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号随想

漫步在遍地金黄的小道上 配上一袋糖炒栗子则是在好不过的了 风拂过叶子的声音编织着阳光 厚重的云层被染成了大海的蓝色 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 漏在地上形成了斑驳交错的影子  不知名的小鸟在树梢头停那么一会儿 让我在初冬便有了春天就快来临的错觉 谁说冬天的太阳像月亮一样苍白无力 抬眼望去 一束束光晕打在脸上直叫人睁不开眼 这样 难免让人开始期盼今天傍晚能有个柔软的黄昏 九点五十从艺体馆迈着细碎的步子出来 几个小时前的暖意早在这寒冬夜晚消失殆尽 冷风从东湖边吹过只觉刺骨 不禁将身上的棉衣外套往里又裹紧了一些 加快步伐回到寝室洗了个热水澡 躺到床上 随手翻开了最近的枕边书 刚看到尼采评蒙田“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使人备感活在世上的欢欣 ”灯就准时熄灭了 哎 这该死的寝室制度 脑袋一热也想要不效仿一下匡衡凿壁借光 下细又想 隔壁四周也是没有一丝光亮的黑色染缸 罢了罢了 我还是在梦里去和卢克莱修谈谈人生何求 是否如他所说“求其无病无灾 求其无怨无忧 求其自在轻松 ”

                                                                        2016.11

                                                                写于城院四栋公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