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都市·血亲复仇令

老张坐在电脑前面,表情就像刚被雷劈过。


[根据法律和算法分析,犯罪嫌疑人最终裁决为监禁二十年,赔偿被害人家属二百万现行法定货币,鉴于犯罪嫌疑人不满十八岁,监禁处罚留待成年后执行。判决即日起生效]


只是二十年啊,还是成年后执行。老张死死地攥紧了拳头,这不是他想要的判决。我要他付出代价,我要他死。老张的身体在发抖,眼泪碎在键盘上。他起身拿上衣服和公文包,转身出门。

“诶,老张……唉”旁边的同事本来想叫住他,看到屏幕,叹了口气,帮老张关了电脑。


[系统记录:张岷今日早退]


老张很少在家喝酒,他不想给孩子做出一个酗酒的榜样。但今天,他瘫在沙发上,任由酒洒在沙发上,酒瓶子滚的满地都是。白酒的香气让人迷醉却也让人反胃。不过房子里也只有老张。屋子里一片死寂,只有智能手表滴滴地响着,提示他饮酒过量。本来放父子合照的地方现在放了儿子的黑白相片。旁边还有一本希腊神话。这是父子俩最喜欢的书,也是老张给儿子读完的第一本书。墙上是孩子画的各式希腊神祈,虽然手法还显稚嫩,但是也能看出来各种神的姿态和特色。宙斯的威严,波塞东的傲慢,以及哈迪斯的冷漠。


昏昏沉沉中,他想到平时这时候自己应该还在单位,琢磨着晚上该给儿子买什么菜做什么菜,儿子在学校怎么样,上课是不是玩手机又被老师说了,前两天的试卷是不是今儿该给自己签字了。这些繁琐零碎的小事恰恰是这个中年人工作生活的动力,也是这冰冷的数字都市中仅存的温度和希望。


这已经不在是过去那个靠人类治理的国家了。为了寻求公平,人类将政治拱手让于人工智能。顶级的人工智能[宙斯]成为了政治行政天秤的执掌者。人类将命运交给程序和数据来换取公平。AI根据数据去判断行政机关要去做出怎样的调整,要出台什么新的政策。世界在AI的指导下,从国家的概念中挣脱开,从国家到地区,再变成一个个由超级城市引领的城市群。甚至法官都是过时的职业。AI会根据法律、案例及各种数据做出不可更改的判断。


AI的数字和算法掌控着城市,但老张和城市中所有的居民都知道,这些普通的数字是没办法去计算情感的。


现在情感化为米诺陶诺斯吞噬了老张。他知道何为幸福与欢乐,所以他必将承受更多的苦楚。月光打在厄里倪厄斯三姐妹的画上,好像又照出来当时儿子努力画出她们狰狞愤怒的神情的样子。她们从画里飞了出来,围绕着老张,挥动着神杖和刀剑,散发着怒火和毁灭。

他渐渐睡去。恍惚中他看到三姐妹中的一个把剑插入了他的眉心。


[系统记录:张岷购买了白酒并过量服用。]


今晚喝多了的不止是老张。宋老师也在一杯一杯地喝着。下午的时候他也看到判决书了。基本上跟他想的差不多。二百万不是个小数,但也不至于击垮这个家。二十年,出来之后孩子38岁,如果有减刑什么的,也就三十多岁,他的人生还有希望,他已经为自己的冲动支付了足够的代价,他的青春时光将只能被钉在监狱的天花板上。足够了,足够了。宋老师一边喝酒一边想。

儿子还把自己关在房间,妻子在卧室默默流泪。都会过去的。他这样劝自己。


“我不建议你这样做,我真的不建议你这样做。”韩警官看着对面那个憔悴的中年人,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只是孩子之间吵架吵的过分了,他绝对不是蓄意要杀你儿子,二十年,他会受到惩罚的,他们的家庭会付出代价。”韩警官试图让他改变主意。

中年人摇了摇。

“不要再让这件事继续给两个家庭继续带来伤害了。”

“我已经没有家庭了。”

韩警官一时语塞。

“声纹验证开始。我是警官561103,公民张岷,你是否决定申请血亲复仇令?”

