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感悟 人地事时物

说话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说好它;说好它也不算太难,难的是如何快速准确的说好它。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 “即席演讲”。

当我们抓耳挠腮的不知如何开始时,刘墉曾以《传真机》为题,教其女儿说一段话:

“人”是谁?是你!是爸爸!是妈妈!

“地”是放的地方!传真的地方!

“事”是传真。“时”是什么时候传!何时买的机器!

“物”是传真机!文件、图片!

——我们家很早就有了传真机。爸爸说,有传真机,许多事情都变得方便了,文件、图片,以前都要邮寄的,现在即使隔着太平洋,也能一两分钟就传到手上。传真机放在爸爸书房,因为跟我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所以我常可以听到传真机嗒嗒嗒嗒的声音。爸爸在中国台湾的时候,总在夜里传送信件给我,我躺在床上,一听见传真机响,就会想:那不是传真,而是爸爸在说话;就会想:明早醒来,又会有一封爸爸给我的信躺在书桌上……

从“思想方法与重点”入手,无论说什么,先想“人地事时物”,再加上动态、声音或色彩……。当你知道了方法,会发现说写、作或采访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