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来了,你外出打工吗?

十二月,昼夜温差虽较之十一月有所减少,但气温却是异常的寒冽,加之肆虐呼号的"妖风",冻疮这个常客也于无觉中在双手上滋生,正好,蛮对称,两只手一边一个红豆豆,初生,不痛不痒。

一年又要过去了。2017年接近尾声,愈临近期末,招聘寒假工的宣传单页不断地出现在所加的QQ群中及空间动态里,有些厌烦却并不厌恶。出去打工的想法已经萦绕在心里很久了。

室友Z在本学期伊始就打定了寒假去打工的想法,尽管她刚刚做完暑假工。Z是个挺理智独立的女生,除了日常的生活费外,不想因为自己学业和兴趣上的其它花费增添家里的负担,所以,在对兼职有所了解后,大一下学期便开始了近乎疯狂的兼职之路。好容易能够用做暑假工的工资买一台质量稍好的笔记本电脑和专业的轮滑鞋,但却把手机落在了回家的大巴上,又因为寒假期间的工资较之往常高,所以Z打算为自己挣一部新手机和考驾照的钱。

相较于Z的果断坚定,我在是否打寒假工上犹豫不决。没成年时,暗暗告诉自己长大以后绝不花家里的钱了,但是现在都已成年上大学的我却仍在吃爸妈的花爸妈的。每次生活费不用到只剩下几块钱,不会给瑞爸打电话,但又不得不打时,心里非常纠结,难以张口,而瑞爸呢,与其说是"知女莫若父",不如说是对我的关心疼爱,每次打电话,瑞爸的第一句话便是"钱够花吗?别亏着自己"。

做过几次兼职,最长的一次是一个多月的家教,尽管最后被学生学校临时开的辅导班扼杀了,但我却并不难过,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快感。初去发传单时,一心想锻炼自己的胆子,只是几次发下来以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好,一些叔叔阿姨,看见我们一副学生模样,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不想要传单,但又不想挫伤我们的自尊心,稍带勉强的收下了,而要传单的爷爷奶奶大又都是奔着小礼物来的,在我们身边来回了好几趟,每次都要小礼物,碍于他们的年纪我们不好说什么,只是为什么要这样呢。几次兼职的感受都不太好,但是答应了人家,我也想自己挣钱,便都做下去了。

对于即将到来的寒假,有两种声音萦绕在耳边——回家过年、外出打工。思索了好久,终于打定了主意,放假回家,在邻近的超市找一份理货工或收银员的兼职,干一个月大概能支付我新学期报培训班的学费。

十一月初,同一天,瑞爸打电话说想我了,晚上,已身为人妻的阿姊发微信给我说想我了。每周我们都会视频聊天通话,怎么都说想我了?

时空的间隔会让亲近的人彼此疏离吗?如果有一天简单的闲话家常都感到不耐烦,我想他们会分散。真好,我们家不是。

打寒假工,大一的新生小孩可能很少有人去想,毕竟他们刚刚离开家庭的拥护,回家过年和家人朋友相聚,聊聊大学生活是个不错的选择。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更多的则是在备战考研或思考未来的就业问题,无暇去顾及短期打工。处于缓冲地带的大二学生则是考虑打工问题最多的小群体了。

打工虽不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尽管它是一个个人决定与否的小事,但是在面临其它诸如此类的事情时,希望我们都能够勇于抉择,三思而行,不要有太多的顾虑,不要后悔于自己的选择。时间是短暂的,不要做一个囿于琐碎事物的闲人,未来充满无限挑战与可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