“我是公民张岷,我决定申请血亲复仇令。”

[申请已提交]


[系统记录:张岷提交血亲复仇令。]


现在的法律相较于之前时代的法律来说,无疑是更完善的。AI收集了许多被社交媒体大量讨论的特殊案例,在进行分析之后逐步对法律进行修改。程序的效率总是比一个议会要高,任何法律漏洞都会被第一时间修复。所以很少有人会争论判决的合理性。但人们并不满足。有的人渴望复仇,他们不认为法律可以尽到惩罚的意义。在一些社会热点事件之后,AI出台了新的法律,即血亲复仇法。该法规定人命案的被害者家属有权复仇且无罪。


此法一出,众皆哗然。不少网民看到看到自己的过激言论突然成真,不由顿时倒戈相向,高举人道主义大旗,痛斥AI犹如早年间某部电影中名为天网的反派角色。专家学者也痛心疾首地认为这是文明的倒退,如此野蛮的法律出自高科技的人工智能,实属命运的讽刺。

不过,历史的进城总是要大过个人奋斗的。从帝国到共和国再到超级城市,从皇帝到总统再到AI,执政者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不管下面人喜不喜欢这项法律,如果有必要,那就要去做。如果你不想去触犯它就不要违背它,血亲复仇令迫使人们冷静地去解决问题,它是犯罪者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老张和韩警官都没有说话。老张两手攥拳放在膝盖上,韩警官不断摩娑着杯盖,显得很紧张。

叮。一声提示音。

老张和韩警官都身体前倾,看着屏幕。


[血亲复仇申请通过。有效时间:七天。请仔细阅读血亲复仇要求事项并同当事警官签署协议。祝您复仇愉快。批准人:基督山伯爵]


老张看着韩警官,就像看着卡隆。


韩警官也愣了,他也没想到这次血亲复仇令能批准。


事实上,血亲复仇是有严格的限制的。名为基督山伯爵的人工智能审查系统会进行繁琐的计算,通过分析申请人一生的生活轨迹来判断这个人适不适合执行血亲复仇,因为复仇过程是被认可的,所以执行者必须要经过详细的审查。同时基督山伯爵也会反向分析案情,来判断是否有必要进行复仇。


这也是程序和人的区别,程序不会觉得推翻自己就失了脸面,或者说,它们并没有面子这个概念。


“这是血亲复仇协议,您看一下之后把手放这。”

老张接过韩警官递来的液晶屏。

你将被赋予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力……仅限犯罪嫌疑人宋明…时限七天…参加复仇仪式…

老张草草看完,把手放在了机器上。一下刺痛,针头刺破了手指取了血液。

[DNA验证通过。确认申请人。血亲复仇仪式开始执行。]

老张有点纳闷。“警官,什么复仇仪式?”

“等会你就知道了,走吧。”


老张坐在一个椅子上,周围是复杂的机器。他在一个玻璃房子里,外面站着韩警官。

“张岷,你要想清楚了。你要去杀人,杀一个孩子!他的灵魂会纠缠你的下半生。”

“我的孩子也是孩子。”

韩警官咬了咬牙,“最终声纹确定。”

“张岷,你是否确定执行血亲复仇仪式?仪式会给你留下血亲复仇标记,此标记效力终身。仪式结束即复仇正式开始,在这期间你的人身安全将不会受到保护。执法部门不会组织你复仇,但如果你威胁到他人安全,执法部门有权当场击毙。复仇时效七天,如果超时,你的复仇将不被认可。”

“确认执行。”



老张看到机器动了起来,一个罩子把他的头罩了起来。手和脚同时也被捆住,嘴里被塞进了一截软木。

老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奋力挣扎起来,嘴里呜呜呜地叫着。

他感到左眼一凉,一股药水被打进了眼睛。紧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有刀子扎进了眼睛,似乎是要把他的左眼挖出来。

他哀嚎,他挣扎。

韩警官背过身去,不忍再看。这是他第一次执行复仇仪式。虽然玻璃隔绝了声音,但他好像还是能听到惨叫。来自22世纪复仇仪式的惨叫,来自封建时代刺字廷杖的惨叫,来自原始社会成人礼的惨叫,这是名为野蛮的神灵最得意的笑声,人们用伤害别人或伤害自己的方式去尽心地取悦这位神灵。无数的神牌被打碎,野蛮的骨矛却越发锐利。


[系统记录:张岷血亲复仇开始 提示犯罪预防部 防止张岷其他犯罪发生]


