子,说:“你紧到把那块“央夹屄”柳到整啥子?… 起江儿作用 … !”

陈老大站起来对着吧台喊:“整一瓶半斤装的二锅头过来! …”

“先生,很快就给您拿来,请稍候。…”吧台小姐一边起身拿酒,一边回应陈老大。

  “要有五角星的呵!”陈老大提高嗓门又补充道。一副神气活现,吆不到台的样子!

“今天太阳走西边上起来了!,老八狗儿,他龟儿子是耗儿子撇手枪,… 起的有打猫心肠!”

牟老三站起来,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情绪比较激动地说:“说我是〈央夹屄!〉… 陈老大,你娃娃说话要注意到点! … 哼!”

三哥,我害怕标的他陈老大是啥子东西? … ”季老八安慰着牟老三问道:“三哥,你说他是耗儿子撇手枪?”

季老八本来就是坐在二人中间,干脆两手一伸,把二人一边一个揽在怀中,然后把头偏过来挨着陈老大的耳朵说道:

“我给你娃打个预防针呵 … 像啥子耗儿子撇手枪这些东西给老子拣来搁起呵!… ”

说完,稍稍一用力 …

  “哎唷喂! … 精江儿痛!…老八! …标开玩笑!”

  陈老大的头与肩膀的部位被季老八那钢筋一般的手臂牢牢扼住 … !

  “我看你娃娃是 … 耗儿子想日猫屄 … 硬是不想活了嗦? …” 季老八恶狠狠地说:

  “陈老大,你娃娃 … 就算是浑身都撇起刀, … 也不象个杀人犯嘛! … 敢在我面前提劲打把掀飞机? … 警放 … 老子给你龟儿子 … 新帐旧账 … 一起算嚯!”

  “八哥!… 来把杯子拿过来,兄弟我把酒给你掺起! …”

  一直在一旁喝酒,吃莱的张老幺见季老八真有点生气了,生怕他就提起去年发生在他们四人身边的那件事! …

  那件事情闹得很不愉快! …

  因为那件事,季老八对陈老大一直耿耿于怀! …

“还有你,张老幺!… 过来!”季老八杏眼圆瞪,目露凶光!

“哟…喂…!八哥,您今天咋个的嘛?…”

张老幺躬着本来就细条的腰身,手里拿着香烟,小心儿跳得咚咚咚的 … …

  象一只夹着尾巴的丧家犬,毕恭毕敬地递上一支“紫云烟” …

  “云南烟草,八哥 … 将就烧嚯?…”

  季老八这才松开了牟老三和陈老大。

“哪个吃你的烟噢 …你给老子倒的酒呢?…”言语间,顺便拿眼睛瞟了一下陈老大 … …

  谁知,陈老大此刻也在偷偷地把目光瞟向季老八!

  四目相对之时,陈老大下意识地打了个大大的冷禁! … … 不自觉地张开了那张本来就翕着的嘴巴子,讨好地说到:

“老八,你这块人啊 …啥子都对,就是爱开死心玩笑… ,整 … 整 … 整得精江儿痛!”陈老大一边揉着颈项,一边小声在说,就象在喃喃细语一般 …

“八哥手重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人家又不是有意弄痛你的 … … ” 张老幺一边掺着酒 ,一边奉承着问道 :“ 该是白,八哥 … … ”

张老幺为了表现出对季老八的尊敬,掺酒的同时把屁股翘得老高,两条腿硬是打得笔直!整个上半身都基本伏在桌上了!彻彻底底的奴才样!

“哈哈,哈,哈哈哈 … !张 ,张老 … 幺!你龟儿这块样子,硬是把老子吃进去的菜 … 菜!给老子笑 … 笑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把个牟老三逗得哈哈大笑!

而此刻的陈老大见牟老三笑得如此的灿烂!心 头不禁一紧,眉头一皱 ,暗暗寻思道 :看来这牟老三真他妈才是条老沙鱼呢 !

这时 ,饭店的大门 “ 咣当 ” 一声响 ,突然闪进五六条彪形大汉 !

荧红灯下的 “ 李扯火 ” 川菜馆

- 2 -


张老幺所在的位置恰好正对着饭店的大门,这大门这么地一开,一股强劲的寒气直冲进来 … …

“ 日他龟 !这股风真他妈的冷!哥子 ,麻烦把门关到一下 !” 张老幺很随意地向那几个人说了一句 。

而陈老大却面露紧张的样子 ,连忙伸出一只脚来 ,蹬了蹬张老幺 ,并且小声说道 :“ 屄话多 !人家晓得关门 !关你龟儿俅事 !”

“ 几下子把酒喝了 ,吃碗饭赶紧回旅馆去吧 !此地不宜久留 !” 牟老三连头也不敢抬起来,压低声音地说道 … …

因为他看见那六个彪形大汉齐刷刷地正在向他们逐步靠拢 … …

“ 我 … … 我又没有说啥子 ?只 … … 只是喊他们把 … … 把门 … … 门关一下 … … ” 张老幺战战禁禁地偏着个小脑壳 ,瞟了一眼坐在他右边神情自若的季老八 !

