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记忆里的亲吻》〈21〉笨蛋!怎麽能看其他女孩看的这麽着迷啊!!

《再次,记忆里的亲吻》〈21〉笨蛋!怎麽能看其他女孩看的这麽着迷啊!!

  眼前的她,有时会骄纵任性,有时有些不讲理,有时又让人感觉捉模不定。

  可是,就算有任何的困境,也一样不会轻易的认输。

  那样个性格,那样的态度,都让我深深地为此着迷。

  果然──我的内心里,那个让我动心的她,还是那样的她。

  也就因为这点,我才会喜欢妳────

  不论身处在何种危险之中,守护妳,是我对妳不变的承诺────



【96】笨蛋!怎麽能看其他女孩看的这麽着迷啊!!

  这麽可爱的我,你──还想要移开眼神吗?────

  妖精祭典的灯火,成为黑暗的山林间,唯一明亮处。

  三宫与贺进入到名为「夏楼」的巨大木造楼後,随即听到整齐一致甜美的声。

  「欢迎光临~」

  映入眼里的,是座两层高的长廊,直直延伸到建筑物的内部。

  两旁各站了十位妖精女仆,有细长的肩带袜,还有过膝的黑丝袜,隐约透露出的绝对领域,加上黑长直秀发上的猫耳,各个妖精女仆,散发出诱人的娇媚感,让我的眼睛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因为──都太可爱了!!

  此时,耳边传来傲气凌人的声音。

  「嗯嗯,还真不错呢~~」

  只见三宫一副满意的眼神,如同宫主在检阅自己宫内的女仆一般。看来,这样的阵仗,在宫内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位身穿头上别着樱花发饰的妖精女仆,朝我们走来。

  她那水润的双眼,透露出一股神秘感,随後用淡淡的微笑,欢迎着我们。

  「你们是两位吧❤,请跟我来~~」

  三宫一如既往,以脚步轻快,走在妖精女仆的身後。

  快接近接待厅的尽头时,长廊分为左右两侧,环绕建筑内的四方阁楼,往木栏外看去,可以看出整栋建筑分为上下层,上面有两层,位於水平面下,还有三层。

  位在底下的中央处,像是一座大厅。

  这时的大厅,聚集着大量的妖精,围绕在半尺高的平台。平台上还漂浮着一颗黑色的混沌球体,上头浮显着倒数的数字。

  球体外围,还有三条黑色符条环绕着。

  平台接壤着一座楼梯,直通到这栋建筑的最顶楼阁,在楼梯即将到达房间前,还有一座圆形平台,上面则有好几个悬浮萤幕环绕着。

  「请问──那是什麽?」贺对眼前的妖精女仆问起。

  「啊呀呀❤~这件事情~你们怎麽会不知道呢?这可是我们夏家的活动啊~──该不会──你们是从别处来的妖精孩子吧。」

  「不不,我们只是想询问──」

  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三宫给打断。

  「──我们是来参加活动的!」

  正当我想说出,知不知道从人类村子偷到的货品在哪……毕竟,从进来祭典後,都还没有打听到任何的消息。

  「哎呀~真的吗❤~这麽小就想参加啊~那小女子可要带你们到特殊的座位呢~」

  原本要带我们通往上层的楼梯时,听到我们要来参加活动,随即把我们引导到下层的阶梯走去。

  贺满脸焦虑地,望向三宫看去。

  只见她压低声音,用一种指责的语气说着。

  「嘘──你刚才,该不会想问出货品在哪的问题吧──你这笨蛋,哪有人像你这样问的啦──不是说,要是惹出事情怎麽办!」

  ──!!怎麽会!为什麽你会知道我想说什麽!?

  「……妳怎麽会知道。」

  「你也不喜想想看,这里这麽多妖精,加上这里妖精给我的感觉,可不像外面的妖精们。」三宫压着自己的头,窃窃私语的说着。

  「有吗?我怎麽不觉得?」

  「你喔──刚才近来的时候,妖精女仆的身後,不是摆放着铁棍架吗,那些武器就是用来防范危险分子。一但发生有些不对,随时能取了你的命耶!!