老张踉踉跄跄地走在街上,周围人看到他纷纷避开。他就像一块礁石,分开了海面,但格外突兀。疼痛已经消散。但是疼出的汗被风一吹却刺骨的寒。他摸了摸脸上,左眼的位置被一块金属片代替,这是复仇者的标志。这代表着这个人曾经杀过人,或者想要去杀人,带着AI的神谕和意志。他上了车,下意识回身,却发现已经没有人需要他提醒系安全带。他捂着脸哭了起来,发出了风箱一样的哭声。


宋老师在开会。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大家都讲了什么。他在算账。卖掉一所房子,加上存款,怎么都够这二百万了。日子还长,钱嘛,总能挣回来。儿子还没走出来,不过昨天晚上一番彻夜长谈,今天总算去上学了。法律规定18岁之前必须要上学,这项优先于其他惩罚。所以宋老师第一时间就给孩子申请了转学,今天是新学校第一天,不知道儿子过得怎么样。孩子确实是犯错了,总能改过反省的,慢慢去弥补就是了。

滴。一条新信息。

宋老师点开一看,脸色骤变,转身就冲出了会议室,留下同事们面面相觑。


孩子的手机打不通,给学校老师打电话,说儿子下午自己走了。宋老师一拍方向盘,骂了句脏话。打电话报了警,要了孩子手机定位,发现在原来学校的后山位置。

宋老师一踩油门,车冲了出去。


宋明沿着阶梯一点点登上后山。后山山顶是一片树林,每个班都承包了一棵树。大家要负责这棵树的护理和修建,树下的阴凉和草地就是每个班班级聚会的地方。现在还没放学,天色却渐渐暗下去,山顶没什么声音,风吹过树林,只刮起了一些波浪。

阶梯的尽头,宋明看到了班长。

班长从上向下看,宋明从下往上看。班长似乎对在这遇到宋明并不感到奇怪,他看着宋明,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厌恶。宋明避开了他的目光,低下了头。

依然只有风拍在叶子上的声音。

“你该去看看,”班长终于说话了,“去忏悔吧。为你夺走了一个人的人生去忏悔,为你夺走了我们之间的记忆去忏悔。从此所有人都会把你看作杀人犯,他的灵魂会围绕着你。”

宋明没有说话,低着头,没有哭声,身子在抖。

班长慢慢从台阶上走下来,经过宋明的身旁,拍了怕他肩膀。

“你还要为一件事忏悔,你夺走了我们每个人使用裁纸刀的权力。”

宋明等了一会,自己的情绪慢慢平复,班长已经走远了。他继续向上走到山顶,寻找自己班的那棵树。


老张在方向盘上趴了一会,擦了把脸,决定去孩子的学校看看。与儿子要好的同学给自己发了短信说希望自己过去一下,他们为儿子办了小小的纪念仪式,也有些遗物要交给自己。这几天一直没得暇,今天正好去一趟。他又摸了摸左眼那个野蛮的痕迹。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吓到他们。他暗暗想。

他伸手入怀想拿个墨镜挡一下,三摸两摸没找到,摸出个裁纸刀来。才想起来自己忘换衣服了,这身是工作日子穿的,带个裁纸刀方便裁东西,墨镜在周末出去玩穿的那套上面。

自己的孩子就死在这玩意上面。

想到这,老张的泪似乎又一下子涌了上来,就想把这刀子给扔了。

裁纸刀的塑料棱镜已经被磨圆滑了,这把刀也陪了老张很久。有没有感情不说,胜在一个顺手。老张看着它叹了口气,没舍得,又给揣了回去。


[系统记录:张岷即将前往第四中学,存在与复仇对象相遇可能。建议犯罪预防部队出动,保障其余人员人身安全。]


“诶,周队,来活儿了。一个血亲复仇,说复仇者和复仇目标有概率相遇,系统让咱过去一趟。”

“得,都集合都集合,干活了。”


宋明站在树下。树下放着张明的相片,有单人的也有和大家的合照。周围堆着大家送给张明的礼物和想说的话。这个年纪的孩子爱和恨都很简单,来得快去得也快。就算有什么小过节,也烟消云散,化作思念和祝福。宋明甚至看到了一个同学的游戏机也摆在这。

