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与肉

字数 4421阅读 171

翠兰今天心里闹腾得慌, 已经快到五点了她才收入40美金, 比她预计的100美金还差了好大一截。她一边啃着带来的葱油饼一边嘟噜着朝马大姐叹气: “你今天怎么样?”  法拉盛的葱油饼一美金能买一大块, 又香又软, 2美金能吃得很饱了。胖乎乎的马大姐喝口茶不紧不慢地说: “今天除了她, 谁的生意会好。” 一边朝唯一一间关着的小屋瞟了一眼, 经理楚丽丽正在忙着一个好客人。翠兰想自己是新人挣不多就算了, 可马大姐已经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了也被楚丽丽欺负就有点不服了, 好客人她都仗着自己是经理留给自己做了,小费自然比她们多了一截。可是马大姐好像也不怎么着急, 总是说赚多就多花, 赚少就少花。

翠兰可不敢像马大姐这样潇洒, 她儿子老公都盼着她寄钱回家呢! 这移民律师的钱马上又要交一大笔, 而上庭的日子还遥遥无期, 一天拿不到身份她就见不到老公和孩子, 一天挣不到100美金翠兰就心头发紧了。

桌上的电话正传出让人昏昏欲睡的会议讲话, 其中发言的也有丹尼斯的大老板, 所以他不敢不听。办公室的大门敞开着, 他的眼角撇见梅的身影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马上调整了姿势, 既可以清楚地看见梅的一举一动, 又可以让外面的人觉得他在认真地听电话会议。

每次梅需要到厨房或者卫生间的时候就必须从丹尼斯的办公室门口经过, 这成了了他每日上班的兴奋点。他可以把梅每天穿的衣服在几秒钟之内扫视一遍并默记在心, 比如今天穿的这件豹纹连衣裙, 棕色麂皮靴, 甚至中间那段隐约露出的一小段丝袜都被他看在眼里。梅那光洁的肌肤和曲线优美的胸型, 那头一步一摇的黑色直发简直要让丹尼斯发疯了。但是梅是他的手下, 他明白他绝对不可以有半点暗示。他只能装着不在意的样子朝她轻轻地点一下头。

作为一个45岁的中年男人, 丹尼斯对自己的位置是很满意的, 公司22层楼上能看见哈德逊河边风景的办公室并不多, 而他占了其中一间。落日时分他经常站在落地大窗前呷一口他戒不掉的黑咖啡, 内心甚至有了征服世界的幻觉。除了工作上得心应手以外, 他自认为是一个称职的老板。部下和他关系都不错, 路过他的办公室都喜欢和他闲聊几句, 不过除了梅以外。她和他似乎总是一种公事公办的腔调, 从来不多说一句与工作无关的话。她手上的钻戒表明她已经结婚, 除此之外他对她的私生活一无所知。他摸着自己秃顶, 自卑地想像梅这样漂亮的女人是不会多看他一眼的。

梅背对着他走回自己的座位, 他暗自庆幸自己把时间拿捏得很准, 没有错过她再次路过演绎出的风景。即便是梅的背影也让他遐想无限, 那凹凸有致的翘臀, 连带一双优雅的大腿, 他似乎可以感到它们的弹性, 他无数次地幻想过自己的双手在上面抚摸游走, 甚至慢慢地褪下她的丝袜。突然间他感觉到了两腿之间的热度, 于是勉强把思绪集中在大老板的声音上, 终于慢慢平静下来。等他想起大老板明天要去北卡打高尔夫球从今天开始他得加班以后, 裤裆里瞬间缩为一团。

翠兰是东北人, 和马大姐是老乡。本来好好的一个国营厂, 说垮就垮了, 翠兰和老公突然就成了下岗工人。还养着个爱吃肉的儿子。人总不能给穷憋死啊, 看见别的姐妹都在办美国旅游然后打黑工, 特别是一听在纽约做按摩一个月就能挣3000美金, 翠兰毫不犹豫地把最后的吊命钱花在了来美国的签证费和机票上。

人一落地为了学按摩就先交掉了几千美金的学费。所以一毕业翠兰就玩了命地想赚钱。说做按摩一个月能做3000美金倒不假, 但是其中的秘密翠兰也是后来才慢慢明白。按摩老师到了最后比较含糊地说过客人的特殊服务该怎么做, 翠兰也只好红着个脸学一招, 想想自己连老公都没好意思这么伺候过, 以后面对个陌生的老外如何下得了手。但是事到如今还得硬着头皮往下走。她更不好意思给老公提起她做的活, 男人也总得给他留个面子啊。每次她都捡好的说。