  听到这,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呵呵,刚才一进来,所有的焦点都放在妖精女仆的身上,完全没注意到那……

  「刚才妖精问你,要是回答不上来,不就会察觉到你在说谎,那麽後面发生什麽事,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可是……我就想问问看吗……」

  「你这笨蛋,看你一进来这里,就被那些妖精女仆的可爱模样给迷倒,才会把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吧。」

  听着三宫说我被妖精女仆的可爱模样给迷惑住,刹那间,完全没有回嘴的想法,因为,直到现在,脑海里还会浮现出那些可爱的脸庞。

  可是,相比那些妖精女仆的可爱──

  眼前妳那稚气般的不满,反而让我觉得──

  就算有十个可爱的面容,也比不上,妳一人的可爱────



【97】承诺,一但说出口了,我就一定会对妳负责到底的

  对妳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是我想跟妳在一起理由────

  行走在夏楼内的走道上,可以看到有其他妖精女仆,正在为客人送上餐点。

  贺与三宫,正随着妖精女仆的身後,前往两人的专属位置。

  「那麽❤~,请往这里走。」

  妖精女仆带着我们走到地下二层後,来到一处许多包厢间的地方。

  每个包厢内,飘逸出各种美食的香气,以及能听到妖精们呼喊声。

  这时,我们一间空着的包厢,环顾周围的大小大约有十坪,三面用木制隔板隔着,面前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两份菜单,正前方则有一个巨大的透明屏幕。

  屏幕前,还有两个方形凹陷的地方,以及最右方有一颗透明的水晶石。

  「哇!」三宫兴奋的跑进房内,立即拿起桌上的菜单看着。

  看到精致设计的房间,可以明显感受出所谓「贵气」般的氛围。

  没想到,从外面看感觉没什麽,却在走进这里後,才逐渐感受到这里的尊贵。

  这里完全跟外面不是在同一个等级。

  此时的贺,开始担心起自己,有没有办法支付得了这样的环境,每每想到,背部都会感到一阵凉意。

  「疴……我们只有两位,为什麽给我们这麽大的空间?」

  「哎呀~你们就别客气了,能为我们带来灵力的人,我们才要好好的招待呢❤~」

  「?」听着妖精女仆的这番话语,为什麽感觉有点担心,加上先前三宫说我们要参加活动,总觉得──自己已经陷入到巨大的坑内。

  「好了,你们就先来选择要吃的餐点吧~~」

  妖精女仆蹲坐在方桌前,等着我们的点餐。

  拿起桌面上的菜单,翻了翻页面後,上面只有写「高级套餐」丶「组合套餐」丶「单点餐」之外,就只有放狐狸丶兔子丶地瓜丶番茄等图示,然後,然後就没有写任何的说明!?

  这就是妖精点餐的风格吗?只需要团片,就可以知道……还是,有其他的玄机。

  当贺再仔细看着页面上的图案後,发现图里,是由大量文字所组成的图,这该不会……

  从上面的文字中,就会知道每道餐点的特性。

  喜欢戏弄的妖精,总会在不经意的地方,设计出小小的暗号。

  正当我还在烦恼怎麽看懂这些文字时,三宫立即放下菜单,大声说着──

  「好了!我决定了,所有『高级餐点』都给我来一份!!」

  「好的没问题❤~还有其他需要吗?」

  我一回神过来,发现妖精女仆已经把,三宫说的话给记录下来。

  「等──」

  我正准备开口时,发现三宫用胁迫的眼神,盯着我看,就像在说「你敢违抗本公主的指示吗?」

  「……没有。」

  「好了~那我就先去准备,请两位稍等一下喔❤~」

  妖精女仆示意要离开後,缓缓的拉上房门,逐渐走离。

  剩下两人在空房间内,三宫露出一副甜美,又带有含意的微笑。

  「你,刚,才,怎麽不点啊~~」

  「……没有,我丶我觉得能够看妳吃的开心,我也就开心了。」

  「嗯~~~~真,的,吗~~~」

  「真的!!」

  「好吧~~~」

  呵呵──

  刚才看了「高级」餐点的页面,要一次全点的话,大约要一万多灵力。这样的额度,跟外面妖精摊商相比,跟本是十倍的差距阿!!

