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沟的风流韵事八

    当孙晓亮发疯似的往门口走的时候和对面的来人结结实实地撞了个满怀。他骂骂咧咧道:“你瞎了眼了!”话音未落来人一出手“啪”的一嘴巴子打在他的脸上。孙晓亮脸上热辣辣的生疼,孙晓亮那个火正没有地方撒呢,手往后腰一摸拉出斧头就要砍,只见来人六七十岁身材高大腰板挺直,头戴深蓝色的鸭舌帽,穿一身深蓝色的中山服,寿星眉,铃铛眼,酒糟鼻,大嘴唇,花白胡须飘飘然……“哎呀!爹你来啦!”孙晓亮揉揉红肿的像烂桃般的眼看清楚了来人正是他爹孙有才。他真是气昏了头啦!孙有才一看儿子这般的架势连忙问:“你去干啥呢?慌里慌张的,走路都不看路还要砍人!”孙晓亮说:“你甭管我,你也甭问。”“兔崽子!涨能耐了啊!老子我问问你也不行啊。”孙有才也生气了,一把揪住孙晓亮的衣领拉进了门说:“今天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你就甭想走”!说罢随手关上了大门。“爹!你让我走!常顺这个王八蛋,我要剁了他!太欺负人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哩!他畜生都不如!”“噢!你要砍常顺?”孙有才傻了眼。“小祖宗啊!你不要胡来呀!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孙有才大吼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奇耻大辱啊!”孙晓亮说:“常顺和秋霞好上啦!他小子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还恬不知耻的录像,拍照片儿!今天我不杀了他誓不为人!”说罢推开孙有才又要走。“儿啊!你杀了他不如把我和你娘也杀了吧!咱家三辈儿单传,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俩口咋活了呀!”孙有才难过的说。“我不能戴这顶绿帽子!也不能穿这破鞋!……呜呜呜……”孙晓亮连说带哭,噗通一下跪倒在孙有才的脚下,哽咽起来……我真是太窝囊了呀!……“有破鞋穿也比光脚强!世上哪个男人愿意戴绿帽子?反过来说戴绿帽子的人多了去了都甭活?生活生活就是一边生气一边干活”。孙有才淡淡地说。“咱们万万不能冲动做傻事!那会家破人亡的!俗话说得好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心字头上别把刀~你先忍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的从长计议!”孙晓亮泪眼朦胧抬头看了他爹,楞在那里没有说话,他像在听一堂课。突然他叫道:“我不甘心,不甘心呀!不能这样便宜了那小子!”孙有才一看儿子的情绪失控弄不好要出大事,便附身贴耳对他讲:“爹有一计保证你万无一失!”“真的假的?”孙晓亮激动的问。“爹骗你不成?”孙有才一捋胡须,我们得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孙晓亮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额头上一抹汗水,长长的出了口气,不住地点头。“嗯!就依你说的办!”孙有才安抚着儿子趁着他不防备夺过来斧子抓在手里嘱咐说:“你干你的活我办我的事,在家好好歇歇,哪里也不要去。爹去劈柴”!说着拿着斧子就往外走,孙晓亮连连称是,把他爹送出来,孙有才边走边摇头:“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说着说着两行老泪不禁流了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