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深夜里教会我的事。

来重庆也近两个月了。

前龙带我去了许多有好玩的店,这令我越发的喜欢这座充满江湖气的现代都市。

重庆的白天是属于太阳的。

而重庆的深夜,属于江湖。没有食堂,只有江湖。

这座暴脾气的城市深夜,光膀子敞肚皮乱劈柴,声势比解放碑的喧闹大,滋味比洪崖洞的梯坎陡。

而那些胆敢在深夜中喘着热气的摊位,都是用独门手艺招揽门徒的堂口。

入堂口的暗语就是:“老师,重辣。”

电影《火锅英雄》剧照

1.

火锅是深夜里沸腾的荷尔蒙。

重庆的火锅,特别是那些栖身防空洞里的洞子火锅,是火锅界里的禁欲系大叔。抗战年代窖藏的杀气,现代都市酝酿的情节,混合燥热的麻辣烟雾和耳鸣的乱劈柴言子,绝对让你达到比任何LIVE HOUSE都潮湿的高潮。

这高潮持久弥新,一波接着一波,根本停不下来,潮红的脸颊,大汗的胸膛,无不彰视这场酣畅淋漓邂逅。

因此,正确选择一家能挑逗G点的火锅店,十分重要。

一般地道重庆火锅店,总会是躲在街角巷尾,不拘一格不拘小节,深埋在黑夜里,翘首等待一支红杏。

哦,不,也许根本就不需要躲藏,因为没有用的。你是那样拉风的火锅店,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逼仄的门店,油腻的地板,神乎其技的红油,还有那件老山城,都深深的迷住了我。

不管怎么说,你始终是我心目中的独一无二,风度翩翩的火锅王子。

洞子火锅、晓宇火锅和枇杷园火锅并列为重庆火锅界三大网红

每一家神奇的火锅店,都有一个脾气不好的老板和一个脾气更不好的老板娘,会吆一个面无表情的嬢嬢给你点餐,嬢嬢会把餐单扔在桌上,然后问你锅底要微辣还是中辣。

如果你说重辣,她会露出一丝不动声色的微笑;而你够胆蹦出“鸳鸯锅”和“耗油”两个词,你将会在嬢嬢冷漠的眼神中丧失所有的尊严。

嬢嬢是火锅店的灵魂,她的灵魂气息来自于灵魂川普。

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体验。

好比是无意间嚼碎的热油炸过的鲜花椒,你永远都无法忘却的触电般的感觉。

你若操一口普通话点餐,嬢嬢还是会操着正宗川普主动问你是否需要鸳鸯锅

火锅店是个众生云集的地方。

金链纹身的社会小哥,蹦迪宿醉的姑娘,朝天门的棒棒,身价亿万的老板,不管你是谁,没有座位都得蹲到门口等,手拿着排到天亮的号码牌,欲哭无泪。嗓门不大嬢嬢都不鸟你,毛肚烫老了都嚼不动,喊不起乱劈柴,让女人买单的都让人瞧不起。

火锅剥去了所有世俗扮相,臣服于它的人,只有两种身份:拉稀摆带的假打货和再整一件的兄弟伙。

火锅就是山城的法律。红油面前,人人平等。

对重庆儿女而言,没这么等过位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即使是外来人也一样。

2.

吃火锅是不数签签,吃串串才数签签的。

串串,是被精细化绑架的火锅,是随锅底逐流的烧烤。

原本只需草率摆盘的菜品,被操着川普的嬢嬢们玩弄于股掌,剁碎,揉捏,穿刺,放进前途未卜的冰柜,等待同样前途未卜的食客光临,结局是注定且升华了的,被吃掉亦或是成了心灵导师。

夜幕降临,那些被生活剁碎、被工作揉捏、被命运穿刺的人们陆续来到串串香馆子,准备吃掉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

没有在深夜撸过串串的人,不足于语人生。

串串有串串的规矩,乱劈柴就是其中一种。

你不管是不是重庆人,在串串的世界里,你都必须遵循它的法则。

湿滑油腻的瓷砖地是兵道,满满当当的冰柜前是战场,一大把香菜牛肉是丰厚的战利品,不顾脸面,敌意暗涌,眼疾手快,不择手段。

如果当你打开冰柜,四顾无人而面前居然放着整盘的香菜牛肉,那么事情只有两个可能:你是今夜被上帝选中的人,或者,你走进了一家被上帝抛弃的串串馆子。

只有这样吃串串的人,才是重庆深夜的王者

3.

治爱情如烹肥肠

那些个深情的百转千回的肥肠呀,搭配上热情似火的红辣椒,掺杂点期期艾艾的大葱头,辅以缠绵悱恻的欲火,慢慢的煎熬,慢慢的合体。

于是成就了这道荡气肥肠。

爱情就需要荡气肥肠。

因为好重口味这一口,重庆人对于爱情与肥肠的烹制是一样的。

也是多用触电花椒,火热辣椒,浓情红油等,正巧把肥肠的腥味和爱情的酸臭味去掉了,用重口味的调料把肥肠翻着花样儿地做。

就比如说麻辣肥肠,水煮肥肠,干煸肥肠,青椒溜肥肠,爱情肥肠,红烧肥肠、火爆肥肠、辣子肥肠,粉蒸肥肠……

烹饪好后入口麻辣鲜香,配上肥肠独有的口感,道道都十足美味。

肥肠是一种很特殊的食材。

一口下去口感细腻,入口延绵,香气四溢,满嘴流油~

仿佛一下子回到了18岁的那个夏天,你温婉如玉,我一身肥膘。

4.

烧烤摊的放纵不在于滋味,而在于眼泪。

而那些流窜在深夜,想用重庆老街安慰自己的人儿,都无法绕过烧烤。

街边烧烤摊是城市深夜的见证者。

重庆烧烤比东北烤串更多情,比西昌火盆烧烤更内敛。他们被端庄地摆在街边,仿佛站在鹞子丘背街,黑暗中争奇斗艳的大姐姐,等待口味各异的食客眷顾。

无论你是村里的廉价荷心,还是海归的高贵耗儿鱼,等待你的,都是铁架上残酷的炙烤。当煎熬到你失去脾气,失去生涩,烤成你曾经最讨厌的那副模样,你就可以被撒上俗气的葱花,迎接人生的咀嚼了。

鎏嘉码头的轻佻,两路口的豪情,小龙坎的暴躁,这城市深夜的每个角落,都是一种生活。

深夜,被烧烤统治的弹子石老街

小龙虾的高贵,凉糕的清纯,江湖菜的热辣,这城市深夜的每种食物,都是一个你。

新派江湖菜,特别不着调,就像你的人生。

我们总想着活成美好的样子,一路摸爬滚打,一路高歌前进,一头扎进了世俗里,再也无法抽身。

你嫌弃花椒的麻,你觉得它带走你了本味,你觉得你在摧残里升华。

而眼泪,滋的一声随着烟雾飘散在这座城市的夜空中,找不到痕迹。

这里的码头,扑杀了所有做作的故事;这里的深夜,藏着比白天后劲儿大的道理。

反正,来了你就知道,真的特别有意思。


晚风路过陶坛

吹散了酒香

我记得你所有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