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舅

  我的二舅总是大嗓门,容易生气,但是对我们这些孩子都是特别特别好的。

  他们一家都特别喜欢狗,从小我就害怕二舅,妈妈说我小时候喜欢咬人,把二舅家的哥哥耳朵咬坏过,二舅拿着钳子吓唬我说再咬人就把我牙都撬下来。我想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印象中小时候就很害怕二舅。

  但是慢慢长大,我发现二舅其实是一个特别不会表达感情的人。

  那次我和三舅家的姐姐去二舅家住,晚上二舅妈问我和姐姐吃饱了吗,我俩说吃饱了,二舅说要给我俩买店零食问我俩想吃啥。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我俩就说不饿不饿没什么想吃的。二舅提高了嗓门说你俩想吃啥就说我去给你俩买。我俩笑的不行说真的不想吃,二舅一声没吭转头就走了,没过两分钟外面想起了摩托车轰轰的声音,二舅妈笑着过来说这人可犟了,给你俩买去了。我和姐姐相视而笑很无奈,但我知道当二舅把一推吃的扔给我俩的时候我和姐姐的心里都特别暖。他别扭的说,也不知道你俩想吃啥,小卖店那人说你们小孩喜欢吃这些我就一样买了几包,看看你俩愿意吃吗,我俩猛点头笑的不行,二舅心满意足的回自己屋去了。

  后来搬了家,几年不回老家一次,听妈妈打电话说二舅肺出了点毛病,去做了手术。妈妈总说让二舅少喝点酒,二舅总是不听还说妈妈操心不怕烂肺子。妈妈总是很无奈嘴里说着不管了,下次一家人吃饭还是会说。

  今年我才知道二舅和二舅妈已经离婚快十年了,但是一直在一起住着。我和三舅家的姐姐都不知道。妈妈说你再找个人照顾照顾你,还傻了吧唧的等人家干啥啊。听妈妈的回答二舅应该是在那头说再说再说。

  我总是觉得长大很残酷,不得不去面对小时候可以逃避的事情。我听大人们讨论二舅和二舅妈的事情,我讨厌别人说他们的不好,他们都知道二舅还在等二舅妈,二舅过年陪着二舅妈的妈妈过得。其实并不是只有小说里电视里才有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我反而觉得二舅这种故作别扭的等待更真实。

  越来越长大我发现我心里的好人在别人的嘴里有着不同的模样,我不记得他们嘴里的不好,我只知道,他们对我是那么的好。

  我的二舅啊,希望你的身体可以慢慢好一点,希望你可以和二舅妈有个好结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