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法桐树

从毕淑敏的文章中,我知道法桐并不来自法国,它的名字叫悬铃木,不信你看,那上面挂着一个个小铃铛呢。

我多方打听这棵树的年龄,没想到竟是现在的教导主任栽的,那是1987年春天,主任当时在这里上初二,学校在对着他的班级那里栽了一行法桐树,还要求保护好这些树,他和同学天天提水浇树,当时,我也在此就读,咋就没有记忆呢?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小树苗长成了大树,树干一个人是抱不过来的,特别让人称奇的是它的枝,我总想到饱经沧桑的老人的大手,用力张开,托举着叶子,给树下的人带来更多的阴凉,树下荫蔽的土地目测不少于一百平方米。

像古稀老人伸开的大手

初秋,早读课,走在校园,法桐树上传来鸟儿们的悦耳鸣叫,不远处是学生琅琅的读书声,我喜欢听学生读书的声音,总是听不够,也喜欢听鸟儿的叫声,那是天籁,是另一种馈赠,此时,两种声音在校园上空回荡,交融,我慢慢走着,享受着幸福时刻……

课余时间,常常有学生在树下玩耍,或疯跑,或坐跷跷板,或在方桌前聊天,这里没有作业,没有老师严厉的目光,是属于学生的乐园。放假时候,校园很安静,这里,又成了鸟的天堂,周围树林的鸟儿也被邀请来了,它们在法桐树上举行露天歌唱比赛,整个校园都充满它们的歌声和争吵声,不过,小鸟是不讲卫生的,它们聚会后的大树下,留下斑斑点点的鸟粪,泄露了它们的喧闹。

枝繁叶茂

有一天晚上下了一场雨,第二天雨过天晴,树旁的水泥地上留下好多小水汪,像一面面大小不一形状不一的镜子,少年宫便忙着对镜梳妆,整个操场像被淘气的孩子涂满了画,后来再下雨我也会关注水汪,可再也没有了那日的明丽。

彩色水汪

以前,树下不是水泥地,夏天早晨,常常有很多蚂蚁窝,我去上早读课,儿子会捉来虫子喂蚂蚁,乐此不疲。以前,这里是操场,刚刚做完体育训练,累得气喘吁吁的学生,能躲到大树下吸几口凉气,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莫名的,我喜欢这棵树,也许是因为它的年龄,从我还是中学生时它就陪伴着我;也许是因为形状,虬曲的枝干让人产生无尽的联想;也许是因为遮阴,炎热夏日,路过炙烤的水泥地是一种煎熬,而这棵法桐伸开它巨伞般的树枝,为我们带来片刻的清凉。

枝,伸向蓝天;叶,垂向大地

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那个大树就是我,我就是那棵大树,扎根在这块土地几十年了,我并不孤单,因为头上有变幻无穷的天空,脚下有富饶平坦的土地,怀中有跳跃欢歌的小鸟,树荫下有永远青春的笑脸,我爱这里,和外面千千万万的树木一样,经历着四季的更替,一样迎春风,一样沐冬雪,这里有我听不够的啁啾鸟鸣,有我看不够的青春少年,有我说不完的美好回忆。能以树的形象继续站立,坚守着我热爱的事业,我是一棵幸福的大树!

树下健身器材旁,常有休息的学子


摇着铃铛,在寒冷中等待春天

春天,法桐又迎来了新的春天,阳光穿过缝隙,从嫩叶和虬枝之间漏下,极美!

黑黢黢的虬枝

虬枝与嫩叶

大手

枝与叶

枝与叶与蓝天

枝与叶

虬枝与阳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