  ……可是,要是阻止了,也就违背当初跟她说的话──

  对於吃这件事,没有上限,随意花────

  承诺,一但说出口了,我就一定会对妳负责到底的──



【98】绝对不是!喜欢!不喜欢!总之,我就是不讨厌而已

  那种骄纵般的可爱任性,即使有危机,也不会轻易的被动摇。也许就是这点,才会让我喜欢妳────

  「♪~~♪~~」

  眼前的三宫,不停地晃动身体,就像在等待着美食上来前,那种期待与兴奋,全都写在了脸上。

  「欸欸诶,你觉得等等的兔子套餐会是什麽样啊!!」

  「哈哈,我其实也不知道──」

  毕竟,今晚看了妖精们的美食,跟人类的食物并没有太多差别。可是对於这种地方的餐点,我想,又会是另一种呈现吧。

  「呿──你就这麽没想法吗!噗噗噗──」三宫失望的盯着贺看。

  三宫那种淘气般的任性,真的跟我第一次在这个世界见到她的态度,好像变得不样。可以说,真的好可爱──

  「对了,我一直想问,妳从见到我後,不是都一直说我『变态』,怎麽现在都不说了?」

  三宫摆出一副,妳问这什麽蠢问题的姿态,以藐视的眼神看着我。

  「嗯?这是问题吗?我堂堂公主,怎麽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惦记在心呢?」

  「疴……小事……」听到这样讲,我还觉得,妳说我是「变态」的话,我的心里还会好一些。因为,这样还能在妳的心里,有个称号。

  奇怪了,我怎麽对於妳的话语,总是着麽的在意,让我的内心,也渐渐地玻璃心化──

  ──不对,还是这有其他含意。

  於是我不知哪来的勇气,顺口的说出:

  「这麽说,妳就是喜欢我瞜!!」

  「咦────笨!蛋!我只是把你当『仆人』来看待,而且丶而且怎麽会对你想什麽喜欢的啊!!」

  「……仆人──所以,就是不喜欢吧……」我用逐渐低沉的声音说着。

  原来从刚才到现在,所有的行为,这就像是公主带着一位仆人来服侍她的关系……

  就在我陷入失落的情绪中,眼前的三宫,突然低着头,眼神飘移的说着:

  「……我丶我只是觉得,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总之,我就是不讨厌而已!!」

  听到「不讨厌」的这句话,就像在沉静已久的湖面上,突然激起一阵涟漪。

  随後,三宫用那稚气般的脸庞,精力充沛的喊着。

  「况且──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烦,我想,与其一直纠结这些事,不如就好好把握每个当下。」

  对於三宫的这番话,我真的感觉到,眼前的她,即使元气满满,有时会骄纵任性,有时又有些不讲理,有时又让人感觉捉模不定。

  可是,就算有任何的困境,也一样不会轻易的认输。

  那样个性格,那样的态度,都让我深深地为此着迷。

  果然──我的内心里,那个让我动心的三宫,还是那样的她。

  也就因为这点,我才会喜欢妳────

  「好了,就专心等美食上来吧!!」

  「遵命──公主大人──」



【99】你,愿意来救我吗?

  不论身处在何种危险之中,守护妳,是我对妳不变的承诺────

  等待餐点上来的期间。三宫摆动着身体,一脸兴奋的等着。

  「♪~~♪~~」

  「♪~~」

  「──」

  「……」

  可是,才刚说要等美食上来,竟然在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脸部的面容,逐渐从喜悦,渐渐地转为面无表情,再到最後,呈现出一脸非常痛苦的模样。

