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之罪:第六章

96
Y远远Y
2017.01.05 11:43* 字数 4793

小说内容概述:平静的小镇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死者分别是女中学生和当地村民。由于缺乏足够的线索,整个案子陷入僵局。刘晓哲隐约感觉到程媛媛有所隐瞒,却始终找不到决定性的证据。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刘晓哲目睹了小镇的衰败与世风日下。无奈之下,刘晓哲抛弃了心中理想主义,离开了小镇……

小说导读:这是一个关于理想与成长的故事

怀揣着理想主义的刘晓哲,总是憧憬着平静的生活,但面对现实的污浊,他不得不走向世俗世界……

内敛羞涩的林允,总像个成长不起来的儿童,最终在程媛媛的帮助下走出了封闭的自我世界。然而,程媛媛的日记却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

PS:每周四更新一章,欢迎各位读者吐槽批评……

谋杀之罪第一章

谋杀之罪第二章

谋杀之罪第三章

谋杀之罪第四章

谋杀之罪第五章

时间正值下午一点,整个校园非常安静。学生们并没有在上课,而是趴在座位上午休。时间大约是半个小时,然后接着上课。刘晓哲知道,这是砂石中学历来的规矩,想不到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依然保留了下来。

在校门口,刘晓哲瞧见门卫老王百无聊赖地坐在门卫室里,一双眯着的眼睛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东西。见到两人走进大门,老王没有前几日那般热情,也没有起身询问什么。刘晓哲心中有几分歉疚,觉得一定是几日前的拒绝导致了老王的失落。他本想上前与老王聊上几句,也算是为消解心中的歉疚,但老王那副虚无的面孔却令他放弃了。

刘晓哲和孙若林径直去了校长办公室,询问学校最近是否在招人。

校长看起来相当年轻,面色红润,意气风发。他已经五十多岁了,成功连任了三届校长,并且在任内将砂石中学打造成了整个农村地区最好的中学。面对着警察的到来,校长热情接待,给他们端茶倒水,非常利索。据他介绍,上个星期学校食堂的一个员工患了重病辞职回家,因此学校对外发布了一条信息,说是要招聘一个员工。

“现在招到人了吗?”孙若林问道。

“没有,”校长无奈地说道,“现在谁还会在乡下找事做,都跑到外面打工做生意去了。”

“没有人联系你们吗?”

“这种事情用不着联系,直接过来就可以了。”

“是不是没有学历方面的限制?”

“就是洗洗碗,擦擦桌子,谁都可以做。但我们倾向于女性,因为她们做事认真,也勤快。”

“那么,”刘晓哲开口道,“您认识那个男人吗?”

校长立马意识到刘晓哲所说的男人是谁。他连忙摇摇头,回答道:“那我可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他。”随后,校长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像是为了缓解心中的紧张情绪。两个警察在盘问自己关于死者的事情,他终究会觉得有些不对劲,怕他们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

“那个女学生呢?”

“可能见过,但不太清楚她的情况。”

“学校最近有没有出现奇怪的人呢?”

“奇怪的人?社会青年吗?”校长微微瞪大了双眼。

“也可以算。”

“一直都有,根本管不住。”

“怎么会管不住呢?”

“你想想,那些社会青年,都是身强力壮的,要么就是吊儿郎当什么都不怕的。学校就那么一个五十多岁的门卫,怎么管得住?”

“他们在学校闹过事吗?”

校长望着天花板,很快回答道:“好像去年还是前年,有几个人跟门卫起了争执,最后还把门卫打伤了。但他最后也没受到什么惩罚,就是被教训了几句,然后赔了医药费了事。”

“怎么会这样?”刘晓哲问道。

“谁让他是有钱人的儿子,我们能怎么办?”

“他们来学校做什么?”

“还不是找女学生,或者是找自己的狐朋狗友。”

“您对案子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我可没什么想法,我什么都不知道。”

“学校的学生出了事,你作为校长就没什么想说的吗?”孙若林微微不满地说道,面无表情地瞪了校长一眼。虽然他知道校长算得上是自己的长辈,但他终究不能够忍受对方敷衍的态度。

“但前提是我要知道啊,”校长理直气壮地反驳道,“那个女学生我又不认识,那个男人我也不认识,你让我说什么?”

