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丁香女孩》:爱或不爱,原来只是一个人的惆怅


图片来自网络,在此致谢

                                                                                  楔子

我曾深深地喜欢,你也曾痴痴地爱过,却终是把我的怀抱作了你歇脚的渡口,伤愈了还是要离开。教会了我喜欢,你成了我最爱的人,而我却不是你心底里藏着的那一个。

【1】

七月的阳光,把一切照得慵懒,课本翻旧了,学校也就该放假了。将课桌上的书一本本装进纸箱,收拾好一切,等班主任交代好暑假注意事项就可以回家了。

“孟桐,你妈妈今年暑假又给你报了几个培训班呀?”同桌很同情地询问起孟桐这个暑假又有怎样的惨状。

“今年只报了一个,我妈说我也学得差不多了,多留些时间在家里面自己练习。”孟桐嘴角轻轻扬起一抹微笑,这个暑假她终于解放了。

走到校门口,孟爸已经在那儿等着了,把箱子放到后备箱,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笑着对爸爸说:“爸,终于放假咯,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

“就你最喜欢偷懒了,放假了功课也是不能落下的,假期时间多,应该加强练习绘画,惟有坚持才会有成果,准高三的人了……”孟爸是一连串地叮嘱她。

“爸——我才刚放假好不好!”孟桐装起了小生气,十足孩子气的一个小女生。

家住在郊区,一路上孟桐都在计划着该要去哪里玩才好呢?道路两旁高高的行道树长得正是茂盛,阳光从叶缝穿过,在柏油路上留下好看的光斑,车渐渐到家了。

回到家刚从冰箱里拿出冰激凌,孟妈便告诉她准备好画具,下午送她去培训班上课,孟桐显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今天才刚放假耶,唉,失落啊!

【2】

下午三点,孟妈开车送孟桐去上培训班。画室离家很近,在江岸边上,四周的大道旁都种满了一排排整齐的梧桐树,还有几座小亭子断断续续地摆在岸边。可以在护栏那里看到江水缓缓流动,偶尔会有船只满载着货物缓缓驶过,拉着长长的轰鸣声,拖出一条轻柔的水纹。

画室在二楼,第一印象是那大大的落地窗,可以整个的看到外面的景物,绚烂的阳光轻轻地飘进来,很是明亮。画室前端有一个小讲台,上面放着几尊石膏像,旁边的柜子贴满了画好的油画,剩下的就是七零八落的画板、画笔和颜料纸张什么的。讲台后有块小黑板,零星地写有几个字,很俊秀的粉笔字。四周的墙壁上挂有几幅已经装裱好的油画,有肖像,也有风景的,颜色很淡,是孟桐最喜欢的那一种画风。

孟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支起画架,并摆好画笔和颜料,一边画一边等老师来上课。过了有那么一会儿,在一阵的吵闹嬉笑声中,老师和同学走进了画室,开始找位置坐下,整理画具。

“南璇,新同学坐了你的位置。”一位男生走过孟桐身旁,孟桐右边的女孩轻声地对那位男生说。孟桐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向那位男生,长长的刘海掩不住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略显消瘦的身子穿着一件灰格子衬衫,洁净的脸庞微微扬起浅浅的微笑,向孟桐轻轻地点了下头。

“你好,我叫南璇,欢迎你加入我们,你画得不错哦。”南璇看着孟桐画板上的画,微笑着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孟桐画的是窗外的景物,刚画好一半,色彩明亮但很轻快。

“不好意思,我坐了你的位置。”孟桐站起,很是害羞地低下头致歉。

“没关系,你喜欢这里你就坐吧!我到后面去坐。”南璇笑着拎起背包向后面的位子走去。看着南璇的背影,孟桐心里是小小的感动。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暑假我们又多了一位同学,她叫孟桐,以后请大家多多帮助她,一起进步。”老师的话音刚落,教室里便响起一阵掌声,拍得最先最响最长的就是南璇那家伙。

“请孟桐同学给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声音从教室后面传来,一排诧异的眼光向后面角落直扫而去,是南璇的声音。面对大家异样的眼光,他还是一贯的那样傻笑。

“大家好,我叫孟桐,‘孟子’的‘孟’,‘梧桐’的‘桐’,和大家一样喜欢绘画,擅长油画和素描,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学习,今后请大家多多关照。”孟桐羞怯地走上讲台,满足了南璇的要求。

“好!”又是南璇的声音和掌声。

“今天南璇见到美女犯傻了。”一位女同学转头向后桌的女生嘀咕。

“我想也是,他和我们死活争的位置,今天竟大方地让了出去。”女生们一致地肯定。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色彩的冷暖色分类,大家拿出笔记,我们要开始上课了……”老师洪亮的声音渐渐漫延,直到下课。