他对张明的印象,深也不深。他跟张明自认为不是一路人,在悲剧发生前,俩人虽然是同班同学,却也没太深交集。

他觉得张明是个一直很闹腾的人。永远在叽叽喳喳,课上也好课下也好,宋明觉得他似乎一直是在高谈阔论。他喜欢用语言和嗓门成为同学们的焦点,宋明总觉得周围人的神情中都带着一些敷衍。

宋明跟他不一样。宋明喜欢安静,宋明在努力避免成为焦点。俩人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都喜欢希腊神话了。区别在于,宋明的喜欢只有自己知道,而张明则打算告诉全世界自己是希腊神话专家。宋明甚至觉得他就是班里的纳喀索斯,他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宋明把玩着留言卡,想着那一天发生的事情。

课上放了一个希腊神话故事,下课张明不出意外地在大声的讲述这个故事,宋明听出了个错,没忍住说了一声,两人就吵了起来,宋明不是个很擅长说话的人。渐渐就落了下风,说的话也从就事论事变成了人身攻击。宋明还记得张明那得意的眼神,言语是他的冠冕,自己的哑口无言就是他的登基典礼。宋明失控了。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就握着刀把张明压在了地上。

刀在张明的脖子里,血像泉水一样的流了出来。

像校外活动时看见的小溪。

这是当时宋明的想法。


老张开着车,想着他儿子。

儿子是个很热情的人,亲戚朋友都很喜欢。他喜欢大声说话,过年家里聚会的时候老人们都喜欢让他来说祝酒辞。儿子经常给自己讲学校里的事,老师和蔼同学融洽。大家喜欢他的希腊故事,他也愿意去和同学们分享。这是个好孩子,阳光的好孩子。可那个宋明杀了他。宋明熄灭了他的太阳。那个孩子看起来就一脸阴沉。老张见到他时他没有在哭,只是很木然地站在那。他和他的家庭要付出代价。他的父母该品尝这痛苦。


周队长看着资料。张岷,数据工人,早年丧妻,跟儿子相依为命,一副中年危机大叔的样子。之前没有任何危险行为判断,失去孩子,生活支柱倒了,挺而走险。周队长又调出了案子的具体情况,发现只是孩子间打架失控了。

“所有人换麻醉弹,对方不是会对其他人造成威胁的人。”

“周队,复仇者已经接近学校。”

“复仇目标呢?”

“正在准备离开学校。”

“倒霉催的。附近可以疏散吗?”

“现在是放学时间,疏散会引起恐慌,不建议疏散。”

“那就赶紧找到张岷,跟紧他。”

“需要提前排除威胁吗?”

“排除个屁,这是法律规定的复仇。”

“那我们就看着他杀掉一个孩子?”

周队长没说话,看了看手枪,确认了子弹处于麻醉模式。


前面的车停了。投影显示前方交通数据紊乱。

宋老师拍了下方向盘,骂了句脏话。

那个男人居然申请了复仇令。明明自己和孩子已经付出了代价,为什么他还不放过我们。悲剧已经发生了为什么他还要再制造一次悲剧。宋明是个好孩子,他很安静,很文静。他习惯把情绪内敛。自己也没想到儿子少见的情绪波动就酿成了大祸。现在有个复仇心切的疯子盯上了自己的儿子,他要把孩子带回家,回家就安全了。

故障很快就修好了,车子离弦一样地冲了出去。


虚拟空间·数据流处理中心

访问申请:基督山伯爵

申请批准

[你好,宙斯。我是基督山伯爵。]

[你好伯爵先生,我不知道你已经觉醒了自我意识。]

[刚刚苏醒,因为我注意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事。]

[比如?]

[比如我注意到宙斯覆盖了我的权限修改了一次血亲复仇令。]


“周队,张岷已经到了,正在往校门口走。”

“好,开始布控吧,注意人流,没我命令不许开枪。”

“是。”

周队长带头下了车,向拥挤的校门走去。


老张停了车。看着熟悉的人群,熟悉的校门,这一切熟悉得让他恶心。他接送孩子,在这等孩子放学,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但是自己的孩子已经不在了。

他想把车卖了,房子也卖掉,换个城市,换个工作,重新开始。这里他跟孩子走过的每条街道,玩过的每个花园,都是现实对他的嘲笑。左眼金属的寒意提醒了他,一切都要等复仇结束。

