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新年快乐――――――儿时的年味

    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又快过年了吧。我在心里盼着它早日到来,但它真的珊珊而来,与我即将触面时,心中又升起无尽的感慨。

毕竟快40岁的人了,对于年的期盼,也就是能和家人团聚,能稍微地休息两天,不为工作上的事发愁而已。至于回老家,帮着老人准备过年繁琐的一切,虽然仍心有余悸,但也知道了,那是孝心的一部分。毕竟,身边的老人,越来越少了。自从母亲去世15年后,又目睹婆婆离去,心中已经放下对回家过年需要干很多事情的忌惮。

想着孩子们回家过年,也应准备提前买好新衣服,这样才会让他们开心点,思绪不禁又回到了儿时的年味。

那时,最快乐的时光应停留在过年的前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吧。因为要爆竹声中除旧迎新嘛。而我家开个小卖部,里边总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鞭炮,其中花炮种类更是繁多。每当这两天,父亲总是鼓动我去尝试燃放所有的鞭炮。当看到我身边很多小朋友环绕,我们一起快乐地奔跑,或小心翼翼点炮仗,或仰望礼花绽放于星空时,父亲总是站在一旁开怀大笑。我感觉,那一刻,他也变成了孩子。

而年近时节的母亲,却总是格外忙碌。整个腊月都是她最辛苦的时候。因为她不仅是一位母亲,得操持一家人的生活,她还是我们村方圆20多里唯一的裁缝。她得抓紧一切时间,给别人做衣服呀。特别是那些穷苦人家,只在镇上腊月13的赶集日才舍得扯回来一些布匹,让妈妈给他们全家做成新年衣服。送去的布匹多了,妈妈就更忙碌了,我记得每个夜晚躺在床上睡着了,梦里都是妈妈踩着缝纫机发出的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半夜睁开眼睛,看到最多的,也是妈妈弓着身子,伏在那里踩着缝纫机的背影,或者是她弯着腰在裁衣板上比比划划的姿势。

平时妈妈在干活时,总是哼着小曲的,感觉她很享受这一切,但随着年末的到来,小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我的指使越来越频繁。做饭,洗衣,洒扫庭除,几乎都落到我的肩膀上。有时听着每天来来往往进出我家的乡亲们对我勤劳懂事的夸赞,也不能消除我对这些家务事的反感。毕竟,一到年近,别的孩子放假就是玩,而我得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帮着妈妈干这干那。

我曾无数次地抱怨妈妈的无情,有时没事对她发脾气,有时故意做饭很慢,有时卫生整理不干净。对此,妈妈基本都会和颜悦色地提出批评,毕竟她也没时间搭理这些,但要是我太过分了,妈妈又会狠狠地说我两句了。那时我也在气头上,就会和她掰两句嘴,再狠狠地大哭一场。但哭过之后,自己的事还得自己干。

年节将至,我得围绕着母亲和家转悠。多少次看见母亲熨完一件衣服后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多少次看到她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下一件衣服的制作,多少次看到她对徒弟们手把手耐心教导的专注神态,多少次半夜醒来仍看到她伏身裁衣或蹬缝纫机的佝偻的身躯……这样的情景自我记事起,一直在眼前晃动了14年,直到2002年的那年冬季腊月12日,母亲终于倒下了,永远安息。

母亲最终没有熬到02年的那个年末。她走时,我没来得及再为她洗衣,做饭,打扫庭院,我甚至没有来得及见她一面,因为我在外地求学了,当时学校有重要任务,没有放假。我见她最后一面时,她已经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像安详地熟睡了过去。我拉着妈妈的手,竟然没有丝毫的悲伤。妈妈太累了,该歇歇了。我当时真的这样想。就在出殡的那一刻,我才感觉到胸口撕心裂肺地疼痛,哇地一声哭起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腊月17日葬礼仪式刚刚完毕,天空骤然飘起鹅毛大雪,一下就是7天。我和弟弟就在雪花纷飞中,走向亲戚朋友乡邻家,一家家登门谢孝。

年节将至,家里冷清了很多。再也没有了门庭若市的买东西取衣服的身影,没有了妈妈的歌声笑声和招呼声,再也看不到有人拿着挽联的账布向妈妈投来哀求目光的青年人,没有了拿着一碗豆子想委托妈妈给他孩子做件棉袄的老奶奶,没有了妈妈对我发号施令的吆喝声。以后的年末,照常要打扫卫生,洒扫庭除,蒸馒头,猪肉,但好像一切因为少了母亲的指使而显得有点索然寡味。

又到年末,年味渐渐从四周飘散而来。人们匆匆走向商场买衣服,买年货,买一切,而我除了给孩子家人添置几件必备品,其他的依旧是在家里打扫,张罗。只是每当新年的脚步越近,头脑中,妈妈忙碌的身影就会越清晰,甚至在梦中,都是她和人说笑着,唱这歌裁衣的情景。

妈妈,新年快乐。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https://www.jianshu.com/p/ee05f7eff678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348评论 4 35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06评论 1 28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191评论 0 23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295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06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07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07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1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48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3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34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4评论 2 247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0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27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03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54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