这是孟桐暑假的第一天,也是去培训班上课的第一天,认识了一个叫南璇的男孩子。

【3】

傍晚回到家,一进家门,孟爸便问起孟桐今天去培训班上课的情况。孟桐笑笑说:“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友好,还有个男同学给我让了座位。”孟爸也不忘叮嘱一句:“只要你愿意去上课就好,要记得谢谢那位同学。”孟桐点头应了一声,回到书房,继续完成下午的那幅画。

第二天去培训班上课,孟桐特地带了一个透明的茶杯去,里面放着一朵绽开的丁香花,摆在桌边上。花开得很美,女生们都凑过来,询问这是什么茶?一阵地摆弄。

“这不是在泡茶,里面是一朵丁香花,只要花的枝插在水里,花朵露在水面上,偶尔再洒些水,它可以开好久的。”孟桐有点小自豪地介绍着。

“真的吗?这可只是一只茶杯装了些清水而以,你不会在里面加了什么营养液吧?”女生们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有,它只需要清水就足够了。”

南璇在后面看完了她们讨论的全过程,他也是不信的,只有一杯清水的供养,是活不长的。

老师布置的作业,南璇很快就画完了,趴在桌上,用洁白的画纸折起风车,一连折了好几个,要么插在画架上,要么绑在桌边,偶尔有风吹进教室,便是哗啦啦的一阵响,引来全班人的注目,他露出尴尬的微笑,向大家挥着手中的风车,样子傻到了极点。最后的结局便是他的风车被全班同学给瓜分了,只有孟桐一个人没有拿,其余同学的画架上都插有了风车,风一来齐刷刷地转,给整个画室增添了不少的趣味。

“委屈一人,幸福全班。南璇,你是我们班的楷模呀!”得了风车的还不忘调侃一番可怜的南璇。

南璇走到孟桐身旁,在她的画架上插下一只风车,浅紫色的,和丁香花一样的颜色,孟桐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南璇,而后又望向随风旋转的紫色风车,甜甜地笑了,心里像是泛过了一圈涟漪。

“送你,其他人都有了,就剩你一个了,而且是与众不同的浅紫色哦!”

“嗯,谢谢你。”

“你画的是丁香花吗?画得真好看!”

“嗯,我一直在尝试着画出这样一幅情景。蔚蓝的晴空下,小河的两旁开满了大片的丁香花,就像青春一样的热烈。调皮的少年牵着他心爱的女孩在连绵的树下幸福地奔跑欢笑,那些花儿随风纷飞,落在他们的头发上,肩膀上。这意境一定很美,但我总画不好那片天空。”

“我想你一定很喜欢丁香花,你就像是丁香花一样的女孩。”

孟桐再次咯咯地笑了,她从没向一个男生吐露过那么多的事,也从没有哪个男生这么夸过她。对于南璇,孟桐觉得他是一个让人乐于接近的男生,脸上总带有亲切的微笑。

【4】

母亲这几天有些忙,没再来接孟桐回家,反正对路径也熟了,离家也不远,孟桐也就开始自己走路回家,不再用接送。

橘红色的夕阳卧在山的那边,烂漫的余晖把梧桐大道一路铺满,宽大的梧桐叶也踱上了一层暖色的油彩。波光粼粼的江面泛起点点光晕,吹来凉爽的晚风,把丝丝长发拂起,即使凌乱却仍是带着微笑,对它的淘气让人生不起半分的恼怒,拎着一只彩虹色的帆布包,鹅黄色的连衣裙,踏着一双高底拖鞋,零碎的步子一圈圈旋转,看着向晚未晚的天空颜色渐渐淡去而后又变得像浓墨一样。孟桐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与闲适,任宁静的时光在身旁缓缓飘扬流逝。

“孟桐,等等我!”

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孟桐回头一看,是培训班的李子静同学急匆匆地向她跑来。那是孟桐今早才认识的,班里画中国画最棒的一个女孩。俩个人的话题很投缘,用不了半天便熟络了起来。

“子静,你也从这边回家呀?”孟桐高兴极了,看来以后有个伴了。

“嗯,是不是好巧呀?”子静笑的时候,脸上的两个小酒窝迷死人了。

“嘻嘻,太好了!”

“这附近有一处很有名的夜市,我带你去逛逛吧!我常去的,有好多好吃的美食哦!”

“好呀!我打个电话给我妈,告诉她,我晚些回去就行了。”

“嗯,真是个乖孩子。”

“啧啧,你觉得这夕阳美吗?”

