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 外企那些年 (第八章)

第八章 杨坤再出山&杨坤与Linda重归于好

苦于没有合适的项目,高明志整天一筹莫展。

虽然那本来白白流走的200万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口袋。

近两年来,由于政府投资转型和反腐的缘故,凯利医疗就做了一个项目,不过也总算是把这两年坚持下来了。

想想当年和DA马威合作的日子,项目多如牛毛,加上DA的产品技术优势,挣钱就像弯腰在地上捡一样。

自从在杨坤的帮助下,从沃尔顿手里拿来DA整个华东区的授权,整整三年的时间,高明志赚到了目前所拥有的一切,而之于现在的窘迫,那些辉煌的过往是可望而不可及了,遥远的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直到有一天,杨坤的突然到访,再次点亮了高明志重生的希望。

周末的下午,高明志百无聊赖的在办公室呆着,随手翻着几本过期的杂志。门外此起彼伏的敲门声把他从暂时的混沌中惊醒。

高明志急匆匆开门。

杨坤伫立在门口,坏坏的笑着,不吱声。

“啊?您怎么来了?”面对年未曾谋面的杨坤,高明志近乎惊讶到嗓子眼了。眼前这个杨坤,活脱脱变了一个人。一身休闲的装扮,肤色略黑,身形健硕,神情气爽,完全没有了当年疲惫苍老的感觉,倒像是时光倒流了10岁。

“怎么,高总不欢迎?”杨坤爽朗的笑着,来了个拥抱。

高明志明显感觉到了杨坤的轻松和快乐,也顺势抱了上去。

“您怎么不打个招呼,好去接您啊!”高明志迎杨坤进屋,依旧惊魂未定的样子。

“呵呵,不请再来,没礼貌了点哈!”

杨坤坐定,高明志直勾勾的看着他,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想问点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高总,别紧张,我早就不是DA的了。”杨坤打趣。

“对,对啊。都半年没有看到您了。您忙什么去了?”

“旅游,自助旅游,出去放松下!”

“您可是越活越年轻了,您看着肚子都没有了!”

“还行吧,这两年每天坚持锻炼身体!高总这边怎么样,生意还好?”

“杨总,可别提了,生意比您在的那会差远了。这不,半年就做了一个小单子,刚刚能够维持公司运营!这两天正愁着去哪里找点合适的项目呢!”

“哦,这样啊。没想,现在的市场环境越来越恶劣,生意是大不如前了!”杨坤感叹到。

“对啊,加上最近DA的销售政策变化,凯利医疗的授权区域就剩了两个地级市,根本没有什么项目发生。前些日子,还扣除了一大笔定金,真是苦不堪言啊,像当年杨总在的时候,那时候真是好日子啊!”

“时代变了,我们也得跟着变!”

“别提这些糟心的事了,老哥您这半年除了旅游就啥也没有做?”眼前这个如焕发新生的杨坤让高明志充满了疑问。

“没有,的确啥也没有干!不过,现在想干点什么了,毕竟年纪还不大,再不做事人就废掉了。”

“那杨总有啥打算?想干点什么呢?”

“这不,今天就登门造访来了嘛,和高总合作,怎么样?”直觉是时机说明来意了,杨坤清清嗓子说到。

“和我合作?”高明志愕然。

“怎么,瞧不上和我合作?”

“不,当然不是,只是不知道老兄说的合作是什么?”高明志在得知杨坤来意后,毅然一头雾水,他实在想不到杨坤葫芦里到底装着什么药。

“入股你的公司,怎么样?”杨坤诡秘的笑着,等高明志的答复。

“别开玩笑了,老哥,你哪能相中我这个小破庙!”高明志笃信杨坤不过是随便开个玩笑。

“不是开玩笑,这次来我就是和你谈谈细节的。”杨坤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顺手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却看不清楚写了些什么。

“啊?”高明志惊魂未定。

“老弟先别急,我今天就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和你商量下,具体你怎么决定呢,先听我说完再说。”

高明志有点迷惑,却又迫不及待。

杨坤按照自己既定的思路和想法,把近半年来对市场的看法,DA和竞争对手之间的差异,自己和高明志的优劣势,目前华东区进行和未来两三年的即将发生的项目,和高明志的合作模式一一做了详尽的分析和介绍。

这些在高明志脑子里永远缕不清的数据在杨坤这里如此的简单明了,头头是道。除了不住地点头,高明志着实不知道说点啥。

眼前这个气定神闲的DA前高管,的确是名不虚传。

就算杨坤离开DA这么久了,圈子里对他当年叱诧风云的故事依然一传十,十传百的津津乐道着。

俗话说,一个伟大的人,就算离开了这个圈子,但圈子依然离不开他,之于华东医疗圈,杨坤就是那个名副其实的传说。

杨坤也似乎找到了当年在DA,当着近1000人做业绩汇报的感觉,讲到动情处,也抑扬顿挫起来。半个小时的时间,杨坤似乎没有给自己预留喘息的机会,一口气讲完了。

“老弟,你觉得怎么样?”杨坤意犹未尽。

“非常精彩,老哥怎么可以有这么详尽的数据?这分析也太符合现实了!”高明志惊叹到,一副望尘莫及的仰羡。

见高明志一时也说不出啥有实质意义的言论,除了拍马屁。杨坤决定先行离开,给高明志足够的时间去考虑自己的提议。杨坤起身道别:“别急着给我答复,老弟好好想想,我回家等你的答复。”

“您这就走了?”杨坤这个不速之客的突然道别让高明志有点乱了阵脚,在刚才如此庞大的信息量里还没有缓过神来。

“对,走了。到时间去锻炼了!”杨坤起身往外走,没有让高明志挽留的意思。

“好歹吃个饭吧!”