“ 小子 !你咕噜咕噜地吆喝个啥玩意儿 ?你他妈瞅哥们儿几个不顺眼 ?” 那六个人中 ,冒出个穿戴得花里胡哨的汉子来 。

且看这位不速之客 :

裘皮帽儿头上戴 ,白色狐尾垂下来 ;

惨白面皮寒碀碀 ,鹰勾鼻子象儿嘴 ;

下巴上面一撮须 ,好像只有十多根 ;

黄梭黄梭貂毛皮 ,斜挎斜挎肩上披 ;

花格裤儿尖皮靴 ,穿在脚上好滑稽 ;

罗圈腿来翘屁尔 ,恰似扑克牌中鬼 ;

此君相貌生得怪 ,张口说话更见坏 ;

吊儿郎当流兮兮 ,自称东门小北京 !

此君三步并作两步,使出鬼魅般的移魂步法 ,伸出一双怪异修长的手臂 ,使出了一招 :

老鹰抓小鸡 !

抓起身材瘦小的张老幺 , “ 刷 !” 地一声 ,摔到了大堂中央 !

众人一见 ,大惊失色 ,纷纷起身 , “ 呼啦啦 ” 地迅速四下散开 。只剩得一张摆着酒菜的桌子 ,一位彪形大汉泰然自若地只顾着酒菜 ,一顿乱吃猛饮 !只当是什么事都未发生似的 。此人不是别人 ,正是崇州好汉季老八 !

“ 八哥救我 !” 张老幺蜷在地上哀嚎 。

“ 小子 !交出哥儿几个的宝贝 ,饶你不死 !” 小北京一边厉声喝道 ,一边使出塞外功夫 :

拔云见日 !

又听得 “ 刷刷刷 ! ” 地一阵声响 !只见那张老幺在空中横一下 ,竖一下地不断翻飞 ,却不见那花里胡哨的汉子小北京 !顷刻之间 ,可怜那张老幺被剥得个光光身身 ,一丝不挂 !身上衣服尽数落入小北京那六位身裁彪悍的随从手中 !

“ 搜 !仔细给我搜 !” 小北京疯狂地叫嚣着 !

“ 八哥哎 !… … 救我 !我 … … 我没有拿过他 … … 他们的东西 !” 张老幺捂着自己私处哀嚎着 … …

“ 操你妈的 ,小子 !看来你是个不到黄河心不甘的主 !” 小北京腾地跃起 ,扬起他那双 “ 罗圈腿 ” 在空中踢出 :

连环踢 !

照着张老幺的那个小地瓜脑壳猛地袭来 !张老幺 ,命悬一线 !

说是迟 !那是快 !只听得一声断吼 :

“ 脱他衣服我不管 !龟儿子 !踢他脑壳 ,取他性命 ,那就不行 !”

话音未落 ,只见那季老八把双手一挥 ,一合 ,抱怀于前胸 ,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蹲起马步 !只此一个动作,只见他面前那张桌子 “ 轰隆 !” 一声飞将过来 ,不偏不倚刚好把个张老幺罩在下面 !桌上的酒菜碗碟也神奇地飞起尺余 ,却又整齐落下 ,个个完好无损 ,与先前无异 !

此一招 ,正是青城派内功 :

隔山打牛 !

一股强劲的气浪把个小北京掀得在空中倒退了两三丈 !

“ 咦 !隔山打牛!好强的气功 !” 好在小北京也非等闲 ,借势一招 :

鹞子翻身 !

稳稳落地后 ,旋即收起了罗圈腿 !

“ 南蛮子!吃我一招 !” 紧接着 ,小北京斜着身子,顺势畜力而起 !一招  :

仙人指路 !

以掌做剑,直直地从空中飞来 ,刺向季老八 !

“ 不高不矮 !老子中间逮! ” 好个季老八 ,不躲不闪 ,双手又是一挥一合,仍是环抱在胸 ,只是把马步一蹲 ,猛地一收腹 !“ 咚 !” 地一声接住小北京来势凶猛的这招 !

人群中不免发出呀呀呀的惊叹之声 !

这时节 ,只见小北京整个人悬在半空,右手掌好似已经插入到季老八腹中 !

神功奇迹般地定格了这两人的动作 ,形成焦作状态 !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 ,整个饭店大厅里却是悄无声息 !

正此时 :

“ 好汉 !饶了小北京 !改日我叫他给你赔礼 ! 不然 ,他那只手就废了 !”

远处 ,似乎在厅堂內 ,却又像是在街面上 ,总之 ,四面八方都在环绕着一位女子甜蜜 ,清脆的声音 !

“ 啊嘢 !龟儿子抓得我氧苏苏的 !爬俅开哦 !… … ” 季老八把个大肚子猛地一挺 ,只听得 “ 嗖 !” 的一声 !只见那小北京的身体像一把剑似的直直地射出饭店大厅 ,重重地摔到街面之上 !那六个随从见势不妙 ,“ 呜啦啦 !”一阵风似的追了出去 !

“ 老大 !老大 !你没事吧 ? ”

“ 今日有高人在场 !认栽 !认栽 !传说中的脐吸神功 !今天 ,今天也算开眼了 !走 … …  走 !来日方长 !”

欲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蜀地拾壹画生

戌戍年三月初十于崇州家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