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之城》1:距离开已有936天

《月光之城》舞蔚

文/舞蔚

一 距离开已有936天

“你没长眼睛啊?”

林月光脚踝一扭,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扭过头就是一阵懊恼的怒吼。

“没长眼睛怎么能这么精确地撞到你呢?小姑娘,你的智商有点令人着急啊。”

夏之城骑在自行车上,微笑着说到。

阳光正好。

林月光仰着头,对着逆光的夏之城,在经过短暂的黑暗时,他的脸开始慢慢地清晰起来。长相很好,额宽,鼻梁高,眼睛大,皮肤水灵。就是他丫的脸上那毫无悔恨的笑容,太欠抽!

“林月光!又发呆偷懒吧你!快去把这个资料彩印了给创意总监送去。”

“哦哦,好的,我这就去。”

林月光从小组组长的手中接过文件夹,连忙闪身奔到复印室去。在等待彩印的时候,对着复印机又陷入了回忆之中。

“诶诶,你说当初我怎么就瞎眼了撞上你了呢?”

夏之城的双手提满了购物袋,还得背着体重直飙一百二十斤的林月光。在爬一个上坡的时候,在跟林月光商量可否下来自己走那么一会会儿却无果的时候,夏之城喘着粗气,一脸的痛心疾首地说到。

“哼!某人说他可是长了眼睛精确地撞上的,可见是早有预谋,狠狠地擦亮了双眼的!”

林月光还在夏之城的背上,不安分地抖了抖腿。夏之城差点没趴在地上。

“就这点路程你就装熊。夏之城,你还是不是男人?”

林月光鄙视地说到,心想明明是你夏之城先招惹我的,所以活该你受罪!不过,有一个大帅哥甘心给自己当包身工,还是狠狠地满足了一下小女人的虚荣心的。

“是是是,为了男人的尊严,我不装熊。不就一点点路程吗?怎么能嫌弃老婆大人的体重呢?放心啊,我是绝对不会嫌弃的!”

夏之城又是笑着说到,自然,马上自己额头就感觉到突然被重重地弹了一下。无奈地想了想,确实自己是活该啊。当初愣是跟了别人一个月,每天远远地护送林月光回家,居然都没敢上前搭上一句话。终于有一天,自己鼓足勇气还狠了个心,撞上了林月光,搞得自己差点没自责死,也心疼惨了。还好从此就死皮赖脸地赖上她了。

“所以说啊,当初你撞上我,赔点医药费和营养费不就结了么?”

林月光勒了勒夏之城的脖子,换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

夏之城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到:“说你智商令人着急,你还死活都不相信。钱哪有我更值钱啊?我不是直接把我都给赔进去了吗?”

“啧啧,谁稀罕!”

“林月光,你的资料已经印好了。”

创意二组的组长袁之承帮林月光把资料整理好,放进文件夹,微笑着递给林月光。

林月光回过神来,抬头一看,连忙双手接过文件夹,连声道谢,逃似地跑出了复印室。

袁之承微微一愣,不过对于林月光对他的反应也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只是还是忍不住纳闷,自己长得就这么令人恐惧的吗?可明明问了问自己的组员们,关于自己的魅力值到底有没有的时候,明明得到的全部是肯定答案的啊。

林月光不敢面对袁之承,有个非常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的名字都叫“之城”。可又不得不在心里揶揄夏之城一下。你看,明明都叫“之城”,可人家袁组长可就比你温柔多了,善解人意多了,嘴不那么贱多了!

“林月光,你可不可以再笨一点,挑战一下人类智商的下限?”

夏之城没好气地说到。在面对一个对于漫天烟花完全无动于衷,却对着一个出了问题没有放出来的小小烟花弹反而嘲笑他至死的女朋友,还在看到他铺在沙滩上的一大圈心形蜡烛,却眨着眼睛说这是什么,而挨着挨着一个一个地吹灭的时候,夏之城就再也忍不住了。

“凭什么说我笨啊?你平时坏事损事做尽了,谁知道你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呢?万一蜡烛里有什么含笑半步颠,五光十色断肠散之类的毒药呢?再说了,你嘴不贱会死是不?”

