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鱼

林中 红鱼

唐大中十三年,皇帝昏庸,朝廷腐败,民不聊生。

皇帝慵倦地坐在华贵的龙椅上,闭目,养神。

“皇上,再过数日就是太子的二十岁生辰了,不知皇上有何吩咐需要老奴去准备?”

皇上此刻略带愁容“太子如今将满二十,却还是一副幼稚的顽童模样,唉,此后可怎能继承我的皇位啊?”

“皇上不必发愁,老奴倒是有个想法,不知皇帝愿不愿听?”

皇上调整了一下慵懒的坐姿,身体微微前倾,漫不经心地说:“哦?你有何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老奴听闻,这京城的某座深山中,有位吹箫老人,其身边伴着一条身形巨大的红鱼,其鱼肉及其珍贵,味道鲜美,食之能增寿百岁,且其身上的鱼胶,又更为珍稀,食一半鱼胶者,后代会出个贵人,食全部鱼胶者,后代便有人拜将入相,富贵至极。若把他们的祖先之坟安在紫微穴中,则食此鱼胶者必定是皇后或是皇帝之身了。”

皇帝听闻,浑浊的眼里竟透出一丝冷锋,“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去把那红鱼给朕抓来?!”

“皇上息怒,老奴只是有所耳闻,可是并未目睹那红鱼模样,再者,深山如此之多,不知。。。。。。要从何找起啊?”

“给我召集宫中人马,一座一座山给我搜!

“在城里张贴告示,或许有些山中农夫能有眼目睹,找到者,朕重重有赏!”

“喳,老奴这就去办。”

皇帝摆了摆手,接着摊回椅子上,目光落在宫里的摆设上,浑浊的眼让人猜不透他的心。宫女们都小心翼翼,深怕打扰到皇帝。

此刻的京城,纷纷攘攘,墙上张贴的重金悬赏的告示吸引着无数百姓簇拥上前,议论纷纷;“皇上这是哪一出啊?突然要抓鱼?”“诶诶诶,你可别乱说话,小心,被抓起来!”“要真拿到这么多悬赏金,那就不用种田喽,一辈子也就不愁吃穿喽!”“你先别想得美,这鱼要有那么好抓,还轮得到贴告示叫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抓吗?”“就是! 就是!”“。。。。。。”


洛溪山上,箫声缭绕,竹林漫上残阳,归农依唱,雨送一抹微凉,虹结窗框,散落在城墙,血未成霜。

“阿红,又一天要过去了啊”。吹箫老人放下手中萧,望着池中的红鱼,感叹道。

红鱼在池中游,偶尔激起细小的水花。吹箫老人微眯着眼,看着红鱼,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不知,林中这样安静的岁月,又能和你共度多久呢?”吹箫老人叹了口气,暗自神伤。

他们还不知,此时的他们已经成了京城众人的猎物,无数双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他们一起相处的日子,怕是过一天少一天了。

时已入冬,寒风侵袭,竹林的细叶被吹得沙沙作响,吹箫老人裹了裹身上破旧的衣服,粗糙的手指试了试池水的温度,冰冷的水温带着寒气,刺入指尖,深入骨髓,吹箫老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此时的红鱼,安静的沉在池底,鱼鳃有规律而又微弱的动着。“天气如此之冷,若再过几日,池面怕是要结冰了,为了阿红,我得去弄点柴火。”吹箫老人搓了搓手,缓缓起身。

红鱼安静的沉在池底。看着吹箫老人的身影逐渐远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吹箫老人回来了。在池边的一旁升起了柴火,火苗开始一点点窜起,慢慢地燃起了一堆炭火,深绿色的山林中,黑暗与寒冷本该将老人与红鱼吞没,却又只因一摞柴火,划开了一道豁口,用那一抹明亮的红,将老人与红鱼裹在温暖里。

绮户微开曙色明。沉香火暖晓寒轻。

吹箫老人再次试了试水温,冷,却不寒,不结冰,对于红鱼来说,便足够了。

红鱼似乎从梦中苏醒过来,缓缓的开始游动。老人看着红鱼,柴火的光亮在眼前闪烁,一切,似乎在那一霎回到四十年前。

四十年前,吹箫老人还不会吹箫,只是个天真的孩子。

那天,孩子的父亲带回来一条鱼,便是眼前的这条红鱼。“孩子,咱们今晚煮鱼汤喝怎么样?”

