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琅琊(104):皇后:只有病倒了,才上得了热搜……

第12集 殊凰相认,私炮浮出(9)

码头,跟踪黑火的小哥火急火燎的带着赵大哥离开——江左盟百密一疏,一群人跟着担惊受怕,这尼玛可是黑火啊,大年根儿底下的,一连六艘船,乌央乌央的就进了大帝都,晃悠晃悠居然没影儿了!看来这运黑火的人是老手啊!连我大江左都没堵住,绝对是一伙有组织,有预谋,有策划,有合作的惯犯。

在十三先生面前,赵大哥满脸的自责和愧疚。

太子长期夹运黑火,码头上下必然早已打点妥当,里应外合,所以一切进行的那样顺利,赵大哥应该只是在码头负责运货的一个小工头,手底下有几个江左盟的人,混在其它岗位上当卧底,盯着码头的一举一动,他们没资格扣留违规运输的官船,只能负责打听一些消息,然后把消息传递给梅长苏。

黑火的危险不用多解释,一旦爆炸,那是上百条人命,加上自己的男神每天都在大帝都来回晃悠,宫姑娘这小心脏惊得一颤儿一颤儿的。

这个时候,这姑娘心里就已经盘算着,借这个理由,以禀报重要信息的名义去仰望男神一眼了。我们仿佛听到了呼之欲出的后半句:让我前去吧!

阴云密布下,在一件又阴又暗的小黑屋里,一伙人秘密进行着不可告人的勾当。

工人们全副武装,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窗外,隐约看到一道黑影,似乎是有人扛着一个麻袋匆匆经过。

皇后又一次召集后宫董事会成员开股东大会,注意截图中,众嫔妃的礼节:

朝堂论礼之后,后宫一度疏废的礼制又重新严谨了起来。以越贵妃为首的嫔妃全体下跪向皇后请安,跪礼的轻重也有区别——

为首的四位妃子行的是“空首礼”,即双膝着地,两手拱合,俯头到手,仅与心口平齐,却不触地。

身后嫔位以下的女子们,行的是“稽首礼”,即屈膝跪地,双手交叠支撑在地上,然后缓缓叩首到地,稽留多时,手在膝前,头在手后,这是“九拜”中最重的礼节,也称为“正拜”。

这次论礼让皇后终于扬眉吐气了,只见她端坐在凤椅上,越发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近看皇后脸色苍白,起初还极力稳住声音,后来越来越吃力,眼神也开始恍惚。

越氏明显收敛了很多,规规矩矩的站在正中间,脸上挂着一丝的谨慎和惶恐。

即便佳丽云集,也挡不住静嫔素雅端庄的独特气质,如同一朵圣洁的白莲花,不卑不亢的立在那里,宠辱不惊。

怕什么来什么,越到关键时刻,这身子骨儿竟然越是掉链子,皇后瞬间觉得自己像被人下药一样,头昏脑胀精神涣散。

众妃此时也觉察到了皇后的不对劲。

眯着眼睛缓了一会儿,强打着精神睁开了眼,继续坐正了身子。

挣扎着说了几句,皇后越来越无法控制,她的身子像一团棉花一样,正在不自觉的软绵绵的向下栽。

没人敢吭声,在皇后没倒下之前,大家都明白沉默是金,就好比你走在路上看到谁遇到了尴尬,例如某位姑娘的裙子被风吹起,或者某个人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摔倒,在知道他并无大碍的前提下,最好假装看不见,给别人留一点尊严。

而只有越贵妃欠儿欠儿的往枪口上撞:

越贵妃这句话,在她自己看来,就是简单的一句:你咋了?不舒服啊?

而到了皇后耳朵里,就变成了赤裸裸的取笑:打起鼓来,敲起锣~~~你生病,我唱戏,我们等待这一天,等了多少年……

皇后此时不由暗自叫苦:这TM一准儿是让哪个兔崽子给算计了啊!老娘如今好不容易咸鱼翻身,这要是年尾祭礼的关键时刻一脑袋扎床上起不来了,这群刁妇还不得横着脖子呲着牙把酒言欢?

不成,老娘我有一口气在,都要打肿脸充胖纸!皇后憋足了一口气竟然站了起来。

你们这群小崽砸!这是习惯性的取笑哇!

老虎不发猫,你们当我病危啊!

我告诉你们,姑奶奶我以前那是菩萨心肠!

