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四)

到北京打拼的路和敏,并没有那么幸运。奔波于各大人才市场、劳工市场,却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包吃住是第一原则,因为出来时身上带的钱根本就不够租房。

能生存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在煎熬中度过一星期之后,路进了一家不锈钢制品厂,做流水线的工人,敏则到了一家小饭馆,继续做服务员。

路还好,从小吃苦惯了,一天十二个小时,甚至更长的工作时间都忍下来了。只要想想未来,想想敏,就干劲十足。唯一不足之处就是休息日很少,他已经整整一月没有见过敏了。身上的钱快耗尽了,连电话也不敢打,幸而厂里有无线网,可以用QQ来维持和敏的联系。

敏觉得实在受不了了,超长的工作时间,噪杂难忍的住宿环境,人生地不熟的困顿,见不了路,也见不了家人的凄苦,让她经常深夜痛哭。路只能劝敏再坚持一下,为了爱情,为了明天,坚持一下,很快就会好的。等他发了工资,就租房,不让敏再住宿舍了。

路和敏在困顿中挣扎,路的父母更是悲伤绝望到了极点。他们唯一的儿子失踪了,已经整整两个月了,杳无音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他们托人去路上班的酒店打听过了,经理说,路一个多月前就结算了工资,辞职了,同时离职的还有路的女友。

路的父母心如死灰,那个孝顺踏实任劳任怨的儿子,不再管他们了,嫌弃他们是他的累赘,肯定是带着女友跑了。他们日日以泪洗面,发疯一样地寻找每一个认识路的人,恳求给路带去消息,只求路能回个电话,报一声平安就好。以后再也不要路的工资了,也不限制他去哪儿工作了。

路在北京上班后的第三个月,终于拿到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在工厂附近租了房子,让敏搬过来。工厂附近有很多小餐馆,敏再找个服务员的工作不是难事。路的工作虽然辛苦,但胜在工资较高,两个人住在一起,也方便照顾。路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每天累并快乐着。

路终于有勇气给父母打电话了,告诉他们他在北京过的很好,赚钱多,女友也不离不弃地陪着,等到过年,就带女友回家。趁着现在年轻,在外面多赚点钱,学点技术,以后可以回家乡做点生意。

父母喜极而泣,路没有变,还是原来那个懂事的孩子。只是叮嘱路,出门在外不要节省,要注意身体,照顾好女友,记得每月打个电话报平安。

父亲寻思着既然路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为了她,辞掉工作去北京那么远的地方打工,看来是发自内心的喜欢。那无论说什么也不能让上次的悲剧重演,他和路的母亲商量后决定为路买房。

县城的商品房肯定买不起,即使小产权的房子也买不起。算来算去只能在自己村买了,幸而这几年经济发展的快,村里不少人富裕了就搬去城里住,空出一些房子,其中有一部分还很新呢。

经过多方打听议价,路的父母终于狠下心来,以两万元的价格,在村东头买下一院平房。总共八间屋子,一个院子,面积足够大,交通也算方便,主家卖时连屋内家具一并奉送。美中不足的是屋顶有点漏雨,屋内墙壁浅显灰暗。只好又花了一万,拾掇了漏雨的屋顶,涂白了两间屋子,安装了新窗帘。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路带着媳妇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