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兰

昆仑八百米高的山间,从前开着一朵花。

那朵花没有名姓,也无蜂蝶去惹它。

凡间诸花,或一夜花开花落,或七日凋零。

而它却开了千年之久,好似瑶池莲花。

昆仑山上多是修道的仙人,

却从没人正眼瞧过它。

若它不是灵草仙花,为何能花开千年。

我曾在昆仑拜师,上山前见过此花。

我每十年来到此处,见它都开的艳丽。

如湖淡蓝,如云悠悠。

师傅曾叮嘱我,勿碰此花。

修道数十载,我见它七次,它见我七次。

那日下山,我终于还是偷偷带走了它。

昆仑虽是人间仙境,却也寂寞异常。

真羡慕我那些成仙的师兄,守得住这千年孤独。

 

我曾以为此花昆仑能活,凡间亦能活。

可我错了,下山的第一晚它便枯萎死去。

凡间有花千万种,牡丹、玫瑰、紫荆

无一不美,却无一是它。

人间乐趣无穷,我很快便淡忘了它。

既然遇见,又哪能忘记

那日,我抓了一只妖,

一只妩媚动人的女妖精。

我没杀她,

因为她楚楚动人的眼睛像极了那朵花。

她在我的脸上舔了又舔,

我总觉得她的舌头上带着尖刺。

划破了我的脸,还划破了我的心。

从此我坠入魔道,师傅都开始叫我孽障。

可我并不在乎,昆仑千年,

未必及得上我与她快活一日。

 

日月交替,沧海桑田。

我悄然老去,她却依旧貌美。

为了和她长生快活,

我前去昆仑盗取师傅的长生不老药。

上到昆仑八百米的地方,我又见到了那诸花。

怎么会?我明明下山时带走了它。

可它依旧在,如湖淡蓝,如云悠悠。

我好想记得了什么,仿佛一觉梦回。

我从未下山,这全是它造的梦魇。

我顿时心痛异常,原来一切如梦织梦。

后来,我终于搞清了它的名字,铃兰。

铃兰有毒,难怪师傅不让我碰它。

只是这毒也甘甜,我愿意再入梦魇。

四月的风十分舒适,

有个道士就躺在一株花的旁边。

闭着眼睛,嘴角微笑。

仿佛拥着爱人,在此快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牡丹花开,不及她三分之一容颜俏丽,上天怜她命薄,一缕孤魂寄附在花身之上。至此,不过是游荡人间一抹孤魂,没得归处。...
    大湖喵喵喵阅读 306评论 1 16
  • 一个清凉的夜晚, 还有风,或许还有雷, 也忘了是晚秋或者初夏. 爷爷收留了一个乞者。 在屋檐下垫了层厚厚的稻草, ...
    东篱野草_8阅读 137评论 1 3
  • 灵虚门师尊东华是上古神剑竹虚剑剑灵所化,白衫银发,二十多万年的精纯修为,能与之匹敌的仙魔没有几位,自成一派,创立灵...
    杨岁尘阅读 4,294评论 20 39
  • “你知道自己睡了几天了吗?”他双手在她腰上合拢,让她贴在他身上。凤九一边感到幸福,此时的帝君就像凡间历劫时那样爱宠...
    公主道车神阅读 991评论 7 29
  • 1. 三号路依然长得没有尽头,梧桐荫还是枝繁叶茂。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某某》 2....
    果果的慧子阅读 9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