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戒烟这件事

我有抽烟的恶习,却从没有从抽烟中得到过什么好处。

可是还是要抽,执着的蹲在垃圾桶旁边,执着的蹲在空无一人的楼道,吞云吐雾,作熟练的瘾君子状。


虽然烟本身让人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但是抽烟这件事却是充满了乐趣。

毕竟作为为数不多的法律允许你做爹妈却不允许你做的事情,抽烟一开始满足了我恰到好处的叛逆需要。猫在阴暗的角落,掏出一盒花里胡哨的520,叼起一只,作忧郁状45度仰望天空,呔,分外寂寥。或者是夜间作业者的一种行业歧视,不叼支烟吞云吐雾的对着空白的word文档熬到凌晨两点,再满怀对自己平庸的才华的愤怒恨恨的睡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靠写字过生活的人。

当然,吸烟有害健康,切记切记。

我想说的是关于戒烟这件事。

出于贫穷的理由,我抽烟十分克制,因此并没有烟瘾。讲道理,已经有了淘宝这么烧钱的瘾,实在不需要别的烧钱的瘾了。因此戒烟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伪命题,不需要熬夜的话,我几乎不抽烟。而熬夜抽烟属于破罐破摔的无奈之举。

而故事是从一周以前的一次工作讲起。

剧组的大夜,意味着冷的要死,累的要死,熬夜到要死。剧组的录音师小哥是讲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的洛阳小哥,说句题外话,为什么河南人的普通话说的这么好?只要不是讲方言,他们的普通话讲起来都让我羞愤欲死。我在郑州火车站里为了听那个酷酷的穿着铁路制服的大叔多说几句话,故意问了他10分钟的路。啊,真是想起来都觉得十分好听。我和录音师小哥的交情也就是“这条过”“多少号”“76”“OK”,以及在一起抽了几根烟。

没想到几天之后,录音师小哥居然在微信上找我聊了起来,要知道我也是想了很久才确定那个没有备注的微信号属于谁。如此微薄的缘分居然没有随着大夜结束后的倒头大睡而烟消云散,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略微受宠若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天,录音师小哥提出了“大妹子要不咱们在一起吧”这样的要求,讲道理对于两个互相都记不清脸的人,这个要求真是过分啊!我委婉的表达了一下“步子不要跨太大小心蛋痛”的观点,他从善如流的答应不如我们从看电影开始。

似乎答应有空看个电影这件事赋予了他什么特殊的权利,录音师小哥在凌晨12点打通我的电话,开始唠嗑。唠嗑的内容一开始扑朔迷离,然后渐入佳境,围绕一个主题展开——女人和烟。

录音师绕了三圈之后,主旨渐渐明确:我应该戒烟。此处的“我”,指的是不才在下。他的论据如下:1、他母亲是人民教师,他是一个传统的人。2、他是北方人,北方女人从不在公众场合抽烟,所以他不喜欢女人抽烟。3、鉴于我们可能发展的关系,因此我应该戒烟。

并且他主要围绕第二个论点展开论述。我表示反驳,认为抽烟这件事和地域无关,我认识的北方大妞抽烟的不少。他解释,那也不会像南方这样在公众场合抽烟。so,what?我表示反驳,男的就可以在公众场合抽烟,女的不行?你想说的是性别歧视吗?他解释,反正在北方女的抽烟就不好。我真是what the fuck,谴责他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他愤怒表示,“我可以戒烟,说戒就戒,那你呢?”

我?我表示,“那我给你点个赞啊。”

诚然这段对话实在无聊,并且无聊的让我对他实在失去了兴趣。纵使他有八块腹肌我都不屑于看了。让我们先抛开他观点里“女人不该抽烟”充满了性别歧视的意味。我更受不了的是他用“北方的,传统的,女性从不抽烟”这样虚弱的论据去支持他的观点。让人忍不住讥讽:“听说北方女人还不能上桌吃饭呢?”

将他的对话总结一下,他认为如果女朋友抽烟很不好,主要是对他的形象不好,因此任何可能发展成他女朋友的女人都应该戒烟。因此,实际的理由应该是:“我觉得我女朋友抽烟老丢人了,你应该戒烟。”但是他选择将他的个人意愿隐藏在群体的意志之中,用“北方的女性不抽烟”来让他自己的观点变成了全中国二分之一的女性的意志,也不管北方的姑娘们到底愿不愿意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你看,地图炮就是由这样莫名其妙的人开炮的,而和这样的人对轰实在是无聊至极,有一种送上门被流氓侮辱的智障感。

当两个平等的个体在交流时却希望用群体的力量去压倒对方,用“大家都说我对,所以我是对的”的观念去支持自己,那么短期来说,我认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很烦,长期的说,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会丧失自我。

而自我是多么重要啊,放弃一万个帅哥也绝不能放弃自我。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于男性的审美我一直停留在比较原始的层面,出于动物性的本能,欣赏强大的男性。当然这个“强大”指的不只是体魄,更多的是意志,精神,思想,时髦一点说,气场。从小欣赏气场强大的异性,因此对理工男情有独钟,拜托,当他们逼逼那些你一句都听不懂的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愚蠢吗?难道不是很性感吗?

而用一个群体的意志去隐藏自己的意志,则非常的弱小。当你连自己的观点都不能表达而需要用一个群体的观点来包装你的想法的时候,那真是非常的不自信,多么的弱小啊。弱小的一瞬间丧失了所有的性吸引力……仿佛原始社会里赤身裸体的猿人里长得最弱鸡的那个……不管人类再怎么进化,社群化,好像在追求姑娘这件事情上,还没有靠群体的力量能取胜的。如果有,那是犯罪。

我思考了一下,如果小哥直接说“我觉得女生抽烟不好,老丢人,你别抽了。”我的反应会是如何,well,大概没有这么鄙视他,反而觉得他真是挺逗逼的。但是仍然,对他毫无性趣。毕竟,不管如何表达,这句话的中心仍旧是深深的女性歧视啊。

你知道抽烟本来只是无聊的举动,可是经此一役,仿佛点燃一根烟都是点燃了女权主义的火把。真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崇高了一秒钟。

可以想见我终究是会戒烟的,某一天,说不定会为了某一个人,他终于说出了让人无法抗拒的理由,并且说完后仍旧十分性感。

但是不是现在,现在我还举着火把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