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段旅程,都有爱的目的和意义

字数 1375阅读 102

斑头雁,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它们一次次地穿越喜马拉雅世界屋脊,回到三江源,繁衍,孵化,再次出发。那是本能,但我更愿意说,是生命的传承,是爱的传递。斑头雁为了延续爱而高飞,我为了守护爱而远行。爱是它的引擎,爱是我的翅膀,每段旅程,都有爱的目的和意义。

当我敲下这段文字的时候,飞机正从南充中转站起飞前往南京,起飞的冲击还没反应过来,飞机已经离地飞向高空。身侧陌生的旅客已经进入睡眠模式,前一段从乌鲁木齐飞行充足的睡眠让我精神百倍,我望向窗外白茫茫雾蒙蒙的天空,竟有些恍惚,这是离家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可我却分明感到熟悉和亲切,可能离家又近了一些的缘故吧。

不记得有过多少次独自一人前往陌生的地方看山看水看风景。山河辽阔,星辰万里,但这一次不同,因为有你。

那天从天山天池回来的路上你问我:旅行的意义何在?我不假思索地说:旅行是为了开拓眼界视野,看遍人间风景,只为读懂自己。旅行的目的不是终点,而在旅行的途中,遇见的人,事和物。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你笑了,把我搂得更紧了些,靠在你的肩头,我在心里默默说:傻瓜,像斑头雁一样,我为了爱而远行。这才是我本次旅行的真正目的和意义。

你说,和我在一起,从未有过的安心和舒心。和你在一起,我有着从未有过的宠爱和幸福。

我们一起爬马牙山的时候,从索道出来还要登上几百节木栈道台阶,当我站在三千多米的高山俯瞰脚下的天池和连绵起伏的群山,心情也随着蔚为壮观的景色而变得舒畅。

突然想到一句话,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站在海拔三千多米,雪岭云杉环抱的马牙山颠,你用相机为我拍下许多照片,回来的路上我靠着你的肩膀入睡,你用手机为我修图,惹得同行的导游看到你拍下的美景和我,羡慕不已。

你说,和我在一起后,糖都是甜的。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从酒店出来准备坐动车去吐鲁番。短短五十分钟的车程,气温却相差十多度,乌鲁木齐已经入秋,而吐鲁番还是盛夏。

我嘟嘴,糖本来就是甜的呀!你嘴里含着糖,笑着不说话。我也要了一颗糖含进嘴里,甜甜的笑了。

吐鲁番的民族风情相比于乌鲁木齐更浓厚一些,坐上出租车,浓郁的民族风情歌和司机维吾尔族式的普通话,不知不觉就把我的语调带偏。沿路上民族特色印花建筑随处可见,让人真正进入异域风情的大美新疆。

你问我:乌鲁木齐和南京有什么区别?我说:这里很繁华,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姑娘很漂亮,和内地的很多城市都一样,如果非要说个不同,我只能说,这里安检太多,进商场,酒店,坐公交都要安检,虽然麻烦,但也能接受。

新疆很远,新疆人很近。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句话,确实,从南京飞往新疆要将近5个小时,这也是我在国内飞行时间最长的一次经历,但山河故人,人间值得。

这些天,我们一起牵手走过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国际大巴扎二道桥,人民公园,时代广场;一起看了三部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中国机长》;一起吃了胖老头新疆椒麻鸡,去了吐鲁番火焰山,交河故城,千佛洞;一起去了天山天池,马牙山……

清早九点多的航班从乌鲁木齐飞往南京,六点起床,六点半出门,与内地有两个小时时差的乌市还笼罩在夜色朦胧中,冷清安宁。出租车一路飞驰,仅半个小时就到了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排队、安检,排队、托运,排队,再安检。八点,我找到登机口,稍坐半小时,登机,真的要离开了,竟有些不舍。

我想,新疆,我还会再来,这里太美太大,这里也不再是远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