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遇见就怎样别离

将手机调成静音准备睡觉,躺下去又爬起来看了一眼,屏幕亮起,是蓝先生的电话,我心里暗叹真巧,然后接听。

他在L市培训,而我,昨晚跑去那里吃了顿火锅,住了一晚。他以为我还在南京,我以为他在自己单位。 所以,不曾见面。

今夜是平安夜。 他来来回回的嘱咐我一定要幸福,我说,我现在就很幸福啊,特别幸福。

我问他大概什么时候结婚,他说年后。

他觉得我还是放不下前一段感情,我说没有。

他觉得前一段感情让我元气大伤,希望我早点恢复,我说没有。

〈怎样遇见〉

和蓝先生认识,是四年前的冬季,在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彼时我们都有爱人。

学校自习室的位置紧张到需要五点钟去排队,所以我们都是组团,轮流占座。蓝先生不是本校学生,所以当他九点多背着书包出现在一楼时,已经没有位置了。他走到我们的桌旁,轻声询问旁边的空座有人吗?一起的妹子说那个位置的人可能不来了,让他先坐着。

他的位置,在我左边的左边,我们中间隔了一个人。

妹子们做会儿题聊会儿天,我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他在门口抽烟。

第二天开始,我就自己一个人去了三楼的自习室。

某天下午,手机自动关机,不知道时间了,呆呆的坐在一楼大厅里等人,他正好从卫生间出来,我冲上去拦住他问时间。

他告诉我时间,然后又说,他建了一个群,一起看书的小伙伴都在里面,以后占座什么的方便联系,于是我给了他qq。

隔天他在qq上问我在哪里,我说三楼,他问我身边有位置吗,他又来迟了。我说有。

他坐在我对面。好多天。 他的房子和左先生的在一个小区。

而左先生在另一个城市上班,我一个人住。

于是每天早上会一起去自习室,虽然他去了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回去睡回笼觉,但也挺好,因为从小区到学校门口有很长一段路,我一个人比较怕。

慢慢的就熟悉起来,我会跟他讲左先生,他说的,我讲爱人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他也会讲自己的女朋友,在很远很远的南方。

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月,他就分手了。

我很少吃早餐,他每天早上准时八点就会用各种手段骗我去吃。

比如,他自己没有吃,一个人不愿意去。

比如,哪家的饭好吃他不知道。

有时候骗不动,他就会生拉硬拽……我的电脑里现在还存着两张照片,是他拉我去吃饭的时候,我抱着树死活不撒手……他的朋友正好在外面看见了,拍的。他朋友传给他,他再传给我。

他是唯一一个,扛过我的人。

我不想吃晚饭,径直往回走,他跟在后面絮絮叨叨一直说,我还是不肯,他抓住我就扛了起来……

我觉得他是逗逼,他觉得我也是。

就逗逼了一整个冬天。

左先生工作调回来,是第二年的春天。我每天去很晚……蓝先生给我占座,在离他八百米远的地方。

我们几乎有小一个月连话都没说过,我忙着对付小三,他忙着复习。

某天中午我去的比较早,他坐在我的位置上,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坐在旁边的座位上,随手拿起了他的手机,是微博首页。他迅速抢回手机,并冲我发火。

晚上他发微信道歉,还是逗逼的朋友。 我第一次听《小苹果》,是他打电话过来说,发现了一首新歌,特别搞笑,然后给了链接……然而我也没听出来哪里搞笑。

他最直白的表达心意,是夏日午后,我趴在自修室的桌子上昏昏欲睡,他翻着我的朋友圈,用很小的声音说:你喜欢写字,我喜欢拍照,以后我专门给你拍照,你配文字,怎么样。我没有回答。

他能把我用拼音首字母写出来的话都看懂,我是服气的。

后来,我会来的更迟,走的更早,他知道我要给左先生备早晚餐之后一脸震惊…… 我总会嘲笑他是单身狗。 他说他爱的人有男朋友,他在等他们分手。

〈怎样别离〉

我们认识一个月,他变单身,做了整整两年单身狗。

我大四的时候,他也工作了,每周末都会来看我,带各种好吃的。

那时候所有的难过,他大概都看到了吧。

我工作不到半年,左先生和我,我们分开。我整夜整夜的失眠,头发大把大把的掉,没有请一天假,怕撑不下去……

他打电话来,说他订婚了。我笑着恭喜。

左先生在分手两个月左右,结婚了。新娘,是旧识。

我知道消息的时候,直接瘫坐在马路牙子上。我想哭,连眼泪都没有。

他打电话来,说他的婚礼取消了。

我没法儿安慰,因为我连自己都快过不下去了。

过了很久很久很久,他才说,你没有发现你被拉黑了吗?原来他未婚妻删了我的微信和qq…… 而我因为从来没有给他发过消息,所以压根儿不知道自己被拉黑了。

我开始很忙,经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没有任何社交。

也没有见过他。

左先生的女儿出生在他们婚后的第七个月,我坐在山顶看了好多个日落。

我知道,没有办法了。 我以为一辈子不会骗我的人,都会骗我。我还怎么爱别人?

过了很久很久,蓝先生打电话,聊了很久,我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同一个单位的。

我说,同一个单位的那还是好好谈吧,分了会很尴尬。

〈怎样遇见就怎样别离〉

今晚他打电话来,说了许多陈年往事。

他说:我从不曾告诉她我爱过你,我只是说我们是特别要好的朋友,而且我欣赏你的才华。

他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真的是眼前一亮,我和那谁分手,也真的只是为你腾出一个合适的位置,老子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就那么自信。

他说:我那次陪你去给他送东西,你站在车站门口哭的那么伤心,我才知道你有多爱他,所以下定决心不抢了,只要你好就好。

我说,最后是朋友也很好。

大傻子,首先恭喜你在即将而立的节骨眼儿上终于抱得美人归了。新婚快乐。你已经不是那个吃着地沟油还替中南海操心的热血青年了(这个梗请允许我再玩半年),以后也不能逢年过节就给我发红包了……这个真的好伤心……愿岁月能对你们温柔照顾,白发苍苍时还能同立黄昏共饮温粥。

最后:

子虚问道于子曰:“何谓王道?”子曰:“不遵王化者,尽戮之。”

子虚曰:“然何谓霸道?”子曰:“遵王化者,亦戮之。”

复问曰:“然则天道为何?”子曰:“且戮且呼‘天诛之!’‘天诛之!’”

2016.12.2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已经到了真自由训练营的第三天,这次的主题是活成一个真正的人。承担自己成长的责任。先说痛点,老师讲的痛点又一次击中了...
    一叶知秋V阅读 124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