瞅给你们一个个儿惯的,蹬鼻子上脸啦,真当老娘怂,好欺负啊?!

瞅你们一个个把老娘欺负的,连陛下都看不下去了,为了帮老娘树立威望,折腾出辣么大一场论辩,就为了让你们这群刁妇知道,这个后宫到底谁做主,如今制度明确了,陛下认可了,朝臣服软了,老娘我终于逆袭了,你们害想咋滴?!

霸气侧漏的后半句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已经彻底撑不住了,感觉皇后像是为了发这一次威,耗尽了最后一丝元气。

宫女们灰奔过去,嫔妃们围上去,场面一下子乱套了。大家都被皇后突如其来的病搞得莫名其妙。

只有静嫔,一如既往的安静淡定,她不动声色的走上前,带着职业敏感,悄悄的仔细观察皇后的症状。

誉王来到苏宅,一通嘘寒问暖,苏兄安静的斜靠在床上,非常客气的答谢誉王,而下一集景琰来探病时,苏兄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并问靖王:是有什么事吗?这二者又形成了一个对比。

誉王府的小哥不知死活的飘进了苏宅,一边跌跌撞撞的奔跑一边歇斯底里的哀嚎:主!砸!你!娘!要!挂!啦~~!

恩,看飞流这表情,的确大事不好了,小哥你保重~

可怜的小哥还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就在这个面目狰狞的少年的助推下,惶恐地起飞了~

在半空中翱翔了 一圈之后,小哥以一个奇特的姿势和一副销魂的表情着陆了。着陆之后继续向前滑行,就这样连滚带爬的进了屋~

即便是急成这个样子,进门之前也是先脱掉了鞋子。

这位跑龙套的小哥也是很拼,总共出现60秒,狼狈出场,先被举,再被摔,台词只有两句话,却每一个细节都很良心。看图中,小哥眉头紧皱,额头上还有筋迸出。衣领不平整,向外微微鼓出,还依稀可以看到方才飞流拉扯的小爪印。

这个情节里,誉王的节奏把握的很好,在得知皇后生病的消息,第一反应是焦急,直接从苏兄床榻前弹了起来。

急急地窜出几步,觉得不对劲,这可是在人家家,怎么也得打声招呼再走吧!于是急忙刹车,迟疑了两秒钟,然后转过头。

想说点啥但欲言又止,该解释的,苏先生肯定都看在眼里,张了张嘴,正组织语言的功夫,苏兄已经先接过话了。

身后的龙套小哥一脸的惊魂未定和惊慌焦急;誉王尽量维持礼节,走之前不忘特意客套一句:先生保重身体。这个小细节跟后面得知太奶奶去世时,景琰拔腿就跑形成了对比,誉王性格上更偏理性,任何情况下都能做到尽量稳住情绪,照顾细节,在他心里,稳住局势,权衡利弊始终排在第一位。而彼时的景琰则更偏感性,心中始终情义为先,当软肋被触及时,会乱方寸,会意气用事。这也是后面卫峥出事之后,景琰被誉王拿捏得死死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里的分析不存在褒贬,只是觉得同一个父亲,同样环境中成长的亲兄弟,性格、价值观、行事作风竟然如此大相径庭,实在令人感慨。

皇后的突发疾病也让苏兄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一国之母,毫无征兆的在年根底下出事,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很大的隐情。

这头,江左盟火急火燎的开始调查黑火的去向,童路的陈述看似啰嗦,实际上是在告诉观众言侯爷夹运黑火的思路:借年尾期间物流繁忙,品种多,去向杂的时机,以订购年货为名,把黑火掺在年货里。这就为后面柑橘里掺杂着火药味做了一个小铺垫。言侯爷自以为做得隐秘,却恰好制造了一个疑点:一个连年都不肯在家过的人,怎么会有心情为家里置办年货?

前几句话对观众来讲并不鸡肋,可后面的信息意义就不大了,惜字如金的导演安排了一个“只想听结果”的领导,打断了童路的话,直奔重点,引出私炮房,也让观众明白:结论不是从天而降的,江左盟调查这个事情,是非常曲折的,只是没有多介绍而已。

目标越大越容易暴露,调查的结果就是,一共6艘船,言侯爷的两船被跟丢之后逃之夭夭,但是暴露了太子的4船。

言侯爷:让你丫贪,我先坑完你,再收拾你老子~哇哈哈!

