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北冥有鱼(119)出走

第二卷•第一百十九章  出走

随着红衣女子的靠近,有鱼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只好先开口阻止那女子。

“花狸姑娘,你是来找我的吗?夜深了,有事明日再谈。”有鱼道。

花狸舔了舔手上火红的指甲,眯着眼对有鱼道:“你很失望吧,进来的人是我不是夜主。”

“没有没有,我倒希望夜主不要进来。”有鱼笑呵呵道。

花狸瞅了瞅地上凌乱的书籍,煞有其事地对有鱼道:“年有鱼,夜主待你不薄,你可不要利用他的感情害了他。”

有鱼屡次被花狸误会,她现在讨厌苏夜寻都来不及,哪谈得上喜欢?索性就对花狸坦白:“花狸,我跟夜主之间不过是逢场作戏,你看他还把我吊在这,拍拍屁股就走了。”

凡事骗不过花狸的眼睛,她发觉苏夜寻在有鱼与流萤之间设了屏障,让有鱼避免受到流萤伤害。看来,他还是十分在乎有鱼安危。

花狸强拆不了这份感情,只好对有鱼晓之以理:“你可知道人妖有别,不能结合,你在陇城时结识的那半妖孩子,他父母就因此而亡。况且,夜主拥有永恒的生命,你不过百年,你迟早会离开他,他依旧会爱上别的女人。”

有鱼听得直摇头,不悦父母的事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她年有鱼什么人都可以爱,怎会傻到爱上一个妖怪?

“花狸,你为何笃定我跟他会成一对?他是活了上万年的妖,他比我更清楚人妖结合的后果。”有鱼冷笑道。

花狸摇摇头道:“他不一样,他是有情有义的妖,更何况他曾流连人间,爱上了一个凡间女子,还差点为那女子丢了性命。我不能再让凡间女子伤他!”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花狸的声音恨得发抖。

有鱼想起静夜思的手记《月光小札》也提到过那个女子,静夜思也对那凡间女子表现出极深的妒意,甚至学凡尘女子来讨苏夜寻欢喜。可她从未听他提起过凡间那段往事,他怎么真的爱过凡人?

“苏夜寻,他到底发生过什么?”有鱼追问,她明明毫不在乎他,可她听花狸谈起他的故事会莫名难过。

“夜主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连他自己都忘了过往,他不能想起,否则会有性命之忧。这都是那女人害的。我不能让你成为第二个害他的女人!”

花狸忍不住,飞出指上飞甲袭向有鱼,欲取有鱼性命。

苏夜寻早在流萤上施了法术,一旦有人对有鱼不利,流萤就会飞聚一块保护有鱼。

锋利的飞甲从流萤丛中穿过,改变方向斩断了梁上的绳索,有鱼一个旋身从半空落地,一手撑地,一手念咒施法。

花狸见没能杀死有鱼,伸出利爪,直掏有鱼心窝。有鱼功力已经恢复,奋起反抗,扼住花狸手臂,花狸从身后变出尾巴,往前伸过来,勒紧有鱼的脖颈。有鱼不甘示弱,身一矮,踢腿踢中花狸腹部,花狸的尾巴一缩,有鱼趁机逃脱。花狸再施法,长出更多尾巴对付有鱼,有鱼声东击西,引诱花狸的尾巴随她而打击,她让花狸的尾巴跟她兜了个大圈子,最后花狸的尾巴缠绕在了梁上,打了个死结。花狸意识到上当,想施法解开死结,有鱼先发制人,定住了花狸。

“年有鱼你快放开我!不然夜主回来唯你是问!”花狸对有鱼道。

“花狸,谢谢你啊,我正想着怎么出去,你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等我出了不夜城,看小鸟他还怎么收拾我,天涯海角我都不会让他找到的。”有鱼朝花狸笑了笑,跑出了房间。

苏夜寻刚沏完茶,窗外飞来几只流萤,向苏夜寻报信上弦阁出了事。苏夜寻来不及合上杯盖,转身赶往上弦阁。

等苏夜寻来到有鱼住处,看到房间里有打斗过的痕迹,不见有鱼踪影,只有花狸被施法定在房间里。苏夜寻解开花狸法术,问到底发生了何事。

花狸向苏夜寻下跪领罪,是她一时疏忽,放走了有鱼。有鱼一走,苏夜寻顿时失了神,先不说有鱼身上有他半颗妖元在,若是她途中遇到血蝠眼线,她一人该如何应对?