孩子听闻,跑过来看父亲手里带会的鱼。鱼网中,是一条鲜艳的红鱼。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鱼,以往父亲捕回来的总是青灰色的鲫鱼,而这次的鱼,鱼鳞是鲜艳的红色,似乎泛着金光,鱼眼睛与以往的不同,显得很有生机。

“父亲,我们今晚能不能不吃鱼了?我想把这条红鱼留下来。”孩子问父亲。

父亲一怔,“你想好了吗?你要是这样做,今晚可就没有鱼汤喝了。”

“没关系。”孩子看着红鱼,语气坚定。

“既然如此,那你便养着吧,鱼,为父再去捕便是。”

。。。。。。

转眼间,四十年过去,父母早已因战争疾病相继去世,天真的孩子也长成了年迈的吹箫老人,身边已无亲炙,唯有一条红鱼相伴。而红鱼的身体也早已慢慢长大,如今吹箫老人将它抱起,都有些费力。

吹箫老人回想着过往的一幕幕,就这样昏昏睡去。

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狱中。

而从未离开过自己的红鱼,此时,已不见踪影。

吹箫老人试着从冰冷的地上坐起来,却感到异常吃力,头隐隐发痛。

这时,狱中走来了一个太监和几个士兵,太监吩咐着,几个士兵粗鲁的把吹箫老人从地上拽起来,拖出了牢房,“你们,你们要带我去哪?”吹箫老人急了,“少废话,待会你就知道了。”太监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皇宫内,皇帝正坐在椅上,等待着他的到来。

“启禀皇上,老奴将那人带来了。”太监急切禀报。

不错,皇帝等待的就是吹箫老人。辉煌的皇宫中,摆着一口大水缸,里面,就是那条红鱼。

“朕听闻,你的鱼,若食用,可有神奇功效,此事可为真事?”皇帝问吹箫老人。

老人一惊,答复道“此鱼不过是鄙人从小养的一条普通鱼,不曾有什么神奇之处。”

“哦?那朕将其烹之,尝之,便就知有没有神奇之处了吧?”皇帝笑着,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贪婪。

“那鱼不过是条普通的鱼!请求皇上放过它吧!”吹箫老人用力喊着,喉咙已经嘶哑。

皇帝已有些不耐烦,挥挥手,让士兵把吹箫老人押回狱中。

老人挣扎着,想要去到那口水缸边,再看一眼,陪伴自己多年的红鱼。可惜年老体衰,只能被强壮的士兵粗鲁的押了回去。

第二天,传出消息,皇帝驾崩。

原因,是那条红鱼。

红鱼似乎知道自己即将被人烹制,在水缸中不停地甩尾,跳出水缸,被众人放回,再跳,摔得鳞片满地,浑身是伤。但也敌不过皇帝的命令,它自己的命数。种种原因让它产生了剧毒,而贪婪的皇帝吃下了它,最终丧命。

无能的太子没能继位,被三皇子夺了权。

太监因杀君之罪被斩首。

三皇子虽心狠手辣,可也聪慧有才干,他明白自己继承王位的原因是那条红鱼。于是将吹箫老人召入宫中,赐予他锦衣玉食,而此时的老人已经极度虚弱,他明白自己命不久矣。他拒绝了皇帝的锦衣玉食,只恳求皇帝让他回到洛溪山。皇帝点头允许,派人送他回到了他曾与红鱼朝夕相处的洛溪山。

山中竹木依旧茂盛,阳光穿过竹林,投下斑驳的光影。山中寂静,似乎再无他人。那天烧的柴火,只剩下一堆发黑的碳。池水中留下了鲜红的鱼鳞,想必是那天留下的。。。。。。

吹箫老人手颤抖的捧起池中的鱼鳞,老泪纵横。鲜红的鱼鳞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金光闪闪,老人将鱼鳞紧握在手中,身体止不住的抽搐。

终于,眼前的阳光消失 ,漆黑一片。

吹箫老人咽下最后一口气,永远的离开了。

第二天,有人上山,发现了蜷缩着的吹箫老人的遗体。好心的人们将他埋葬,为他立碑。

冰冷的石碑上,摆放着老人生前的遗物——箫。那把,吹过无数红鱼听过曲子的箫。

而黄土之下,吹箫老人手紧握鱼鳞,他们在世界的没有痛苦的另一头,尽情吹箫欢乐。

那是,他们相处的最后时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