  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美食还没来嘛,我已经饿了啦!」的感觉。

  「妳怎麽了?」

  「吼────这里好慢喔!」

  「不是吧,还不到一分钟耶!?」

  「咦?这已经很久了,我在皇宫的时候,最晚也就30秒,没想到妖精的上菜速度这麽慢,噗────」

  回想起来,三宫在皇宫里,早已经习惯这种上餐的速度,对於这种庶民般的生活,总感觉让她有些不习惯。

  可是,我也不忍心看到她难过的样子──

  这时,想到自己的背袋里,还有带着为了避免在路途上感到肚子饿,从学院出发时,就多准备一些蜂蜜面包。

  「我找找喔──有了!」

  我从背袋里,拿出一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六颗蜂蜜餐包。

  「你怎麽有带这个!!」三宫睁大双眼,盯着盒内的面包。

  「我就想,要是来找妖精祭典的路上,如果妳的肚子先饿了,还有这些面包能给妳填填胃。」

  听到这,三宫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就像是不知道该用什麽样表情来回应自己。

  也许,现在的脑海里在想着,如果高兴的接受,就显得公主接受仆人施舍的食物,不接受,又违背自己身体的神圣信号。

  「妳就别管什麽大道理。我想,只要能够让妳不饿到,即使是身为仆人,我就觉得有尽到本该尽的职责了。」

  听着我这番叙述後,三宫立即将整个面包盒子抢走,并用背影对着自己断断续续地说着。

  「我──我才不会──因为你这样──就高兴──的啦──」

  断断续续的话语,就像是在一边吃着蜂蜜面包,一边回忆着,还因为担心自己现在的表情背察觉到,转而向背对着自己。

  ……真是的,公主就不喜欢被人家知道,自己内在的真实想法……算了,能够让她开心,自己也就很高兴了。

  「欸,我问你喔──」三宫语气认真地说着。

  随着三宫转过来的瞬间,我立即看到,刚才装满六个蜂蜜面包的盒子,一下子就空了。

  蜂蜜面包呢?到哪了?该不会都被三宫知吃掉了吧……

  「欸欸──你到底有没有再听啦!!」

  我从震惊的状态,重新将意识拉回到三宫的话语上。

  「嗯……」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我陷入了危机,你会愿意来救我吗?」

  「当然会。身为仆人,不就该好好保护主人吗?」当下我毫不犹豫的说出口。

  「不是丶不是,我不是指用仆人的角色。而是没有这个关系後,你还会这样选择吗?」

  「妳在说什麽傻话,这个答案,就算不是主仆间的关系,也绝对不会变的。」

  「……原来,你也会这样说……」

  「也会……该不会有其他人也这样对妳说,到底是谁!!」

  「诶──我没有义务跟你说吧,况且,我只是问问你,你可别想太多。」

  「疴──」

  怎麽回是,内心有听到「也会」这不就意味着,曾经以人也对有这样的回应,该不会,以前也用同样的问题去问对方,而他也回应出同样的答覆吗?

  这样丶这样……

  内心里,各种奇快的想法到处乱窜,最後,浮现出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早就已经有人跟她在一起了。

  愈是这样想,呼吸就愈剧烈的起伏着。而且,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有种不甘心的情绪。

  这──该不会就是──吃醋的感觉──

  那麽,现在的我,又有什麽资格这样问。

  「哼哼,看你不讨厌才想问问看。」

  「──可是,该不会是有其他王子。」

  「哼哼哼,也许是喔!怎麽了?不服气吗?难不成你想以下犯上。」

  三宫一边俏皮的说着,一边紧握着拳头。像是在说,如果你敢做出什麽不该的举动,我可是会把你给废了。

  当下,我也只有忍住,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真的好不甘心,好气愤,好不想就这样认输──

  到底丶到底该怎麽做,才能让她回忆起,那个我们共同努力的过去……

  此时,脑海里闪现过,上个时空中,与三宫诀别前的话。

  找到我──亲吻我──



【100】初吻:我不管,这绝对不是初吻!!

  想吻我,可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喔~────

  「诶!?我的身体怎麽动不了?」

  三宫就像被定住一样,身体突然无法有任何的动作,即使想要控制身体,却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只剩下脸部的肌肉还能够动作,这是怎麽回事?