“不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杨坤说完,关门走了。

留下瞠目结舌的高明志,他使劲拍拍脑袋,确认刚才不是做梦,或者撞见了鬼。回到办公室,看到那份杨坤留下的文件,高明之才确认刚才发生的的确是事实。

杨坤自然没有去锻炼身体,离开高明志办公室就叫了出租车去机场。

晚上,他约了马威。

半年前自己从DA离职,也算是服气离开的。几个月时间里,他只身去了许多地方,大都是当年一直向往却没有时间成行的。

或许是见识多了,也或许是时间长了。慢慢的,他的心结一点点打开。他发现半年的时间,他洞开了太多的事情,包括金钱,包括名利。

此回再次出山,不过是去完成自己一个未了的心愿,他只想给自己做事,看看自己到底能有多大的能量。而和DA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他最好的突破口。

几个月前,他坐实自己自己创业的想法时,便给一商务部的同事打了电话,要了些包括代理商分配,产品价格和配置,组织结构调整的信息。

那个同事本以为杨坤要跳槽到竞争对手公司的,不由分说把手头的资料整理完毕就发给了杨坤。

而对过多的细节,她也没敢过问。即便,杨坤已经离开DA半年了,办公室的女人么对他还是充满了怀念和敬畏。

早早的马威就赶到了约好的饭店候着,飞机晚点的缘故,杨坤整整晚到了一个小时。

半年来毫无音讯的杨坤突然出现,马威的心里七上不下的,他不确信杨坤的来意,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单纯的想自己了。

杨坤来了,一身轻便的运动服,身体越发的健壮了。

“杨总,好久不见!”马威起身和杨坤握手。

“好久不见!”杨坤附和。

寒暄完毕,两人面对面坐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吃什么?”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到,试图打破这种尴尬的沉默。

等菜的功夫,还是马威先开口了。

他问了许多杨坤这半年的旅行经历,顺带讲了一堆DA的故事。

杨坤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满脑子都是如何张嘴要整个华东区授权的事情。

马威终于提到了代理商整顿的事情,杨坤马上夹缝插针:“我也听说了公司的政策,这两天正准备成立个公司,自己做做代理商看看!华东区的授权给出去了没?”

“华东区?莫非杨总想好了自己做?”杨坤竟然觊觎整个华东区,这个野心让马威着实吓了一跳。

“是的,今天我找你就是问问这事!”

“哦,还没,这两天正在弄呢!不过……”

“不过什么?”杨坤看出了马威的迟疑,追问到。

“不过,华东区现在由王栋负责,他那边进展到什么程度我不大清楚。”马威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拿王栋出来揶揄杨坤。

“哦,你看我都忘了规矩了!我应该先找王栋的!”杨坤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杨总,我明天就打电话问问王栋,回头给你电话!”

“行,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睡觉了!你也早点回。”即便早已不是马威的上级,杨坤说话的口气一时半会还是改不过来。

回家的路上,马威一直盘算着如何回复杨坤,毕竟关于华东的授权,自己早就盘算好给到自己入股的那家代理商。杨坤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让自己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杨坤将上午和高明志谈话的细节回想一番,生怕漏了什么细枝末节,按照他们多年和代理商和客户打交道的经验,这件事情成功把握还是很大的。

以代理商逐利的本性,高明志应该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让自己咸鱼大翻身的机会。

高明志拿着杨坤准备的合作方案,逐条逐条的分析,毕竟杨坤提出的是以200万的价格收购凯利医疗高达49%的股份。

按照DA筛选代理商的标准,刚刚成立的公司是绝无可能的。而这也正是杨坤愿意白白浪费200万和自己合作的直接原因。

以杨坤在DA常年积累的人脉和对DA业务运营的了如指掌,加上现在身处要职的马威和王栋,怎么算,这比交易对岌岌可危的凯利医疗而言,都是各不错的选择。

捉摸了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高明志终于下定决心和杨坤合作,而且为了表达诚意,他决定将51%股份给杨坤,而这场合作也奠几乎定了杨坤在凯利医疗的主导地位,即便身处幕后,也能执掌乾坤。

在得到高明志口头应允后,杨坤火速赶往华东,连夜签署了购买和合作协议。

而,接下来要做到事情就是和华东区负责人王栋商量授权区域的事情了。自从上次与马威见面后,杨坤迟迟没有得到他的回复。

作为华东区的负责人,所有的代理商授权流程必须是王栋提出,并且签字的。对杨坤而言,面对这个亲自招聘进入DA的王栋,与其说是商量授权的事,还不如说通知更为恰当。

但,见面之后的谈话并不如杨坤想象的那么顺利和简单。

为了避人耳目,杨坤约了王栋在远离公司的咖啡厅商谈。面对突然出现的杨坤,惊讶之余,王栋还是一如既往的谦逊和客气,俨然一副当年下级对上级的毕恭毕敬。

杨坤觉得不需要绕弯子,几乎没有什么俗套的寒暄,落座后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听完杨坤的计划,王栋脸上的表情突然之间变得异常尴尬。

