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剑魔传(108)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藏露

众人左顾右盼,面面相觑,暗忖金波所言,劫掠夜明珠之人以一敌百,厅中有此本事者只有两个人:独孤求败和南语上。再看金波目光一刻不离独孤求败,其所指显然不言而喻。

至此,独孤求败已然明白,向金波道:“你是在说我了?”

“你承认了!”

独孤求败冷笑:“我开口说话便是承认?我虽然也想知道是谁,但更想知道为什么你一口咬定是我?”

金波切齿道:“果然是个阴险小人,敢做不敢当!”

“见你血泪情真才与你说几句,”独孤求败颇感无聊,“如果你只是这样聒噪我可没兴趣陪你。”

赵遁点了点头,亦觉独孤求败所说有理,问金波道:“你说是独孤掌门劫走夜明珠,可有证据?”

“皇上,为护送夜明珠,草民除了请一百余名镖师,还让自己的两个兄弟一同前往,没想到这个独孤谦简直灭绝人性,”金波声音哽咽,“为了不留活口,将镖师和二弟全部杀死,只有三弟侥幸逃过一劫,却……却也只剩半条性命而已!”

赵遁不可思议道:“杀了一百多人?”

众人看向独孤求败,真相虽未水落石出,但心中已然认作不二之人,与如此恶魔同处一厅,冷颤不已。

“是,当时情境惨绝人寰。”金波答道。

“你未去怎会知道?”

“三弟虽然身受重伤,但尚可说话,是以草民得知详细。”

“他人在哪?”

“三弟金潮本与草民同来,因未得宣召,此刻仍候在宫外。”

赵遁道:“宣他进来!”

事态愈发奇诡,更牵涉上百条人的性命,在座诸人都想弄个明白,是以唐庭坚对宣召金潮并不阻拦。

当日江上,赫连倾冒充独孤求败斩断手筋脚筋,刺瞎双目,唯独留下金潮一人活口,连同夜明珠一道,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数日来,金波虽人在京城,心却是在两兄弟的身上。沈氏见其神色憔悴,人形消瘦,每日命下人熬制滋补之物亲自服侍,却无甚果效,金波思虑凝重,消瘦依然。

小妾见金波面容严峻,是往常从不曾有过的,撩拨了几次,金波全无兴致,便不敢再一味所要缠闹了。

待金浪金潮于途中派回小厮,得知虽然路途辛苦,但未遇风险,两兄弟和雷军马威已经护送夜明珠过了天姥山,不日便可回京,金波才心中一宽,脸上露出喜色,对待沈氏和小妾亦温和许多。

金波脸上欢喜一日胜过一日,命李总管和刀鞘脸几个小厮将埋在桂花树下的二十年花雕挖了出来,只待镖队回来,兑现自己的诺言,与兄弟一醉方休。

归期当日,金府上下张灯结彩,喇叭锣鼓手林立两行,只等镖队入门便吹将敲打起来。不想从清晨等到晌午,又从晌午等到日暮,一直不见镖队的踪影。

众人等的饥肠辘辘,苦不堪言,但见金波始终怀抱希望,不吃不喝,眼睛不离门口,只好忍着,将所有怨言咽到肚子里。

月亮已过头顶,桌上准备的酒菜冷了又热,下人小厮们已顾不得规矩体面,东倒西歪的坐在地上,金波越发焦虑,虽然看在眼里,也无精力再去责备。

眼见金波誓要等到镖队回来不可,众人暗暗唆求李总管想个办法,李总管精疲力竭,早就在思索主意,借着众人哀求,凭着多年察势观情的本领,偷偷来到沈氏处。

李总管主意果然奏效,一来沈氏面慈心软,二来沈氏见众人确实候得太久,便派了贴身丫鬟来到金波旁边,说沈氏见众人劳累了整日,恳请金波让大家各自回房休息罢。

金波听后一言不发,心知天色已晚,镖队是不会赶回来了,既然沈氏出声,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众人见了,如同大赦,哗啦啦从地上爬起来,锣鼓撞得东倒西歪,喇叭唢呐不知踩断了几根。

金波见片刻功夫,众人便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满地狼藉,不禁一声长叹,更觉兄弟之情弥足珍贵。

冷月如洗,站在偌大的庭院之中,寒意入骨,金波既没回沈氏房中,也没有到小妾处,而是径自来到书房。

新婚之日,亦是镖队出发前一晚,兄弟三人在书房畅谈还历历在目。虽然只是迟了一日未回,且百余号人的镖队已到江南境内,无论如何揣测,亦不会有大的凶险,但金波心中却越发担忧,不能自已,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金波心神不宁,全无睡意,将李总管叫到书房,吩咐连夜安排人去打听消息,若是迎到镖队立即快马加鞭赶回告知。

李总管领命来到下人处,刀鞘脸和红头鼻子累了一天,正在鼾声雷动,叫了两声不管用,李总管抬腿朝屁股上一人踹了一脚,两个人“妈呀”一声惊醒,刚要破口大骂,见是总管,市井秽语出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听了吩咐,刀鞘脸和红头鼻子只好穿将起来,但又困又乏,心中老大不乐意,嘴里便就嘀嘀咕咕起来。

刀鞘脸先开口:“要我说,穷要嚷,富要藏,这是做人处事的根本,攥着金元宝哭穷,那才叫上上功夫,哪有像咱们老爷这样的,大张旗鼓,弄得人人知道他最有钱!”

红头鼻子也是心中有怨无处发,正好遇到这个抬杠的机会,反驳道:“你懂个屁!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跟做贼一样偷偷地吃好的用好的住好的谁会知道你有钱?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居山村有远亲,这个年头,没有钱别人正眼都不瞧你一眼,寒酸大了,更要躲得老远。若是有钱,有面子人人巴结不说,办起事也是诸多便宜。你看那讨饭的问路,多半人家爱答不理,换成达官显贵,不仅抢着来答,一个个还陪上笑脸,仿佛天大的荣幸一般。你想一想,问个路而已,讨饭的也好,达官显贵也罢,又不会给什么好处,却为何有天壤之别,还不是因为人人都爱富嫌贫!所以有富,一定要露出来才行,否则有富也等于没富。”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马家祠堂里,祖宗排位前,香烛缭绕。堂屋地上,马家大少被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堂屋里摆了两排茶桌,严严实实坐了...
    寒冰_a134阅读 410评论 4 27
  • 都说神仙好,能成仙的人却很少,当年汉钟离寻遍了九州十府,才找到一个有仙根的吕洞宾。一位老神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有...
    北京大民阅读 37评论 0 2
  • 张员外见东华夫妇出现,还带了一个陌生的男子,便问道:“二位,这是?” “这便是送亲当日的黑衣人。”凤九回答道。张员...
    小叶同学加油阅读 704评论 4 5
  • 王大力见东华已经将事情猜出来了,事实摆在眼前,无法辩驳,只能沉默不语。凤九疑惑道:“张小姐既然不想嫁,为何不直接退...
    小叶同学加油阅读 740评论 4 13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25,102评论 39 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