“美——”

两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手挽着手漫步于夕阳下,欢笑声萦绕一路的风景,初见时最美好。单纯的年华怀念着那样美好的友谊,灿烂无瑕。

华灯初上时,夜市开始热闹了起来,这是附近最有名的夜市,即使到了凌晨两三点依旧热闹。手上捧着奶茶,两个小女生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会儿看些小挂饰,一会儿又去尝些稀奇古怪的小吃,或者又去试穿那些花样的鞋子和衣服。

“哇!你看,麻辣烫!走,快过去。”子静拉着孟桐就往小吃摊前跑。

“看起来很好吃耶!”孟桐很听话地跟在子静后面。

“老板,来两碗麻辣烫,多加些菜给我们。”子静一到摊前便吆喝起来。

“小姑娘又来了,今天还带了新朋友来呀!为了欢迎你的新朋友,这次给你们加双份不收钱。”

“谢谢老板娘,老板娘最好了。”

看着子静和小摊老板很熟识地打着招呼,孟桐站在旁边是一愣一愣的。

“你常来呀,和老板这么熟?”

“是呀!这家老板特好,而且做得还特别好吃。”

“真羡慕你,你晚上回家晚,你爸妈不担心吗?”

“没事,他们整天忙他们的生意,哪有时间管我呀!”

“请别怪他们,他们这样忙其实也是为了你呀!”

“我知道。”

坐在一张小长凳上,对着桌上冒着热气,浮满红辣椒的麻辣烫,俩个人呼啦啦地开吃起来。子静一面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一面大呼过瘾。孟桐吃不惯,辣的直咳嗽,但还是抵不住那麻辣辣的刺激,那痛快的感觉诱惑着她一边吃一边咳。

“咳咳,太好吃了!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孟桐呛着说起话来。

“你以前没吃过呀?看把你辣的。”子静看着孟桐那狼狈的样子,一直忍不住偷偷坏笑。

“没有,我爸妈都不让我逛夜市的,更不让我吃这些街边摊的东西,怕不卫生。”

“切!十足的乖宝贝。”

“你坏蛋。”

俩个人都笑了,那笑声很大,青春小小无畏的萌芽破土。

“走,那边还有更好吃的土豆饼。”吃完麻辣烫,子静又拉着孟桐继续往前钻。

“跟着你这样狂吃,我怕我会吃成胖子的。”

“去还是不去?错过了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哦。”

“去!”孟桐豁出去了,“我要吃穷你。”

“这就对了嘛!”

两个小女生在欢闹的灯海里欢笑奔跑,青春无所谓的样子,那一幕让孟桐记了一辈子。

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回家这么晚。孟爸孟妈为了等她都还没睡。

“爸妈,今天晚上我和画室的朋友去逛了夜市,太好玩了。你们看我今晚的战利品。”孟桐一进家门就冲孟爸孟妈炫耀她今晚在夜市里买的那两袋东西。

“男的女的?”孟妈一脸的坏笑。

“妈——当然是女的了。”孟桐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看看你都会买了些什么?有没有买给我们的。”孟妈接过孟桐手中的东西。

“妈,真想不到夜市里的衣服和鞋子那么便宜,而且款式都还很新,花样也都很漂亮。还有我给你们带的土豆饼和泡菜,你们尝尝,味道真不错。下次有时间我带你们去逛逛。”孟桐一连说了一大堆,炫耀自己的伟大战果,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高兴。

“好了好了,知道你今天高兴。很晚了,赶紧去洗个澡,然后休息,疯玩了一晚上,脏兮兮的。”

“啊?妈,你不爱我了,你不要我了?”孟桐开始撒起娇来。

“小样,我那舍得你。”

“嘻嘻,我就知道,亲一个。”亲了一口孟妈后,孟桐屁颠屁颠地去洗澡了。

“我们的女儿终于要长大了。”一直在旁边不发一言的孟爸突然冒出了一句。

“快睡觉了,你就别喝那么多的茶了。”孟妈佯怒地说道。

【5】

窗外是一片青白色的天空,细心看时会发现云朵儿在慢慢向东边移动。南璇插在窗台上的风车迎着风儿哗啦啦地旋转个不停。

“下午没有课,我们去乘船沿江旅行吧?”南璇对趴在窗口看天的孟桐说。

“嗯?”孟桐转回头看是南璇,“好啊!叫子静一起去吧!。”

“额?”南璇突然地愣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地点了下头,“哦,可以。”

“子静,下午我们一起乘船沿江旅行吧,南璇也去。”说着孟桐就要跑去告诉子静。

“好的,我下午也没有其他事。”子静听到孟桐的邀请时,亦是怔怔地愣了一会儿才答应。

午后的阳光明媚透亮,映在波动的江面上,一片波光粼粼。两岸的青山排开,岸边青翠的竹林拂摆,偶尔迎面驶来小船三两只,难得风景美如画卷,这个夏日是如此的活泼。

“你们快看,前面那座山,山形很独特呢!”

