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魂之殇之第四十章:归路流沙

 


南宫小子不是一个傻子,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地笑,更不会笑得跳了起来。他是为席方平而笑的,因为席方平有救了,更重要的是他终于参悟到那神奇的十二个字。

望着老人离去的背影,南宫小子突然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老人渐行渐远,直到那座城堡遮住了南宫小子的视线,跨上几步,抬头望过去,老人已经消失了。

老人是慢慢地向左而行,然后却消失在城堡的背后,这城堡恐怕只是一个障眼法,而那个老人也不过是自己内心中的一种争斗。南宫小子的手触摸在城墙上,那感觉十分地真实,真实得仿佛有一种声音在通过手掌传来:“这里确是十巫堡,一个灵怪的地方。”

只有如此灵怪的地方才会产生如此灵怪的事情。

南宫小子相信自己的判断,与其说是判断,不如说是信念,这里的确是十巫堡。这段时间,他所见到的许多事情都无法用常理解释,所以他相信他正在换一种眼光看每一件事情。

当你换一种眼光看一件事的时候,它往往就变了,一块巨石变成了一个城堡,很奇妙是吗?但这却是很正常的。

他终于找到了十巫堡,所有的怀疑都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确认自己找到十巫堡并不能让南宫小子笑得跳起来,他跳起来的真正原因是看到老人绕到石头后便消失了。

这样绕下去,也许就会进入另一个世界,一条肉眼无法看到的通路。阴三,阳三,岂不正是让你绕着这个城绕右三圈,左三圈吗?

当一个人面南背北的时候,右边的路是追逐黑暗,左边的路是奔向光明,但终归你要回到起点,因为你要画出一个圆来,一个乾坤,一个新的世界。


圆,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当你的脚下走出一个圆形的时候,你往往会认为你又回到了起点,但事实上绝不是如此。

因为你毕竟走出了一个圆,你走的路越多,你划出来的圆也越大,你拥有的也就越多。

每个人所画的圆都不一样,但每一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划出一个圆来的,而且所画出来的圆越大,所看到圆外面的世界也就越大。

南宫小子决定画出一个圈来,是围着城堡的圆,他相信这圆里的秘密一定会被发现的。

圆里的秘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十巫堡的秘密。

南宫小子回过头来对昏迷中的席方平默道:“席大哥,这是最后一搏了。”


跑,对于南宫小子来说绝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跑,因为跑可以救他的命,但这一次的跑却是要救别人的命。

南宫小子施展他的轻身之术,仿佛是列子御风一般,围着他眼中的城堡转了起来。

第一圈,第二圈,第三圈,逆时针地跑完三圈后,南宫小子转过身来开始向左跑起来。

这样的路程显得过于简单了,南宫小子几乎在瞬息间就完成了,这极度容易的事情令他有些不安。

如此隐秘的一个十巫堡,难道这六圈后就如此轻易地找到它的入口了吗?难道自己的判断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南宫小子心中还在迷惑着,但他的脚下却丝毫没有停息,反而越来越快,他想尽快地完成这阴三阳三的咒语。

但他错了,因为这看似简单的事情在最后一圈的时候变得再也不简单了。


南宫小子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的境地,眼中的城墙由弧形变成了直面。

这绝不是一种错觉,越接近直线的弧形所圈出的圆也就越大,在南宫小子踏入第六圈的那个瞬间,身旁的十巫堡突然变得了一个镇,城,甚至是一个国家,一个面积极为宽广的地方。

信念与现实并存着,这一变化证明他的解释并没有错,而这一变化却又预示着他这最后一圈将变得无限漫长。

这时的南宫小子才想起了十二字中的乾坤不断,逍遥自在。他终于明白了,面对着没有尽头的路,许多人只会选择放弃,但放弃之后,他的意愿也将随之而去,更谈不上逍遥自在的境界。

南宫小子每跑一圈已经构成了一个乾坤,当六道乾坤完成的时候,他自然也将见到神秘的十巫堡。

南宫小子并不清楚这六道乾坤的法门,但他知道,他即将接近终点,即将开启十巫堡的大门,即将救得他席大哥的生命,但如若他停下来,所有的努力都会失去,所有的希望都会破灭,所以他不能停,绝对不能停,哪怕前面是一条不归的路。


不归路永远都不好走,南宫小子在奔跑的时候已经感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太累了,胸口发闷,喉咙发甜,他的脚步再也没那么有力了,仿佛灌了铅一样。

