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

因为每天都会做梦,无论晚上还是午睡的半个小时,所以想趁着刚醒来还记得梦里发生的小事,把当晚的梦记录下来……想看看一年后,是否会碰撞出惊喜的火花。

梦part1:

昨晚梦到在学校上课,不知道是跳舞还是做广播体操,因为我的步伐和其他人的不一致,老师用手指着我说“你肯定不是桂林人”,可我明明就是。之前他也已经说了这句话好几次了,这次我彻底生气然后甩手说不干了。

走前问啊博说,有饭卡吗?

她一脸惊愕地说 有。

我说有就行了,我今天没带饭卡你自己去吃饭,不用等我了。然后就潇洒地走出了教室,后来去了哪里我也不记得了,我走时班里的同学都还在讨论我刚才的行为,因为他们从未见过我发脾气……

后来就被同事敲门借东西的声音吵醒了。

感想:醒来还因为梦中被老师指责质疑说不是桂林人而生气,上厕所时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当场怼回去: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不是××人,就因为我的步伐和人家的不一致,你就质疑我,你这是步伐的地域歧视……(吧啦吧啦一堆反驳的话在我脑袋里跳出来。)

为什么在梦中不敢直接反驳回去,想来还是自己性格太柔弱,害怕!往往过后才会冒出一堆想法,说当时应该怎样怎样才对……然而当时的应变能力才是最有用的,自己应该适当练习一下这个能力了。

现在每当朋友或同事问起我是哪里人时,我都会说是桂林人,尽管我已结婚,一年才回去两三次,至少身份证上还是写着临桂。也许那是我出生成长的缘故吧。反正桂林是我的根,我的故乡,我是桂林人我骄傲!

梦part2:

梦到和先生开车回梧州,然后我说去金湖湾找点文件。梦里的金湖湾空无一人,显得很萧条,我蹲在昏暗的预算室里找文件,后来黄RM就打电话给我说哪里哪里要整改什么的,我记得我站在两颗大树前接的电话,要整改的东西就是树,当时风很大,黄土漫天飞舞。整改的东西我哪里会懂,然后我打电话给黄GS,问“你在哪里,你不是说等我回来请我吃饭吗?我现在在金湖湾,黄工打电话来说有东西做得不规范,要整改”。然后他说他和容Q在外面吃饭……

不知怎么的,情景就转换到了乡村的小路上,有小桥流水人家,在路上偶遇初中同学梁凤英和高中同学李燕英,聊了什么内容有点模糊了,只记得说要加好友,有个文件要发给我……

感想:现实里的事总会零星地在自己的梦里闪现,比如可能最近被金湖湾的结算摧残得太厉害了,才会梦到又去项目找文件。再比如当天朋友在微信说我回梧州请我吃饭,然后做梦就梦到自己回梧州叫他请吃饭。至于为什么经常梦到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老师,而且是毕业后就不在联系的同学,我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