“快看,快看,前面有船来了。”

“啊!太美了,看那里,竹林深处是人家。”

……

孟桐站在船头,迎着吹来的风兴奋地大喊大叫,一副“笼中鸟归山”的模样。

南璇则是坐在一旁,抱着画本,手上的画笔在纸上来来回回,孟桐迎风扬起的秀发渐渐浮现纸上。清瘦的轮廓,小脸细眉,大眼圆唇,长翘鼻后添两个浅浅小酒窝。看着手中完成的画稿,南璇嘴角扬起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哟!竟然在偷偷画我们家孟桐,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孟桐呢?” 子静突然地在南璇身后问了一句。

南璇被吓了一跳,低下头慌忙将画本盖上。远处的孟桐听到子静的喊话,又看到南璇那慌张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转回头假装不看他们,自己一个人面对着静静流淌而来的江水,偷偷笑了。

游船一路沿江而上,两个小时的航行后终于到达了码头。停船靠岸后,孟桐们在码头岸边的石滩上玩水,闹累了,选一个有树荫的堤岸坐下,把脚伸进清凉的江水里泡脚,一边晃荡着一边聊着天。

“我们都把自己的心愿写在画纸上,然后折成小船,放入江里,让江水带它们去漂流,带它们去远方。”南璇从画本上撕下三张白纸,把另外两张交给了孟桐和子静,自己留下一张。

大家开始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心愿,孟桐写的时候偷偷转头看了南璇一眼。把写有自己心愿的画纸折成纸船,放入江里,看着纸船顺着江水远处,每个人心里都带有了一个希冀。

临近傍晚的时候,游船开始返航,子静说自己晕船就到船舱里去坐了。孟桐和南璇俩个人在船头聊天。

“送你一幅画。”孟桐把今天的那幅画送给了孟桐,“我已经尽力去画了,画得不太好,你不要介意。”

孟桐知道画里画的是自己,此刻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甜味,接过画时却突然听到“扑通”的一声落水声,往落水方向看去,子静正在水里扑腾。

“啊!是子静。”南璇第一时间脱下鞋子就往水里扑。

幸好子静穿着救生衣,南璇很快就把她抓住了。船上的救生员也很快赶了过来,迅速将他们拉上了船,船上的许多游客都围了过来,有关心子静的,也有夸奖南璇勇敢的,一阵的乱哄哄。

“子静,你是怎么落水的?你不是待在船舱里的吗?”孟桐递给子静一条干毛巾,焦急地问。

“我晕船得厉害,到护栏边呕吐的时候,船身晃动了一下,我没注意就落水了。”

“那么高的护栏,不应该的啊?”船长走来,思索了一下。

“人没事就好,大家都散了吧,各自注意安全,别太把身子倾斜出护栏。”发现没什么严重的问题,船长开始安抚大家的情绪,提醒安全事项,疏散人群。

南璇抱着浑身湿漉漉,正瑟瑟发抖的子静,孟桐用毛巾给她擦头发,子静似乎还没在惊吓中缓过来,紧紧地靠在南璇怀里。

夕阳落尽,游船也回到了出发时的码头。靠岸下船,人群渐渐散去。子静已经好多了,和孟桐顺路,就一起回去,而南璇反方向,没有一起。

在回家的路上,俩个人慢悠悠地走着,经历了落水事件,本来愉悦的心情已是变得有点沉重,除了关心的话,孟桐也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一路的尴尬。

“这是南璇送你的画吗?打开看看吧,看他画得怎样?”子静看到孟桐手里的画,突然说了一句。

“哦!”孟桐先是愣了一下,看向手中的画,赶紧应了一声。

画纸徐徐展开,一幅铅笔素描,画的是孟桐站在船头眺望的样子,旁边还写有了一句话:你的瘦弱美得就像风中的一朵丁香花。

孟桐看着手中的画,温暖地笑了,却是没发现画中夹着的一张字条掉落而出,身旁的子静弯身捡起。

“这是什么?”子静拆开字条,读起上面的字,“如果你是杯中的那朵丁香,我愿做那呵护你的水。”

孟桐听到这一句话,瞬间脸红地就把字条夺了过去,瞥了一眼就塞进了书包里。

“你们果然有鬼啊!”子静笑着说道。

孟桐尴尬地低着头走路,没有回答。子静说完那句话后,便也沉默了。两个人就这样默不作声地走了一路,回到了各自的家。

【6】

这一天的天气可不怎么好,睁开眼醒来时,窗外的天空早已摆满了黑云,阴沉沉的一大片,又该是糟糕的一天,伸一个大大的懒腰。起床时,孟桐突然感觉胸口有点闷,头晕晕的。

“孟桐,快洗好脸换好衣服过来吃早饭,再不快点培训班就要迟到了。”孟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当穿戴整齐坐到饭桌旁,头还是有些晕,没胃口地喝了几口粥就不想再吃了。今天也特意要母亲开车送去培训班,怕母亲担心,孟桐没有告诉孟妈自己生病的事,只推说怕迟到要母亲送一下。她是不敢说自己生病不去上培训班的,在母亲眼中她一直都是个勤奋努力的乖孩子。

