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后我们的爱情,只剩下朋友圈点赞

情人节快到了,办公室里的青年男女都在蠢蠢欲动,有的人在期待会收到什么样的礼物,有的人在为如何准备一个难以忘怀的惊喜而苦恼烦心。

小蓝是刚刚毕业新来的实习生,她也还是独身一人,情人节这样的节日只是让她多了一些感慨罢了。

我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动,她凑过来我身边,友好地问候我:“慕夕姐,真羡慕你这样的人,不仅有稳定的工作,还有一个疼爱你的老公,这样的人生才是完美啊!”小蓝单手托腮,满脸羡慕。

我礼貌地回应一笑,对她说:“你羡慕我的安稳,我却羡慕你的人生无限可能。”她没有多说话,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是啊,我真的好羡慕你,你的人生还有千般可能,万般选择,还有机会遇到更适合的工作,邂逅相爱的人,不像我,已经永远地跟陆梓安绑在了一起。

电话响起,陆梓安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烁不止,每次他打来电话我都会晚几秒接通。

“喂,梓安,你已经到楼下了?好的,我马上下去。”挂断电话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桌面,提起椅子上的LV新款手提包,在众人的艳羡目光中离开了办公室。

路边停靠着一辆熟悉的名牌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身形挺拔的男人,他深情地注视着我来的方向,我朝着他微微一笑。

坐在副驾驶里,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陆梓安立刻开了暖风,我说了一声“谢谢”,陆梓安眼里瞬间覆上一抹哀伤。

“慕夕,咱俩结婚一年了,夫妻之间没有必要如此见外的。”陆梓安一字一句说道,我点了点头。

陆梓安是一个很好的丈夫,他体贴,细心,对我也很好。

他工作从来不加班,下班后就立刻开车赶来我的公司,回去路过超市,他会陪着我一起购物,买点零食,买些蔬菜水果,回家跟着我一起在厨房忙前忙后。

他也没有任何暧昧的异性,他的手机里都是我的照片,素颜的,美颜后的,他都存着。

陆梓安很好很完美,身边的人对他都称赞不已,可是我不爱他。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道伤口,在时光里溃烂弥深,只是这道伤,不愿为外人所知。这道伤,是我的天曾经塌下来的地方。

我没有再多说,将脸转向了窗外。

车速很快,快得外面来往的房屋都好像是模糊的幻影,在这些房屋人潮的幻影里,我清晰地看到了触不可及的曾经。

我叫张慕夕,初中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他把我宠上了天,后来到高中,大学,我们都在一所学校,这些年里,我们两个人酸甜苦辣都尝了遍,好的坏的,只要是我想要的,他都会满足我,他宠我宠得人神共愤,我也很爱他。

那些青春年华里,我爱的人叫宋北纬。

那个时候我们像所有热烈中的情侣一样,温馨甜蜜,以为在一起,就可以天长地久。

北纬是个追逐闲散自由的人,周末的时候喜欢骑着他的摩托车,载着我去邻近的城市,在陌生的街道上,他会弹起他的陈旧吉他,我就在一旁给他伴唱,那个时候的宋北纬就像是桀骜不驯的飞鸟,而我,是他的翅膀,他想飞去哪,我都会随他一起。

我们看遍了恋人间的悲欢离合,反而更加坚定了彼此的真情实意。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跟北纬去酒吧,没有认识陆梓安,是不是现在,我的丈夫叫宋北纬?

那是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北纬叫了几个兄弟,带着我去酒吧庆祝。在众人的起哄中我喝了一杯烈酒,伴随着酒吧里的喧嚣吵闹,不一会儿胃里就翻江倒海,急忙跑去了卫生间,呕吐地浑身无力,扶着卫生间的墙,一步一步挪了出来。

在拐角处,我看到了等候已久的陆梓安,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张慕夕,你跟我在一起吧!”

我没有搭理他,作为宋北纬的好哥们,对自己的好哥们的女人图谋不轨,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陆梓安,他就像是不识人间烟火的温润男子,与宋北纬相比,容貌丝毫不差,只是眼神间少了一些凌厉。

我跟陆梓安的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我们以后两个人纠缠不清的生活。

我手机里开始不停地进入陆梓安的短信,偶尔还会有电话,两个人就是闲聊几句,就匆匆挂断。

我没有瞒着北纬,他什么都知道,但是他没有去做什么,只是一如既往的关心疼爱着我。

宋北纬安慰我,最初的时候老师家长反对,我们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走到了一起,后来是高考志愿的分歧,还是没有将我们拆散,慕夕,这么多年,还有什么能够将我们分开?