花狸误事,苏夜寻想动手打她,梦妖及时阻止了苏夜寻。

“城主,花狸也是关心您才做错事,莫再责怪于她。何况,处罚了花狸,我们又怎么向戮西公交代?”梦妖道。

梦妖的话不无道理,花狸是妖皇赐给苏夜寻的人,又是戮西公的亲戚,他若杀了花狸就是不给妖皇面子,与戮西公为敌。

苏夜寻来不及教训花狸,把这里交给梦妖处理,自己一个人去外面寻找有鱼。

有鱼出了房间,就像出笼的小鸟,她终于可以不用每天练功受苏夜寻的欺负了。重获自由的她,发现不夜城的景色变美了,天是那么蓝,草是那么绿,花是那么美,心情好,看什么都是漂漂亮亮的。

有鱼一路哼着歌,娇小的身影在不夜城大道上渐行渐远。走出不夜城,她就能彻底跟苏夜寻告别,与不夜城说再见了。

可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让有鱼走不出不夜城。六月的天说变脸就变脸,天空中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有鱼出来什么也没带,被雨淋成了落汤鸡,只好来到树底下躲雨,等雨停了再赶路。

就在她躲雨时,冤家路窄,苏夜寻突然也找到了此处,有鱼怕被苏夜寻发现,赶紧藏在树丛中不让苏夜寻发现。

苏夜寻找不到有鱼,像发疯了一样,在雨里淋得湿透也不打把伞撑着。有鱼看到苏夜寻失魂落魄的样子,微微有些心疼,她怕自己心软出去找他,就暗示自己,苏夜寻抓走她一定不会放过她,她千万不能出来。

“年有鱼,你给我出来,你竟敢从我手中逃走,你就算死了化成灰我也要揪你出来!”苏夜寻在雨中胡乱喊道。

有鱼听了慌起来,苏夜寻是法力高强的老妖怪,不会真等她死了以后,他还要找到她挖掉她的坟墓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鱼,你不要躲了,我知道你出了不夜城会去哪里。你要么回家,要么去神仙居,要么就是去天竺寺找卓增秀。如果你去找卓增秀我就看不起你,他有什么好?他救了你几次性命?哈哈哈,你恐怕不知道,救你性命的人是我不是他,在将军冢里是我变成他样子救的你;在牧州的山洞里是我不惜耗尽刚刚恢复的一点法力救了你;你落入炼妖炉,救你的人也是我,他卓增秀算什么东西,让你对他如此死心塌地?”

有鱼听闻苏夜寻的话,她不信这是真相,她的命是增秀救的,她相信增秀对她有好感才不惜一切来救她,当她要落入炼妖炉的时候,增秀还紧紧抓住她的手不肯松开,一定是苏夜寻找不到她才胡言乱语。她喃喃自语道:“苏夜寻这个老妖怪为何爱惦记着增秀?”

“有鱼,你不是最喜欢报恩吗?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你怎么不对我以身相许?”苏夜寻在瓢泼大雨中吐露心声,他以为有鱼肯定听不到。

听到此话,有鱼惊得差点掉了下巴,苏夜寻果真爱上了她!他究竟什么时候对她动的情?他难道不知人妖殊途的道理吗?怪不得他老惦记着增秀的仇,怪不得他总强留她在不夜城,他只是想一人“霸占”有鱼。枉他曾经信誓旦旦说不喜欢有鱼这类女人,原来男人比女人还口是心非。

“有鱼,你出来吧,我后悔了,我不该那样对待你,我嘴笨,不知道怎么说那些话。有时候想关心你,却总是弄巧成拙,让你讨厌我。你知道吗?一万年了,没有一个人让我这样提心吊胆、牵肠挂肚着,我好怕伤害到你,因此跟你保持距离,但又忍不住想接近你,看看你。我甚至希望自己永远变成鸱鸮鸟,能永远陪伴在你身边。”苏夜寻又突然转换了语气,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忏悔,有鱼第一次见到这么温柔的他。

有鱼心里乱成了一团,她脑海里回想起跟苏夜寻在一起发生的种种事,那段时光的确是她最开心的日子,她无论发生什么事,他始终陪伴着她。他若不是万妖国的妖怪,她也好想找这样一个能讨她欢心的男人。

“对不起,小鸟,你忘了我吧,我是凡人,你是万妖国的大妖怪,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会记住你的好。”有鱼轻声说道,她多么希望苏夜寻也能听到她的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雨越下越大,掩盖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话,这瓢泼大雨将这两个互生好感的人分离,或许这样适可而止的喜欢是最好的结局。

发泄完心中的秘密,苏夜寻又起身去找有鱼,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不会放弃找到她。他不是在乎她身上的半颗妖元,而是真正想牢牢抓住有鱼给她幸福,哪怕上天给他们的缘分只有一天。

就苏夜寻正要离开时,雨中飞来一支血箭,箭上夹着一封信,信上提示苏夜寻去绝境谷,不然有鱼就会没命。苏夜寻不顾信上真假,火速赶去绝境谷,他不能再让有鱼有事。

本来苏夜寻赶去其他地方,有鱼可以趁机逃跑,但她放心不下苏夜寻,尤其她看到苏夜寻接到那支血箭时的神情很紧张,预感那支血箭会对苏夜寻不利,就悄悄跟踪苏夜寻一起去了绝境谷。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