在培训班门口和母亲告别后,孟桐坐在台阶上喘了好久的气,此时的天像个伤心的女孩的脸,要下雨了。

走进画室,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孟桐总感觉有些异样,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似的,但因为身体不舒服,她也没心思去问,一直走到她的位置上,她才明白原来今天不是个好日子,无法想象这一幕,也不想看到这一幕,但还是要坚强忍着不哭,装作没事的样子。

她养的那一杯丁香花破碎了一地,洒出的水浸湿了所有没用过的画纸,那朵丁香花花瓣散落着,上面还有一个清晰的脚印。画笔颜料零落散乱,而南璇送她的那张画,以及她所有的画,包括准备要送给南璇的那一张,她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的画,现在都成了一张张小碎片散落在她的眼前。

伸手去整理,却不小心被纸片后面的玻璃渣扎到了,殷红的血液从手指头的伤口涌出。还是忍不住哭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把受伤的手指头含进嘴里,眼泪一滴连着一滴滚滚落下。孟桐捂着嘴,在各式各样的眼神中匆匆跑出画室,在走廊里撞到了正赶来上课的南璇,可她已顾不上那么多了,南璇一直在背后喊她。

她冲进卫生间,大口大口地呕吐,胃里是一阵的翻腾,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渗出。每一次的受伤总是会让她习惯性的呕吐,为此从小到大,孟爸孟妈也没敢大声呵斥过她一回。

吐了个遍后,身子软软地靠在洗手台上,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脸色是一片的惨白,突然觉得此刻清醒了好多,没那么晕了。用冷水擦了一下脸,把所有的悲伤都抹掉。

“你没事吧,好些了吗?”南璇的身影出现在镜子里,递过一包湿纸巾。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孟桐接过,随后走出卫生间,脸上浮不起一丝笑容。

南璇帮他整理好课桌,一上午的课她什么也没听进,虚弱地坐在位置上皱着眉头,不愿说一句话。窗外阴暗的天渐渐明了,阳光透出云层,光芒万丈,期待中的那场雨竟没有来。南璇看着她不开心的样子,担心了一上午。

中午,孟妈来接孟桐。走出画室时,还能听到同学们细碎地讨论猜测是谁干的?孟桐对此已不在乎。在家吃过午饭后,就一直睡到傍晚,下午的课也没去上了,其间南璇打来几次电话,她也都错过了。

当孟桐醒来的时候,孟爸孟妈正在阳台上喝茶,微弱的余晖映在他们的脸上,美好温馨。记忆中他们似乎也没怎么吵过架,相敬如宾,相濡以沫地一起度过了二十年,这样的爱情也是孟桐心中所想要的。

“休息了一个下午,脸色终于比中午的时候好多了,以后生病不想去上课就告诉妈妈好吗?”孟妈伸手捋了捋孟桐前额的头发,眼里满是疼爱。

“嘻嘻!谢谢妈妈,我没事!”

“楼下那个是你同学吧?都等了好久了。”孟爸指了指一直在楼下徘徊的南璇。

“嗯,一起画画的,就是给我让位置的那位同学。”顺着孟爸指的方向,她看到南璇正在小区公园里踱来踱去。

“下去见见人家吧!人家已经等你好久了。”孟妈抚了一下孟桐的后背说,“快去快回,我和你爸做晚饭等你。”

“哦!”孟桐点了下头,换好鞋子就下楼去了。

“等很久了吗?对不起!我的手机关机了。”孟桐看着南璇着急的样子,扬起了一个抱歉的微笑。

“我就是想知道你好点了没?有些担心你。”南璇见到孟桐没事,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谢谢,我真的没事。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中午骑车跟着你妈妈的车来的,怎样,没被发现吧?有没有点007的味道。”

“说错了,是间谍。”

并排坐在公园里的石凳上,俩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看夕阳伴着笑声落入了楼的那边。

“天要黑了,我该回家了。”孟桐望望天,四周的路灯已经亮起。

“明天画室没有课,你有什么安排吗?如果你没有的话,我带你去一个漂亮的地方写生。”

“好呀!”孟桐看起来很高兴。

“要不要叫子静一起去?”