华东是自己在DA辛勤耕耘过的地方,而且作为DA的优势区域,王栋本打算在下个季度的区域调整的时候安插自己的代理商的来做的。

毕竟这么多年,作为DA的普通销售,除了工资和奖金,他也没有捞到什么。

猛然之间听到杨坤的要求,王栋一时间没有了主意。

“怎么?你另有打算?还是已经划给了别人?”杨坤当然看出了王栋的尴尬,平静的问到。

“没,这倒没有!下个季度重新划分销售区域,我还没有完全想好!”王栋依然像原来一样,一副局促的表情。

“那就好,过两天我就把授权需要的文件给你准备齐全!”杨坤的口气倒像是下命令。

“好的,杨总,我回去就让秘书把需要准备文件的清单给您发过去。”王栋无奈的说到。

“好!另外这两个区域现在负责的销售是谁?”杨坤补充到。

“是赵睿!”

“电话号码没有变吧?”杨坤问。

“没有,需要她给您电话吗?”

“不需要,我加盟凯利医疗的事情最好不要让她知道。”杨坤嘱咐到。

眼看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王栋起身提议请杨坤吃饭。

“算了,下次吧,我和凯利医疗的高明志有约!”说完,杨坤起身走出咖啡厅。王栋到前台接了帐,自己打车回到办公室。

回想着杨坤几乎无需掩饰的霸道表情和言谈,王栋的心揪着生疼。这个令自己措不及防,却无法推却的安排,加上自己的本来的如意算盘被完全打乱,王栋着实没有了主意。

面对一个曾经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杨坤,似乎除了答应,也没有别的选择,但是想到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份囊中之物,王栋又变得开始犹豫了,毕竟现在的DA人事变动如此平繁,对自己而言,这或许是最后一夜暴富的机会。

捉摸了两天时间,王栋还是决定铤而走险,找了个机会,偷偷的告诉William杨坤入股凯利医疗的事情。

William没有做任何评论,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知道了”。

财年第三个季度刚开始,第一批代理商在季度初就顺利的拿到了DA签发的代理授权证。

华东区几个优势区域被王栋和马威指定的代理商瓜分殆尽,而凯利医疗没有分得任何残羹剩饭。

凯利医疗的授权迟迟没有发下来,眼看着有几个项目立项启动,原本气定神闲的杨坤有点毛了,三番五次打电话催促王栋抓紧督办授权的事情。

王栋表面上应着,却也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不出王栋所料,William以凯利医疗业绩不好为由,拒绝在授权申请上签字。得知结果的马威狐疑王栋将杨坤入股凯利医疗的事情透露给William,却没有当场戳破,只好假装无可奈何第告诉杨坤这个始料未及的结局。

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其实自己入股凯利医疗的事情已经在圈内沸沸扬扬了。William知道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杨坤反倒安慰马威说他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了,毕竟也不是最坏的结果。

而他在等DA授权的同时,已经和当年DA的前任CEOBen取得联系,以凯利医疗的名义拿到了一个MT整个北方区的代理权。

杨坤两手准备的做法,让马威惊叹之余,越感自愧不如。

CEO Ben离开DA后,辗转到了MT,当上了MT亚太区总监。杨坤决定创业

以来,辗转找到了Ben。听完了杨坤在DA的遭遇,这个前上司果断答应帮忙争取MT的授权。

只是杨坤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大礼包等着自己。

自觉傍上大腿的高明志整日和杨坤泡在一起,跟进项目,请教经验,却从未提及杨坤为什么离开DA。

这个结在高明志心里很久了,迟迟不好意张嘴。

一天,饭饱酒足后,高明志搭着杨坤的肩膀:“老哥,弟弟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离开DA?”

“没有位置了呗!”半年来,这些过往于杨坤而言早已风轻云淡。

“那为什么?当年不就说好是你吗?”

“哪有,只是自己觉得是!”杨坤苦笑。

“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高明志问。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马威说是因为我!”高明志满嘴酒气,声音很大的说到。

几个月前,王栋以区域管理为由削减掉凯利电子很多优势区域,高明志不满,心存侥幸的去找马威帮忙。

不聊,马威不仅没有收自己的礼物,还义正言辞的说杨坤都是被你害的!

高明志手舞足蹈的说着当时的故事,一边咒骂马威翻脸不认人,一边哀叹自己走了霉运,还连累了杨坤。

略有醉意的杨坤被高明志的一番话惊醒了,虽说自己曾经有那么点猜忌,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在DA,谁都可以害自己,唯独马威不会!

杨坤一直这么认为,直到高明志的故事讲完,他才找到醍醐灌顶的感觉。

只是,就算这样,自己有能把马威怎么样?

现在的马威位高权重,而自己反倒变得低三下四,竟然从马威那里奢求一份授权书。

Linda!搞明白来龙去脉的杨坤情不自禁的想到了Linda,这个曾经深爱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只身来到B市,陪自己一起加班,一起吃饭,甚至把第一次都留给自己的女人,就那么被自己决绝的赶走了,从此杳无音讯。

她现在怎么样了?

