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猪肉,德国人的脑洞大过天


今天的图是德国的香肠,来自柏林一条最普通的大街上,一家最普通的餐厅。

我曾经一直天真的以为中国人才是最爱吃猪肉的,直到来到德意志这个神奇的国度,我才明白,要论每年人均猪肉消耗量的话,中国人在德国人面前,是完全抬不起头的。

昨天在简书文章里说德国是一个没有想象力的糙汉的国度。在今天这一篇中,我要为他们正名。因为尽管肘子的做法相对单调,但在香肠那里,德国人的想象力可说是直达人类的巅峰。毕竟一个国家如果能用一个巴掌就能数清的几种肉类做出至少一千五百种香肠,那么无论我们用怎样的词汇赞美这样的精神,都仍然显得谨慎而克制。

在我狭窄的知识边界里,德国出名的香肠就有格丁根啤酒香肠、雷根斯堡香肠、图林根红肠、纽伦堡手指烤肠、卡塞尔肝肉肠、柏林咖喱香肠、巴伐利亚白肠,以城市命名的法兰克福香肠……好了打住。

正如爱斯基摩人为了指代不同的“雪”而创造出好几十个单词,德国人为了分清林林总总数量庞大的香肠,在设计相关词汇方面也算是苦心竭力,绞尽脑汁。曾经听新东方德语老师说,他专门做了一个上百页的PPT,仅仅为了帮助学生理解记忆最常见的那几个表示“香肠“的单词。

这样说来,猪肘子还真是亲切可爱,两个单词一个表示煮的,一个表示烤的,对于外国人而言简直显得友善过头。

德国香肠跟中国的差异较大。中国人为了保留猪肉的口感,仅仅只是把肉绞碎,因而切成薄片后还能看到肉的纹理,肥的瘦的交织在一起,放到阳光下一照,晶莹剔透,有近似大理石的质感。而德国人往往觉得这样还不够过瘾,一定要把肉切碎剁烂,碾制成泥,才肯善罢甘休,踏踏实实地用行动回应了当年晋惠帝那句霸气的“何不食肉糜“。

这个糙汉的民族大概骨子里便刻着吃肉的基因,以至于本应风流潇洒的下午茶,到了德国也被改造得满是肉香。有一种香肠叫做“下午茶香肠”(Teewurst),做法比较复杂,用猪肉或是牛肉混合了烟肉剁成泥,再用山毛榉木熏制,据说是为了防腐,以及得到较为清新的回味。肉泥制好塞进肠衣后,还得再过十天左右才能煮熟,切片,然后夹到面包里作为搭配下午茶的点心。

香肠这种腌制食品中的翘楚,在健康方面自然是拿不了高分的。世界卫生组织在去年十月发出香肠致癌的警告后,德国人很是大惊小怪了一阵,导致香肠销量直线下滑,相关公司的股价也一跌再跌。然而毕竟肉食动物本性难改,大约是觉得没有香肠的餐桌太过惨不忍睹,于是回顾了一下祖宗三代,惊喜地发现仿佛也并没有谁因为吃香肠遭到太严重的后果,反而与之相关的都是打着光晕的美好回忆,于是又开始慢慢恢复了正常的饮食习惯……

让我们一起为那群被吓坏了的香肠制造商们撒一把同情的热泪。

坂田银时说,吃喜欢的食物,过短命的人生。也许在坚持吃香肠的德国人看来,这该是最正确的人生态度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