经马大姐的介绍她来到这个小小的按摩店工作, 她自己根本都搞不清楚在何处, 反正每天有楚丽丽开车接送。虽然来纽约已经几个月了, 她连曼哈顿都没有去过, 成天惦记的就是怎么挣钱还钱, 哪有心思玩啊。开始工作的一两天倒还好, 遇到的客人都本本份份做按摩, 给个5块10块的小费。到了第三天来了个浑身是毛的老外, 她正在使劲做着后背, 他突然翻过身来猥琐地用手指了下身的庞然大物。翠兰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吓得尖叫一声从小房间里冲了出去。楚丽丽大概猜到是什么回事, 马上进去安抚客人, 还甩下了一句:“拿自己当啥宁了。” 翠兰想想自己背井离乡还要受客人和经理的气, 忍不住就掉下眼泪来。马大姐便安慰她: “总得有第一次, 有了第一次以后就顺溜了。你年轻, 漂亮, 客人还愿意找你, 我这么老了都没人要了。 想开了不过就是身上一块肉, 该怎么按就怎么按。要想挣钱你还非得来这一手。” 翠兰慢慢地止住了抽泣, 看看自己已经开始起茧子的双手, 想想马大姐说的也在理。

手机突然响起, 丹尼斯一看是老婆琳达的电话不敢怠慢:“亲爱的, 什么事?”

琳达在电话那一端很不耐烦地问:“你看见我那条黑色的绣花连衣裙了吗?”

“你不是送到干洗店了吗?”

“SHIT, 那我今天晚上和女朋友吃饭穿什么啊?”

“你穿那条蓝色印花的不也挺美的?”丹尼斯毫不犹豫地撒谎。

“好的, 那晚上回家见吧 。”

琳达匆匆地挂掉了电话。丹尼斯知道琳达的怒气并不仅仅是因为那条裙子。昨天晚上本来应该是两人亲热的时光, 可他满脑子都是梅妙曼的身体, 根本无法集中精力, 抱着琳达肥胖的身躯他无论如何兴奋不起来, 结婚近20年来, 他第一次无法交待。琳达勃然大怒, 质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人。丹尼斯只好对天发誓绝对和没有任何女人有瓜葛, 更没有任何女人能和琳达相比。天地良心丹尼斯的确深爱着琳达, 不管她是否已经快要160磅了, 不管她是否可以生育。但是他怎么能给琳达解释他对梅一厢情愿的心猿意马呢?

快下班的时候梅进来交一份文件给她, 在她俯身给他解释的时候, 丹尼斯突然撇见了她领口内优美的胸部曲线。她身上散发的一股玫瑰香味混合着甜蜜的肉欲突然对丹尼斯袭来, 他抵挡不住几近晕眩, 于是三言两语匆匆结束了和梅的谈话以掩盖自己的失态。梅走了, 可是她的体味还在, 丹尼斯在自己的脑子里想象着她裸体的模样, 不由自主地又兴奋起来。他明白自己不该对琳达之外的女人产生幻想, 可是脑子根本不听使唤, 全是和梅缠绵的镜头。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赶快冲出了办公楼。

车里的冷气似乎并没有让他的体温冷却多少, 他仍然如此地渴望和梅的肌肤相亲, 她那丰满的胸部那粉红的唇仿佛深深地嵌在了他的脑子里, 他企图用琳达的样子来把它们冲去, 可是反而让他更加渴望, 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失控了。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控制能力很强的人, 每天清晨5点他就起来跑步, 终年不断。就是这样的毅力和自控力才使他在22楼的落地窗办公室有了一席之地, 而不是他常青藤的毕业证。可是此时的他却像一部失控的老爷车, 眼看就要撞到了南墙上。他惊恐而又无助。

在骚动中他突然撇见街边那家他平时不太留意的中国按摩店, 那暗红色的“Soft Dream”发着暧昧的灯光, 仿佛在向他发出无声的招唤。他突然想到也许在这里他能发现一个和梅长得很像的中国女人, 她有长长的黑发, 可以用柔软的双手抚摸他的全身, 这似乎是一个相当诱人的主意, 而且今天晚上琳达不在家, 此事无伤大雅。

