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天的雨夜里,只要有你就好了

“嘀嗒嘀嗒......”又开始下雨了

在睡梦中的我,被雨声忽然惊醒,骨碌一下从摇椅上翻身起来,盖在身上的尼龙毛毯也跟着滑落到地上。

彩色电视机里正在播着晚间家庭肥皂剧,可能是受下雨的影响,画面不断跳动闪烁,偶尔还会出现了白茫茫的雪花。

我赤着脚吧嗒吧嗒往电视机那跑过去,爬上桌子,笨拙的用手摇晃了一下天线;发现并没有什么用,最后实在忍不住敲了几下电视机,画面跳动几下居然变清晰了。

爬下桌子,朝门外望去,好像雨下得更大了。雨水从屋檐的瓦片上哗啦啦地流下来,打在门口的石头上开出了一朵朵水花,水花飞进屋里将木门也溅湿了。

夏天的雨似乎总是来得那么急那么猛烈,没有一点点征兆。

椅子旁边放着一大一小的鞋子,玩心忽起随手将啊嫲的木屐穿在脚上,就往门外跑去;木屐敲在青石板上的响声格外清脆。白织灯透出的黄晕照亮着横廊,几只飞蛾在围着白织灯扑哧着翅膀,伸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看着黑乌乌的庭院,心里有了几分惶恐忍不住想要哭。

这时,一只小黄狗跑过来,围着我身边转,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还有一只小花猫也在旁边不停的叫着似乎在安慰着我不要怕。

看着小花猫,忽然想起阿公第一次带它回家的样子;与小黄狗初次见面就感受他俩水火不容了,两个小家伙怒目相对,不停地叫嚣着对方,总感觉下一秒就要展开猫狗世界大战。

为此,我们还一直在想办法如何让它们好好相处。后来阿公和阿嫲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迷信,说让他俩结拜一下就会和睦相处。

于是,阿公和阿嫲隆重的为它们俩举办了一个结拜仪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它们居然就开始和平相处了,现在还会在同一个碗吃饭,挨在一起睡觉了。

横廊的底端有一束光照射过来,小黄狗从我身边欢快的跑过去。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只见阿嫲点着手电筒,将盆子放在屋檐下接水,雨水溅到裤脚上,阿嫲抖了抖用手擦干。

雨越下越大,阿嫲看到站在门口外的我,连忙大步走过来把我拽回屋里。进门一边在唠叨着我乱跑,一边从木衣架上找来一条大毛巾将我裹起来,利索地将飘到我身上的雨水擦干。

小花猫跑到了沙发上睡觉,小黄狗则跟在阿嫲身边来来回回的走,有几次都差点把阿嫲绊倒了。于是阿嫲假装生气的样子,要骂它;小黄狗索性就趴在地上闭目养神,一副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不知道阿嫲进进出出了多少回,才终于忙完手头上的活,于是牵着我的手回房间睡觉。我们俩踩着吱吱响的木板,点着手电筒往阁楼上走,空荡荡的楼梯回响着我和阿嫲的声音。。

“一二三四五......阿嫲,我是不是数到一百就可以拿盒子里的糖果啊?”

“嗯,那你告诉我刚刚数到多少了?”

“呃.....阿嫲你说我数到多少了?”

“老师布置的作业都做完了吧?”“呃......”

回到房间里,阿嫲将手电筒关了,“咔嗒”拉开电灯。每次见到阿嫲做这个动作总觉得很厉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总是可以准确找到开关,然后瞬间点亮黑暗。

窗外的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我蹭掉鞋子爬上床,趴在窗口,看着窗外的雨。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照亮了黑夜。紧接着雷声巨响,又把我吓了一跳,连忙滚回床上躲进被子里。在被窝里,打起了小算盘想着我还是睡觉吧。

“好了,写完作业就睡觉”阿嫲的声音适时的在耳边响起,我本来想假装充耳不闻,然后睡着的样子。结果阿嫲过来一掀开被子就忍不住破功,发出嘻嘻的笑声。只好就乖乖地起来跑到书桌边写作业。书桌有点高,于是阿嫲就给我做了一个坐垫,放在椅子上垫高一点,好让我坐得舒服一点。

每写一个字我就觉得自己放佛花光了所有的力气,所以整个人的姿势也变得有气无力,写出来的字也像我一样松散无力、歪歪扭扭;而阿婆就坐在我旁边,拿着蒲扇帮我赶虫子,看我不认真就会拿扇子敲我。写着写着,有几只烦人的虫子一直围着我转,“阿婆,为什么会有虫子啊”“因为下雨啊”“为什么下雨就有虫子啊?”“因为下雨了,虫子要躲雨呀”“虫子为什么要躲雨啊”......

结果明明就是只写一篇练字,我却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好不容易写完了,已经九点半了。回头看了一眼阿嫲,在一旁已经打瞌睡了,但手中的扇子还在慢慢地摇晃着。

我爬下椅子的声响把阿嫲惊醒,起来帮我收拾好东西后,拿着蒲扇到床边赶蚊子放蚊帐准备睡觉。

躺在床上后,睡意却并不是很浓,睁大眼睛看着窗外,总觉得下一秒就会有什么发生。一只萤火虫飞到蚊帐的角落,找不到出口就停留在蚊帐上,微弱的萤光在黑暗中闪烁。我爬起来想去捕捉那只萤火虫,然后就被阿婆阻止了,说晚上不可以捉萤火虫,要不然睡觉就会尿床的。

听完之后就立马回阿婆身边,躺在床上,看着那萤火虫在黑夜里闪烁着光芒。一边想着自己刚刚好像碰到了它的屁股,那今晚会不会尿床啊?如果尿床了隔壁的的安仔一定会嘲笑我的。

外面的雨好像变小了,偶尔会传来几声蛙声,因为下雨的缘故,夏天的夜里少了些许炎热。阿嫲有频率的呼噜声响起来了,我还纠结着会不会尿床的事情,慢慢的也敌不过困意,开始进入了梦乡,如果明天我没有尿床一定要告诉阿嫲,还要明天上学记得问阿嫲拿铁盒里的棒棒糖……

“嘀嗒嘀嗒......”天亮了。

我睁开眼,呆呆地看着明亮的天花板许久,伸手将床头手机的闹钟关了,原来昨晚并没有下雨,所以阿嫲不会知道我碰了萤火虫也不会尿床的事,所以我今天也不会有棒棒糖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