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坐火车

    第一次坐火车在18岁,当时是出门远游的学子,从海南到河北一个重工业,没有星星,蓝天白云也屈指可数的小城市,没有机场,我和初识的小姐妹降落在天津机场时,要从机场到火车站,很陌生的地方,带着傻气的固执只找警察叔叔问路,警察叔叔说,很近,打个车很快就到了,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说,很近,不用做出租车,一块钱坐公交车就到了,原来,陌生人并没有那么可怕。

    坐上了天津到唐山的火车,果然如电视上看到的那样,火车很长,很多人,我们没有买到坐票,站在两个车厢的连接处,除了我们,还有另一对小夫妻,都是河北本地的,不记得是怎么开始聊起来的,只记得短短两个小时的车程,聊得不亦乐乎,临别时仍意犹未尽,那时口音极重,那位小哥说,听你说话像蹦豆子似的,语速又急又快,你们海南人说话都是这样的吗?稀罕的很。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听这么多北方人说话,也觉得稀奇,原来他们口音真的跟我们不一样,字正腔圆,以前觉得我们说普通话跟新闻联播的主持人说的一样啊,现在发现,他们似乎更像一点,真好听。

再坐火车,是寒假回家,从北京到海南,将近40个小时的车程,穷学生,一般不会考虑卧铺,硬座打完折才一百多块,那时觉得好像赚到了,也不曾想过两天一夜的路程要如何度过,因为是老乡统一订票,和小伙伴们带着兴奋与归家心切,提着大包小包,开始了长途之旅。几乎一车厢都是校友,在这桌唠嗑完,去下一桌打扑克牌,一直在吃吃聊聊,白天的日子很快过去,到了深夜,才是真正的坐立难安,人处于最需要休息的时刻,整个世界安静下来,只有窗外偶尔急闪过的亮光,每人的脸色呈现出疲惫,睡的七倒八歪,空间有限,腿脚无法伸展开,只能蜷缩一处,坐着眯上眼睛,一会睡一会醒的,睡得很不安稳,有的直接钻到凳子底下横躺下,或者过道中间睡下,没人再聊天,因为都累的不想多说一个字,我时不时的看时间,希望天亮早点到来,那时的唯一愿望,就是有一张大床,任我翻滚,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熬过了这三十多个小时的硬座车程之后,下火车大口呼吸的那刻,因为长时间没有走动,脚有微肿,在那之后再坐十几个小时的硬座,觉得真是小菜一碟。

北下一路往南,时逢冬天,有趣的是,一路走一路脱,在北京上车时还穿着羽绒服,秋裤毛裤牛仔裤,下火车时,就只剩一件短袖和牛仔裤了。当然,很多的校友也是因为一趟车程,结成了革命友谊。

在硬座车厢,角落里或者没凳的地方,经常有回去的民工,大袋大袋的行李,随意坐在地上,有时,女人还抱着孩子,每个人走过的人都是一副彼此过客的神态,一副漠然。其实我们都一样,在这个世界行走,一样的身躯一样的灵魂。

还有很多在火车上遇到的有趣无趣之事。

2010年,从唐山坐绿皮车到山西,硬座,同一张桌子的,有一个燕大读大四的学姐,还有一个北大学汉语言读研究生的学长,我们相聊甚欢,之后还加了QQ,那位北大的学长还经常qq上和我聊天,总叫我去北京找他玩,毕业了去北京工作,做他女朋友,当然,我那时候还小,受偶像剧里男主的颜值荼毒,觉得男朋友应该是又高或者又帅的,所以一直把那位学长的话当玩笑,后来我们也没有再联系。

还有一次从唐山到合肥,连硬座都买不到,买了无座,同行的还有家在安徽的同学,我们买了一个小马扎,晚上的车,就这样坐了12个小时。

又一次也是晚上的车,大家都在沉睡之际,突然一位大姐带着哭腔,叫来了乘务员,翻每个旅客的行李,原来,大姐的钱包被偷了,那可能是她存了一年的收入,准备带回家过个年,家里或许还有两三个孩子,等着妈妈回来,带他们去买新年衣服。

还遇到过乘务员和乘客在火车上扭打起来,那是一趟开往终点站哈尔滨的火车,乘务员例行查票,不知什么原因起了冲突,乘务员东北大汉,脾气火爆,那一桌乘客是四川汉子,也不甘示弱,在争吵过程中,乘务员说了一句引起全车人公愤的话,他说,活该你们大地震!结果可想而知,群众们一哄而上,按住他就开打了,后来来了很多工作人员才制止了这场战争。

原来,比人身攻击更可怕的是,对同是人类灾难的嘲讽。不打你打谁?

还遇到过让我觉得无语的事,2013年,我一个人,从海南到广州,卧铺下铺,我的上铺和边上都是同乡,说着我们市的方言,应该是一个单位的,组织出游,睡一夜,第二天他们很早就起了,一车厢都很安静,可能是出游的兴奋,他们聊得兴起,并没有想要控制音量的意思,其实我已醒,闭目养神并未睁开眼睛,突然有人提议说要打牌,另一人接上话,可是没有位置坐啊,下铺的桌子要两张床铺都空着才能围坐打牌,但我在闭着眼睛睡觉,一女的理所当然的大声说,叫她起来啊,叫她去上铺睡啊!

如果你礼貌的问下我,我会让出位置给你们,但是这样的态度,抱歉,懒得理你,那刻,真是羞于承认,我们是同乡。眼皮都不睁开,翻个身,继续睡……

还有很多很多,火车是个充满人情味的地方,从这站到那站,如缩短的人生缩影,其实我想要记下每一程遇到的人与事,现在只是靠回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年从湖北到新疆喀什求学,进疆火车只有一辆,到喀什得转车。 穷学生,舍不得买卧铺,每次坐硬座。汉口...
    绿叶葳蕤阅读 452评论 3 0
  • 文 / 霍辉 前段时间春运,新闻联播里播放着记者跟随几位乘客坐绿皮车回家的报道,好久没见绿皮车了,突然有些感触。想...
    霍霍的小世界阅读 884评论 6 8
  • 问你一个问题,你坐过最久的火车是多久? 有小伙伴们会回复2-3小时;或者听到最多的是8个小时。 嗯啊,我坐火车最久...
    藤藤啊阅读 296评论 0 1
  • 从山东去西藏有两列火车可以选择,一列是由广州开往拉萨的,另一列是由上海开往拉萨的。两列火车都经由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
    卢小知阅读 6,651评论 67 108
  • 总是在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因为说出来的总是很简单的,无所谓的对错,无所谓的真假。幅员辽阔的疆土,载着梦想的旅...
    木樨香如故阅读 454评论 0 0
  • 这个年过的很清静。 安心的陪父母,安心的串亲戚,安心的去祭奠... ... 没有手机的日子,时间仿佛也被拉长。虽然...
    Alina0127阅读 55评论 1 0
  • 油菜花已过了旺期,结出了绿色的籽荚。与那成片成片的金黄比,倒多了些春的明媚生机。 这片油菜花地,开在一个新开的楼盘...
    毛毛虫妈咪阅读 140评论 0 1
  • 耳边好像有说话的声音,我努力的睁开眼,视线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稍微侧了侧身子,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男子正在...
    梨主阅读 4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