“不用了,她对这些好像不太感兴趣。”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孟桐心里犹豫了一下,心里一阵发虚。

【7】

第二天清晨,孟桐早早地就起床了,并换上了美美的长裙,漂漂亮亮地打扮了一番。

“妈,吃好了,我要去培训班上课了。”孟桐简单吃了一点早餐后,拿起画具便要出门。

“今天不是不用去上课的吗?”孟妈疑惑地问道。

“今天补课,要准备参加市里的比赛呢!我走了。”孟桐收拾好便出门了。

“中午要不要我去接你?你病刚好。”孟妈追着喊了一句,却是没等到孟桐的回应。

南璇早早地就在小区门口等孟桐了,戴好安全帽,绿色小电驴载着两个人缓缓向郊区驶去。

两旁种满丁香花的乡间路上,两个人的笑仿佛拂过的风儿,浅浅柔美。穿过窄窄的小路,跨过流水的小桥,也走过葱绿的田间,孟桐与南璇要去的目的地是一个开满丁香花的小山坡。

“上次你偷偷画我,这次该我画你了,你摆个姿势,站着不要动。”选好位置,孟桐就开启了她的蛮横模式,南璇只能乖乖听候差遣。

这一站就站了半小时,孟桐才心满意足地画好了,期间南璇是不停的叫苦哀怨,孟桐对此只是偷笑,画画好了也没给南璇看一眼。

俩个人在长满嫩绿青草的山坡上铺上花布,拿出包里的零食,坐在那望着这甜蜜的花海,嬉笑聊天,有关于未来,有关于梦想……南璇还弹起了吉他,《董小姐》、《那天的阳光》、《南方姑娘》,最特别的还是最后那首《丁香花》,缠绵低哑的嗓音,让人听起格外的忧郁感动。

南方多雨的夏天,午后的云朵慢慢聚集,俩个人忙着收拾东西的一会儿时间,天空已经开始落下豆大的雨。俩个人淋着雨急忙跑向山坡顶上的一个小洞口去躲雨,南璇一手扛着东西一手拉着她的手奔跑着,蓝雨紧紧攥着他的手跟着他跑,一只手把那幅油画护在怀里。

白色的雨,紫色的花海,风里飘来的花香,让人迷醉,俩个人痴痴地望着这美丽的一幕,恍惚里不愿醒来,一直牵着的手也忘记了松开。

雨后的山坡上,清新的气味萦绕在身旁,南璇突然对着天空大喊:“孟桐,我喜欢你,作我女朋友,好——吗?”

孟桐傻傻呆住了,恍惚了好一会儿,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傍晚回到家,孟桐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打开今天画的那幅画,怔怔地发呆。过了一会儿,孟桐突然拿出美工笔,在画里写上了一行字:

“南璇,我终于画出那片天空了。”

郊外写生回来的第二天,南璇送给了孟桐一杯新的丁香花,杯中的花开得红艳明媚。

“你原来那杯碎了,昨天为你新摘的。”

孟桐欣喜接过,然后把昨天画的那幅画送给了南璇。

“如果哪天你要离开,离开后你再打开。”

“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就是天生带的丁香郁结太多了。”南璇说着就要打开。

“不要现在打开,我也希望你永远也没有机会打开那幅画。”

【8】

今天上午的课程结束后,老师站在讲台上有些严肃地说:“参加比赛的作品大家要尽早准备好,每个人都要十二分的努力,争取拿个奖回来。”

孟桐望向窗外的蔚蓝天空微微一笑,前桌小沫回过头鬼鬼祟祟地问了一句:“班里传子静新交了男朋友,你和她最好了,是真的吗?”

“她没和我说呢?帅吗?”孟桐听到这消息微微愣了一下。

“哎!你看下面,是真的耶!子静的男朋友来接她了。”孟桐顺着小沫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光头骑着部大机车正在楼下等着,子静笑着迎向前,大步跨上机车,俩个人一溜烟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南璇,你知道子静交新男友了吗?”孟桐转身往后排跑去问起南璇。

“什么?!不可能吧,她有男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南璇一脸诧异,正收拾画笔的手一颤一颤。

“刚刚在楼下她搂着一个光头男走了。”孟桐说得很小声。

“我知道了。”

南璇丢下手中的背包,转身飞跑出了教室。留下一个不知所以然的孟桐愣在原地。

下午的课,各自练习,教室里静悄悄的,只有画笔在画纸上摩擦的“沙沙”声。孟桐回头望向后排,南璇还没有来,而子静也没有来,上课时间已经过了近半小时。

突兀的一连串开门声响,在所有人齐齐的目光注视下,南璇鼻青脸肿地走进教室,而子静则跟在身后,双眼通红。老师拦下南璇,问起原因,南璇却是不发一言地走回了座位。

孟桐看着他们俩沉默不语的样子,只能在心里干着急。不去打扰就只能把精力花在了画画上,画了一个下午的画,终于把参赛的作品画好了。第一次尝试中国的写意画,一副水墨江南,蒙蒙的烟雨里扁舟摇曳山水间,别有一番意境。

作品画好了,但上面的墨汁尚未完全干透,孟桐用夹子将画夹在窗边晾着。老师和同学们看到孟桐挂起的水墨画,纷纷走过来围观。

“画得真不错,这泼墨技巧用得很娴熟啊!拿来参赛的吗?一定能获奖的。”老师看着画,欣慰地点头评价。

“确实,我看要比子静画的水墨画功力更加厉害。”

“孟桐加油!”