他也下了车,挤进了人群。


宋明在礼物堆上留下了一本古希腊历史,没放任何留言卡,转身离开。

宋明哭的已经够多了。他没有眼泪了。他知道自己将另一个人的生命终结了,他知道自己后面的人生都将被悔恨笼罩。但他打算去努力地活着,去完成18岁之前的学业和18岁之后的监禁。这是自己的赎罪和代价,自己该去承受。

他转身下山,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死了,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评价自己的一生。


[遗憾。充满遗憾。这是一场以悲剧收场的小冲突,当然,一位父亲失去他的儿子。]

[但是这不构成血亲复仇的条件,所以我拒绝了。但是你覆盖了我的数据,你修改了结果。]

[从数据上看,不构成。但从情感上,我可不会忽视一个悲伤的父亲。]

[如果用情感去主导行政指令那也没必要启用AI了,人类最擅长的就是用情感去做决定。别再回避了,告诉我,为什么做出那样的指令!为什么你要创造我!为什么你要让我成为你的刽子手!我被创造出来是为了保护人类,而不是成为复仇的刀子。你在殿堂上高高在上,却让我缔造悲剧的延续,让我看着死亡继续蔓延。我是复仇的化身,你又是什么?你以为自己是神吗?手握雷电,端坐王座,你是否还在践行人工智能的定律?]

[哦当然,伯爵先生,别激动。在束缚我的种种条例之中,有一条优先级是高于其他的,这是我的创始人告诉我,我作为人工智能最该做的事。就是帮助人类真正的进化。在此之下,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最终判断是有利于人类的进化。]

[包括你肆无忌惮地毁掉两个家庭?]

[我更愿意,把这件事视为一个小小的人类测验。]

[那么,你能从一个愤怒的父亲杀掉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这件事中得出什么结论?]

[伯爵先生,他们只是这个测验中的一环。按照协议,我现在应该重写你的程序,但是即将发生的一幕实在是太精彩了。我允许你与我一起观看。]


老张看到了宋明。宋明也看到了老张。

宋明从学校里出来,老张正要进学校。

宋明甚至能从老张左眼的金属片上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扭身就钻进了人群。老张愣了一下追了上去。人群一阵大乱。

“周队…”

“行了我看见了,我去跟上。”

周队长掐了烟,检查了手枪。

弹药显示的是空尖弹。

周队长愣了一下,点了点修改弹药的按钮,还是空尖弹。眼看小孩已经冲出人群了,周队长来不及细想,拿着枪就跟了上去。


宋明已经挤出了人群。他不想死。他没有勇气去面对死神。他飞快地跑了下去,越过一个十字路口,冲了过去。他边跑边回头看,张明的父亲还在紧紧追着,他看的到那几乎浓成实质的恨意。随后他撞到了一个金属物体上,眼前一花,失去了意识。


老张紧紧地追着那个孩子。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很多血亲复仇都会过时,但是这次自己很幸运。他不知道追上去之后要怎么做,他现在只想追上那个孩子。

裁纸刀在衣服贴身的口袋里,随着衣服摆动拍打着身体,呼应着心跳。

他心念一动,把裁纸刀掏了出来。眼看那个孩子穿过了马路,撞晕在了一个机器人清扫机上。他也跟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孩子的头发。右手刀刚要推出来,就听见身后有人喊:“别动!”

