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运动会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1.16 10:36* 字数 4371

大梦过半(一)吃锦鲤

又是一年运动会。最欢喜的是小老百姓,最头疼的是体育委员,尤其是北枫一中的体育委员。

在北枫一中,还是学霸居多,大家都奔着大学梦去的。运动会什么的,简直就是劳命伤财,还不如多做几套卷子,资深学霸在体育课上都不会多在操场逗留半分钟,每次玩耍回来总会看到学霸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而十五班,根本没有专职的体育委员,因为建忠哥说多选一个班委太麻烦了,还要开班会,占用上课时间,所以高一的时候他一本正经地说:“体育委员就由我本人亲自任命,相信我,一定公正公平公开。”

所谓的亲自任命,就是当着全班的面,翻着白眼,在所有人面前随手戳一下花名册。

“让我们看看,咱们班的体育委员会是谁呢?铛铛铛(自带背景音乐)……就决定是你了!方、子、皓!”

那时候,大家都还只对同寝室的小伙伴有印象,可是方子皓这个名字,没有人不知道。

方子皓,那个入学考试本来是进了实验班的,最后死活要赖在十五班的人。

十五班虽然是最好的普通班,可怎么能跟实验班相比呢?全年级两千多人,只有前300才能进的班。也不知道这学霸是哪里抽风了。

可是因为不熟悉,大家也就在背后说说。

不过也是这次体育委员任命事件,大家也初次认识了咱们的班主任——建忠哥,他其实就是一个响当当理直气壮的伪君子,什么公平公正公开,尼玛谁不知道你的花名册是按名次排序的?你丫戳第一个名字用得着煞有介事翻白眼么?

不过体育委员这么鸡肋的职位还是没人感兴趣,就让学霸愁去吧。

很多人都记得建忠哥念出方子皓名字的时候,学霸正两眼放空望着窗外,因为所有人都想见见那个传说中的人。

可是当事人好像没有听到大家的讨论,直到同桌林楠戳了他一下,他才大梦初醒般转过头来。

学霸有什么了不起,上课不专心呢!

就在大家乱糟糟地萌动自己的小市民心情时,那个人——不,那个男神,竟然在全班的注视下笑了。

仔细看,不,乍一看,方子皓就长得很不错啊!

我的妈为什么有人可以把白衬衣穿得这么好看!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刚才他望着窗外的时候,单手拖着下巴,那个手指,好长好细啊!

男神彬彬有礼地站起来,说了一声“好的。”

啊啊啊!他是不是有一米八?!他的声音好好听,我要沦陷了!

发出以上花痴言论的是班长。

梅凉只是笑笑,没有往方子皓那边看一眼。

“梅子,你怎么就这么淡定呢?!”看到帅哥不激动?这是病啊!

“第一印象不能决定什么,以后说不定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一学期后,班长终于明白方子皓是什么样的人。

高大,帅气,温柔,篮球打得好,学习好。

可是也腹黑、奇葩、气死人。

不得不承认,梅凉看人一直很准。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北枫一中的学生在体育方面并不是很擅长。

但是北枫一中自以为自己的学生都是全能种子选手,好像每个人都是文武双全,非要搞个艺术节,把书法摄影等活动和运动会合在一起,美其名曰“艺术节”。装X装到这种程度,也是没谁了。

艺术节跨时一周,本来以为可以逍遥自在,因为不必上课了。

谁知校长一声令下:每个班每个项目都必须参加!艺术节期间,要请假的必须经过班主任、年级主任、和校长签字!

这可害苦了学生,现在搞得学霸只能自主学习、学渣只能在学校里游荡。

头疼的开始便是开幕式,学生代表慷慨激昂,全校师生在下面无精打采地听着。开幕式必须穿校服,每个人都极其不适应,女生不时低头看看自己的校服透不透,男生扒拉着蓝裤子浑身不自在。

老师也同样,他们也必须穿着工作服,老气得很。

每个人心里都在想:快结束吧!回去马上把这劳什子校服脱掉!