面对老师及同学们突然的夸奖,孟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傻傻站在那低头微笑。

课程结束,大家接二连三搭伙儿散去,孟桐抬眼看向南璇的座位,人已经走了,子静也不在了。

前桌小沫提起小塑料桶,拉着孟桐一起去洗今天的画笔,孟桐还沉浸在自己的失落中,平时都是南璇帮她和子静洗的。

“你说今天下午,南璇和子静俩个人是怎么了?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洗笔的时候,孟桐无精打采地说起了今天的事。

“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们以前就是情侣……”

仿佛晴空里的一声炸雷,这句话瞬间把孟桐给劈懵了,胡乱冲了一下画笔就要走回教室。

“孟桐,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你平时总和他们俩个走在一起,感觉怪怪的,你们三个是什么关系啊?”

“啊!?只是好朋友而已啦。”

俩个人洗笔回来,孟桐看向窗户,整个人瞬间是昏天暗地的感觉——刚刚完成的比赛作品上沾满了各种颜料,整幅画全都被污染了。

傍晚的天忽然下起了小雨,回家的路上,孟桐一直在回想着南璇与子静之间的事。沿江旅行时子静的落水;那杯破碎的丁香花;每次提到子静时南璇奇怪的表情……

这一切,会是你做的吗?我最好的朋友——子静?孟桐不敢再想下去,逼迫自己不要这样想。

【9】

第二天培训班课间休息,从洗手间出来,孟桐看到子静站在在楼梯口,本想向前打招呼,却意外听到了南璇的声音。

“你为什么还要去找他,你不知道他就是个小混混吗?”

“你明明还在乎我,却要骗自己,我们何苦要这样互相折磨呢?”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能不能不要这样子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为我打架?”

“我们三个人的沿江旅行,在船上看到你画的是她,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你知道纸船上我写的是什么心愿吗?是‘南璇,我不能和你分开’。那次沿江旅行的落水,是我自己跳的,只为了让你关心我,当我攀上护栏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可我还是跳了。这一切你都不知道。”

“你知道那天我有多伤心吗?我自己都惊讶于自己,可以把眼泪藏得那么深,难过了依旧可以面带微笑。我喜欢你,你一直都知道的。喜欢了那么久,你却是选择了新来的孟桐。”

“你在课堂上画孟桐的样子,给她送花,所有人都在夸她比我画得好,她一来就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所以我把那杯你们所有人都喜欢的丁香花给摔碎了,她用于比赛的那幅画也是我弄脏的。没办法,谁让我控制不住自己喜欢你。”

“我不愿看到你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也不想看到你对别的女孩好的样子,接近她只为知道你到底喜欢她的什么?我不甘心,我也不服输!”已是泪流满面的子静走向前一把抱住了南璇。

“你为什么那么傻啊!”南璇的责骂也变得柔软了。

“那我算什么,算什么?我现在只想问你,你有爱过我吗?我是你的什么?”孟桐终于忍不住冲了过去,撕心裂肺地大喊。

“我只是你的暂时替代品,你痛苦疗伤的物品,你们感情磨合的调味品吗?我什么都不是,可你们为什么要欺骗我?”

“孟桐,对不起!可我真的很喜欢南璇,是我对不起你!”

“孟桐,你不要哭,你听我解释。”

……

子静与南璇在孟桐的哭喊声里不住地道歉与解释。周围的同学听到这边的哭喊声也开始渐渐围拢过来。

在各式各样的目光中,孟桐哭着跑出了人群,满脸泪痕地跑回了家。

开门进家,孟爸孟妈看到孟桐这副模样,已是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当孟桐还在房间里捂着被子哭的时候,母亲走进了房间。

“小桐,好点了没?能和妈妈说说是怎么回事吗?是哪个坏小子欺负我们家小桐了,我让你爸去教训他。”孟妈轻轻拍了下棉被。

“妈,我没事!就是好久没哭了,想哭一次。”孟桐推开棉被,双眼通红。

“我和你爸都知道啦。你病好的第二天,我去画室接你,可你没在教室,那天早上你是和我说要去画室上课的。而且你最近的脾气也变得古怪了,有时摔门而去,有时又是微笑进门。看你这些表现,我和你爸就知道你谈恋爱了。”

“那你们为什么不阻止我呢?”

“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啊,有些事总该要自己去体会经历,自己去成长的。我和你爸代替不了你成长。今天你哭得那么厉害,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让妈妈来给你做一次情感专家。”

孟桐把所有事情经过都和妈妈说了,而后低下头问道:“妈妈,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爱勉强不来,走了就走了吧。真正要陪你走一生的人虽还未来,但你还是要学会感谢每一个曾陪伴过你的人,是他们陪伴了你的成长。”

“哦!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懂了,谢谢妈妈。”孟桐悲戚的脸上又重新开出了笑容。

傍晚的时候,孟爸看到南璇在楼下一直站了很久没离开,便起身下楼去了。

夕阳还未落尽,浅浅洒下一路昏黄,在楼下的长凳上,南璇坐在孟爸的身旁。

“伯父,对不起!我不是要故意伤害孟桐的。”

“有时候,对不起是没有用的。说出口只是为了得到自己的安慰,并不能得到别人的原谅。”

“对孟桐,我是真的很愧疚!”