  ……该不会是──麻痹的水晶力。

  看着贺,逐渐走向自己。

  「你……你这在做什麽?该不会是你。」

  此时的三宫才意识到,他竟然偷偷的使用麻痹水晶石的能力,让自己的身体没办法动。

  也就意味着,这时候做没有办法做出反击。

  贺沉着阴暗的脸,缓缓地走到三宫的身旁。

  「别给我过来!!」

  「──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也只能这样做了……」

  只见贺的脸,缓缓地靠近三宫的面前,眼睛下意识的闭起来。

  黑暗的宁静中──

  只感觉到,双唇间,感觉有被什麽触碰到。

  这样的触感,传来微微的温热,可以感受到心跳声急遽的跳动,以及对方呼吸的喘息声。

  这──该不会是──

  吻!!!

  不行!不行啊!

  这这这这这这可是我的初吻啊!!为什麽就要在这种情况下!!!

  可恶──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三宫渐渐地感觉到,脸部前方的感觉,渐渐地消失。

  ……该不会,他也把我的脸给麻痹了吧!我怎完全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动静──

  张开双眼後,发现,贺已经昏厥的躺在地上。

  「诶!!」

  看来,他因为为了亲吻我太紧张,所以整个人昏过去了……

  怎麽会这麽没用啊!!!

  三宫一个重重的巴掌甩到贺的脸颊上。

  「好痛────」回过神来的贺,发现三宫双手插在胸前,用愤怒的眼神瞪着贺看。

  「好了,你该解释一下,刚才的行为吧?」

  贺跳起身来,紧握住三宫的双手。

  「妳回想起来了吧,我们的过去!」

  「啥!你是还在昏睡吗?」话一说完,三宫又对贺的脸,怒甩两个巴掌。

  「……诶!?」

  「你说什麽过去,我根本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变态,大变态。竟然会乱用水晶石的力量,而且丶而且还抢走我的───初吻!!!」

  「初吻?不对,我刚才吻了妳,妳难道没有想起任何事情吗?」

  「没有!而且我绝对丶绝对丶绝对不会承认刚才的吻,这绝对不是初吻!!」

  就在三宫闹任性的话语时,贺脑海陷入一片空白。

  怎麽回是,不是说,只要亲吻对方,就能够记起所有时空的过去,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而且,这种能力不是在各个时空中都试过了,为什麽在这时候就没有用?到底是为什麽?

  顿时间,贺整个人就像失了魂,瘫坐在地上。

  「就算你这样做!我也绝对不会饶你的!!」

  唯一让自己活着的指引,现在,成了谎言。而且,原本要好的关系,现在的关系竟然恶化成这样。

  完蛋了,这真是太糟糕了,别说要拯救了世界了,连和回复成原本的关系都成了问题。

  正当贺陷入迷惘之际,三宫用绳子把贺的身体给捆绑起来。

  此时,门房外,传来敲门声後,缓缓地被拉开。

  「哎呀呀❤~没想到现在的孩子,都喜欢玩这麽特殊的游戏啊❤~~,小女子等等再送餐点好了~~」

  妖精女仆眯着双眼,一副惬意样地说完後,准备缓缓的将门给拉上。

  「不是的!!」

  「嗯?~~」

  三宫斜眼盯着贺看一眼。

  这样的眼神,摆明了再说,这件事情就先记着。

  「先送上来,等等我再找你问罪。」

  「是……」

  妖精女仆正逐一把一道道餐点,摆放在桌面。

  缩在角落的贺,被绳子给捆绑住,旁边摆着一块「绝罚中」的告示牌。

  妖精女仆,面前的萤幕,对两人问起。

  「对了~你们是第一次知道【迷之锁】的活动吧~不然这族的妖精群都会知道的~~」

  「嗯──没错!既然有活动可以参加,我们当然不会放过这种种好机会。」

  「哎呀呀~这还真难得~现在的小孩都这麽有志气啊❤~毕竟也是跟大小皆差不多年纪了~」

  「大小姐?」听到这,贺突然一声疑问。

  「那麽~~我就来跟你们说明一下~等下要做的事情吧~」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