北纬,我们太年轻,都低估了命运……

第二次去酒吧的时候,我们已经毕业了。

酒吧里人群拥挤,宋北纬将我护在怀里,穿越重重人潮,来到了事先预定好的包间,陆梓安后来跟我说,宋北纬拥着我进来的时候,我脸上的笑容是他看见过我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就在大家干杯庆祝的时候,几个混混踢门闯进来,以北纬进来的时候踩到他们老大的脚为由,开始大打出手。

北纬的额头破了个窟窿,陆梓安也挂了彩,酒瓶碎了一地,剧烈的响声惊来了酒吧小哥,他迅速报了警。

后来警察来的时候,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警察在我的手提包里找到了一袋包装完好的白色粉末,经过鉴定,是海洛因。

那一刻,我知道,我完了。我的人生应该是锦绣前程无限风光的,而不是在23岁的时候就沉寂于黑暗中看不见光。

我知道,就是那些混混们嫁祸我们,将毒品放在了我的包里,可是我没有证据。

就在我将要被带走的时候,陆梓安开口了:“她包里的海洛因是我慌乱中放进去的,我跟你们走。”

陆梓安被带走的时候,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也没有回头。

北纬额头的血肆意流下来,混杂着他的眼泪,我趴在他的怀里放声恸哭。

北纬对不起,我们分手吧,陆梓安因为我,已经搭上了自己的人生了,我想等他,等他出来,我就跟他在一起。

宋北纬离开了,原本繁华喧闹的A城瞬间成了一座空城,更像是一座坟,断送了陆梓安的人生,埋葬了我跟宋北纬的爱情。

陆梓安被放出来,已经是半年后。

我来接陆梓安,后来他牵着我的手,带我走向了我们的婚姻。

结婚当晚,他告诉了我真相。

那包海洛因,不是混混们,而是他慌乱中放进来的,当时包间里还有几个女生,他不知道那个包是我的。

我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心里有怨恨,但是也全盘接受,时光如覆水,不可再来,一切都已是死局。

陆梓安没有错,只是太爱我。

坐在车上,我回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人家都说,对现实不如意的人,都会比较怀念过去。我就是,跟陆梓安结婚一年里,什么都没有记得,倒是过去的记忆,一层比一层清晰。

“宋北纬回来了,明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陆梓安平平淡淡说出这样一句话,但是我知道,这句话,在我们两个人的心里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我答应了,将近两年了,我真的很想见他。以前在一起近十年,两个人分开几天都觉得不适应,这一下,分开了两年,我们倒也都熬过去了。

我一直以为我们吃饭会是三个人,没有想到,会是四个人。

宋北纬带回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是个漂亮娇小的新疆姑娘,大麦色的皮肤,眼眸深邃。她真是可爱,谈话间都充斥着幽默感,聊了几句,便离开座位给我们表演起来,她的舞姿真是好看,都说新疆姑娘多彩多艺,说得一点也不错。

宋北纬跟陆梓安聊着两个人的近况,陆梓安的商业头脑让他在一年内就发展了自己的公司,宋北纬准备在A城住一段时间,就回新疆,他说,他喜欢新疆,那个地方,能够让人得到新生。

我在一旁默默喝着果汁,嘴里是甜的,心里是酸的,女孩朝我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跟我热情地打了招呼。

“你就是慕夕啊,我听北纬说过,你们以前是情侣呢,还谈了好多年呢!”她清澈的嗓音让我心里颤抖。对于我已经深入骨髓的十年的感情,被一个不相干的人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了。

从始至终,都是宋北纬跟陆梓安聊天,我跟她聊天。分别的时候,我们彼此留了手机号码。

我很不甘心,十年的感情,他的身边竟然有了别人。

我给小蓝拨通了电话,她的热情大胆,一定会给我最真诚的建议。

“喂,小蓝,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慕夕姐,你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果你有一个相爱了很多年的人,但是他现在已经有了新人,你还会不会去追求他?”

“当然会啊,不管他还爱不爱我,或者我们能不能在一起,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还爱他。”

……

这就是年轻的好处,可以肆意妄为,可以不计后果,我决定听从小蓝的话。

我要在宋北纬离开A城之前,告诉他,我还爱他。

我拨打了宋北纬的手机号码,久久没有人接听。

胃部又传来一阵恶心,吃饭也没有食欲,想到办公室的刘姐不久前得了胃癌,让我心里一慌,急忙去了医院检查。

在医院里我拿到了化验单,还有一份怀孕报告。

就在这个时候,宋北纬打来了电话。

“慕夕,有事吗?先前没有带手机,才看到。”

“北纬,我们以后都要幸福,好吗?”我颤抖地说完这句话,默默等待宋北纬的回答。

安静了几秒后,一句温和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恩,会的,我们都会幸福的。”

我挂掉了电话,给陆梓安打了过去。

“梓安,我怀孕了,在医院,你来接我吧!”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的喜悦,我也不由得苦笑。

挂掉电话的宋北纬手里握着手机迟迟不放手,那个女孩递过来一听啤酒,“北纬哥,我已经陪你演了一场戏了,现在慕夕已经有了很好的家庭,陆梓安也很爱他,你也放心了吧!你是不是可以试着爱我啊?”

女孩眼里的真诚让宋北纬不忍拒绝,“好。”

孩子一个月大的时候,我微信收到了宋北纬发来的祝福红包,他的朋友圈里也放上了他跟那个女孩的亲密合照,我略加犹豫,还是点了赞。

多年以后我们的爱,仅剩下朋友圈彼此点赞。

小蓝提了一包补品来看了我,陆梓安在卫生间里洗孩子的尿布,水声阵阵打乱我们的对话声。

“慕夕姐,你是不是还爱着那个男生呢?”

我淡然地一笑,抱起了哭哭啼啼的宝宝。

哪有那么多爱与不爱,生活的逼迫能将所有爱意都抹杀掉,被爱宠过伤过,就会明白,平平淡淡就是幸福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