杨坤竟然想不起Linda的样子,那张模糊的脸像在遥远的上辈子。

他甚至删除了Linda的手机号,强迫自己忘记了她所有的好。

心被撕裂的感觉袭来,杨坤恨不得马上回到B市,然后傻傻的站在Linda的楼下,好好的陪个罪。

受够了整日被Emma折磨的Linda,终于找到了心仪的公司和职位,下个月就可以办理入职手续了。

自从提交了离职申请,Emma没有批准她的休假,而是让她在办公室培训William新招来的继任者。

每天晚上,Linda回到家都很晚。

不过,她无比喜欢现在的加班,哪怕再晚,一个月之后重生的希望都可以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驱逐的得无影无踪。

远远的,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楼下,身形像极了杨坤。

“我一定是眼花了!”Linda一边说服自己,一边往前走。

“Linda!”熟悉而浑厚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是杨坤,这个就算死也不会忘记的声音,顷刻间把Linda拉回到那段自己不愿意回首的过往里。

“你?”Linda故作镇静,直直的盯着杨坤。

“Linda!”

“你怎么在这里?”自然明白杨坤的来意,Linda还是面无表情的问到。

“我想找你聊聊,现在方便吗?”

“有什么事现在说吧!”

“可以出去说吗?”

“不用了!就在这里吧!”

Linda冷酷的像另外一个人,陌生的让杨坤感到害怕。

“上次,是我不对,我冤枉你了!请你原谅!”杨坤站在那里,像个犯错的孩子。

“知道了!”

“你能原谅我吗?”

“不知道!”

“你能再给我次机会吗?”杨坤追问。

“太晚了,我要回家休息了,你也回去吧!”Linda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楼道里,黑乎乎的,Linda的泪水模糊了双眼,连楼梯都看不清楚了。

就这么原谅他吗?

就这样重新接受他吗?

过往的伤害一幕一幕盘旋在Linda的脑海里,半年来,不记得多少次自己从这样的噩梦中惊醒。

杨坤的出现这么措不及防,她没有做好准备,所以只能落荒而逃。

自从与杨坤分手以来,她想了很多。

在那一场本就不平等的爱情里,明明是自己高攀了杨坤,所以,自然被怀疑,被抛弃。

不被珍惜和认可的感觉让一直优越感爆棚的Linda越发的怀疑那段关系。

即便自己打小学习成绩优异,读了重点大学,进了500强外企,在同龄人中也算得上佼佼者,但是,在杨坤那里,她就是那个跪舔了的秘书。

所以,时间越长,她打心底早已结束了那段关系。

而这次果断的离开DA,去另外一个公司做行政运营总监,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有的时候,她也想,如果自己当时不是杨坤的秘书多好,可以平等的站在一个层次谈一场门当户对的恋爱,结局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吧。

失魂落魄的杨坤目送Linda离开,见她没有回头的意思,也就没有追上去。

出租车上,杨坤给Linda发了长长的短信,而Linda的电话号码,还是他早晨从其他同事那里要来的。

“好的,知道了,晚安!”Linda短短的回了一句,便没有了回音。

Linda突然之间长大了,不再像个小姑娘一样缠着自己,也不会兴高采烈的扑到自己的怀里。

就这样失去她吗?

杨坤不舍,却找不到行之有效的办法。

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杨坤越来越坚信这句话是多么的有道理。

正式加盟凯利医疗的杨坤,在很短时间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肆招兵买马,闻讯而来的赵睿主动请缨,要求加入凯利医疗。

自打销售政策调整以来,赵睿被安排负责华东区的两个地级市,工作地点也从华东的省会变更到了地级市,离家虽说不远,但是只有周末才可以回去。

按照DA的规定,公司担负她在工作地点的房租及每个月往返的车票费用。但是,大部分时间,她得在当地配合代理商深耕细作。

与赵睿合作的代理商是王栋的亲信,一点不把赵睿放在眼里。

赵睿在DA十几年,客户关系相当深厚,所以一直盘踞着当地近80%的市场占有率。

几乎所有的项目,只要赵睿出面,DA就不会空手而归。

半年来,赵睿陆陆续续做了几个订单,都由代理商出面与客户签订合同。至于其中多少的利润,她从来不知道,代理商不讲,王栋自然也不会告诉她。

所以,除了固定的项目奖金,赵睿从来没有拿到过任何好处。

最令她难过的是,自己辛辛苦苦争取来的项目,在中标之后就成了代理商和王栋的囊中之物,而他们甚至连声谢谢都没有说过。

加之DA越发严格的报销规定,赵睿很多的日常费用都没有办法顺利报销,三番五次求助于代理商的经历让她越发想离开DA。

在获悉杨坤正式出山后,她就果断联系了杨坤。

赵睿的到来一点都不意外,杨坤原本就打算去找赵睿的,没料,自己还没行动,她到自己找上门来。

两人的谈话很是干脆利索,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在交换完毕彼此的境遇和想法后,两人一拍即合。

杨坤给出了市场上最好的薪水,整个华东区和10%的公司股份,远远超出了赵睿的预期。

赵睿的离职申请像一颗炸弹,王栋慌了,没有赵睿撑着场面,真个华东区就是一团乱麻。

自己刚刚上任不久,人员也陆续到位。

但是,单单靠李萍萍和新入职的那几个销售,别说实现公司要求的增长,能不能完成任务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王栋问赵睿离职后的打算,她只说太累了想回家休息,便没了下文。