还好是每个人都必须穿,大家都丑,没人笑话谁。这校服穿起来的效果跟照证件照是一样的,没几个人能HOLD住校服或者证件照。要是有人穿着校服或者照证件照都很帅的话,那可真叫帅了。

不,有这么一个人。开幕式的时候,女生都在搜索方子皓的身影。

果真,颜值是天命。就算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体恤和富汽修厂厂服同款的蓝裤子,他还是那么帅。

好像察觉到有目光注视着他,本来在发呆的方子皓转过来笑了笑。

奇怪的是,十五班的女生已经免疫了,看方子皓的只有其他班的女生。

因为啊,不是有句老话嘛,日久见人心啊!也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

你们以为的王子其实是一个大尾巴狼,腹黑着呢!奇葩着呢!

操场上,正在进行男子八百米赛跑。

林筱锋穿着三号跑道的号码布,在操场边晃荡。

每个班在操场外的观景梯都有一块领地,十五班五十几个人,来了一大半,平时基本上没测过八百米,都想看看有没有人战死赛场,再加上今日阳光正好,很多人顺便出来晒晒太阳。

之前找参赛选手可坑苦了体育委员。高中的体委基本不干什么事,上课喊集合,下课喊解散。到了运动会就像一条狗一样,尊严被众人反复践踏,甚至人人避之不见。

“哟,这不是梅凉嘛?”体委用罕见的媒婆语气招呼梅凉。要知道,方子皓平时是沉默不语、金口难开的主儿。

“啥?!干嘛?”梅凉警惕地看着他。

“我看你四肢修长,身体灵活,五官端正,器宇轩昂……”

“说重点!”

“你看,要不要报个四百米?……诶,别跑啊!两百米,两百米怎么样!?啊!求您回来吧!五十米,五十米行了吧?!”

最后还是被拖回来报了两百米。体委松了一口气,又说:“两百米对你来说绝对是小CASE!顺便跑个四百米肯定不费吹灰之力的!”

“不去。”

“梅凉同志,您看,咱们班五十几个人,可是体育项目大大小小加起来20多个,女生又少,个子瘦小的去跑五十米,丰满一点的扔铅球,综合型选手去三级跳……可是还是凑不够人啊!凑不够人的话,建忠哥不知道要怎么折磨我,咱们不求得分,只求别扣分,人数不够的话肯定要负分的啊,啊啊啊啊啊……要是在四班,我还要选拔一下(四班很多体育特长生),我看你天资聪颖,直接让你上场!梅凉同志……”

“够了!四百米是吧?我去!”

“OK。”不得不说,体委恢复情绪的时间真短,前一秒还是声泪俱下,这一秒已经很镇定地在报名册上写了梅凉的名字。

刚才的一切都是装的吧!MD,又被骗了!

不知道是因为被体委的真诚打动,还是心中藏匿的集体荣誉感作祟。

总之,最后各项人数还是报满了。

不知方子皓在哪儿听说林筱锋在初中八百米赛跑是第一名,从头到尾一气呵成,从头到尾冲刺终点。于是体委又厚着脸皮去声泪俱下了一番……

林筱锋受宠若惊,从来没同学这么待见自己的,一般学霸不是都会嫌弃学渣破坏学习风气么?

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下来,于是稀里糊涂就去检录了,连游戏机都忘了拿。

大家都想看看八百米下来会不会死人,不过林筱锋那么黑,应该不会吧……(林筱锋咆哮:这什么逻辑,长得黑就一定是黑马吗?)

检录完还有几批人马在比赛,于是林筱锋先跑到自家营地优哉游哉,观看比赛。

“哇!那个人跑得好快!”

“哇,那个是体育特长生,腿好长!”

“啊?有人摔倒了吗?鞋子太滑?太惨烈了!”

林筱锋也煞有介事地点评:“嗯,那个五号不错,但是他第二圈肯定没力气了。”

“嗯,那个四号太次了。一号倒是一般,八号是在比谁跑得慢吗??”

……三号……咦三号跑道没人?

“林筱锋!!”突然听到齐声呐喊。

怎么感觉怪怪的,背后有杀气。

十五班的众人,包括建忠哥和体委,全都愤愤地看着他。

确切的说,是看着他胸前的号码布……

在林筱锋故作专业对别人进行点评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人家跑完了他才反应过来。

男子八百米,三号跑道,高二十五班,林筱锋——弃权。

然后林筱锋一个人悻悻然把号码布还回去,一路上被翻了不少白眼。

晚自习的时候,林筱锋甚至感觉有人在背后批斗他,他欲哭无泪。这能怪别人吗?

