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故事——鬼屋

1、

老屋隐藏在高大豪华的住宅楼阴影之中。

陈霞拉着瑞瑞走进老屋布满灰尘的昏暗楼道,两只老鼠从垃圾堆里蹿了出来。

“老鼠!!”瑞瑞吓得跳起来,受到惊吓的老鼠迅速消失在楼道的阴影中。

“我不上去了,我在外面等你!”

“不行,你都一年没来了,难得放假回来,今天必须上去!”陈霞紧紧抓住女儿的手。

其实陈霞也很少来老屋,她工作繁忙,每天都要加班,但昨晚她接到房屋中介的电话:

“房子卖不掉了,房东说闹鬼!”

“啊——”陈霞一脸诧异。


一开门,一股旧家具的霉味便从屋内传来,瑞瑞干呕了两下。陈寿半张着嘴一动不动站在门口,额头胡乱地垂着几根白发。一看到女儿,他便激动地说:

“淑君,我看到淑君了!”

陈寿的声音颤抖着,浑浊的眼神似乎闪着泪光。听到淑君两字,陈霞脸上闪过一丝恐惧。

“装什么疯啊!”陈霞咒骂到。

“真的,不骗你,她就坐在沙发上!”

陈寿像个小孩急匆匆拉着女儿孙女走到客厅,沙发上空无一人,陈霞叹了口气。

“淑君,淑君!”

陈寿绝望地呼喊着,在房间四处寻找他的妻子,陈霞拉着女儿坐在沙发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母亲去世后,陈霞想把独居老屋的父亲送进养老院。老屋在一环内,面积很小,能卖五十多万。瑞瑞马上就大学毕业了,陈霞正想着筹钱送女儿出国。

“爸,别找了,瑞瑞来看你了!”

这时,陈寿才注意到孙女,他突然冷静下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瑞瑞,好久没见你了!”

正埋头玩手机的瑞瑞抬头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她发现客厅墙上挂着一幅陌生人的黑白相片,愣了片刻,才想起这是她的外婆。

“叫外公啊!”陈霞推了下女儿。

“外公!”

“我去买菜,你们留下来吃饭吧!”陈寿兴奋地去拿外套。

“不麻烦了,我们吃过了!”

“那我去给瑞瑞买点水果,家里啥都没有了!”

“爸,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来和你谈房子的事情!”

陈寿愣住了。

“你不是答应去住养老院了吗,你不是答应把房子卖了吗,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陈寿突然把手中的外套砸在地上。

“我不住养老院!淑君回来了!我要陪她!”

“妈都死一年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一开始你就不想给我房子,是不是?”

“我没骗你,淑君真的回来了,我亲眼看到她坐在沙发上的!”陈寿指着瑞瑞坐着的位置。

“难道你不想让你孙女出国读书吗?瑞瑞考上的可是美国最好的大学啊?”陈霞把女儿拉了起来。

“是不是,瑞瑞!”陈霞问女儿。

“外公,我想去美国读书!”瑞瑞漫不经心地说完,又坐到沙发上,低头玩起手机。

“美国……”

陈寿嘴里默默念叨着这两个字,他想起年轻时和淑君看过的一部美国黑白电影,那是一个遥远的国家,遥远得就像外星球。

“瑞瑞,去美国一定要好好读书哦!”

陈寿脸上又露出笑容。

2、

瑞瑞是淑君和陈寿一手带大的,瑞瑞出生后不久,就被母亲送到了老屋,陈霞工作繁忙,周末才接孩子回家。

小时候的瑞瑞,和外公外婆最亲,每个周末母亲接她回家时,她总要大哭一场才会依依不舍离开。

上中学时,瑞瑞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和同学们一起住校了,便收拾好行李从老屋搬走。孙女走的那天,淑君和陈寿像嫁女儿一般恋恋不舍。淑君依偎在陈寿身边,望着瑞瑞远去的背影,眼眶闪着泪光。瑞瑞回头挥手再见时,脸上却挂着无忧无虑的笑容。

瑞瑞学习很努力,白天上课晚上还要补习,于是来老屋看望外公外婆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淑君觉得孙女和女儿一样,以后工作了也会变成工作狂。

陈霞也很少来看望父母,老屋周围的房子建得越来越高,阴影逐渐遮挡了阳光,陈寿总觉得自己像是被人遗忘。

“没事的,我不是还陪着你吗!”