城墙异常的冰冷,泛出一种青灰色来,此时的天空竟然丝毫看不出色彩,那灼灼的烈日早已失去了踪影,变成灰蒙蒙的一片,唯一的鲜艳却在南宫小子的脚上,红色的,血的色彩。

世上的不归路有很多种,而十巫堡外的这一种最可怕。

这条路上根本就不存在着难以捉摸的危险,根本就不存在意想不到的灾难,因此它很静,但就是这静,才静得可怕。

因为南宫小子根本就不能融入这静静的氛围中,他必须动起来,而且是不停地动起来,面对这单调的静与不单调的路。

这条不归路之所以不单调是因为它在变化,在静静的变化着,沙漠之路变成了石砾之路,石砾之路又变成了荆棘之路。

南宫小子的双腿本来就已经累得几乎提不起来,但他还是在这变幻的路上坚持着,脚底板被硌出了一道道血口子,这鲜艳的色彩记录着南宫小子的决心。


南宫小子的血并没有流尽,因为在荆棘之路后出现的竟然是一片棉花路,雪白的棉花望不到尽头,厚厚的足有三尺来高。

这样的路绝对会让人产生一种欲望,那就是睡觉,躺在如此柔软的路上,如果再有一片红日,绝对是一件美事。放弃这样享受的人,他不是傻子便是疯子。

南宫小子不是傻子,也不是疯子,但他还是放弃了这样的享受,因为和朋友的命比起来,享受就是一瓶毒酒。

南宫小子也没有料到,这一片棉花之路竟然比石砾,荆棘之路还要难走,尤其对于这个已经是筋疲力尽的孩子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这样的棉花之路上飞快地跑起来,南宫小子也不行,即使他的轻功完全可以傲视整个人界,但他毕竟是一副血肉之躯,而且还是一副少年的血肉之躯。

棉花路上浸染着南宫小子的血,鲜红与洁白显得格外的耀眼。

在南宫小子的记忆中,他从来也没有受到过如此的折磨,即便是被那些捕快抓到的时候,他也只不过受了几鞭子后便扬长而去。

而这一次,他却感到了死亡的味道,他终于倒下了,但他并没有停下,因为新的希望出现在他的眼前。


棉花路的前面是一片南宫小子所熟悉的沙漠,他看到了沙漠中孤独的人与孤独的独角兽,这意味着他即将完成这第六圈的跋涉。

乾坤不断,逍遥自在。

南宫小子向着希望在爬行着,他的双腿早已失去了知觉,他的身体几乎已经虚脱,唯一的力气只有在那双臂上。

南宫小子再一次爬到了沙漠上,他的双臂努力地交措着,向着前面的席方平挺进。

席方平却变得越来越模糊,因为此时南宫小子看到了夕阳,从远处的沙丘上露出它的脑袋,温柔的红晕平铺下来,照在席方平与独角兽的身上,影子很长,有一种极为神圣的意味。

南宫小子乐了,他的双臂也几乎用尽了最后的力量,使劲地落在前面,但他突然发现,前面的沙土却将他最后的力量化作了乌有。

南宫小子最后的力量并没有拖着他向前行,而是改变了方向,一个极为可怕的方向。


在沙漠中,最可怕的去处就是下面,南宫小子感到整个身子在向下落,缓缓地,柔柔地,他无力挣扎,他感到了恐惧。

流沙,那个老人所说的流沙,可怕的,无声无息的杀手。

南宫小子彻底绝望了,他实在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流沙,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这十巫堡简直就是一个杀人的地狱。

南宫小子想叫独角兽再一次救他,但他却怎么也喊不出来了,累是最大的原因,但比累更大的原因却是他看见了独角兽的陷落。

流沙,顾名思义是一片流动的沙漠,它无声无息地来到了这个十巫堡的前面,独角兽没有任何反应地陷落了进去,紧接着是席方平,还有身边的城墙。

南宫小子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就如同看着梅雪鹿的死去,几乎是同出一辙的景象,终于,他也放弃了努力,随着流沙慢慢地下落着。

南宫小子决定静静地等待死亡,他最后看了一眼夕阳,美丽如血,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黑暗,沙漠中特有的黑暗终于淹没了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三九章:海蜃沙堡 在南宫小子的面前是一片广袤无限的黄沙,一浪一浪的沙丘一望无垠,他回头看看,却也是走过了无尽的沙...
    铲屎官韩兮阅读 42评论 0 0
  • 第四八章:十巫医术 绿色象征着生命,在绿色中活着的人一定都十分地长寿。 十巫堡的确是一个绿色的世界,谁又能想到这个...
    铲屎官韩兮阅读 47评论 0 0
  • 第三七章:梅雪浪涛 南宫小子骑过不少的马,他对马的习性了解很多,因此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骑马的高手。 但南宫小子从来...
    铲屎官韩兮阅读 36评论 0 0
  • 清晨的阳光从东方升起,朝霞在天空中铺开。 离陈抟老祖的约定还有最后一天,现在摆在几个人面前的困难却是多重的。 席方...
    铲屎官韩兮阅读 31评论 0 0
  • 第五四章:七魂预言 十巫医愣了一下,都低下了头,呐呐说道:“修道未成。” 席方平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于是问道:“那我...
    铲屎官韩兮阅读 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