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城朝雨浥轻尘(11)

李觞尘眼里无半分愧疚,我负气一般狠狠覆上他的唇,他怔了一下却并未推开我,就那样任由着我胡闹,全无半分动容,原来这么多年的感情全都错付了,我和姜家不过是他夺嫡路上的垫脚石。


北风凌冽,不似京城春暖,奔波数日,终于要到了边境,夜里李觞带了酒来,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明日一别,不知何时再相见,这酒就当是为公主送别。”


北行数日,我一见到他,心便如刀割一般,可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又总是不自主的流泪。如今只能强压下心里的酸涩狠狠道


“我只盼今生再也不要见到你。”


那杯酒带着我对李觞尘的爱与恨流进了无边的黑暗。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在将军府,入耳的是爹和娘的声音


“轻羽,你终于醒了。”


随着视线的清晰,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我哭着扑向爹娘的怀里


“我要杀了他,杀了李觞尘,他什么都不同我讲,他骗了我。”


娘亲轻拍我的后背安慰道“轻羽,都过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父皇身体每况愈下,太子主张姜牧大将军出兵北方,我提议送温平公主前去和亲,太子同我站在殿内,闻言一愣,随即脸上挂起了...
    偷姐姐的猪阅读 117评论 0 6
  • 我常去惠妃娘娘宫里玩,惠妃娘娘不像皇后常训诫我不懂规矩,也不像其他娘娘那样惺惺作态。惠妃娘娘的弟弟是我爹爹手下的一...
    偷姐姐的猪阅读 128评论 0 7
  • 我叫姜轻羽,爹爹是镇北大将军姜牧,爹爹和兄长出征那年我五岁,娘亲含着泪为爹爹披上盔甲时我还不懂什么叫战场,什么是朝...
    偷姐姐的猪阅读 97评论 2 2
  • “我姜家忠心耿耿为陛下征战多年,如今却被逼的如此境地,太子为人实在歹毒。” “太子所谋不止于此,就连轻羽的婚事也是...
    偷姐姐的猪阅读 90评论 0 5
  • 黑色的海岛上悬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毫不嫌弃地把温柔的月色照在这寸草不生的小岛上。一个少年白衣白发,悠闲自如地倚坐...
    小水Vivian阅读 1,594评论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