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教会我的道理”

正直,诚实

一年级的某次数学考试,我的两个好朋友思和雯分别坐在我的左后方和右前方。那时候考试形式化还是比较强的,都会要求把桌子拉开,留出一条叫做过道的东西,以防作弊。

突然雯的头向后转,示意我把小纸条传给思。因为思的数学成绩特别棒,大概是想询问下思某些题该如何解答。夹在两个好朋友中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制止雯这个行为。担心会被老师发现,但是禁不住雯好几次哀求我的眼神,我接过了小纸条。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真被数学老师抓包了。老师一把拿过纸条,瞪了一眼我和雯,然后当着大家的面说了句,考试禁止作弊。

然后在黑板上记下我和雯的名字,写着,XXX扣20分。

黑板上那大大的名字,犹如巴掌般啪啪啪地往我脸上抽。不知道脸该往哪搁了,已经没有心情继续答卷,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是第一次,我觉得自己的名字,是那么的恶心,那么的辣眼睛。

试卷发下来,分数是7开头,要是没扣这20分,能得90+的啊。一直在想回到家应该怎么解释这分数,老师说要让家长签名。很怕被妈妈训一顿,于是拿起笔,不受控制的,就把7改成了9,嗯嗯,看起来毫无PS痕迹。

回到家,一直战战兢兢的,想着睡觉前再把试卷拿出来签名吧,赶紧签完然后这事就能糊弄过去了。但是,我还没提起考试这回事,数学老师已经打电话到我家,向我父母汇报了这件事,并警告作弊的严重性。

纸终究包不住火,在饭桌上,我被狠狠地训了一顿,流着泪,哽咽着,才勉强吃完那顿饭。要不是那天晚上,我的电子琴老师和我上完课然后顺便在我家吃饭,爸妈碍于情面不敢大发怒火,大概我不只挨批,还会挨揍吧。

“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从那时起,我就极度鄙视作弊这个行为,鄙视同流合污。好吧,就算你迫不得已要作弊,也请不要牵涉无辜的人。

相比起分数,我更想要羞耻心。

做人还是要正直,诚实,坦坦荡荡,光明磊落。


拒绝大嘴巴

懵懵懂懂的初中,为了讨好班主任,在班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酝酿什么大事件时,我总是第一时间去告密,扮演着让人极度讨厌的角色。

久而久之,老师时不时会来问我一些班里人的情况。对于获得了老师信任的这个点,那时的我还沾沾自喜,丝毫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我真的是不知道,这样口无遮拦的我,毫无意外成为了班里的公敌。原来班里很多人早就对我有意见,只是一直憋着不说,以为我有自知之明。

那天上体育课,大家自由活动。我又一副八卦脸地凑到人群中,去听听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话题。班长也算是个性子比较烈的人,看到我过来,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讨人厌?别人不敢说你,你就越发肆无忌惮,今天我就是要说你,我就敢说你。”

忘了那段时间是怎么挣扎过来的,从那天开始,我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不再心直口快,直言不讳了。不断提醒自己要养成一个习惯,说话前要深思熟虑,会不会伤到别人,会导致什么后果。

班里的人也对我很包容,慢慢地放下了芥蒂。

毕业纪念册里,楚给我写的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

“我觉得你是我们班里变化最大的一个人。”

我毫无廉耻地,把这句话当成是对我的褒奖,并告诉自己,不需要刻意去讨好谁,祸从口出,沉默是金。


振作

那些灰暗的日子,我发过很多矫情的状态来表达自己的郁闷,发了又删,删了再发。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苦其心志,苦其心志。”

“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想要的东西总是得不到,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

“窗外阳光明媚,而我的心,却是乌云密布。”

想起来觉得好好笑,明知道这样于事无补,你想让别人知道你不开心,然后求关心求安慰求拥抱。但是很多时候你得到的回复,其实并不能真正抚慰你受伤的心,发得多还很讨人嫌。

一开始还是会有很多人评论“怎么了?”,到后来几乎没有人评论关心你了,甚至还会有人说“怎么那么矫情?”

矫情这两个字,听着总是让人很不舒服。渐渐地你学会了隐藏,自己消化这些负面情绪,赶紧振作起来,一切总会过去的,没什么大不了。

其实没有人会可怜你,你也不会想让别人可怜你。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了,让我们成为自己的太阳吧。


希望有人能教会我……

有贼心没贼胆,空有很多想法,却总是迈不开第一步。希望有人能教会我,别再那么束手束脚了,人生不能重来,想要的就去努力争取吧。

关于上面提到的拒绝大嘴巴,我觉得这个“说与不说”的度真的很难把握。我常常很羡慕那些敢于表达自己想法的人,敢于向喜欢的人表达心意的人。这些年来的沉默是金,让我很难去展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很多话都憋死在心里了,别人误会懒得解释,明明还是很在乎却说不爱了,只是一味劝自己,算了吧。

希望有人能教会我,关于说话的艺术,如何去把握这个尺度,既不得罪别人,也有自己的风格特色。

当然,最最希望的是,有人能教会我,如何去爱,如何去表达爱。

曾经有文章说,一个没有过亲密关系的人,在真正的喜欢面前,常常会弄巧成拙,口不对心。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自信地站在喜欢的人面前,和他说,Hey,我喜欢你很久了。落落大方地在家人面前衷心说声,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你们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