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也可以“腰缠万贯”:从一个医生角色转换的理解

很久没有写字的冲动。

因为已经过了冲动的年岁。有过梦想,这才是往昔的真实;有过追寻,这是岁月留给我们的特权。

每一个人,生而为人,都有自己想要的欲望。时间,是最后的载判。我们最后的一切都回归了时间。

就如六十多亿年的宇宙进化,只有时间是主宰之王。在漫长的时间进程中,万物在有序无序的进化,才成就了今天多彩的世界。

而时间也终将是最后的主宰。造化和毁灭,都是宇宙的不同阶段。我们在时间里,不过尘埃一粒。

不一定要高深的领悟,时间也会从不同角度在敲打着形色匆匆过客。

躺平,就成了时下的热门网络语言。我从来没有深究其中蕴含意义,因为已经过了好奇的年龄。

只是从字面上稍微自娱自乐一下。而今天,我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躺平。

从医二十多年,第一次以患者角度出现在医院里。六天的住院时间,足足减轻体重七公斤。而且是出院后必须卧床休息三个,这难道不是真正的躺平吗?

三年前,因为腰痛卧床一个月左右,之后好像万寿无疆。我以为,腰痛就是如此罢了,以至于接着第二年,旧病复发之时,我依然故技重演:再次卧床休息,这一次疼痛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无法动弹。拍了个腰椎CT,提示腰椎间盘突出。于是咨询相关科室同事。得到的答复:不是很严重的话可以卧床休息,也就是躺平了。

今年几乎同一个时间段,腰痛再次发作,出现了行走困难,双下肢麻木以及疼痛感。这就是很多人都明白的神经受到压迫了。脊柱外科同事问有无大小便失禁,这是关键症状。这决定是否需要急诊手术。

幸好病情没有急诊手术指征,我才得以做椎间盘突出确诊金标准检查:核磁共振。检查结果出来,脊柱外科同事七成医生建议手术治疗。

手术,听到这个以前经常对患者说的话。我如今才真切的去感受:那以后腰椎不是不能活动了吗?

同事告诉我,椎间盘融合术是最合适的方案。实在话,内心一万不接受把两节腰椎固定融合。于是,忍受病痛到市区各顶级医院寻找一点微光。可是,所有医生一看核磁共振检查,二话不说:手术。

最后,选择了舍近求远,不是信任问题,只是想心安是归途。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脊柱外科住院。

第一次以患者身份在手术室躺平了等待麻醉手术。听着手术室内各种熟悉的声音,思绪万千。

麻醉很快就进入状态。我只记得复苏时候,呕吐频繁,十分难受。麻醉师拔掉我气管插管之后,我在酒醉状态下糊里糊涂回到病房:背后有引流管,尿道有导尿管,手上有留置针管。

术后第二天,背部引流管拔除,术后第四天,尿道引流管拔除。术后第五天下床尝试走动成功,我又可以不躺平了。术后第六天出院。

隔日到附近医院换药。再过一周就可以背部拆线了,期待一天天好起来。其实,三个月卧床我真的觉得不长。因为已经很累,一想到工作状态,现在内心都充满着恐惧。这其中滋味,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更别指望感同身受:只是告诉我自己,已经精疲力尽。

在床上躺着的我,想着腰间植入的钉子,想想自己也是“腰缠万贯”,自小的梦想还是实现了。不禁心安理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