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谈写作征文】我还未准备好,你却早已老去

        我还未准备好,你却早已老去

 夜幕降临,繁华落下帷幕,风呼啸而过,独自一人坐在窗前听得帘外雨潺潺,向外望去,只见偌大的街道上只有一位父亲抱着孩子匆匆有过,只留下这位父亲湿漉漉的背影。

   看着这远去的背影,心竟猛的一痛,不由得想起了在他乡的父亲,想起的父亲那日益斑白的两鬓,想起父亲那日益佝偻的背影,从小在父亲的庇护下长大的我,从未感觉到时间如此匆匆,我还未准备好,父亲却早已老去。

  父亲在我儿时便很注重对我读书与人品的教育,这也是我至今热爱写作与注重品德修养的重要原因,父亲给我看的第一篇散文就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那时年幼,还未经历过分离,只是单纯的孩童时代,甚至盼望着时间快快“老去”。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与父母的分离,当多年后再次读到《背影》时,竟然完全沉浸于文中,以第一视角去看待,犹如自己的父亲一般,肥胖的身体微微左倾,艰难的爬上月台,看着父亲艰难的背影,定会触动心底的某一根弦,潸然泪下。

  回首望去,看到父亲在时光中那朦胧的背影,想要伸手去触碰,却不可及,只恨年华太匆匆,我还未准备好长大,父亲却早已老去。

  父亲与我的关系,没有像汪曾祺与儿子那样无话不谈亲似兄弟的父子关系,更没有像母亲的爱那样的柔情似水,而我与父亲相对而坐或者独处一地时,更多的是相对无言,沉默不语,是一种比较“硬”的父子关系。

“父爱如山”一词在我身上体现的可谓淋漓尽致,在与父亲通话时,给我说的较多的就是要我听妈的话,尤其在找女朋友这件事上,一般说来都是父亲与儿子聊的开,但我总是母亲催,而父亲从不提这事,但父亲会反复强调给我说母亲说的都对,一定要让我注意母亲给我总提的事。虽然父亲没有像母亲爱的那样的无限叮嘱,但少言的父亲却始终在身后为我保驾护航,用他那柔弱而又坚硬的手掌在背后支撑着即将倒下去的我,为我建立最后一道屏障。

其实,我们极其在意世人对我们的看法,恰恰忘了,当我们环视整个世界的时候,背后总有一双微微眯起的眼睛,始终在背后注视着我们,我们就是父亲的整个世界,虽然平时的不言语,但他却用自己瘦弱而又强大的臂膀扛起了整个世界。

  写文章,于我看来,最容易写的是亲情,而最难写的依旧是亲情,以前写文,最不敢写的但又最想写的就是父母,但是我迟迟没有下笔,因为能写的太多太多,甚至用一生去写都难以去写完,但为何又不敢写呢?我怕,怕我这幼稚的笔触写不出父母对自己的无私大爱。

    可如今而我又为何敢于提起笔来写呢?还是因为怕,怕时光太快,还未等我稳住脚步,他却早已飞奔而走,父母也早已老去。我想,于我于每个人来说,都应该勇敢的迈出这一步,用自己的笔触去记录下那一刻,但那一刻太长,我决定用一生的时间去书写。

    在曾经一文中曾提到,我连最基本的问候都没有做到,真不是一个好儿子。回想过去,又做过多少对得起父亲的事呢?而父亲又何时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呢?不只是我,更希望更多的父母有一个知道自己不是个好儿子的儿子。

  父亲,在每个人心中的地位永远都是那么稳重与伟大,我无法写出朱自清先生那感人肺腑的文字,但我可以用我稚嫩的笔触写下我那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而我更希望的是更多的人用自己的对父亲的爱与自己的成果来回报自己的父亲,时光从不留情,不会因个人的渺小与伟大而停下半刻,不要等到父亲老去后再去追悔莫及,因为你根本等不及,还未等你准备好,父亲却早已老去。

风渐渐停了,雨依旧在下,守着窗儿,想起深夜还在伏案的父亲,它竟然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滚烫的泪流到冰冷的窗前。泪眼朦胧中看到父亲向我走来,伸手去抱,却看到父亲转身而走,只剩下父亲的背影,想要大喊却不知何时声音喑哑,只能看着那背影越来越佝偻,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眼泪终究是不争气的滴到了窗前,我只想让他等等,等我准备好。可时间又怎会停留半刻,还未等你准备好,父亲便早已老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