丹尼斯停下来车, 在车里深呼吸了几下, 仔细权衡了一下去按摩店的利弊,终于鼓足勇气走进了这个他从未想过要光顾的神秘之地。

翠兰清楚地记得自己接待的第一个客人, 一个黄头发的白人, 身材还挺好,从背后看去很像她老公。翠兰按了半个小时以后他慢慢地转过身来, 客气地问了她一下是否愿意。所以翠兰不是那么反感, 便硬着头皮下了手, 不过她紧张得根本不敢直视客人, 更不敢看他的玩意儿, 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 鼻尖掉下了一粒又一粒汗珠。不知道过了多久客人完事了, 她更松了一大口气。那人递来40美金的小费, 翠兰又惊又喜地接了, 不过转瞬又有一点卖了身的耻辱。晚上在微信里她给老公汇报今天有个客人给了40美金的小费, 老公笑眯眯地给了一个“亲”的表情。于是翠兰又觉得值了, 不过就是按一堆肉末, 好歹不是卖身呢。

到了第二次再遇到这样有特殊要求的客人翠兰已经不慌乱, 她慢慢揣摩客人要的就是那一泄, 来得越快她越省事, 挣钱越多。所以她想方设法早点打发客人。到后来她真的就麻木了, 完全没啥特别感觉了, 反正和按身体其他部位也差不多, 完了事她仔细洗洗手, 吃着她的葱油大饼还觉得那么香。时间一长她甚至开始盼望这些的有特殊要求的客人了, 不然钱一天很难赚到100美金。没钱一家人就没法聚了。

翠兰的回头客越来越多, 生意也越来越好, 甚至连楚丽丽都有些嫉妒起来。翠兰可不管这些, 她抹了粉, 涂了唇, 衬衫少扣那么几粒, 自己觉得比楚丽丽还风骚一些。对于那些只想做普通按摩的客人她干脆主动出引诱一番, 不少人就真的上了钩。翠兰一边叹气男人真的经不起诱惑, 一边担心在国内的老公是怎么过的。有时就会疑神疑鬼地盘问老公, 或者旁敲侧击地问儿子, 好像倒也没有问出什么花头。

丹尼斯一推门, 马上有两个女人迎了出来, 一个年纪很大, 一个看上去30出头, 丹尼斯有点遗憾, 没有一个长得像梅的。不过他觉得年轻的这个还挺顺眼, 身材苗条匀称, 面容姣好, 便示意要她做。那女子便热情地带了他进了一间小屋, 示意他脱去上衣趴在床上便掩门退了出去。丹尼斯一边脱衣服一边打量着小屋, 比他想象的干净整洁, 甚至角落里还放了一盆廉价的假花做装饰。他趴在床上, 感觉自己像一只掉进了蜘蛛网的小虫, 已经动弹不得。不一会儿那女子又出现了, 默不作声便开始在他背上按起来 。

她的手柔软又有力, 抹了些油在他的背部各个部位流畅地游走, 用力恰到好处,  丹尼斯身体便瘫软下来, 每块肌肉每根神经都松弛下来, 那感觉实在妙不可言, 他忍不住发出出呻吟, 像一只被挠得极其舒服的公猫。丹尼斯觉得自己很愚蠢, 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东方按摩的妙处, 应该告诉琳达也来试试, 这真是放松的最好方法。

慢慢地她的手按到了他的臀部, 他不确定这是一个标准的按摩手法, 但是他没有表示抗拒, 他害怕显出自己的无知, 何况这温柔的抚摸着实让人销魂。再接着她居然褪下了他的内裤, 这下他有点吃惊了。可是她的手像施了魔法, 让他瞬间点燃了情欲的火焰, 他欲罢不能, 呼吸急促起来。见他没有大反应, 她的手干脆摸到了他的睾丸上, 这下他彻底明白了她的意图, 干脆转过来身来任她摆布。此刻他忘记了梅,更忘记了琳达,任凭眼前这个陌生的中国女人用她的一双手将他的身体变成了即刻喷发的一座火山, 他只想把自己烧成灰烬,他眼前好像看见了无数的蝴蝶在飞舞。

他在顶峰时刻一泄千里, 那女子轻巧地用手接住了他喷出的液体, 麻利地用纸擦干净。滴水不漏, 干脆利落, 很有职业规范。丹尼斯想象中应该出现的羞耻感并没有出现, 更没有背叛琳达的内疚感。他有的只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和解脱。他觉得自己找了一个天衣无缝的道德方案。

最后这个客人翠兰一看就知道是新手, 所以主动试探, 果然就上了钩。看他穿着打扮知道是个有钱的主, 事毕她便大着胆子要了60美金。那人傻乎乎的果然就给了。看他满意的表情, 她知道他以后还会来。幸好这最后一个还算捞回了白天的损失。

看看中国的时间已经是早上9点, 她便给老公发了一条微信:今天挣了100美金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