直到一个月后,王栋才从代理商那儿获悉赵睿早已加入了凯利电子,拿着新名片分发到了所有的新老客户。

王栋找马威寻找对策,无奈马威也是分身乏术,毫无头绪。

杨坤作为MT的北方区代理商,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把整个医疗市场搞得天翻地覆。

很多DA原本很有把握的项目,不是被临时叫停,就是直接推迟或者取消招标程序。

马威整日被William叫到办公室汇报项目进展,却毫无对策。

整个北方区像一潭死水,马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不知如何是好。

而,比马威更加心急火燎的王栋更是没有了章法。

赵睿的加入,让凯利电子火速地占领了DA在华东的所有优势区域。王栋的代理商,不知多少次去拜访客户时吃了闭门羹。更有甚者,医院院长直接把销售的名片撕个稀巴烂,叫嚣着让销售滚出办公室。

连续几个月没有新订单的王栋,越发没有底气去面对William的盘问,所以,好几次管理会议都佯装身体不适,没有参加。

眼看着占据DA大中华区半壁江山的北方区半年来毫无斩获,William与马威数不清谈了几次话,却也无济于事。

杨坤的凯利电子像装备精良的部队长驱直入,把DA打的落花流水。

慢慢的,很多DA的签约代理商私下偷偷地帮杨坤走货,苦于没有证据的马威敢怒不敢言。确切的讲,他已经没有了发怒的资本。

这些曾经对自己唯首是瞻的代理商选择现在倒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没有主动与DA解约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William原本想着在上次代理商定金风波平复之后,好好大干一番,在Eric面前立大功的,但这场始料未及的风暴把他搞得异常狼狈。

每次的亚太区管理会议上,除了无数次重复这些理由,也找不到什么突破口。过去的风光无限也就自然而然的消失殆尽了,换来周围平级的一阵唏嘘。

整整半年的时间,由于北区的沦陷,即便南区的市场再强劲,DA大中华区也几乎没有增长可言。

华东区稀稀拉拉的几个小项目连办公室租金都支付不了。

在连续下滑的业绩和毫无复活端倪的市场环境面前,William再也坐不住了。

再一次管理层会以上,按照公司的考核标准,William下令收回了王栋的帅印,降职为代理销售总监。

被降职的王栋,心情郁闷到了极点,却不知道讲给谁听,只好去找赵睿。

赵睿客气的接受了他的邀请,却果断拒绝了王栋提出的条件。

王栋试图用自己代理商的利润分成和DA的大平台来说服赵睿回归DA,不料,赵睿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末了还说,自己工作根本就不是冲着钱来的。

眼看无望的王栋灰溜溜回到办公室,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李萍萍来了。

自从东大分院项目失败之后,李萍萍就鲜有机会出现在办公室。

今天她找王栋是汇报另外一个项目的。虽说金额不大,但对王栋而言也算是个救命稻草。

李萍萍草草的说了项目的大概情况,然后让王栋定夺如何申请考察和出差的费用。

像往常一样,王栋打电话吩咐代理商准备好行程和费用,没聊,代理商老板以现金流出了问题拒绝提供项目支持。

半个月后,这个项目以DA落败而告终。而一举夺标的MT,其背后的代理商是谁,王栋比谁都清楚。

可惜,名字不同就算法人是代理商老板的老婆,王栋也无法出面追究。

大获全胜的杨坤让办公室前台安排了团队的国外旅行,一行人近100个,浩浩荡荡的出发去巴厘岛度假。

出发的当天,赵睿把机场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不会吧,Linda这家伙也在巴厘岛!”赵睿拿来手机让杨坤看。

“这么巧啊,赶紧问问她,在哪里,见个面!”杨坤假装若无其事的说到。

看赵睿的表情,杨坤笃定她还不知道自己与Linda的关系。

从上次被Linda果断拒绝后,杨坤也去楼下等了次。可惜人没等到,却被告知Linda早已离职搬了家,但至于在哪里,诺达的B市他根本毫无头绪。

他发了信息给Linda,可是所有的询问都石沉大海般,毫无反馈。

“好久没和她联系了,最近忙疯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找到男朋友没?”赵睿自言自语。

“难道她找到男朋友了?”话说出口,杨坤才发现自己用错了词。

“怎么还难道,她都快30了,再不找就嫁不出去了 这姑娘,不知道为啥,这么多年一直单着。原来有多少人追啊,都被她拒绝了,哎,不知道怎么想的!” 赵睿感叹。

“约,你现在就约她,晚上一起吃饭!”杨坤迫不及待地吩咐到。

“好!”

赵睿发来了消息,正在开会的Linda兴奋极了。

自从离开DA,她已经很久没有和赵睿联系过了,如果不是朋友圈一封离职信,Linda根本不知道赵睿也离开了DA。

她知道赵睿加入了凯利医疗,但没料她和杨坤在一起。

她果断的答应了Linda的邀请,商量妥当会面地点,接着开会。

来新公司半年了,Linda早已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这个进入中国不久的外企,虽然在业界一直处于顶尖地位,但是业务范围小的原因,加上所有的管理层不过50人左右。

人事简单,做起事情来也就方便多了。

Linda的顶头上司是个海归,年纪与自己相仿,整个公司的员工都比较年轻,85后的Linda已经算是公司年龄最大的员工了。

习惯了早请示晚汇报的Linda,刚开始真有点不适应。这些年轻人之间几乎没有上下级之间的界线,也就少了隔阂和猜忌。

慢慢的,她就融入了这个地方,自己也好像年轻了不少。

Linda所在中国区,半年来业务突飞猛进,提前两个月超额完成半年的业绩,所以公司总部特地为他们安排了这次巴厘岛之旅。

还真挺巧,缘分啊!

