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一个我匆匆来过的城市

96
瑶人柴 F0aaab02 b2ab 48d0 ab5c 8502fb1a27a3
2017.08.28 23:37* 字数 1589

文/瑶人柴

贵阳,用一场雨跟我告别

离开贵阳的时候,它用一场雨跟我告别,撑伞站在路边等滴滴车,莫名有些伤感,我就这样匆匆结束了我的旅行。

离开昆明来贵阳的时候,朋友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从贵阳到长沙,然后再去武汉,然后……再说吧,可能走累了就回来,也有可能,没钱了就回来”

“瑶瑶,那你可得找个有网的地方,要不没钱了都联系不到我们,回不来就不好了”

“回不来,那我就去流浪吧”。

说完,我潇洒的进了站,没回头冲朋友挥了挥手。我以为,我会如离开昆明那般潇洒的完成我的旅行。

到了贵阳,我打车直接到了贵大,在旁边的酒店住下,房间不大也不好,但是却挺贵,我欣然接受着。放下行囊,换下风尘仆仆的装备,出门走走。

走过学校边热闹的小吃街,每一家店都勾引着我的食欲,丝娃娃,卤猪蹄,炸洋芋,小火锅,发挥了自己最大的胃容量,一一尝遍,价格公道,味道极好,我对贵阳的好感度在急剧上升。

天渐渐开始黑了,学校门口的酒吧纷纷开始营业,创意十足的设计,昏黄的灯光,低沉的音乐,每一间都很喜欢。我一直认为,酒吧是一个城市最有韵味的地方,所以每到一个城市,总喜欢到酒吧坐坐,感受城市独有的气氛。以往,总是很随意的可以走进一家酒吧,今晚,因为是一个人,我迟疑的在挑剔着,迟迟没有走进去。直到走到了贵大的门口,于是,我决定先进学校逛逛。

天已经完全黑了,我站在贵大门口,请陌生的同学帮我拍了张合影,帮忙拍照的同学说:“其实,你可以明天拍啊,现在看不太清”,我笑着道谢,走进了校园。

好像所有的学校都大同小异,说不出来哪里异,也说不上哪里同,感觉吧,熟悉的感觉。我在长凳上静静的坐着,放空,任思绪乱飞,直到电话铃声将我飞远的思绪拉回。我在电话里对他们没有提前一周发通知这件事表示了微微的愤怒,结果无济于事。

挂了电话,我淡定的在支付宝买了明天下午的车票,还好这是个不远的地方,可以用明早的时间再去这个城市游荡。没有心思继续在贵大放空,出校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它一眼,也许还会再来一次的地方,不是自己家学校,也不用伤感。

门口的酒吧,我路过了,没有进去,我想这个匆匆来过的城市,还是会再来的,留一点下次的期待吧,回到酒店好好睡个觉是我现在迫切需要的。

起了个大早,本以为会随心的睡到自然醒的一次旅行,因为即将匆匆的离开,我开始计划,于是早起退房,去城里穿梭。

坐公交车蹉跎了很多时光,却很满足,每个城市的公交都是独特的,有自己的方式,它漫长的路线,也足以让游客快速了解它游走的城市。我坐在窗边,如居住者一样看着这个城市,拥堵,嘈杂,却不像北京那般快节奏;道路弯曲,立交桥在高楼中间穿行,但却没有重庆的现代感。

随公交车度过漫长的蹉跎时光,我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下了车,打算打车去火车站,在路边等滴滴车的时候,开始下雨,我想贵阳在以这样的方式跟我告别。

去火车站的途中,我欣喜的见到了传说中的“炮楼”,一直没说话的我问:“师傅,这栋楼是不是很出名?”,师傅笑笑说:“是啊,只是不是什么好名声。”我不知道师傅有没有觉得一个小姑娘问这样的问题很奇怪,我只是觉得那栋诺大的楼里有太多的故事。车子继续往前走,一大片森林大楼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话匣子一下被打开了:“哇塞,我都不知道贵阳有这样一片大楼。”

“这里就是花果园啊,很出名的。”从语气中明显听出了他的自豪。

“哦,我都不知道,看来我还是没有真正的游走完这个城市。”

“小姑娘,干嘛不多玩几天?是要赶着去黄果树么?。”

我很想说是,但是,我明明是在匆匆的结束我的旅行,结果我还是答了:“是呀。”

师傅说:“黄果树几乎游客来贵州的必逛景点,很不错的。”

我说:“是呀。”

当车子到火车站的时候,师傅已经跟我介绍到了六盘水,中间还有镇远古镇等一系列地方,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爱自己的家乡。我下车的时候,他笑着说:“小姑娘,好好玩,但是注意安全。”

我笑着说了谢谢。

走进车站,我没有回头多看一眼这个城市,冲它挥了挥手,如我离开昆明那般。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