“你觉得着案子会是什么人做的呢?”刘晓哲问道。

“我看一定是社会青年做的。”

刘晓哲和孙若林对望一眼,没有说什么。对他们而言,校长的情绪化言论没什么帮助。随后,刘晓哲提出了请求,希望能够看看那个已经毕业的学长的相关信息。校长似乎是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这件谋杀案和一个已经毕业的学生会有什么关系呢?然而,刘晓哲却并未透露自己的意图,只是希望能够看看,权当做是参考。

“你们怎么知道他的?”校长满脸困惑。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我可以当面告诉你。”

“你知道?”孙若林问道。

“不瞒你们说,当初他能够来这里读书,是因为我和他爸是多年的老同学。如果不是这样,没有学校会收他。”校长的语气中颇有些气愤,但也饱含着一丝自负。

“你和他爸关系很好?”

“没错,”校长回答道,“我们从小学一直到高中都是同学,高中毕业之后他就独自一人在外面闯荡。”

“他爸是做什么的?”

“还不是做生意,后来越做越大,也就越来越有钱了。”

“你对他儿子熟悉吗?”

“那倒不是,我也不可能每天围着他转。但他平常的一些表现,我倒是可以从他的老师那里知道。”

“他是个什么样的学生呢?”刘晓哲问道。

“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喜欢欺负胆小怕事的学生,也常常和高年级的学生发生冲突。说白了,像他那样处在青春叛逆期,家里又有几个钱,能做出什么好事来。”

“他经常惹事吗?”

“那倒不是,但喜欢和一些高年级的学生胡闹。你应该知道,都是年轻气盛的人,难免会发生冲突。”

“他和王婷恋爱的事你知道吗?”

“他不知和多少女学生谈过恋爱了,”校长似乎是有些来气了,“我听有些学生说他三年的时间里换了几个女朋友,跟他爸一样,是个多情的种。他和王婷之间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们之间有过什么事情。”

“是那些女学生先主动的吧?”孙若林调侃道。

“这也说得通,现在好多女学生把不得身边有个有钱人。”

“校长你见过很多这样的女学生。”

“现在正经的女学生少了,都喜欢跟着外面的人混在一起,以后能成什么气候。”校长的语气中饱含着满满的愤怒。

“他最近有没有出现在学校呢?”刘晓哲问道。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这件案子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校长的语气突然坚定起来,颇有些得意。他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像是在为接下来的解释做准备。

“您这么肯定不是他?”

“他去年就和他爸妈移民美国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移民了……”刘晓哲皱起了眉头。

“他爸这些年一直在投资房地产,也顺便玩玩股票。这年头,钱生钱不是件难事,他可是赚了一大笔钱。”

“他们一直没有回来过吗?”

“都吃饱赚足了,还回来做什么?”

刘晓哲与孙若林对望了一眼,同时露出了苦笑。那两副无奈的面孔,表示着两人心中的失落。从校长室走出来,两人沿着楼梯往下走。孙若林一边走一边抱怨,说刚刚找到的突破口转眼间就没了。倒是刘晓哲沉得住气,没有发什么牢骚,只是不断在心中思索着。

“有钱人就是潇洒,想移民就移民。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一辈子都不敢想。”孙若林说道。

“平淡的生活不好吗?”刘晓哲随口说道。

“我只是非常羡慕他们。”

“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们瞎操心什么。”

“有时候真觉得命运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有人那么有钱,我们就这么穷,真是命中注定的吗?”

“你也相信命运吗?”

“我也不知道,很多事情还是要用它来解释。”

“还是多想些正经事。”

“我也想,可是这个世道不太正经啊。”

“世道不正经,你自己可以正经点。”

两人经过三楼——也就是赵坤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刘晓哲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走廊上。他身旁还站在一个学生,两人像正在交谈。

“你先回去吧,我随便看看。”刘晓哲对自己的搭档说道。

孙若林离开之后,刘晓哲走到那人身边,亲切地喊了句“吴老师”。被刘晓哲唤作“吴老师”的男子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一两秒钟后,他那微微皱起的眉头逐渐松弛开来,露出了舒坦的笑容,整洁的牙齿一览无遗。他拍拍刘晓哲的肩膀,说道:“好久没见你了。”

吴老师名叫吴玉康,他个子较高,身形削瘦,下巴处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大痣。如今年近六旬的他,面部有些松弛,头发也变得稀疏了,光亮的额头格外引人注目。吴玉康是刘晓哲中学时代的班主任,教授语文。他为人宽厚,性格平和,在学习上给了刘晓哲不少帮助。