她回赵睿。

晚上,Linda来了。杨坤和赵睿肩并肩站在酒店门口的沙滩等她。

Linda比原来更消瘦了,过膝的长裙里空荡荡的,但是精神状态却异常的好。

Linda和赵睿打电话,抬头看到了杨坤。

“你终于来了!我都想死你了,快让我看看美女!”赵睿冲上来,抱着Linda就是一顿猛夸。

杨坤木木的站在旁边,窘迫的冲着Linda挥挥手。

晚上,杨坤做东。

沙滩上,烧烤架已经支起来了,100多人的团队,把酒店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男女销售们可了劲儿的嗨,大桶的扎啤很快就底朝天了,酒店一晚上加了很多次。

赵睿和Linda坐在一起, 两个女人的嘴像开了闸的洪水,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杨坤插嘴的机会。

每次趁着没有人敬酒的空档,杨坤就偷偷溜到她们这里,可惜两个女人根本没有让他们加入的意思。

晚饭结束,杨坤都没有落得和Linda说话的机会。

和在DA时候一样,Linda与赵睿回酒店,挤在一个床上睡觉。

自知无趣的杨坤目送两人回酒店,然后偷偷给赵睿发了短信:你出来一下,有事找你。

“明天吧?”正在和Lina聊得热火朝天的赵睿回到。

“不行,得现在!”

杨坤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赵睿笃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立马起床,让Linda早点睡,然后就直奔海边。

杨坤坐在那里,出奇的安静。

“怎么了,杨总?那个项目出了问题?”赵睿火急火燎的跑过来问到。

“不是,不是项目的事!”杨坤局促极了,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讲。

“那什么事?”赵睿被杨坤的回答搞得莫名其妙。

“是Linda!”杨坤的声音很低。

“Linda怎么了?她好好的啊!哦,我明白了,你想让Linda回来,假如凯利电子吗?我这就和她讲!”赵睿觉得自己猜对了杨坤的心思,颇为得意。

“不是,是另外的事情!”

“嗯?”赵睿迷惑的看着杨坤。

“我想让你帮忙,让Linda回到我身边?”杨坤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what?”毫不知情的赵睿显然被惊到了,不知道如何作答。

杨坤自然知道躲不过赵睿的盘问,只好把这一年来的事情和盘托出。

“好啊,隐藏的够深!你说吧,给我什么好处!”捏了杨坤把柄的赵睿顿时神气起来。

“你说吧!什么都行!反正我现在是走头无路了!”说完了,杨坤反倒轻松了许多。

来巴厘岛的飞机上,杨坤就想好了。

如果Linda不给自己机会,就只有求助于赵睿了。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己是决不能错过的。

认识几年,习惯了杨坤叱咤风云的样子,这个眼前羞答答恨不得钻到地缝里的杨坤,让赵睿觉得可爱极了。

她故意挑衅:“如果Linda不答应,我也没办法哈,反正,秘密我是知道了。你也知道的,我这人的嘴很不稳定的!”

“好了,别开我玩笑了,赶紧去办事!”杨坤催促赵睿离开。

Linda躺在床上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今天看到杨坤的情景。赵睿被杨坤叫走了,也不知道会聊什么。

聊自己和杨坤的事吗,还是单单是工作?

她想不出来,但也睡不着。

赵睿回来了,一脸的坏笑。

“你回来了?”Linda起身问。

“嗯,说吧,我也不自己问了!”

“说啥呀?”

“装,接着装!”

“有什么好装的!”

“别,杨坤可都和我说了!”

“他和你说啥了?”

“除了搞定你,还能说啥?”

羞愧难当的Linda顿时红了脸,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

赵睿顺势坐过来,挨着Linda把杨坤刚才的想法和盘托出。

“他真这么想?”Linda惊愕的问到。

“那还有假,莫非我能杜撰出来?”

听完赵睿的转述,Linda把这些年积压在心底的秘密一五一十的讲给赵睿听。

“傻丫头,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喜欢的就去争取!”赵睿搂着泣不成声的Linda。

“可是,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次接受他!”Linda疑惑的望着赵睿。

“不试试这么知道?”赵睿的说客功力向来一流,所以,搞定Linda自然不在话下。

兴许是卸下了重担,也许是哭累了,Linda没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Linda回去单位预定的酒店开会。

晚上,从赵睿处获悉确切的地址的杨坤驱车过来。

会议刚刚结束,拿着电脑走出会议室的Linda与门外的杨坤撞个满怀。

“Linda我想找你聊聊!”杨坤跟在Linda后面,一路小跑。

Linda不回头,径直往房间走去。

趁Linda开门的空档,杨坤挤了进去。

“你出去!”Linda转身下了逐客令。

杨坤不说话,走上前,把Linda紧紧抱在怀里。

“你放开我!”Linda挣扎,却被抱得更紧。

“我不会再放开的,永远不会!”杨坤的吻着Linda的头发,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不要这样!”Linda试图挣脱,却早已没有了力气。