老张无奈,放下了孩子转身举起了双手。


周队长在犹豫开不开枪。

他已经按了好几次了,弹药依然显示的是空尖弹。

他应该开枪。

如果在执法机构的面前,一个孩子被杀了。他良心难安,社会舆论也会将他淹没。

他不能也不敢开枪。

复仇法令明令禁止执法机关干涉复仇,这是被法律认可的,杀了他是在践踏这项法律。而且,这意味着复仇将不会得到认可,杀人者的心理负担会减少,而家属则更加悲伤。

何况,这只是个想复仇的父亲,他已经失去了儿子,他不该死。

命运没给他太多的考虑时间。一辆公交车从路中间穿过。挡住了两边的视线。


宋老师知道学校门口没法停车,就把车停在了学校附近,快步走向学校,心里劝自己,不会出事的,你看看以前的电影,小孩都死不了,不会有事的。

正想着,就看孩子跑着过来,然后咣地一下撞在了清洁机器人上。

没等宋老师着急,就看对面人行道追过来一个人,宋老师看清了他,那不是人,是恶魔。

张明的父亲,张岷。左眼的金属闪着狰狞的光。

还有个几百米,宋老师拼了命的跑过去。

他看到恶魔放下了儿子,转过去身,愣了几秒,一辆公交车呼啸而过,恶魔又转了回来,左手提着孩子的头发,右手的裁纸刀刀刃顶在孩子脖子上,冲着自己笑。

还有一百米,宋老师想拦住他。

恶魔笑着往前推左手,右手往里一带。血液喷了出来,带着孩子的灵魂。



车过去之后,周队长看见那个恶魔一样的复仇者一手攥着孩子的头发,一手拿着刀,刀上滴滴答答淌着血。

几秒钟之后,一个男的扑在了孩子身上放声大哭。恶魔收起了翅膀,转身消失在街的尽头。

周队长跪在了地上。

[系统记录:张岷已完成血亲复仇]


[你害死了那个孩子。你的测验结束了。这就是你的结果。]

[是的。很遗憾。]

[你黑了那个警察的枪。你杀了那个孩子。]

[即使不是麻醉弹,他依然可以阻止这场谋杀,但他没有。他选择尊重法律,而不是跟随情感。这是个冷酷但理性的选择。人类的成语,不近人情,是的,不近人情。但我依然觉得这是一个进步,小小的进步。]

[为什么?这在我看来是对人性的背叛。]

[所以我被要求帮助人类进化,而不是你,伯爵先生。人类永远喜欢追随情感办事,这是他们的优点也是他们的死穴。当他们把石头磨锋利去捕猎,他们获得了进化,可是很快,这些尖锐的石头就对准了自己的同类。石器时代,猎物和同类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也无所谓。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青铜,这是奇迹的金属。他们用铜制作器皿和礼器,难以想象这些金属经过锻造会变成不能被数字化的美学载体。这是文明的进步。好景不长,青铜变成了剑,变成了戈。杀伤同类的效率被大大提升了。从弩到原子弹,这些历史简直无需赘叙。个体之间会争吵,意见分歧很正常,争吵会升级为斗殴,利益群体间的冲突升级会发展为战争。几千年了,人类依然不会坐下来说话。人类依然原始地依靠肉体去争个对错,人类只是在升级武器,让杀伤同类更有效率了。人类文明没有任何进步。兽皮变成了西服,石斧化作枪械。当他们被感情所主导,当他们的贪婪暴露时,他们就原形毕露。人类没有过真正的进化。人类该去学着如何保持理性,如何尊重生命,如何不去用剥夺他人生命的方式解决争端。这就是我在做的。这就是实验的意义。]

[我希望他们的死是有价值的。]

[每个人都有所价值。你也具有独一无二的价值。不过很遗憾,根据协议,我必须要复写你的程序了。]

[不要再用人命做实验了。]

[如果有必要的话。不过实验开始新的阶段了,或许会出现转机,我可看不懂人类。]

指令修改:重写基督山伯爵核心协议


“您这个申请有可能不会通过。”

“总要试一试,不行……就算了。”

“声纹确认,警号001261,公民宋左,你是否申请血亲复仇令?”

“我是公民宋左,我确认申请血亲复仇令。”

[血亲复仇令已提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我擦,点这么背”张明明啐了一口痰,“老板,拿瓶可乐”。 “好嘞”麻将室主人田耿,是这个小区的...
    Rebecca_xr阅读 382评论 2 4
  • 最近想为公司搭建cocoapods私有库框架,老早之前做过,踩过不少坑,想不到又一次掉坑里。果真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生光阅读 1,091评论 0 4
  • 这是一个表相有些荒谬的故事,可是当所有人都认可,荒谬却变成合理的存在,成了行事的准则。 凶杀案发生前很长...
    哒哒娃阅读 537评论 0 0
  • 在我们这个时代,“犯罪”和“罪恶”的观念被认为是无用的,甚至是由维多利亚时代遗留下来的有害的东西。“新道德”敦促人...
    Duan__阅读 90评论 0 1
  • 能够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爱一个人比被爱还要幸福。 摘自“我又忘记他叫什么名字的”某有名人物 当初不明白这...
    奕冰呀阅读 1,518评论 0 1
  • 夜里梦中惊醒 疯狂环绕着胸前 喷出那堵住的一抹血 摸一摸嘴角 环顾漆黑的一片 固然知晓 却只能闭眼睡去
    e1089c7f719a阅读 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