三年前,吴玉康从教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那并不是因为他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而是因为他患了糖尿病和风湿病,难以在讲台上继续教书。说起来也惭愧,自从刘晓哲回到了砂石镇做起了警察之后,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到自己的老师家中坐坐。更令刘晓哲不解的是,这两年多以来他竟然没有在镇上碰到过吴玉康。

站在吴玉康身边的学生是林允——也是他的外甥。如今中考在即,吴玉康会时不时到学校询问林允的学习情况。他有时也会直接找到赵坤——也就是林允的班主任了解情况。让吴玉康感到欣慰的是,外甥的成绩非常优秀,老师们对他的表现都非常满意。他们常常说,按照这样的态势发展,林允日后一定能够考上一所好大学。

“在办案吗?”吴玉康问道。

“没错。”

“还是前几天那个案子?”

“嗯嗯。”刘晓哲微微点头。

“现在还没什么头绪吗?”

“暂时还没有。”

“我看一定是犯人太狡猾了,”吴玉康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正经的,天天就知道在网吧打游戏谈恋爱,也不好好读书。将来会有什么出息,还不是出去做生意打工。”

“我们也不确定是不是年轻人干的。”

“我看十有八九是这样。”

“对了,您在这里做什么?”

“看看我外甥的学习情况。”吴玉康指了指林允。

刘晓哲将目光转向林允,却发现他立即偏过头,盯着楼下的篮球场。操场上有几个学生在打篮球,球场的边缘则聚集了十来个围观的学生和老师。林允那身质朴的打扮和张阴郁的面孔让刘晓哲深有感触。虽然与林允只是初次见面,但刘晓哲却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当刘晓哲依旧是个稚气未脱的中学生的时候,因为性格内敛的缘故,没有人愿意跟他说话,他也从未想过要主动去跟他人说话。父亲过世后,刘晓哲开始变得消沉,每天精神恍惚。他开始抱怨这个世界不公,让自己生活在痛苦之中。时间久了,刘晓哲在照镜子时忽然发现自己的面孔有些吓人。那是一张苍白的面孔,仿若白纸一般。乌黑的眼珠暗淡无光,眼白也呈现出暗黄色,俨然是一副死气沉沉的面孔。

“您外甥是赵老师班上的吗?”刘晓哲问道。

“没错,怎么了?”

“我想问他点事情。”

“关于那个案子?”

“是的,我想了解学生的看法。”

随后,刘晓哲走到林允身旁。林允显得很不自在,微微移动了下身子,像是在刻意跟刘晓哲保持距离。这个细微的动作,加深了刘晓哲对林允的印象。

“你对王婷熟悉吗?”

“不太熟悉。”林允小声回答道。

“他说话声音一直就很小。”吴玉康在一旁说道。

“没事,我能够听见。”说完,刘晓哲又转向林允,问起了他是否知道有关王婷的信息。

“我知道她爸妈在外面打工,也知道她家住在哪里。”

“你去过她家吗?”

“没有。”林允摇摇头。

“她经常和朋友一块上学吗?”

“是的。”

“你那天几点钟到学校的?”

“六点二十左右。”

“也就是校门刚刚打开的时候?”

“嗯嗯。”林允微微点头。

“经过那片树林的时候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呢?”

“没有。”

“到教室之后呢?”

“在座位上看书,之后就听到有同学在讨论……”

“你知道王婷和谁有恋爱倾向吗?”

“不知道。”

“她和别人发生过矛盾吗?”

“没有。”

“好的,谢谢你。”

林允微微点头,仿佛是在说“不用谢”之类的话语。随后,林允在舅舅吴玉康的示意之下离开了走廊,走进了教室。刘晓哲注意到,林允在教室门口愣了一会,像是在门口撞见了什么人。或许是从林允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刘晓哲的目光下意识地跟随着林允,直到他走进教室。

“您外甥好像不开心。”刘晓哲说道。

“他一直就这样,不爱说话,但是学习还是过得去,这点我倒是放心。”

“太封闭了也不是件好事。”

“跟他说过很多次了,一直改不了。”

“这个要慢慢来,急不得。”

“希望以后他能够改改。”

从吴玉康的口中,刘晓哲得知了林允的家庭情况。他并没有觉得意外,因为那样的学生太多了。刘晓哲在意的,是林允的性格居然和自己有着惊人的相似,仿佛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爸妈不在身边确实不好。”刘晓哲感慨道。

“那也没办法,都是为了讨生活。”

“真的没有办法吗?”

“能有什么办法?没办法。”�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