第二天,梅凉的四百米。穿着室长借给她的运动裤,梅凉感觉自己有点像小丑。上面是自己的T恤,下面是大趴趴的运动裤,像灯笼裤一样,幸好裤带收得紧,不然待会儿跑着跑着掉了可怎么办。

“梅凉,加油!”

“梅凉梅凉,你最棒!”

居然有人下来给她加油,一般上午的比赛都没什么观众的,据说空气质量不太好,上午跑步会吸入很多颗粒。

上了高中,一直没怎么运动过 ,自认为身体状况不错。

初中没有这么标准的赛道,绕着操场跑一整圈,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号码布让人穿起来像傻缺,不过每个人都一样,还好。

“各就位——预备——跑!”

随着枪响,梅凉迈开了步子,冲了出去。在那一秒,脑海中突然闪过很多画面。

光速比声音传播的速度快,所以听到枪响的时候,已经晚一步了,以至于有人抢拍子。所以重来一次。

可是梅凉已经跑出了十几米。

刚才有预感自己可以跑第一,这么折腾一下,也许比较难了。

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梅凉都很情绪化,很典型的唯心主义者,她觉得能赢,一般都能赢,反之亦然。

刚开始梅凉的步子跨得比别人大,像飞毛腿,十五班的亲友团坐在梯子上,激动地站起来

难道我们能得正分了吗?!后半圈,身后有人追过,梅凉加速,小腿却如千斤重。头重脚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又是一道人影飞来。梅凉感觉自己耳朵里进了风,呼吸困难,快要窒息。

跑不动了,跑不动了。跑四百米都这样,跑八百米应该会死人吧。

后半圈梅凉迷迷糊糊,脑中剧场不断,一会儿想着中午吃什么,一会儿想着方子皓你丫又骗我,老子以后不干了……

虽然后半圈一直被反超,但梅凉还是本组前三,进了决赛。

“梅凉!你跑得好快!腿长就是不一样!”

这时林筱锋也凑过来。“就是就是,前半圈太快了,后半圈都没力气了是不是?”

突然冷场,所有人翻了他一个白眼。

总比你弃权的好!

这时体育委员满脸泪痕地走过来(可能是风油精点的),激动地抓起她的双手。

换在平时,梅凉是很讨厌别人的触碰的,但她现在只想躺着,根本没力气挣脱。

“梅凉同志!你为我们班争光了!目前为止的所有项目,只有你进了决赛!同学们,我们为梅凉鼓掌!”

掌声雷鸣。梅凉脸色惨白,嘴巴一张一合,想要说话,可是喉咙里进了冷风,好像有什么东西卡住了声音。

“梅凉怎么了?要喝水吗?来人!上水!”

有小弟递来水杯。恭敬奉上。梅凉急忙灌了一口水,奋力发声:“啥!?决赛!!”

“对啊,对啊!决赛 ,下午。”

“老子还要跑一场?!你从来没对我说过有决赛!”

“那个嘛,”体委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其实我从来没想过有人会进决赛……”

“你这个伪君子!”

“别激动别激动,你看这不挺好的吗,终于为班级争光了。”

“争个屁光!老子要回去睡觉!”

“别,你别啊!”看着梅凉愤怒远去的背影,方子皓泪流满面,“梅凉啊,你可别不来啊!决赛弃权也是要扣分的啊!”

运动会项目,十五班,参与奖,团体排名,额……倒数第五名。

梅凉四百米决赛,第六名,加了两分。男子八百米,林筱锋弃权,扣两分。

一切等于零。

但是体委仍旧感激涕零,终于不是负分啊,这下建忠哥不会找我麻烦了。不白费我这一个星期装孙子啊!我的尊严从来没被这么践踏过!运动会一过,体委立马恢复了高贵冷艳的天蝎座形象。

班长一时兴起,转过头问后桌的方子皓:“喂,你说,为毛男生老爱抽烟啊?!抽烟有什么好处吗?”

方子皓正在聚精会神地做物理题,抬起头,不动声色,想了半宿,冷冷蹦出几个字:“可以让你早死。”大义凛然的表情之后,很不屑地埋下头继续计算。

班长无语回头,切……拽什么拽,也不想想当初是怎么求我们的。

事后听说,方子皓那个伪君子自己也是要抽烟的。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三)班主任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6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