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风景(五)——北山

    从夫子山回去的时候,我们沿着陈胜墓的东墙外朝北走,下面的石塘,几天前我们刚去过,一条摇曳着芦苇的小路把西边水塘一分为二,那里,我曾拍下好多照片,碧绿的苔藓,清冽的塘水,温暖的阳光,陪我们度过一段快乐静谧的午后时光。现在,站在高处往下看,高大的刘邦像把影子浓缩在池水中,一个小手指都比我还要高的刘邦像,此时倒像一个小玩偶,看来,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啊,不过,这一幅山水画还是很不错的。

大刘邦,小倒影
水塘风光

      从我们站的地方到石塘底,垂直距离约有近二十米,若掉下去,去见阎王爷的可能性挺大。有几棵长在悬崖的树,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底部直径也得有三四十厘米粗 ,它们的根扎在石缝里,更奇的是它们几乎与地面平行,枝横斜着伸向水塘方向,很是壮观,回家翻看照片才发现,这几棵树伤痕累累,树干上长不少疙瘩,可以想见,它们长到今天真的不易。

横向水塘的树,伤痕累累

      有十几步的路,左侧离悬崖太近,大概有半米吧,右边是肆意生长的荆棘,手扯着荆棘方可过去,老公说不怕,已在前面走过去了,我心怦怦直跳,也跟着过来了,然后老公回头看看说:“以后可不再冒险了,这么高的悬崖,还是垂直的,万一脚一滑,或手一松,摔下去,必死无疑。”想想也挺后怕的,以后再不走险路了。(他人可千万不要从此过)

      不知不觉间,前面已到了北山腹地,穿过一处平坦的的干枯石塘,走进一段用石块围成的矮墙,我太喜欢这里了!这些石块是近几年村民开荒种杏树时清理出来的,运下山去太累,也没价值,干脆就垒在自家荒地边上吧,山里人自幼与石头打交道,随手这么一摆,也是像模像样的石墙。穿行在杏林里的小路上,我恍惚前往陶渊明先生家,若杏花开了,披一身花瓣,嗅着花香,看粉蝶舞动,那岂不更流连忘返!只有脚踩在有泥土的大地上,才会踏实!置身山野之间,不要躲避呼啸而过的汽车,没有四起的扬尘,没有刺耳的喧嚣,身心会有说不出的放松,就这样慢慢行走就好……

山间杏林矮石墙,是否蜿蜒到陶家?

      满山的杏树此时都在暗暗憋着劲,已涨红了脸,迎接不久将会到来的百花盛开的盛宴,勤劳的人们在忙着剪枝,剪掉的枝一捆捆的扎好,散放在树林里。

      前面这户人家也很有创意,还给石墙装了门,我忍不住走近敲门,心里念着:小扣柴扉久不开……我想象着门里应该住着鹤发童颜的老者,听到我的敲门声,会轻轻拉开门,热情邀我去喝茶,而他的身后,跟着一只柴犬,围着我嗅来嗅去……

小叩柴扉久不开

      往山下看,两个亭子点缀在在苍松翠柏间,灰色的亭顶,朱红的柱子,白色的墙壁,画面立马就明亮起来了,南山在远处静静地迷蒙着。也是一幅不错的画呢,

苍松与亭

      山上有两口大钟,游人们到此就会用力敲几下,浑厚的钟声在山间回荡,我眼前总浮现一块石头扔进水面,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敲钟的年轻人

      下山路过紫气崖,据说当年刘邦斩蛇起义,躲藏在芒砀山中,妻子吕氏常来送衣送饭,每次总能轻松找到丈夫,刘邦感到奇怪,问妻子,吕氏答:你头上有紫气,所以总能找到。当地人就把刘邦藏身之处称为“紫气崖”,不知何时改成了“密云洞”。洞口,几块大石竖立,洞里约有十几平米,像一户人家的大客厅,顶部好似全石,因太暗,看不清,里面说话回音很重,这里又遮风又挡雨,在半山腰秦军不易发现,刘邦能称雄天下,此地应是立下功劳的。

      快到景区大门口,猛然发现夕阳与树,正在合力画一幅水墨画。树是老槐树,黢黑的枝干,从下到上,由粗到细,匀称分布,疏落有致,树梢犹如龙爪般伸展,夕阳好像一团燃烧的火,似乎要把枝头燃着了,大美!

苍龙戏珠

      晚上做饭时,我突然想到小时候家里养的羊,晚上老老实实呆在羊圈,一到天亮,就对着门口叫个不停,一旦松开绳,就拼了命往外挣,直到拴在院里的树下,才安分了。此时的我们,就像那羊,已经不愿呆在家里了。再说,外面的世界那么美,不去看岂不辜负苍天厚爱?

      晚上打开手机QQ,看到服务号显示:“厉害了我的哥,状态燃爆了!”竟然是使用了“洪荒之力”,走了15471步,而且,还多半是山路,为我俩点个赞!

(2017年寒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谈论一个女人,先从她的男人说起。 本文主人公叫吕雉,她的男人叫刘邦。 刘邦在当泗水亭长期间是个酒色之徒,整天在外面...
    银灯鸳帏阅读 1,782评论 2 4
  • 时间在人们想起它的时候,有些事情已经来不及了,然后不得不感叹一下自己过往的浑噩生活。最后却也只是摇头叹息一下,表示...
    余巍_d00a阅读 23评论 0 0
  • 邯郸赵金海阅读 1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