这个迟来的拥抱,自己盼望过无数次,就这么措不及防的来了。

还是原来的温度,还是原来的气息,她舍不得离开。

Linda顺势抱住了杨坤,情不自禁的啜泣起来。

“对不起,都怪我!对不起!”杨坤托着Linda的脸庞,一下一下吻掉Linda的泪水。

沙滩上,和杨坤早已商量好的赵睿正在和销售们热火朝天的准备着,这场意料之外的求婚仪式让他们充满了期待。

杨坤载着Linda来了,销售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杨坤拉Linda下车,一起走到了海边。

杨坤让Linda闭上眼睛,在沙滩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心。

赵睿送来了花束,里面有杨坤今天特意买的求婚戒指。

“好了,睁开眼睛吧!”Linda不知道这个一本正经的杨坤今天为什么故弄玄虚,不过还是听话的任他摆布。

眼前,杨坤单膝着地,举着一捧自己钟爱的粉色玫瑰。

“嫁给我吧!”

杨坤的话音刚落,没等Linda反应过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跑过来,围着他们大叫:嫁给他,嫁给他!

Linda喜极而泣,点头表示同意。

“不行,得大声说出我愿意!”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声音,一众人等跟着附和。

“我愿意!”

杨坤起身,从花束里找出婚戒,Linda伸手,戴了上去。

“亲一个!亲一个!”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

杨坤低头,狠狠的吻了上去。

杨坤和Linda订婚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马威的耳朵里。

杨坤回到B市没多久,马威就找上门来。

杨坤无意决绝马威的邀请,欣然赴约。

和原来一样,马威热情的忙前忙后,当然不忘恭喜杨坤和Linda有情人终成眷属。

“马总,找我什么事?”

听到杨坤如此生分的称呼,马威的心顿时凉了一截。

是啊,自己到底找杨坤什么事?是打听他已经知道自己背后做了手脚,还是央求他在项目上手下留情?

在约杨坤之前,马威自己根本没有想清楚。

“没事,能有什么事,就是好久不见了,一起见面聊聊。这么长时间不见,我都想你了!”

“是啊,忙啊,最近超级忙!”

马威和杨坤就那么面对面的坐着,不知道从何聊起,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自知无趣的马威找了个理由,起身离开。

DA北区的业务迟迟没有起色,南区的市场也下滑严重,William不得不频繁的参加各种会议。

经过了几个季度,美国总部似乎已经不再相信William的说辞,而Eric的辩驳也无法说服DA高层。

开源不成,总部自然会想到节流。

Eric试图说服总部暂缓执行裁员计划。只是,他再信誓旦旦和苦口婆心的说辞也无法阻挡美国总部的决定。

新财年,大中华区所有的涨薪计划被驳回,固定工作制的办公室员工不再享受加班费用,整个大中华区削减10%的人员配备。

裁员计划还在酝酿中,William早早的从Eric那里听到了风声。

而此时,由于身体原因,William的老婆从单位办了内退,一个劲地鼓动William办理投资移民,去澳大利亚陪读正在上高中的女儿。

眼看着DA日益江河日下,William很快也就萌生了退意。

他不想让这次失败的职场经历给自己光鲜的履历抹上一笔厚厚的黑色记忆,所以,勇退应该算的上明智之举。

在决定离职的第二天,他就和Eric谈了很长时间。

Eric向总部为William申请高达200万的离职补偿。

很快,William向整个大中华区发出“my last working day in DA”告别信。

收到邮件的时候,秘书Helen才得知William要离开了。

她推门进了William的办公室,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像个被抛弃的小猫。

虽说结婚一年以来,她和William之间就没有了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但是,在她这里,还是爱着William的。Helen眼角带着泪花,一声不吭。

“怎么了?”William故作若如其事的表情。

其实,自从Helen结婚以来,他就有一种被遗忘的感觉。只是,处于男人的面子,他没有提起过。

加上自己每天得处理形形色色足以令他抓狂的事情,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顾及自己和Helen之间的那点儿女私情。无论如何,Helen每天就那么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想看的时候只要稍稍抬一下头就可以了。

他原本打算提前告知Helen的,转念想想或许Helen已经全身心投入到婚姻生活里面去了,就觉得没有必要再节外生枝了。

可是,眼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Helen让自己又一次不知所以然了。

“你要去哪里?”Helen开口质问。

“去澳大利亚,办理了移民,下个星期就走了!”William的声音低级了,活脱脱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好吧,我知道了!祝你好运!我出去了!”Helen抹抹眼泪,转身就走出了William的办公室。独留一个目瞪口呆的William,一时间缓不过神来。

下班的时候,不,确切地说是William即将永远离开DA的时候,William走出办公室,和Helen淡淡地说了声再见。

Helen抬起头,嘴角挤出了两个字“走好”!目送姗姗离开的背影,Helen忍不住哭出声来,而这一幕恰巧被下班路过的Emma看在眼里。

“怎么了,亲爱的?”Emma走过来关切的问到。

“老板走了!去澳大利亚,不回来了!”Helen紧紧抱着Linda,像个受伤的孩子。

“傻丫头,老板走就走了,哪有不走的老板!”Emma抚摸着Helen的头,不明就里的安慰到。

难过到极致的Helen打电话给Linda。

其实自Helen来到DA,她和Linda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即便Linda离开了DA,工作中或者感情上碰到问题,她还是会找Linda。