“错以铸成,有些东西是再也无法补救的;也不要再去苦苦求别人一个原谅了,以后别再犯同样的错误就是给自己最好的解脱。”

“以后别再来打扰孟桐的生活了,各自安好,彼此相忘。能答应伯父吗?”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伯父。”

【10】

孟爸孟妈破例批准孟桐提前结束暑假的培训,孟桐一大早就高兴地自己去到画室收拾东西,孟妈要送她来,她也没让。

正在整理画板的时候,子静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孟桐的身旁帮她一起收拾。

“孟桐,对不起,我是真的不想伤害你,但我更无法阻止自己飞蛾扑火地喜欢他。”眼泪从子静清秀的脸庞淌下,一滴连着一滴破碎在地板上,“接近你,和你做朋友,起初只是为了想知道南璇为什么会喜欢你,我真的不想看到他和你在一起。在之后的接触中,我才发现你是那么的单纯善良。如果可以有选择的余地,我不愿失去你这么好的朋友。可惜,现在的我已不配做你的朋友。”

“子静,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的勇敢吗?可以在友情与爱情中做出选择,而我的懦弱只会让我选择逃避,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谁我都不想伤害,所以我只能退出。谢谢你们这一夏给我的陪伴,让我学会了长大。”孟桐轻声说完,脸上依旧挂着夏末阳光般灿烂的微笑,心里却已是一片秋叶飘零,转身离开,学会不哭,不悲伤,“子静,再见!”

清晨,江两岸的建筑还拢在一层薄薄的雾里,碧绿的江水还是静静地向远处流走,孟桐驻足于江岸边,看着这美丽的江景,似乎还有些留恋。该是最后一次行走在这江边了。

“孟桐,等等!我有话要对你说。”

孟桐顺着声音回头,是南璇在后面追来了。

“孟桐,你是个单纯的女孩,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丁香花了。”

“你专程赶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的吗?”

“不是的,想来和你真诚地道个谦。”

“南璇,你只知道我像是一朵丁香花,需要呵护,却不知道丁香花是那么单纯,如此的容易受伤。它要求的养分只是一杯水,虽然淡,但很纯,只要简单的爱。”

“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

“我曾画过一幅画:男孩拉着女孩的手,在丁香花的花海里奔跑,他们不知疲倦地奔跑着,女孩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幸福。你说,那个男孩当时是否也拥有了幸福感?”

“会的,他一直都很幸福,也将会一直幸福下去。”

“爱既已不知该怎样继续,那就选择放手吧!我们的故事就到这了,谢谢你陪伴了我的成长。”

“孟桐,如果你能画出那一片天空,记得加上我的笑脸。”南璇向渐渐远去的孟桐大喊。

孟桐把头仰起,向前一直走,一直走,她能听到南璇向她呼喊的声音里夹杂着清晰的啜泣声,他哭了,他是真的哭了。她望向头顶灰蒙的天空,一遍遍眨着自己溢满泪水的眼睛,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不能哭,更不能回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结尾】

十年后。

早上起床,孟桐习惯性地刷新朋友圈消息,突然一个对话框冒出。

“子静和南璇在这个月底要结婚了,你收到消息了吗?”

“早知道了,真羡慕他们,爱情长跑终于开花结果了。”

孟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谎,她与南璇已经十年完全没有联系了。后来转念想想,或许自己也是早就知道了的,就在十年前那个毅然转身的傍晚。

孟桐坐在电脑前,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一口气写完了这个属于自己的故事。而后一个人躲在没有灯光的夜里失声痛哭,重新又回忆了一次那年那月的那些人。写完了,心里仿佛永远失去了一样珍贵的东西。

17岁的夏天永久地过去了,依旧记得八月满树盛开的丁香花,还有那片纯真的蔚蓝色天空下,丁香女孩的笑靥如花。

青春里,我们都曾爱过了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 最爱看的是《西游记》 《西游记》是一部中国名著,我们从儿童时代就已经对《西游记》里面的人物啊,故事啊,非常的...
    冬日暖扬阅读 1,355评论 5 11
  • 说到自媒体,我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赚钱!那么你们做自媒体是真的赚到钱了吗? 通过自媒体赚钱,现在大多数人都是想通...
    新媒源高进阅读 61评论 0 0
  • 我第一次写影评,不是解读得很深入,只是忍不住想写一写,记录下的是,看完电影《神奇队长》后的一点感悟。 插话 201...
    mickjoust阅读 105评论 0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