林月光光脚站在沙滩上,双手环抱在胸口,煞有其事地严肃地说到。

听完,夏之城一阵久久的无语。本来还期待着一个拥抱一个深吻的来着,可有这么一个奇葩的女友,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啊!可在一看见林月光的脸色有越来越臭的趋势的时候,夏之城又连忙赔笑着说到:“不会不会。算了算了,咱们吃饭去。这蜡烛吹得简直太好了,老婆大人肺活量那是真真儿的好啊。 ”

一听要去吃饭了,作为资深吃货的林月光那也是相当的兴奋,变脸比翻书还快,马上就雨过天晴了,笑着一把挽着夏之城的手,朗声说到:“那真是极好的呀!”

对于一桌海边的烛光晚餐,还伴着羽田裕美那浪漫的钢琴曲《I still remember》,夏之城决定越挫越勇,重新来过。还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

气氛很好,浪漫而蕴藉,看见林月光吃得也很开心,夏之城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只见林月光开始皱眉地扭来捏去。

“怎么了?”

林月光神秘地向夏之城招了招手,示意他凑过来。见状,夏之城有些隐隐的兴奋,连忙伸长了脖子凑过去,林月光也凑近对着他的耳边说到:“有蚊子。”

夏之城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认命吧,咱们确实不适合改变路线玩浪漫唯美。

“你看,已经被咬了几个包了!”

林月光抬起脚,直接放在了铺有极为高档的桌布的桌子边上,然后指着自己的小腿,噘着嘴向夏之城抱怨。

夏之城连忙起身,绕过桌子,蹲在林月光的脚边,小心翼翼地放下她的腿,心甘情愿地给她挠起小腿来。

林月光的手扶在夏之城的肩膀上,看着低着头认真给她挠痒痒的夏之城,眨了眨眼,心里一暖,轻声唤道:“夏之城。”

“嗯?”

夏之城抬起头,眼神询问地看着她。

林月光俯下头,吻在夏之城薄薄的嘴上。夏之城伸出手,扶着林月光的后脑,不断地加深着这个吻。

过后夏之城在回忆这段暑假马尔代夫旅游的时候,也不停地在回味这个深吻,至少结局还是不错的,也没白费自己这么多浪漫的设计安排。问问林月光对此有什么感受时,林月光似乎是努力地回想了很久,特别肯定地说到:“蚊子太多了。”

“林月光,你就这么没心没肺地下去吧。”

“那你想怎么样?”

夏之城连忙笑着说到:“不是,很好啊。老婆大人开朗活泼,外向洒脱。是我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媳妇儿啊。”

“知道就好。小伙子,得惜福啊,懂不懂?”

林月光翘着二郎腿,一副我看得起你是你天大的福气的大爷样。

夏之城定定地看着她,眼光越来越温柔。夏之城磁性的声音,充满了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他温柔地说到:“林月光,我爱你。”

“林月光,我爱你。林月光,我爱你。林月光,我爱你。”

林月光迷迷糊糊地起身,伸手关掉闹铃,揉了揉眼睛,手背上感觉到了一些湿润。低头一看乳白色的鹅毛枕头上,有些泪痕。自己又在梦里哭了吗?那绝对是又梦到了夏之城那个混蛋了!夏之城那个混蛋离开已经有九百三十六天了,跟林月光和夏之城在一起的天数是一样的。

自己大学毕了业,也已经工作了快两年了。没了夏之城,发现自己的世界也没有塌陷啊。太阳照常升起,自己照常踩点上班打卡,照常被小组长呼来唤去,照常在小职员的岗位上要死不活的。

林月光,你不能再颓废了!那个“开朗活泼,外向洒脱”的林月光,必须得满血复活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