关于Helen和William之间的那点恩怨情仇,Linda自然了如指掌。

Helen结婚之前,Linda就规劝Helen尽早彻底放弃William的。

原本以为,结婚之后的Helen已经从当年的感觉中走出来了,没想到还是如此的不舍。

“嗯,我知道,可就是忍不住!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傻了?”Helen抬头问。

“还有点傻,是非常傻,傻丫头!”Linda抱着Helen奚落到。

“亲爱的,我给你说件糟心的事吧,把我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你开心下,怎么样?”Linda抬起Helen的下巴,狡黠的眨着眼睛。

“你能有啥不开心的事,自从换了公司当了官,每天都那么神采奕奕的。”Helen被Linda逗得破涕为笑。

“姐姐问你,来DA这么长时间以来,小姑娘你见过正式的Warning Letter吗?想不想开个眼界?”Linda问到,一脸的坏笑。

“啥是Warning Letter,你说谁收到Warning Letter了?”Helen不解的问。

“你就说想不想看看吧?”Linda故意拉长腔调。

“想,我只想知道这人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滚粗!姐姐我这就发给你,让你开开眼界!”说完,Linda返回座位,很快就找到了一大早来自DA的邮件。

早晨刚上班,Linda在DA的继任者就把这封警告信转发给了自己,然后打电话控诉Emma的种种不是。

原来,Emma前脚吩咐小姑娘做个报告,转头被William批评了一通,然后,立马义正言辞的出具了一封Warning Letter,把整个黑锅甩了出去。

“靠!这英文你老板在哪抄的啊,咋没有原来那么蹩脚呢!”Helen看完之后惊呼到。

“靠!先别说英文的事,先说Emma这个傻缺!”Linda坏坏的说到。

自从Linda离开DA,关于Emma的各种神吐槽,还是会或多或少的传到自己这里。Linda喜欢大家称呼Emma傻缺,就像给自己解了恨一样。

“晚上一起吃饭吧!”Linda约了Helen。

刚挂了电话,杨坤就来电了。

“媳妇,晚上哪里吃饭?”

重归于好后,杨坤整日呆在B市,接送Linda上下班,在家收拾屋子,做饭,不陪客户,也不出差。

“晚上我有约了,你自己吃吧!”

“啊,不要吧!”电话那头的杨坤撒起娇来像个孩子。

“好了,挂了,晚点回给你!”Linda收拾好东西下楼,直奔约好的酒吧。

Helen和Linda,两个又瘦又高的美女,走在路上总是能吸引很多路人的目光,过马路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傻瓜,冲着她们俩说了句“靠!美女!”就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马路对面了。

“靠!明明是两个老女人!”Linda嬉笑到。

“靠!要不说是傻瓜呢!”Helen也高声附和到。

等两个女人疯完回家的时候,杨坤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Linda蹑手蹑脚的洗漱完毕,准备推醒杨坤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躺在床上了。

昏暗的灯光下,光着膀子的杨坤躺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刚刚洗完澡的Linda。

“快点啊!”杨坤示意Linda过来。

“你先睡吧!”

“睡不着!”

“那我出去,你就睡得着了!”Linda转身,假装要出去。

“回来,没看到我已经准备好了吗?”杨坤亮出自己的胸膛,坏笑。

“哦,我对飞机场没有兴趣!”Linda一脸鄙夷。

杨坤从床上下来,没等Linda反过神儿,已经被他重重的压在身底了。

William如愿拿到的了200万的离职补偿,一个月后,作为大中华区代理CEO的Eric让人事部以公司的名义去和被列入裁员计划的人面谈。

包括Emma在内,几十个的行政人员赫赫在列。

年界50的Emma却在一时间慌了神,上窜下跳,试图换到DA别的部门找工作,却都是吃了闭门羹,无奈的接受了DA N+1的赔偿。

完全出于人事部和美国总部的预料,此次DA裁员进行的异常顺利,N+1的赔偿方案很快就执行下去了。

就连没有多少裁员计划的销售部门,也有很多员工主动提出被裁。而趁着这次机会,DA华东区的李萍萍也顺利拿到赔偿,离开DA后果断加入了杨坤的凯利电子。

三个月后,马威被Eric钦定来接管这个面目全非,遥遥欲坠的DA大中华区。

马威硬着头皮接受了这个自己做梦都想企及的位置,只是,他也不知道脚下的路又在何方。

还是巴厘岛,还是那片冲锋的沙滩,结婚典礼的音乐响起,杨坤牵着Linda的手款款走来。

花团锦簇,宾客满朋,一起见证着他们的爱情。

那天的阳光特别明朗,像极了Linda和杨坤的笑容。

一年后,女儿出生了。

赵睿全权接管了凯利电子,杨坤与Linda一手创办的幼儿园也正式招生了。

不久之后,赵睿传来了马威被公安带走的消息。Eric在听闻消息的第一时间,让人事部起草了一份声明,单方面终止了与马威的工作合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外公一个人守着窗外的槐花树 时不时对着照片喃喃低语 唯有每年槐花开时 万里之外的一封信 可今年的信迟迟没有来 ...
    春二里阅读 73评论 0 1
  • 今天晚上和以前一个同事聊了会,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老大说的小白创业。在聊天的过程自己无意识的运用这些天所领悟的进...
    辽东铁骑阅读 1,19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