每当陈寿抱怨亲人不常来看望时,淑君总是这样安慰丈夫。淑君是在瑞瑞读大四那年病逝的,从此,陈寿便被彻底遗忘了。


又加了一个夜班,到家时,已将近2点。陈霞轻轻推开女儿的房门,房间里却空无一人。即使放假回家,瑞瑞也很少会玩通宵,陈霞感到一丝不安,立刻拨打女儿的电话。关机。

陈霞翻开通讯录,给她能想到的瑞瑞的所有朋友打电话。大部分人都睡着了,有几个还在KTV唱歌,但他们都没和瑞瑞在一起。

陈霞开车飞驰在她能想到的任何瑞瑞可能出现的角落,午夜的城市里只能看到醉酒的男人和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陈霞绝望了,她把车开进了警察局。


“别激动,冷静一下,再想想,你女儿还认识谁?还会去哪?”

警察一边安慰陈霞一边询问,陈霞喘着粗气,胸口不停起伏着。

“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能去的地方我都找过了,她所有的朋友我都问过了,她一定是出事了,一定是被坏人绑架了!”

“这几天,你们还去过什么地方?”另一个警察问道。

“就去了趟她外公家!”

“外公!?”警察有些吃惊,“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起?”

“瑞瑞不可能去那的!!”

陈霞突然对自己如此肯定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警察很快带着陈霞来到了老屋,半夜的老屋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就像一座坟墓。警察握着手枪,站在陈霞两侧,陈霞敲响了房门,门内悄无声息。

“确定你爸住在这?”警察似乎有些怀疑,陈霞点了点头。

警察相互间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猛地一脚踹开了房门。客厅空无一人,卧室却亮着微弱的灯光,陈霞和警察一道冲了进去。

“警察,别动,举起手来!”

卧室床上,陈寿和瑞瑞相互依偎在一起,脸上露出惊恐的目光。

“瑞瑞,你在干嘛!?”陈霞尖叫着。

“她不是瑞瑞,她是淑君,是我的淑君!”陈寿呼喊着。

警察立刻扑了上去,想要把瑞瑞抱下床,但瑞瑞却死死抱住陈寿不肯放手。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瑞瑞,我是淑君!!”

瑞瑞与陈寿的手紧紧扣在一起,她的眼眶挂着泪水。

3、

在精神病院住了一个月,陈寿就自杀了。

由于闹鬼的传闻,老屋只卖了三十万。陈霞又从银行取了二十万,给女儿凑够了去美国的学费。

出发去美国那天,陈霞开车载着女儿经过老屋,发现几台挖掘机正在推倒老屋的墙面。

“我想去看看!”瑞瑞平静地说。

“可是——”陈霞想要反对,但瑞瑞已经推开了车门,陈霞急忙刹车。


陈霞跟着女儿走到正被拆除的老屋前,又一堵墙被推倒,翻起了滚滚尘埃。不久之后,这里也将竖起一栋高大豪华的住宅楼,陈霞叹了一口气。

“走吧,还要赶飞机!”

“老鼠!!”瑞瑞张大了双眼,手指着前方。

顺着瑞瑞手指的方向,陈霞看到正被拆除的老屋前,两只老鼠相互依偎着,紧紧盯着她和瑞瑞,丝毫没有逃走的意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2章 胡抡女侠 话说,王若智在老马拉面馆吃拉面时,目睹了一男一女在街边打架,后来以男的逃走而告终。 王若智遂叹了...
    杨二狗阅读 29评论 0 0
  • 做了40年的老师,当了30多年的班主任,接触了1000多个形形色色的孩子以及他们的家长,我总有一种想给家有中学生的...
    波波9阅读 48评论 0 2
  • 在城市中停留的久了,还会记得那个对农场和大自然充满浓厚兴趣的自己吗?这个午后,让我们一起出逃,开启这场自己自足的惬...
    手艺网阅读 97评论 0 0
  • 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村里掀起了一阵儿音响风,街坊邻居家家户户不管有没有音乐细胞爱不爱好唱歌都花好几百块钱买了那个方方...
    酸爽大橙子阅读 607评论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