宫羽一下来精神了,大发现啊!这么重大的事儿,必须让我家男神知晓啊!上次黑火进京去向不明,我就憋着劲儿想去苏宅呢!这下可逮着机会了,让我去让我去!

十三先生一摆手,宫羽眼睛里的亮光一下就没了:完,这事儿要黄……

嗯,妹子淡定,不仅这事儿黄了,以后你都甭想找借口去苏宅了……

十三先生买下菜园,安排童路联络苏宅,应该是宗主的意思,不仅因为童路是最佳人选,也为了直接掐断宫羽一次次想往苏宅跑的心思。宫羽自己又何尝不知,这分明就是男神拒绝自己的方式。

宫羽:我这心碎的……捧出来跟饺子馅儿似的……

童路在苏宅得到指示:私炮房的事儿,沈追明查,江左盟暗访,里应外合。楼之敬挂了,太子的钱袋子没了,咱们这回把他剩下这点儿库存也给清仓了,让丫慢慢儿哭去~

童路走后,宗主就开始琢磨皇后这诡异的病:症状瞅着吓人,实际并无大碍,当下唯一的影响就是:不能参加祭礼了……

这是恶搞么?

年根儿底下没事找事,制造一个大恐慌,就为了让人家躺床上歇两天?太子和越贵妃没这么体贴吧!

且不说这俩货元气还没恢复,没精力去霍霍别人,就算真狗急跳墙,为啥不干票大的?这不疼不痒的,算怎么回事?

相认后,苏兄在宫里的小眼线又多了一个,可是他想不到,另一个神助攻已经出手了,而且人家不仅是皇后发病的目击者,更是一个人能顶仨太医,不需要弄药方让你研究,而是直接给你答案,果然知识就是力量!😁

有些事情,越是没到那个严重程度,反倒越让人觉得这背后没那么简单,事实证明,苏兄的直觉是对的。

我们在深入研究一个人,或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会不自觉的念叨它的全名、标签、以及所有与它有关联的关键字等等,于是全剧第一次出现了“言皇后”三个字,大家只记得皇后是一国之母,誉王的养母,越贵妃的死敌,可最容易忽略的一点是,她姓言

正阳宫,一群吃瓜群众跑来问安,“顺便”打探皇后的病情,存什么心思的都有,好奇的,八卦的,侦查的,凑热闹的……唯独没有真正的关心。

静嫔明显是来寻找线索的,皇后这一病,极有可能直接关系到宫里的风向,儿子要夺嫡,自己不能像其她后宫妇人一样云淡风轻的旁观了,要放大格局,提高政治敏感度——这是景琰明确要夺嫡之后,静嫔的第一层变化。

越贵妃一脸人畜无害,她这次原本是打定了主意要进去亲眼看下,结果提要求的嘴还没刚张开,就被其红拦住了话头,抢先一步下了逐客令,机智的丫头~

众嫔妃以越贵妃为首,按品级依次退场,唯独静嫔还在迟疑,心里盘算着如何替儿子找点蛛丝马迹出来。

身后两位宫女一前一后从房间里出来,为首的端着精致的茶具,第二个端的应该是刚刚吃完的药。

苏兄原打算让霓凰溜进宫弄出个太医药方,来判断皇后的病,可这回,他的效率可输给景琰了,人家老娘直接拿鼻子一闻,就明白个大概了。话说静嫔娘娘,您最应该闻的,其实是另一个宫女托着的药碗才对~

身后其红的表情,带点小小的警惕。

中医四诊法:望、闻、问、切

望——

早晨在正阳宫,皇后的症状看得清楚:头晕目眩,体虚乏力,精神涣散

闻——

听声音,嗅气味,茶具里残存着草药的气味,也只有老中医最敏感。

问——

方才听到其红的陈述:无大碍,须静养数日。

没机会亲自进去切脉,但前三个环节,正好与下一集景琰对苏兄描述的软蕙草之毒相吻合:

药性不烈,但也不会让你太好受,恶心你一个礼拜,你老实在家睡几天就好了……

静嫔心里有了数,无视一脸狐疑的其红,转身离去。

未完待续,下期预告:橘子背后的蹊跷

原创:田野(弦为知音断)

图源:田野 视频截图

尊重版权,请勿抄袭,欢迎一键转发分享

上一篇:致敬琅琊(103):小豫津——最有钱的留守儿童

下一篇:致敬琅琊(105):橘子背后的蹊跷

从头看:致敬琅琊——前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